• 笔书网>大唐验尸官 > 正文 第303章 痛哭流涕
        尸体虽然已经放过气,可是更多的气体是存在于脆弱肠道内部,不可能完全放干净。

        所以解剖途中,一定要随时做好心里准备迎接尸体炸裂情况。

        付拾一的刀,缓缓压了下去。

        徐双鱼探头看付拾一,从侧面看上去,付拾一的神情严肃而专注,整个人都是稳稳当当的,从手指,到手腕,再到手肘,到肩膀,都像是钢铁铸成,哪怕泰山崩于面前,也不会有半点动荡。

        徐双鱼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当尸体腹部刚被切开,付拾一就听见了气体喷出的声音——甚至隔着手套,都能感受到那个口子在“嗤嗤”的往外漏气。

        付拾一想到了气球。

        于是松了一口气——气球被戳破了,要么就嗤嗤的漏气,要么就爆炸。

        现在看来,她的运气还不错。

        付拾一缓缓将口子扩大,开始慢慢打开腹腔时候,付拾一就闻见了浓烈的腐臭气息——以前这个气息还被困在腹腔内部,现在可算是解放了。

        而腹腔之中的腐败静脉网,此时更是一种绿油油的颜色。

        反正这个视觉冲击,也是够厉害。

        付拾一都有点儿忍不住胃里翻滚,虽然此时胃里东西早就消化完了,可还是仿佛感觉到昨天吃进去的隔夜饭,都想出来透口气。

        付拾一自我调侃:看来大家都憋坏了。

        徐双鱼已经是伸手捂住了嘴巴,觉得肚子里东西到了嗓子眼。

        翟升也没见过这个阵仗,这会儿最先忍不住,一下子就干呕出声。

        在这种时候,一旦有这样的声音发出来之后,其他人也会被传染。

        徐双鱼第一个没忍住。

        然后就是在平衡外头的人。

        听着此起彼伏的干呕声,付拾一能忍住,全凭的是意志力。

        不过,她还是放下了解剖刀,冲了出去。

        连带着徐双鱼和翟升也冲出来。

        付拾一有气无力:“都给我吐干净了再回来。”

        翟升在这个时候,倒是尊师重道起来:“那师父您呢?”

        付拾一摆摆手:“不用管我。”

        翟升油然佩服:“师父果然厉害。”

        付拾一盯着他,不敢张嘴:你以为我不想吐?我也想……可是我要吐的话,我得先摘面罩,再摘口罩——可是我的手,摸过尸体了!

        好不容易等到这些人都渐渐平复下来,付拾一深吸一口气,重新回去继续解剖。

        付拾一将腹腔彻底打开之后,她就大概猜到了清姑死亡的真正原因。

        脾脏破裂,导致的大出血。

        当外力作用于腹部时,如果脾脏包膜和实质都发生破裂,会引起大出血,而且会很快造成休克和死亡。

        外力作用于腹部——

        付拾一看了一眼清姑腹部上那些淤青的痕迹,轻轻叹了一口气:生命,有时候真的是又顽强又脆弱。

        付拾一在腹部的腐败液体与积血混合物里找到了脾脏,果然发现是包膜和实质都发生破裂。

        付拾一将脾脏给翟升和徐双鱼看过,再轻轻的放回腹腔,而后关上腹部,重新替清姑整理衣裳仪容。

        只是要想入土为安,却要等到这桩案子结案之后了。

        这头刚刚忙活完,小山就匆匆过来:“李县令让我来问付小娘子,清姑死因为何?”

        同时又将一张帕子交给付拾一。

        帕子上,有一个鲜红的掌印。

        付拾一认识那个帕子——那颜色那质地,眼熟得很啊~

        付拾一反复看了一遍,就明白过来了:这分明是李县令的嘛。

        付拾一不由得扬眉:看来此行,他们也不是很顺利。

        至于李长博叫小山来问的问题,付拾一言简意赅:“被人殴打致死。清姑死前,曾被侵犯。”

        小山就又一溜烟的跑去报信。

        付拾一则是拿着手印,上前去与清姑脖子上的手印去对比。

        这一对比,就发现了一点奇怪之处。

        付拾一换了几个角度,依旧是对不上。

        付拾一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翟升看付拾一还要继续较劲,就小心翼翼:“或许真的不是世子掐的呢?

        徐双鱼这个时候也不知是怎么打通了任督二脉,开口言道:“或许是有人帮忙将清姑制住了才让世子过来的?”

        付拾一看看手掌,又看看清姑脖子上的痕迹,点点头:“有道理。”

        付拾一看徐双鱼:“拓印尸体痕迹,能办吗?”

        徐双鱼颔首:“从前做过。”

        “将清姑脖子上的痕迹拓印下来,我去找李县令。”付拾一将这个活儿交给了徐双鱼,而后自己脱掉手套,取下面罩和口罩,再将帽子和罩衣脱下来。

        付拾一洗了三遍手,连擦干都来不及,就一路小跑去了别院。

        别院里,李长博和汝阳王起了争执。

        付拾一一进去,就看见李长博站在前厅花园里,正和对面的山羊胡子老道士对峙。

        老道士看得出是一身贵气,但此时怒气勃发,吹胡子瞪眼的。

        瞧见付拾一过来,老道士张口就骂:“哪里来的村姑,叉出去!”

        付拾一顿时就对山羊胡子没了好感。

        李长博不等付拾一开口,就沉声强势道:“这是我衙门的仵作,汝阳王还是尊重些才好!”

        一老一少,此时对视,竟是李长博占了上风。

        付拾一上下打量一眼汝阳王,眼眸微弯,笑眯眯的开了口:“哪里来的道士,竟是如此大动肝火?道家不是讲究心如止水,大道无为?如此尘缘不断,脾气火爆,怎能修成大道?”

        汝阳王险些被气得当场去世:儿子死了就算了,这个村姑居然张口就说自己休不成大道?休不成大道,还怎么长生不老?还怎么永远享受荣华富贵?

        汝阳王脸上红得像是要滴血。

        当然不是害羞导致。

        紧接着汗也如水一样冒出来。

        当然也不可能是紧张的。

        汝阳王破口大骂,不过这次是对着李长博:“什么时候衙门有女仵作了!李家小儿,你少诓骗与我!”

        汝阳王也不知多大年岁,一口牙都掉了不少,又做了金牙上去——结果一张口,倒是晃得人眼睛疼。

        李长博一脸淡然:“从我这里有的。汝阳王以为如何?”

        李长博长身玉立,神色淡然,甚至带了点么的似笑非笑——

        
    多肉质量好的文笔免费电子书全本免费将军,不可以!(限)最新章节起点四大黄是那四本书好想弄坏你南书百城言情小说网排行100个零基础学英语单词他蓄谋已久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