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唐验尸官 > 正文 第756章 相谈甚欢
        丫鬟就劝了一句:“大娘子想想,且不说付小娘子一番心意,如今咱们小郎君还在外头等着呢。”

        真的要是让李长博又恼起来,恐怕母子两个的情况就更要恶化。

        这一下,王宁终于迟疑起来。

        最后扭扭捏捏的改了话风:“那就见见吧。扶我起来。”

        丫鬟不太赞同,但是王宁坚持,她也没了法子。

        于是当付拾一和李长博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王宁正襟危坐在榻上的样子,那一脸端方的样子,几乎叫人都有点儿震惊。

        付拾一和李长博面面相觑:这和想象的病号不太一样。

        王宁热情的招呼两人:“快坐快坐,正好叫丫鬟煮了玫瑰水。”

        她如此热情,付拾一忍不住狐疑的看她:这还是那个嫌弃自己个儿的未来婆婆吗?

        因为这个,付拾一坐下的时候,神色都有点儿不大自然。

        屁股刚一沾软榻,立刻就又起来了:“对了,我给伯母带了东西。”

        将板栗和藕粉拿出来,付拾一将之前在杜太夫人那儿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这是今秋的板栗,我们拾味馆特殊加工了一下,味道不错,伯母尝尝。这个吃了对身体有好处,所以我多给您装了些。另外一样是藕粉,也是别处没有的,加点核桃和芝麻红糖,用滚水一冲,就可吃。”

        王宁脸上笑得更客气:“你有心了,”

        付拾一怀疑的看一眼王宁。

        王宁脸上的笑容还是那副标准的样子。

        不过看久了,就多少觉得有些怪异,好像是有些僵硬,又好像是有点儿狰狞?

        李长博也似乎是有些狐疑:“听说阿娘受伤了?严重不严重?请过大夫没有?”

        他话音未落,就被王宁断然打断:“不过是一点小毛病,上了年纪罢了。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付拾一静静看着,渐渐咂摸出一点味来。于是笑眯眯提议:“我也会看一点跌打损伤,不如我给伯母看看?”

        说完了就看一眼李长博:“李县令先出去吧。”

        李长博乖乖去了。

        他一走,王宁就原形毕露,不笑了不说,还一脸警惕看住付拾一:“你想干什么?”

        付拾一无言的问她:“伯母累不累?”

        这话转得太快,王宁根本接不上,表情都出现断层:“啊?”

        而付拾一已经开始将袖子挽起来:“好了,您就别装了。扭伤了腰还要板板正正坐着,多难受?您就不怕留下病根?到时候三天两头疼?趴着趴着,我给您看看严重了没有。”

        “其实我还真会一点,您要不怕疼,我给您揉一揉。”付拾一说这句话时候,丫鬟觉得自己分明看到了她脸上的笑容有点儿不怀好意。

        王宁当然不肯,下意识的拒绝,可惜付拾一直接动了手,只轻轻的在她腰上一按,她就疼出了一身汗,好悬没惨叫出声。

        她抖抖索索看着付拾一,怒不可遏:“你怎么敢!”

        付拾一露齿一笑:“对嘛,李县令也不在,您这样的态度才像您嘛。行了行了,也别客气了。您今日也算给了我面子,就算我非要回报您还不行?”

        王宁气得心口疼:!!!你这个哄孩子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儿!

        可惜就连丫鬟都帮付拾一:“大娘子不如试试。”

        于是王宁一面生气,一面鬼使神差的趴了下去。

        付拾一轻轻的摸了一遍,就知道比之前严重了。

        之前还没肿起来,现在却微微有些肿胀。而且应该是比之前更疼。

        付拾一问丫鬟要了一点擦脸油来。

        然后就直接上手开始揉。

        跌打损伤这种事情,骨头错位还好,一下就能完事儿。

        可是就是其他问题,最磨人。疼不说,揉的时候也疼得厉害。

        当付拾一第一下开始之后,李长博就在屋外,听见了自己阿娘的惨叫声。

        那种丝毫克制不住的惨叫声里,隐约还夹杂着两声说话的声音。

        可惜因为惨叫声,却破碎支离,根本听不清。

        李长博心头有点儿焦灼: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王宁疼得冷汗直冒,付拾一则是哄小孩子的温柔:“再忍一忍。”

        反正最后结束的时候,王宁已经疼得动弹不得。

        丫鬟擦了擦她额上的冷汗,有点儿后悔让付拾一上手:真的是看着都知道多疼。

        付拾一掏出帕子擦擦手,笑眯眯:“应该缓解不少了。不过还是尽量躺着养一养。”

        王宁试着动了动,发现自己腰上的僵硬和尖锐的疼痛的确缓解了不少。

        不过她还是不打算领情,冷着脸:“谁让你动手的?你也没学过,万一捏坏了怎么办?”

        付拾一见惯了这种口嫌体正直,笑眯眯:“是是是,是我自己非要动手的。”

        王宁轻哼一声:“这种事情,下不为例。”

        忍着笑,付拾一连连点头:“是是是。”

        她态度这么好,可王宁却冷不丁拔高了声音:“你少敷衍我!”

        看着王宁瞪着眼睛一脸控诉,付拾一更加好笑,脸上却坚定;“我没有,真没有。”

        王宁还是不信。

        付拾一擦干净手,坐在王宁旁边,说起正事儿:“您为什么和李县令吵架?”

        “那我与他吵架?”王宁拔高声音,好似觉得羞辱:“分明是他与我吵架!他这个不孝子——”

        “李县令还是很孝顺的。”付拾一实话实说:“李县令知道您受伤,担心得不得了。”

        王宁冷哼一声,看着像是不信。可也没继续骂李长博。

        付拾一看穿她的心思,叹一口气:“其实我觉得,母子之间,哪有什么过不去的事情?我知道您不喜欢我。”

        是也没想到付拾一会明摆摆的说这个话,一时之间气氛有点儿尴尬。

        王宁的眼神有点飘忽,不敢落到付拾一的脸上:“我可没这么说过——”

        就是有点儿没什么底气。

        丫鬟也悄悄盯着脚尖不敢张望。

        付拾一倒是无所谓,面上还是笑眯眯的:“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您要是喜欢我,那才奇怪呢。”

        两人都震惊的看住了付拾一,觉得自己有点儿跟不上:这是什么情况?

        
    起点四大黄是那四本书好想弄坏你南书百城免费电子书全本免费将军,不可以!(限)最新章节100个零基础学英语单词言情小说网排行零点小说网看小说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