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我有一棵神话树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不可直呼我名
        “神象国出使太苍,原来最终的目的,是应在了阙乐身上。”

        纪夏心头思绪流动,目光却还落在伏岩身上。

        纪夏眼中灵眸忽然运转,看向伏岩。

        伏岩躯体转瞬便被纪夏看穿。

        天相境界的修为。

        平平无奇。

        但是让纪夏目光微凝的是,伏岩的气血之力,却有若山岳一般高耸,让纪夏不由惊异。

        伏岩是一尊恐怖的炼体强者,天相境界的修为,就如同阙乐所说,只是熬练躯体的一种手段、途径。

        伏岩真正恐怖的大杀器,是他的肉身。

        纪夏从来都不曾见过这般强大的肉身。

        伏岩仍旧微笑向纪夏行礼道:“还请太初王传召阙乐,让我们将她一见。”

        那阙兇亲王脸上却没有任何笑容,道:“尊王,这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阙乐虽然神位破碎,但她总归是我神象国子民。”

        纪夏微微皱眉,看向神象使团其余两位女性使节道:“你们之中还有没有公主一流的人物,如果有的话,便一同出声,反之,我和伏岩主使说话,你们便不要插嘴。”

        两位女性使节,一位成熟,约莫三十出头的模样,一位看起来则是少女。

        她们听到纪夏指桑骂槐的话语,不由俱都一愣。

        倒是那位阙兇亲王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他刚要说话,伏岩看了他一眼,阙兇沉默下来,但是眼神却森冷了许多。

        伏岩仍旧微笑,可是话语却不像最开始那般平和,道:“王上,神象未曾绕过太苍,直接寻找阙乐,其中的原因,希望王上能够知晓。”

        纪夏微笑道:“我自然知晓。”

        他眼神却逐渐清冷下来,道:“因为你们怕。”

        伏岩沉默下来,阙兇面色顿时阴霾遍布,其余两位女子使节,也不由柳眉倒竖,看向纪夏。

        纪夏摇头道:“你们以为不曾绕过太苍,是因为你们懂得礼节,知晓礼仪?”

        “是因为怕你们随意闯入,被我太苍强者知晓,会引发争斗,甚至你们之中会有人死在太苍!”

        纪夏语气极重,毫不客气。

        阙兇的双眸,赤红一片,紧盯着纪夏。

        殿中的大臣,看到阙兇这幅模样,俱都皱眉喝道:“放肆,竟然敢对我王不敬!”

        纪夏似乎浑不在乎,向阙兇道:“我不管阙乐的前尘往事与神象有何瓜葛,如今阙乐既然身在太苍,有一颗向往太苍的心脏,那她便是我太苍子民!”

        “现在你们出使太苍,想要面见阙乐,自然也可以,但是先要阙乐同意。”

        阙兇忍不住开口,语气冷漠道:“那便告知阙乐,看看她同意与否。”

        纪夏轻笑一声,道:“不急,阙兇,在我告知阙乐之前,还想问问你,我为太苍君王,你身为使臣,竟然敢向我表露不奈,内心对于我太苍,是不是颇为不以为然?”

        他有看向伏岩道:“阙兇大约不曾想到,为何主使会对太苍如此客气?”

        阙兇再也忍耐不住,他怒发冲冠,道:“确实如此,太苍不过一介人族小国,不知是因为旬空域局势让太苍长出了翅膀,飞上了枝头,只怕此刻还臣服在契灵和百目的威严中!”

        “我神象国,独统一域,比起契灵和百目更加强大!神象疆域中,也有几座受神象统御的国度,丝毫不比太苍弱小,伏岩尊者,你又何必给这等的小国脸面?”

        伏岩皱了皱眉,道:“亲王,此事还请让伏岩处理。”

        阙兇和两位女子颇为不解,径自冷哼一声,沉默不语。

        “亲王,你还不曾明白吗?”纪夏叹息一声,道:“也许伏岩尊者前来面见我之前,心中所想也和你一般,只需要威胁太苍,威胁我一番即可。”

        “毕竟让我出言招来阙乐,总比你们自己去苦寻好,如果我能够引起阙乐反感,也是意外之喜。”

        “可是他进了太和殿中,看到了我,所以他改变了想法,想要以礼节待我,你猜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阙兇和其余两位使臣,听到纪夏的话语,俱都相视一眼。

        纪夏目光骤然变得冷漠:“是因为怕我!”

        “如果你们敢在绕过太苍,与阙乐发生冲突,你们会被我活生生打死!”

        阙兇目光一凝,被纪夏的威势所摄,不由看向身旁的伏岩。

        伏岩沉默面容上,却忽然露出一丝赞赏,道:“太初尊王果然无愧于盛名,仅仅凭借亲王和其余两位使臣微末的表情,就能猜测到这种程度。”

        他徐徐站起身来,道:“可是我并非是怕你,尽管我看到太初王的那一刻,就已经知晓尊王的实力强大非常,但是却也还不敌我。”

        “只是太苍还有八千精锐军卒,我又在太都中感受到了许多强大气息,如果太苍以多欺少,向来我确实会怕上三分。”

        阙兇难以置信道:“伏岩尊者!怎么可能?我们听太苍街巷百姓的说法,这纪夏明明只有三十岁左右,又怎么可能……”

        忽然。

        纪夏张开手掌,一张拍落!

        浓郁的灵元流光化作实质,流入太和殿中。

        眨眼间在虚空中凝聚出一道发出盈盈光芒的巨大手印。

        手印散发出强烈的灵元波动,充斥太和殿中,让三位使臣的面色骤变。

        而伏岩却笑道:“尊王,在我面前,你还逞不了威风。”

        只见他周身气血之力翻涌而出,他肉体骤然变为青灰色,肌肉虬起,躯体眨眼消失从原地。

        下一瞬间,他已经出现在虚空汇中,爆裂的一拳已经击打在纪夏的灵元手印上!

        灵元手印被伏岩这一拳眨眼间打散,连带灵元都被伏岩这一拳击得散落四处,消失无踪。

        阙兇看到这一幕,大笑道:“在尊者面前出手,未免太过不自量力!你可知道伏岩尊者,能够力敌神台……”

        他口中张狂话语吐出,他身旁两位女性使节眼睛也满是骇然,紧盯着他。

        阙兇正要询问,只觉周身无比刺痛。

        他低头看去,只见一道青色掌印击碎他的衣衫,印在他的胸口上。

        “阙兇亲王,在我太苍上庭,竟然敢直呼我的尊名?”

        纪夏眼帘微垂,问道:“你活的不耐烦了吗?”

        妙书屋

        
    听小说乡野情事禁区小说免费看沈兰舟萧驰野在马上肉小说穿越锦衣之下原著小说言情小说姐弟恋独家婚宠:老公,别玩火污文啊别顶污污污评分9.5以上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