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我有一棵神话树 > 正文 第九百八十八章 龙炬天王,你要死在这里了【大章】
        烛耀神子面色苍白。

        那一位来历神秘的天骄月繁柠,也站在虚空中,脚步虚浮,好像要从云端坠落。

        这一场大战中。

        就只有高高站在天穹上,俯视着两位神子以及天骄的纪夏,仍然面色自若。

        他身后,虚无而朦胧的太虚无上常融天穹。

        仍然无时无刻不再散发出截然不同的天地规则力量。

        这些天地规则力量彼此相斥,却又彼此相融。

        显得无尽玄妙。

        而这……

        便是纪夏在这一千多年无垠蛮荒年,两万余噎鸣秘境年的最终收获。

        在过往的岁月里。

        纪夏因为那一道增长天王降神符,彻底的踏入天宫大道。

        后来由天宫大道演变为了天庭大道、天河大道。

        最后因为杨任的降临,以及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的一道明悟。

        让纪夏从中参悟出了三界秘藏、三界大道。

        于是下界六天,中界十八天,以及上界四天完整地构筑出了三界秘藏,让纪夏的力量一飞冲天。

        哪怕这三界秘藏是纪夏的庞然明悟构筑而出的,其中蕴含着纪夏的所思所想。

        并非完全的三界。

        而且距离真正的三界也差之甚远。

        可是哪怕如此!

        纪夏仍然在躯体之内造就了属于自己的三界。

        让他从此之后,在诸多渗入无垠蛮荒的神秘大道中,能够绕开无垠蛮荒的修行体系。

        从而彻彻底底不受天地的束缚!

        这就是纪夏能够在如此短暂的岁月里,修为近乎疯狂提升的原因。

        要知道。

        纪夏并不是什么转世的天神,也并不是从神树中诞生的无上天骄,亦或者修为被神树规则削弱的恐怖存在。

        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介凡人。

        哪怕本身的修行天赋,也还算得上不凡。

        可是却也不能够精进的如此之快,便犹如踏上登天之梯!

        支撑着纪夏走到现在的真正支柱……

        其实是他这一路走来,所抓住的神树给予他的每一道机缘。

        神树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但是纪夏所构筑的天宫大道以及三界秘藏,其实并不是神树简单粗暴地塞给他的。

        而是纪夏从丝丝缕缕的线索中,抓出这一道罕见的机缘。

        进而构造了自己这一身无双的力量。

        当然,在纪夏的心中神树仍然是无可替代。

        如果没有神树,他绝对无法走上如今的道路,也无法走得如此遥远。

        可是……

        纪夏从不为他依靠神树,而妄自菲薄,而感到低于那些神子天骄一等!

        原因在于……

        那些神子,那些天骄之辈,生在神朝之中,活在神皇膝下。

        他们天生拥有神血,天生拥有神体,天生拥有那些无数存在奋斗一生,喋血一生,都无法获得的传承。

        这何尝不是一种另类的神树,不是一种可怕的天赋?

        只是现在。

        纪夏拥有神树。

        那就意味着纪夏先天所拥有的“天赋”,要远比那些所谓的神子,还要更加强大,还要更加鼎盛。

        这便是纪夏引以为豪的底蕴。

        时至如今。

        在三界秘藏之后。

        纪夏再度开辟了【太虚无上常融天】!

        也是三十三重天穹之中的第二十九重天。

        其中蕴含的伟岸力量。

        来自于纪夏对于三界秘藏的演变,以及不断演算。

        在这过程中,来自于天庭的神人,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太虚无上常融天也被纪夏称之为【太虚境】。

        是纪夏构想中的【四神天境】中的第一境。

        这一道境界接引了第二十九重天的大道规则。

        自从第一神天境,太虚境大成之后。

        在纪夏的眼中,与他同等境界的存在,自此之后再也不是他的一合之敌!

        现在纪夏所拥有的力量,大约对应巅峰极玄轮。

        换句话来说。

        极玄轮存在所有一切神通,所有一切规则,在纪夏太虚常融天高妙大道下,处处都是破绽。

        只需要技巧弹指之间。

        就能够彻底的镇灭这些神通!

        这是一种无尽玄妙的大道。

        让纪夏翻掌之间就镇压了烛耀神子以及月繁。

        让这两位纵横无垠蛮荒已经许多岁月的天骄、神子。

        在顷刻之间败落。

        除此之外。

        太虚境能称之为太虚。

        便是因为这本身便是一处虚无的天穹。

        虚无之中,不知蕴含着多少可能,不知蕴含多少神通、神元。

        现在的纪夏,真正拥有的战力,也许已经可以和荒天伸一伸胳膊。

        至于极玄轮神灵……

        好不夸张的来说,在纪夏的太虚常融天下,他乃是当之无愧的荒天之下第一神灵!

        只要荒天存在不出手。

        除非数十尊上百尊极玄轮运转某种大灵阵,统一神元出手,彻底的碾压纪夏的太虚境……

        否则,纪夏眼中再也没有所谓的极玄轮神灵。

        在这一层面上,他甚至比起荒天还要更加强大!

        即便是荒天存在。

        也无法同时对战如此之多的极玄轮。

        可是纪夏不同,只要无法以沉重力量碾压他,他就可以轻易瓦解极玄轮拥有的天地规则。

        这也是纪夏太虚境的奥妙所在!

        而之后的道路,纪夏也已经开始在脑海中不断的构想

        “【太释玉隆腾胜天、太芒龙变梵度天、太极梦魇贾奕天】。”

        “加上我如今已经修成的太虚无上常融天,便是真正第三十三重天,【四太神天】。”

        在须臾之间。

        纪夏的脑海中已经思绪万千。

        当他想到四太神天之时,不由自主更进一步暗想:“我如今所有的一切大道,都以三十三重天作为最终的目的。

        可是如今无垠蛮荒诡异而又充满禁忌,如果三十三重天是我的极限,那么我是否能够拨云见日,看一看这一方世界的真面目?”

        纪夏不由担心起来,可是旋即他脑海中再度涌出一道禁忌的想法!

        “既然三十三重天能否拨开迷雾尚且未知……那么三十六重天呢?”

        “玉清天,上清天,太清天。”

        “如果我能够构建出这三重天穹,我是否就可以从蝼蚁、棋子变成执掌天地的无上存在?变成世界的棋手?”

        “又或者,将这些无上大道天穹囊括为一,化作……大罗天又如何?”

        一念之间。

        纪夏的思绪不知跳动了多少次。

        而这一处战场上的时间,不过才走过瞬间。

        在场的古老神灵们,目光还落在纪夏的身上。

        他们中,不知有多少存在看向纪夏的眼神,虽然称不上敬畏,原本虎视眈眈的意味,却也已经收敛了许多。

        “如果这些古老神灵背后,不是一座座神朝,不是那些不曾构建势力争夺国祚气运却隐世不出的尊者!

        帝君今天展露实力,他们也只能够敬畏。”

        白起的眼神闪烁。

        落在那些虚空中的神形虚影。

        “这些神灵却是古老,不知度过了多少的岁月,也不知见证了什么样的历史。

        也许,他们看到了许多神朝的崩灭,甚至他们也曾经卧薪尝胆,扶持自己的种族。

        可是……他们还是太弱了。”

        大荒落意识微动,向白起说道:“这些观战的神灵,绝大部分至多不过极玄轮。

        最强大的,便是虚空中那一位……”

        大荒落的目光落在天空中。

        身上不断散发着沉重威势的龙炬天王,此时看向纪夏的眼神,却变得尤为爆裂。

        甚至比起纪夏未曾展露实力的时候,还要更加充斥杀念。

        此时大战已经消散。

        纪夏的身躯扭曲之间。

        再次出现在天空中的太先帝座上。

        他似乎并没有察觉到龙炬天王噬人的目光。

        而是低头看向天空中的天地祭祀道坛!

        这一座道坛,,还在不断的炼化着浓郁的血食。

        太苍拥有的国祚力量。

        哪怕太苍之外的强者,无法清楚的感知,也已经开始心有余悸。

        “太苍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了!”

        “无垠蛮荒虽然广大,但是强者之名却能映照日月。

        可是可笑的是,我竟然从未听说过如此可怕的太苍,如此可怕的太初大帝君,以及这一位位太苍天骄!”

        “明明有不世的凶威,却甘愿待在泥潭之中。

        帝纪心思之深沉,哪怕是我们都难以揣测。”

        ……

        众多天目神灵都在彼此交流。

        龙炬天王居高临下,凝视着纪夏。

        这一场太苍成帝大战已经濒临落幕。

        大战的结果几乎没有任何的悬念。

        随着太苍疆域以内,近乎可怕的国祚力量不断席卷肆虐。

        仅仅一瞬间。

        凝视着纪夏的龙炬天王。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

        对纪夏开口说道:“太苍将要成就帝朝,无垠蛮荒所制定的天地规则,已经认同太苍的位格!”

        天幕天王缓缓低语。

        然而下一瞬间。

        他身上忽然有一条咆哮的龙魂游离而出。

        这一条龙魂的咆哮声能够震动天地!

        甚至令诸多神朝天骄,乃至许多观战神灵,都面色一僵。

        只见龙炬天王探手之间。

        他的手中忽然浮现出太苍九州大地的虚影。

        太苍九州大地中也有太初大帝君纪夏的影子在隐隐绰绰不断闪烁!

        这一刻。

        天幕天王身上的气魄凛然运转。

        就好像是来自于太古的旷古凶兽附身而来。

        他身上的黑色雾气弥漫开来,仿佛要遮盖天地。

        “今日太苍越距,斩杀众多天地规则之下的帝朝主宰,用于饲养自身国祚气运。

        按天目神朝律,赐予……”

        龙炬天王的声音,就好像是神龙在不断的咆哮!

        诸多天目神灵神色微亮。

        看向纪夏以及其身后众多的太苍上位者的眼神,也变得若有所思。

        至于来自其他所在的神朝天骄,以及观战神灵们。

        眼中有好奇,似乎是在好奇纪夏的反应。

        也有冷漠,似乎已然看到了太苍的结局!

        随着龙炬天王下达太苍神诏!

        天地规则都似乎有了微妙的变化。

        一阵浓郁的悲恸之气突然弥漫在太苍九州大地以及紫耀天、地崆星河……

        甚至整座无垠蛮荒每一位人族生灵的心头。

        数以万亿计的太苍子民们有些愕然的抬头。

        除了他们之外。

        无垠蛮荒绝大部分根本难以计数的人族茫然间,心中忽然涌起一阵阵的悲恸。

        这些人族生灵生如蝼蚁,一辈子面朝蛮荒,只能进行沉重的劳动,用本就孱弱的躯体力量,换取活命的机会。

        他们也许并不知道什么是皇朝。

        不知道什么叫人族血脉。

        更不知道无垠蛮荒还有一座人族国度,想要重现人族过往的荣光。

        想要让整座无垠蛮荒的所有人族,最多摆脱蝼蚁的宿命。

        他们并不知道这些。

        因为他们早已经被残酷的宿命深深的压垮。

        可是当龙炬天王沟通无垠蛮荒天地规则,想要以上位神朝的位格,彻底在规则之上,让太苍跌落帝朝之位,想要以太苍为跳板瓦解人族心智。

        让人族的血脉,从此再无翻身之地!

        所有人族血脉中,都有那么一丝悲恸的心绪,在不断的苏醒。

        幸运的、劳作着的人族……

        被强大种族鞭笞、烹食的人族……

        正在被屠杀的人族……

        甚至即将要被尽数坑杀的人族……

        这一刻,他们俱都茫然的看向天空,眼中的迷茫好像已经盖过了所有痛苦。

        “那里是什么?”

        “为什么感觉,希望要破灭了?”

        “可是卑贱的我们明明从来没有希望,有谈何破灭?”

        ……

        无数人族呓语。

        ——下一刻,平凡的人们好像看到了一座幅员万万里的人族国度。

        那里的田园上长着稻米、果实,河水中有捕捞不尽的大鱼。

        这里没有践踏,没有奴役,更没有杀戮,宛如最纯粹的梦。

        ——更强一些的人们,好像看到一座兵强马壮,国力鼎盛的王朝。

        周边的凶暴种族无不在这座人族王朝铁蹄下臣服!人族再也不是被屠杀的蝼蚁!

        ——再强大的人族强者,他们知晓太苍的存在,天地规则弥漫间,他们看到了太苍称神朝,太苍神军横压天地,太苍强者镇压万界!

        他们这些躲藏已久的人们,也终于能够重见无垠蛮荒的天日。

        不同的人,在此时看到了不同的景象。

        看到了他们心中的希望。

        可是不知为何,他们却越发悲恸。

        轰隆!

        一道神光落下!

        他们终于找到心中悲恸的来源。

        他们清楚的看到,已经将要有巨大收获的田埂和林地突然燃烧殆尽,河水干涸,鱼骨不存。

        他们看到兵强马壮的人族国度败落,被不断屠杀,镌刻着两个暗红大字的国祚尊旗,已经折断,凶残的异族冲破城门。

        城破。

        人!变成了零落的残肢!

        而强者眼中的人族神朝,被天目目光照耀,大星笼罩,无数人族英豪赴死,最终败亡。

        太苍的历史被抹去,一位位太苍强者连姓名都不曾被铭记,太苍最终成为了历史长河中微末的浪花,转瞬而逝。

        人族的希望,好像在这一刻破碎了。

        无数人族眼神空洞的望着天空,不知所想,不明所思。

        就如同行尸走肉,彻底绝望。

        好像要彻底坠入绝望的无间地狱里,从此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

        然而。

        曙光顿显。

        绝望蔓延之际。

        “好了,天目引动天地规则,颁布神诏,想要瓦解人族斗志……

        那就意味着,天目不愿让太苍继续存在!”

        “龙炬天王,既然已经不死不休,你恐怕要死在这里了。”

        一阵平静而又清冷的声音,忽然穿越空间而来,重重落在了无数绝望的人族耳中!

        透露着难以想象的绝望的景象中,忽然有一道模糊的少年不世君王身影缓缓浮现出来。

        他背负着双手,宽阔的双肩上好像扛着无垠蛮荒人族的曙光。

        眼神中的绝伦威严,化作一柄利刃,轻而易举的瓦解了无数人族生灵心中的悲恸、绝望。

        
    以茶入药(年龄差H)无弹窗绝品按摩师全文阅读都市言情都市娱乐零基础学英语如何拼读书库云翻雨覆小说全集免费听书全部免费小说大全排行榜叶教授的小黏糖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