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汉明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这笑话不好笑
        吴争想了想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大姐和三妹之中,你更倾向于谁来主事?”

        夏完淳一愕,“大哥是说大姐和三妹?她们……她们怎可……?”

        吴争平静地道:“你就说二人之中,谁更合适?”

        夏完淳沉默下来,斟酌了好一会道:“大姐比三妹合适。”

        “那就定了,由你大姐去主事。”

        夏完淳有些急了,“大哥总得说明白,为何要这样?”

        吴争脸色古怪地答道:“树欲静而风不止,不这样,如何清楚哪些人在挑动、那些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夏完淳只是身在局中,但他不傻,随即脸色一变,“大哥是说……?”

        吴争食指一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打断了夏完淳继续往下说。

        夏完淳终究是担心姐妹,“大哥……我终究只有……。”

        吴争把手按在夏完淳肩膀上,安抚道:“我知道。你放心……此事应该还牵扯不到她们头上。”

        ……。

        吴王进京,这可是建新朝头等大事。

        在卫国公快马急传之后,应天府已经全城动员起来。

        原本是大朝点卯之时,皇帝朱莲壁、内阁五阁臣率五品以上文武百官,出石城门迎候。

        皇帝亲迎,这待遇未免是过了些,但这也有成例。

        毕竟吴王力挽狂澜,救苍生、宗室于危难,功在社稷嘛。

        况且,若非吴争“仗义拥立”,朱莲壁未必能登上皇位。

        按朱莲壁时时在朝堂中“倾吐的心声”,若吴王肯受,朕欲封吴王为并肩王。

        当然,是不是真心实意,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朝堂上也没有人敢问,唯一敢问的人,又不在京城,也没兴趣去问。

        朱莲壁确实“懂礼数”,欲效仿先贤,被群臣称颂为“中兴之君”。

        奈何这一等,就等了一个时辰,直到日上三竿,吴王的王驾,久久不至。

        又过了半个时辰,时至辰时三刻,在君臣站得腿直哆嗦之时,吴争一行五骑,慢悠悠地出现在了城门以西,莫愁湖以东的官道上。

        朱莲壁在闻报之后,赶紧下了辇舆,率文武群臣,跑步急奔向前。

        天晓得,这究竟是臣迎君呢,还是君迎臣呢?

        ……。

        “吴王可安好?”朱莲壁脸上的笑意很浓,浓到不象是一个十五岁少年该有的程度。

        吴争脸上的笑意更浓,浓到人畜无兽的程度。

        这让所有人都轻吁了一口气,放下了心中提起的石头。

        也是,手掌二十万北伐军的吴王殿下,突然入京,换作谁,也该担心了。

        “让陛下亲迎,臣有罪啊。”吴争执礼甚恭,这更让许多人笑容自然起来。

        朱莲壁连连摇手道:“按年龄,吴王长于朕,论功劳,吴王更是远甚于朕……。”

        吴争突然打断道:“这么说来,陛下理该让位才是。”

        这话一出,一片死寂。

        朱莲壁笑容僵在了脸上,额头冷汗渗出。

        远处臣民依旧在欢呼,他们只看见皇帝和吴王有说有笑。

        吴争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陛下觉得……臣这笑话不好笑?”

        于是,所有人都象是如梦初醒,一片笑声。

        纷纷应和着,“吴王殿下说笑了。”

        朱莲壁已经僵硬的笑容生动起来,呵呵陪笑道:“多日不见吴王,吴王有趣了许多……哈哈,哈哈!”

        黄道周距离着吴争有十数步之遥,或许,他是为数不多没笑者中的一个。

        他听到了吴争的话声,也看到了吴争的表情,他心里格愣一下,抬起头,看了看天,心中轻叹,这次怕是……真要变天了。

        ……。

        应天城中,吴王府门外,人群如过江之鲫。

        只是皆不得过门而入,不准哪!

        王府中堂,也是人头簇拥,略一数,至少十余人。

        吴争当仁不让地居中而坐,黄道周侍立一旁。

        这是什么阵势?

        “本王很奇怪,为何办一件事,就这么难呢?”吴争拍着桌子道,“你们想干什么,啊?……究竟想干什么?”

        鸦雀无声!

        好一会,黄道周才硬着头皮回答道:“臣……不知王爷指得是何事,臣自认这半年来,朝政清明,百姓安居乐业……并未有什么不堪之事……。”

        吴争愠怒道:“那卫国公五天前上陈朝廷的奏折呢……为何迟迟没有批复?”

        这下不仅群臣,连黄道周都愣住了。

        敢情,让吴王殿下亲自入京的原因,竟是……这事?

        黄道周赶紧辩解道:“臣等不知此事是王爷之意……还以为是卫国公有些异想天开了,这才留中不发……。”

        “胡闹!”吴争喝斥道,“黄相的意思是,这折子是本王的意思就早该发了,是卫国公的意思就可留中不发?简直莫名其妙!什么逻辑?于国于民有利之事,岂能因上折子的人是谁、什么身份而论?”

        黄道周赶紧引群臣行礼请罪,道:“臣等知罪……臣等这就回去,将折子批复回太平府。”

        吴争脸色冷意渐渐淡了,挥挥手道:“今日本是大朝会的日子,都聚在本王府中象什么样子,都回去吧,该干嘛干嘛去……对了,黄相、王相留下。”

        ……。

        群臣是真的莫名其妙了,他们退去之后。

        吴争突然笑道:“二位相爷请坐,来人……上茶。”

        黄道周、王翊惊讶莫名,互视一眼之后,应声坐下。

        吴争面色和缓地问道:“二位大人觉得,卫国公所谏之事可行否?”

        黄道周沉默着,甚至低下了头。

        而王翊平视着吴争道:“卫国公所谏之事,着实荒唐!”

        “哦?”吴争脸色渐渐冷了下来,他听出来了,自己以卫国公之名问,王翊就当卫国公谏答,但谁都心里明白,这事是自己的主意。

        看来,自己不来这一趟,这事还真过不去了。

        王翊继续道:“臣不反对女子为官,可要为也当是内官……如果女子任流官,那置男子于何地?华夏有史以来,从无此先例,故臣以为,卫国公所谏之事……不准!”

        不准!

        这二字让吴争听了有些无奈,黄道周、王翊已经是自己人,可却当着自己的面,说,不准。

        吴争心里生起一种无奈,自己是在和满天下的人、满天下的男人做对啊。

        
    放纵的青春01染指之后(校园)拔萝卜全文免费阅读后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踏星适宜夫妻看的小说她又软又甜全文阅读29诸天尽头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这么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