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汉明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一拍即合
        大将军府对军队的管控严格,限得太死了,粮归粮、饷归饷,而李过也不好意思在自己的广信、饶州二府来一场“劫富济贫”,这两年的日子过得太憋屈了。

        钱谦益从李过闪烁的目光中,已经觉察到李过与蒋全义的不同。

        在钱谦益看来,与李过相比,蒋全义那就是个愣头青。

        虽然蒋全义最后还是顾及了沈致远的面子,给了自己这道通行令,可钱谦益明白,如果下一次,再遇上蒋全义,后果不堪设想。

        人嘛,忠于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活下去。只有活着,才有可能东山再起不是?

        钱谦益很擅长活着,无论是什么时候,无论面对的是恩人还是仇人,他都能好好活着。

        “钱某此来,是为将军送大礼来了。”钱谦益神秘一笑道。

        李过微微皱眉,又扫了一眼礼单,确实,这堪称一份大礼,至少,目前李过是真需要,因为吴王说了,至少在三个月内,杭州府无法给予广信卫明面上的任何帮助,也就是说,一切的粮饷,需要李过自给自足。

        李过知道自己并不忠于吴争,也没想过要忠于吴争。

        他甚至不忠于忠义夫人高桂英。

        他所忠的只有已经谢世的李自成,当然,他也忠于实力,譬如忠贞营被吴王收编。

        所以,从这方面来说,李过忠于吴王,哪怕儿子的死与吴王有或多或少的关系。

        看着李过的神色,钱谦益知道李过误会了,忙解释道:“钱某所说的大礼,与此礼单没有任何关系。”

        李过一愣,诧异道:“那……钱大人所指为何?”

        钱谦益“优雅”一笑,脸上遍布的沟壑显得更加深邃,“李将军想必已经闻讯,我朝对广信卫进犯凤阳府所作的反应。”

        李过点点头道:“听说英亲王阿济格被封为征南大将军,亲自挂帅出征……可这又能拿我如何?半年前,阿济格坐拥十万大军,驻囤凤阳府,可最后呢?”

        李过嗤声道:“在本将军眼中,那就是一群土鸡瓦狗、冢中枯骨罢了。”

        钱谦益连连点头,陪笑道:“将军纵横南北,所向披靡,勇武之名如雷贯耳……只是双拳终究难敌四手,将军就算不为自己想,那也总得为麾下数万将士的生死想吧?”

        “你是在说本将军敌不过阿济格?”

        “不,不……钱某此来,就是助将军一臂之力的。”

        李过诧异起来,“你究竟何意?”

        钱谦益神秘一笑,压低声音道:“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钱某可以不断为将军提供英亲王部署。”

        李过大惊,随即喝道:“钱谦益,你当本将军是三岁稚童,可欺乎?”

        钱谦益忙摇摇手道:“钱某[海棠书屋 fo]怎敢哄骗将军?”

        李过想想也对,除非这老头是寿星公吃砒霜,活腻歪了,否则,此时来定远就为哄骗自己,那就是自对死路。

        于是李过换了个口吻,“请钱大人指教。”

        “不敢当指教二字。”钱谦益谦逊道,“今日与将军会面之后,我会停留在泗州盱眙,将军只要按排人手,我便会不断向将军提供英亲王的军队部署。”

        李过疑惑地紧盯着钱谦益,这个时代,军事部署太重要了,譬如兵军、马军驻囤的位置一旦被敌掌握,针对性、克制性的部署将会轻易决定一场战斗的胜利。

        李过不太相信,天上真能掉下大馅饼?

        可看着钱谦益老神在在的表情,李过在一阵子惊愕后,霍地,他有些醒悟过来了。

        钱谦益只是个降臣,敢于如此出卖军事情报,必定背后有人,否则,就算钱谦益想出卖,也没法搞到这些绝密情报啊。

        “是谁让你来的?”李过沉声问道。

        钱谦益心中点头,这叛臣有些脑子,非一般乱臣所能比拟。

        但面上,钱谦益依旧谦恭,他低声道:“不瞒将军,钱某是奉皇上密旨而来。”

        “皇上?”李过瞪大了眼睛,“刚刚亲政的福临?”

        钱谦益干咳一声道:“正是……陛下。”

        “你好大的狗胆!”李过大怒,骈指对着钱谦益,喝道,“要不是看在蒋全义的面子上,本将军斩下你的狗头悬于北城门上示众。”

        钱谦益不由得后劲一凉,苦笑起来,道:“钱某说了,绝不敢哄骗将军。”

        “胡说!清廷皇帝怎么可能助我击败清军?!”

        钱谦益忙摇头道:“将军误会了,吾皇陛下不是要助将军击败英亲王。”

        “那是何意?”

        “不胜,不败。”钱谦益一字一字地说道。

        李过目光一缩,他这次听懂了,是真懂了,他咧嘴一笑,“原来如此……敢情,福临在忌惮英亲王,想借本将军的手,拖住、削弱阿济格?”

        钱谦益长吁一口气,点头道:“将军英明。”

        李过突然古怪一笑,问道:“既然如此,只要钱大人尽心尽力,本将军或许可以大胜阿济格吧?”

        钱谦益一惊,忙摇手道:“将军高看钱某了,英亲王军事部署,钱某一个降臣、汉臣怎私可能知道?所有机密皆来自于朝廷……钱某只是一个在中间传话者。”

        李过瞪着钱谦益,许久,轻叹道:“这就合理了。”

        确实是合理了,福临再忌惮阿济格,恐怕也不会明目张胆地助自己战胜阿济格,也不会将数万清军人头拱手送给李过,他要的只是平衡和削弱,也就是将这场战争限制在不胜不败,让长期的交战,削弱阿济格并拖住阿济格回京的脚步。

        同时,这场被“既定了规模”的战争,一样会牵制住兖州、徐州方面的多尔博的军力,使得多尔博丧失北向的可能。

        最后,本就是三方中实力最弱的广信卫,必将在旷日持久的交战中,失去北伐的实力。

        一举数得啊。

        李过挑了挑眉毛,笑了起来,“福临打得一副好算盘啊,钱大人打得一副好算盘!”

        钱谦益陪笑道:“此计于将军也有益。”

        “哦?本将军可看不出,这对于我军有何益处。”

        “可以让广信卫在夹缝中求存。”钱谦益目视李过,平静地说道。

        
    无限小说网折腰蓬莱客肉肉小学五年级英语上册免费学习小说推荐文笔好高质量800小说网招摇小说七上九下(全) 小说久旱逢你by酱子贝小说是什么结婚以后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