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汉明 > 正文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马士英欲立奇功(一)
        酒过三巡,也是时候,切入正题了。

        马士英“随口”问道:“这几天受王爷善待……马某如待在安乐窝、温柔乡一般,竟不知窗外之事,还请王爷告知,河南战局如何了?”

        吴三桂起身,亲自为马士英斟了杯酒。

        然后“随口”道:“说起来,北伐军果然不同凡响……之前敌酋阿济格率三万嫡系破了沈丘,追击池将军残部入颖州……不想,池将军在颖州与衡阳卫会合后,在阿济格全力强攻下,死守颖州三日,愣是没让阿济格入城一步……啧啧,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却带出如此一支悍不畏死的衡阳卫……吴王果然识人、用人,皆高人一等,着实令本王艳羡啊!”

        马士英明白了,自己能保住这条命,怕就是衡阳卫用人命在颖州城堆出来的。

        他慢慢起身,拿起酒杯,然后朝着东方,弯下腰来,将酒洒下。

        吴三桂真实一愣,然后连声道:“该如此,理该如此……说起来,本王也该敬这些勇士一杯酒的!”

        于是,吴三桂照样画葫芦,也将杯中酒倒在地上。

        二人默默地,各怀心思地坐了下来。

        马士英开口问道:“之前王爷答应……杀永历,归于吴王帐下……不知王爷何时动手?”

        吴三桂打了个哈哈,“随时都可以……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本王总归先归于永历……如今亲自动手弑君,必惹天下人指责、唾骂……所以,本王想,还是马兄亲自动手为宜……不知马兄意下如何?”

        马士英连连摇头,“不,不……王爷有所不知,杀永历,替我王扫清登上大位的障碍,那是马某私下的谋划……若真是马某动手杀了亲历,天下人必将此事计在我王头上……如此一来,马某岂不害了我王?到时,马某无功倒有过,我王自付轻饶了马某……王爷这不是为难马某,送了马某性命吗?”

        这是大实话。

        吴三桂呵呵一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马兄,本王又何尝不是为难啊!”

        马士英道:“这是两回事……王爷只须对外说,在马某前来之前,已经动了手……自然不会将此事记在我王头上……。”

        “呯”地一声,吴三桂拍案而起,震得满桌菜肴一阵乱晃。

        “可本王岂不是被千夫所指……马士英,你太放肆了!”吴三桂冲冠一怒,眉毛倒立。

        马士英啥都怕,就是不怕谈判,他根本不在意吴三桂这般做作。

        “王爷息怒,让王爷亲自动手,确实会让王爷背上弑主恶名……可王爷却能得到吴王内心的感激……恶名与吴王感激,两相权衡,孰重熟轻?想来王爷必定会有明智的选择。”

        吴三桂抬手指着马士英欲骂。

        马士英却抬手一阻,“马某只是吴王麾下区区幕僚,多马某一个少马某一个,对吴王而言,全无利害关系……王爷若是心中忿恨难平,尽可杀了马某泄愤……反正马某也死过一次了,不防再死一次。”

        说完,马士英眼一闭,脖子一梗,端得是一副视死如归状。

        吴三桂反而发不出来火了,马士英耍光棍,明知道这马瑶草在作秀,可话被马士英赶上前了,吴三桂反倒说不出口了。

        吴三桂眼珠子一转,突然笑道:“马兄这说得是哪里话?本王只是与你陈述利害……不过,这事确实让本王为难啊。”

        马士英慢慢睁开眼,“此事说易不易,可说难却也不难。”

        “哦……计将安出?”

        “水土不服,暴病而亡。”

        吴三桂闻听,目光一闪,“马兄果然是此道高手啊。”

        马士英呵呵笑道:“王爷一点即悟,亦不逊让半分啊!”

        二人相视哈哈大笑。

        吴三桂突然道:“马兄为何不去见见皇帝?”

        马士英一怔,呵呵笑道:“不必了……见个将死之人,徒沾染了晦气……不见也罢!”

        “咦……这话不妥,好歹是皇帝,见见又何妨?”

        马士英皱眉,然后免为其难地道:“既然王爷执意,马某却之不恭,那就……见见吧?”

        “对喽……见见嘛!”

        ……。

        “外臣马士英……拜见陛下!”

        马士英执臣礼,跪拜朱由榔。

        一脸忿然的朱由榔,冷冷道:“你就是那个马瑶草?”

        马士英应道:“正是外臣。”

        “你来做什么?”

        “请陛下……退位!”

        “大胆!”朱由榔蹭地立起,指着马士英怒道,“放肆!”

        马士英慢慢抬起头,正视朱由榔,“陛下如今受挟于吴三桂之手,哪还有帝王的尊严?晋王率军在城外以少击多,欲营救陛下,可谁都明白,此乃椽木求鱼。就算我王率大军前来襄助晋王,可只要吴三桂以陛下为质,就全无胜算……陛下真要让大西军数万将士尽折于信阳城下、将江山社稷所托非人吗?”

        朱由榔慢慢坐倒,呐呐道:“朕也不想……可朕也无应对之策啊。”

        马士英道:“如今唯一之策,便是陛下主动退位……如此一来,吴三桂挟持陛下就无丝毫用处了,就算戗害陛下,不过就是一条命而已……只要我王与晋王兵锋相逼,吴三桂很有可能释放陛下。”

        朱由榔愣愣地看着马士英,“朕……退位?”

        “对,吴三桂挟持陛下,就因为陛下是皇帝……只要陛下退位,对吴三桂就没有用了。”

        朱由榔低头沉思了许久,抬头黯然一叹,“朕轻信奸倿,受制宵小之手,致使将士遭受苦难,愧对治下子民……朕可以退位……就托付建兴帝为正朔、中兴明室吧!”

        马士英立即摇头道:“不瞒陛下……建兴皇帝,崩天了!”

        “啊?”朱由榔惊愕地大呼起来,“怎么……这怎么可能?!”

        马士英道:“大长公主,弑君!”

        “不,这不可能……大长公主为何要弑君,她只是个女儿身,弑君于她何益?”

        “外臣不知……大长公主也随之薨了……事发突然,内情尚不清楚。”

        
    图书馆,宝贝,小点声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免费小说app免费小说阅读app哪个软件能听免费听书教授不可以全文小说下载书包英语早餐怎么发音有种你再撞一下玄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