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洪荒之圣道煌煌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道我心中念谁名?含泪挥刀坟上舞——风曦
        对于后土来说,风曦很忠诚。

        不过很多时候,光有忠诚并不够——好心办坏事的情况,难道就少了?

        在巫族创业发展时期,能力才是真正排在第一位的。

        为了壮大势力,都可以跟心机城府颇深的队友统一立场……对手下要求,由此可想而知。

        等哪一天,巫族取得了辉煌胜利后,再高举忠诚大旗,进行内部清理也不迟。

        在此之前,需要拿捏分寸,把忠诚带来的附加价值稍微往后挪挪,放在能力的附加价值之下。

        了不起,是给忠心耿耿追随的手下一个试炼舞台,让他去证明自己。

        表现足够优秀,能力价值和忠诚价值重叠在一起,会被更受亲睐,委以重任。

        而若是表现太糟糕……

        那也只好将其从不适合的职位上撤下——做为一个合格领袖,终究是要将大局放在最优先序列,而非忠诚带来的个人心里满足感。

        后土对风曦抱有期望……这对风曦来说是一件好事,代表未来的平步青云,同时也是一种沉重的压力,会被用最严格的标准要求,希望他能做到更好。

        若非真正亲信,如何会有“恨铁不成钢”之类心态?换作旁人,你是死是活,与我何干?我只取用你的能力……你未来的发展如何,我用得着操心么?

        ……

        在后土祖巫念叨的时候。

        昆仑山中忙碌都运会赛场安排、到处指挥的风曦,若有所觉的抬头,先是转身看向了不周天柱的方向,而后又望着星空深处,半晌没有说话。

        “怎么了?”

        正在吆喝手下人员,加班加点负责安检巡查的侯冈走近询问。

        “没什么……”风曦有些困惑的摇头,“只是突然间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一下子重了好多?”

        “好像……好像是背负承载了太多人的期望?必须要做成什么大事、伟业?”

        “快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了……”

        “……”侯冈无语的看着风曦,“我说你啊……就你这小身板,还什么伟业呢?”

        “证大罗了吗?荣升管理了吗?”

        侯冈翻了个白眼,“你啥都没有,就少给自己加戏了。”

        “呃……”风曦嘴角抽搐,瞅着侯冈那张很能拉仇恨的嘴,寻思着是不是要来个手撕?

        侯冈浑然不觉,仍是喋喋不休的说道“依我看呐,你这是长期进行高强度工作,又没有将心理状态调整到最佳,从而导致的精神极端亢奋紧张,思维紊乱,开始胡思乱想——简而言之,就是你精神变态了!”

        风曦手撕侯冈的冲动,这一刻更强烈了。

        听听!

        精神变态!

        这是正常队友该说的话吗?!

        风曦怒容稍显即逝……并非是不生气。

        而是他已经开始在心底暗暗的策划——侯冈的一百种死亡原因。

        真男人,绝不放狠话对骂。

        那样显得格局太低,平白拉低格调……很容易让人觉得这是败犬的哀嚎。

        在心里的小本本记下对方名字,等日后时机一至,不在特别需要其能力后,悄悄挖坑埋伏一手,等其跳坑、做错事了,来个挥泪斩队友……岂不美哉?

        事后,还可以抹抹眼泪,对大众表示——

        “真的!”

        “我真的不想杀他的!”

        “我本一心好意,将重任托付给他……”

        “可我没有想到,他竟然玩忽职守/因私废公/贪赃枉法/犯下大错/动摇军心/头生反骨……我不得不眼中含泪,依法斩之!”

        “你们看!”

        “军法面前,容不得半分私情……我连犯了错的朋友都能硬下心去处理,何况是别人乎?”

        瞬间。

        一个有血有肉、公私分明、公平公正的人设就立了起来。

        世人只会夸赞他的大公无私。

        这就是——杀完了人,还要在他的坟头跳舞作秀!

        风曦心中转着不能见光的念头,杀心杀意酝酿。

        侯冈不自然的打了个寒颤,左右张望,疑神疑鬼,“怎么回事?我竟然感觉到一丝危险潜伏?”

        风曦眨眨眼,立刻开口,接过话头,带跑思路,省得侯冈反应过来,洞察“真凶”。

        “可能是因为你最近负责安检工作,得罪了太多人的原因吧?”

        “很多人的怨念汇热÷书到你身上,让你产生了这种错觉?”

        “骗人!”侯冈撇了撇嘴,表示不信,“我侯冈,向来与人为善,从不坑蒙拐骗,道德满值,品德高尚,怎么可能会得罪人?”

        “不可能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风曦道,“你想想看啊……”

        “为了在都运会上展现良好的治安形象,让来参加比赛的万族知晓我巫族负责任态度,那些安检人员被你指使的忙前忙后,最近一段时间就没闭上过眼睛,全天开启查探感知能力,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侦查,有没有谁携带或投放危险东西……”

        “你这样做,安检工作是获得了巨大成果,但那些员工一个个都累得够呛……起步百亿计算的客流量,还仅仅是一天!”

        “在这样情况下,有人背后悄悄骂你一声‘狗领导’,完全正常嘛!”

        风曦言之凿凿,“更不要说,你安检工作做的那么到位,挫败了多少心怀诡谲者的搞事阴谋,让多少自杀式袭击,胎死腹中?”

        “平日里心有怨恨却无处声张,就指着这一次报复机会的妖灵会怨恨你;那些派遣闲棋过来捣乱,却被尽数扼杀的妖族高层会给你记小本本……这很合情!合理!”

        “就算你侯冈,向来与人为善,道德高尚、品行完美又如何?”

        “这个世界上,可是有一种仇恨理由,叫做——你挡住我路了!”

        风曦忽悠着。

        侯冈深以为然。

        “唉……这么说来,我为巫族的事业,付出了太多啊。”他叹了一口气,“替组织吸引仇恨到这样的地步,竟然莫名奇妙的有往举世皆敌的方向发展?”

        “等等……不对!”

        侯冈若有所思,“我记得这项工作……好像是我稀里糊涂被你给安排上的?”

        他的眼神,顿时就变得不善起来。

        “侯冈兄弟,你误会了……”风曦爽朗大笑,“我们这巫族驻昆仑外交团队,是一个最讲究集体意志的团队,从来不存在什么个人独裁,私下任命。”

        “所以,你会担任这项工作,完全是因为大家的信任和推举啊!”

        “你外出宣传的时候,我们开了一次研讨大会,由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画师点名推荐,他说你在这方面是专家,专家处理专事,不很正常吗……所以最后,本着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大家投票表决,你以全票通过。”

        “至于我?”

        “只是这个过程中的一个传声筒而已,纯粹的工具人,负责向你通报结果。”

        风曦表示,这并非是他所主导的行动,跟他莫得关系。

        “我……呸!”侯冈情绪有些激动,“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全票通过?”

        “你敢说,这里面没有你在暗示?挨个找他们私下里会谈?”

        “风曦,我看你浓眉大眼的,咋那么心黑呢?!”

        侯冈的唾沫星子乱飞,两只手不安分的左右摇摆,似乎很想就地上演全武行。

        “你绝对是故意的!”

        “打击报复之前我说你是‘大宝剑之王’、‘妇女之友’……所以故意挑选我不在的时间点,来进行所谓的会议投票!”

        侯冈愤声道。

        他很愤怒。

        风曦也很愤怒。

        不算不知道。

        现在被一提醒,认真想想……

        侯冈这货,编排了他多少次?

        还不是背后编排那种。

        当面!

        当面调笑!

        风曦后知后觉。

        ‘嘶……小老弟!’

        ‘我如今发现……你不是一般的飘啊!’

        ‘这是对我有多大意见?’

        风曦的眸光逐渐深邃。

        “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有这么一档子事。”

        风曦上下打量着侯冈,眼神莫名,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很吓人。

        像是此刻,侯冈就感觉自己脖颈那里凉飕飕的。

        夸张点比喻,就如同是一把无坚不摧的斧头,闪烁寒光,在那里来回比划,可能下一刻就会斩下去。

        “咳咳咳……你这什么眼神?”

        侯冈干咳两声。

        风曦先是沉默,而后突然大笑起来,“只是想吓一吓你而已……看你这样子,是被吓到了吧?”

        “你刚才说的没错……我只是一报还一报罢了。”

        风曦笑的眯起了双眼,让人根本无法看到内中情绪,“现在扯平了,让我们将这些往事随风而逝吧。”

        “呼……我就知道。”侯冈松了口气。

        “好了。”风曦继续笑着,主动转移话题,“都运会举办在即,你安检工作不能有丝毫放松……而且越到后面,越要小心,不可有半点疏忽大意。”

        “所有来踩点的,预先埋伏杀手锏的,都要给揪出来……尽管有少阳帝君给炎帝示好,卖一个面子,一道法旨镇压此地。”

        “可是,我们也不能有丝毫掉以轻心,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

        “防患未然,方为正道……别的地方,可不像我们昆仑一样,有这么好的支援条件。”

        “因此,要趁着眼下有试错机会的时候,实践培训出最完善的应急安保措施,成为教科书模版。”

        风曦做出指示,侯冈连连点头。

        风总长说的好!

        风总长说的对!

        两个人都有默契,尽量淡忘之前的小小不愉快经过……大家还是好朋友!

        “那些被逮捕关押的要搞事人员,还活着吗?”

        指示完后,风曦问道。

        “自然还活着……毕竟数量不少。”侯冈回答,“现在全杀了也不是不行,只是若被有心妖作祟折腾,终归是影响不好。”

        “先拖一段时间,冷处理一下,再悄悄宰了就可以了。”

        侯冈杀伐果断,让风曦都不得不侧目。

        不过,在这方面的具体处理上,他有一点不同意见。

        “不妥。”

        “都杀了,太浪费。”

        “你去找人,对他们进行甄别。”

        “哦?”侯冈疑惑,“甄别什么?”

        “为妖族高层办事的死士,被利益收买的炮灰,互相竞争对抗族群派遣坑杀对手天骄的刺客,以及纯粹是抱着一颗悲伤绝望赴死心灵、要溅无法对抗敌人一脸血的复仇者,给分别筛选出来。”风曦道,“然后,再针对着进行处理。”

        “死士之类的,就让它求仁得仁好了……记得把尸体和证据都留下。”

        “炮灰?扔去挖矿,做个劳力。”

        “剩下的那两种……”风曦笑了笑,“怎么能给妖族添堵,那就怎么来。”

        “我明白了。”侯冈叹息,“刺客刺杀哪个族群的天骄,就把它交给哪个族群,自有能人搜索记忆,知道是哪方指使,在本就仇恨敌视的关系基础上,进一步刺激敏感神经,火上浇油……不过,这里面似乎也存在些问题——要是请托刺客的雇主是匿名呢?”

        “那与我们何干?”风曦一挑眉,“我们是冲着拱火目的去的,让妖族族群之间离心……又不是负责解决问题的。”

        “妖族内部族群问题越严重,我们巫族就越开心——反正,我们镇压了刺客,那些族群就得承情。”

        风曦摊了摊手。

        这让侯冈都不得不感叹,这人若是不要脸起来……简直无敌!

        “照这样说的话,那些妖族高层的死士,也是类似作用了?”侯冈问道,“这又是栽赃给谁?”

        “远方的妖族极端组织。”风曦眼都不眨,张口就来,“就说是昆仑山之外的妖族族群,抱有野心,想要一统洪荒的那种,见不得昆仑山的妖族在我们的带领下过上好日子,特意派遣人来捣乱这一场盛会!”

        “想要制造事端,互相嫁祸,让昆仑诸族起干戈,自我内耗!”

        “好吧……我懂你的意思了。”侯冈摸了摸眉心,“继族群矛盾问题之后,你又在地域方面给妖族高层上眼药吗?”

        “竖立一个同仇敌忾的松散联盟,啧……”

        “好生阴险狡诈啊!”

        “喂!”风曦很不满,“我怎么阴险、怎么狡诈了?”

        “我这里面有说过半句假话去骗谁吗?”

        “妖族高层的险恶用心,不就是要破坏我们打造的昆仑妖族秩序氛围吗?”

        “我说他们制造事端……讲道理,真没有冤枉他们!”

        
    好看的小说短篇小说集闺中媚(重生)小说排行榜完结版图书馆,宝贝,小点声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免费小说app免费小说阅读app哪个软件能听免费听书教授不可以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