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洪荒之圣道煌煌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女娲感动,有恩报恩,黑帝白帝
        青帝。

        炎帝。

        黄帝。

        娲皇。

        三帝一皇。

        他们都是人族的顶梁柱,都是人族能战胜万族、取得天地主角地位的关键所在,是成就了千秋万代不朽不磨功勋的至强者。

        然而在今天,在这一刻。

        他们却对彼此挥刀,一副恨不得将对面捶得头破血流的样子。

        偏生这一个个,那都是有各自的理由,道理该非常充分,绝非是恶俗的争权夺利。

        黄帝,是为了人族梦,决定给巫族这人族的军事力量套上缰绳,防止时空,因此将女娲作为旧时代的标杆进行打倒……虽然无情了些,但这“大义灭亲”的行为,是那些会从此中受益的人族没有资格去批判的。

        女娲,却是觉得她劳苦功高……打完了胜仗,难道不应该取得自己应有的权利吗?这也是合乎情理,合乎道义的。

        炎帝,则是心思最纯粹,身正道直,偿还恩情,相助主君……忠心耿耿,义薄云天,这些形容对他再合适不过了。

        至于青帝……好吧,这或许是这里面唯一一个道理有那么点欠缺的存在。

        不过,他一开始也没有出手,只是看戏,问题并不严重……也就是话术犀利了点,扎到别人痛脚,让事态因此扩大化,炎帝主动找上了他。

        可是讲道理,他作为女娲的兄长……难道连说教几句的资格都没有吗?

        长兄如父呐!

        认真评价,世人多半是要对之持认可赞同的态度。

        毕竟长幼有序。

        谁让女娲在出生的时候不争气,成了妹妹?

        当初她要就是姐姐,哪还用受这样的气?!

        四尊至高至强的大能,眼下却是各自都有自己的道理,都是据理而“力”争,所有吃瓜的群众,没有半点非议的资格。

        当然,就算是谁有资格,多半也是不敢的。

        太凶了!

        太强大了!

        “轰!”

        巅峰碰撞,粉碎一切有形无形存在,时间空间都被抹灭……等闲大罗闯入他们的战场中,那便是瞬间躯毁神灭、只留下一道先天灵光的下场。

        甚至,还要失我!

        因为,余波的追溯绞杀,是哪怕连历史痕迹、因果牵连,都在诛杀的范围之下。

        有死无生!

        四位无上大能,舍生忘死的拼杀,压上了一切去征战。

        刹那即是永恒,永恒又为刹那。

        出入有无,超拔时光,一个弹指的时间便仿佛是征战了无量劫,分出了高下。

        “嗡!”

        破灭成虚无的奇异地带中,有混沌诞生,迷雾汹涌,五太更迭,继而呈现玄黄,开天辟地!

        一方诸天万界,就此而成。

        在那所有世界的最中心,时间恍如凝滞,画面定格了。

        四位大能,此刻几乎是站成了一条线。

        黄帝手执轩辕剑,刺穿了一具躯体,神圣无暇的神血肆意流淌,染红了这片被开辟出来的诸天万界。

        女娲至高无上,压制了青帝,手中双剑交叉,横在伏羲的脖颈前,威胁满满,再进一步,便是血溅长空!

        炎帝站在娲皇侧后方半个身位,一只手执杖前伸,搭在了伏羲琴上,与之纠缠角力,牵扯了青帝战力,让女娲能打出渴望的大圆满胜利结局。

        而另一只手,则是紧紧的抓住什么。

        炎帝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什么。

        可是,他刚一开口,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却是一口血先喷了出来,染红了女娲的戎装,触目惊心。

        而再看他胸前……

        那里有半截长剑,透体而出!

        轩辕剑!

        剑尖,闪烁刺目寒光,彰显它的锋芒……而它若是再进半寸,便是要扎到女娲身上,给她来个透心凉。

        事实上,若不是有炎帝主动挡在前路上,以自身为肉盾,这一剑早已是命中。

        那神血染红宇宙,就不再是炎帝,而是女娲!

        “你……”

        女娲回首,有些惊愕,有些叹息,有些感动,“何必呢?”

        她却是对整个过程一清二楚。

        不止是她,那些能观战的大罗都一样,洞悉前因后果。

        ——四位大能,两两对决,可对手却并不恒常。

        他们争斗,会尽可能的配合,争取最优秀结果。

        上一刻,还是青帝大战炎帝,下一刻,青帝的对手就成了女娲,炎帝被黄帝缠上了。

        本来是这样的。

        只是在某个关键时刻,炎帝做了很出人预料的动作。

        原本该是女娲大战伏羲,炎帝大战黄帝的战斗……他突然改变,与女娲二打一,并且牵制青帝主要战力,创造了机会。

        这无疑是忽视了黄帝……而这位帝者捕捉战机的能力极强,主动出击,要给女娲扎心一击,打掉这最重要的对手。

        做为主导这一切的炎帝,对此早有估计。

        所以,把自己送到了剑锋上,成了被穿心的那个人,拼尽残留的力量去阻碍,为女娲对青帝的胜利做了最大的保障。

        用自己的失败,为队友的胜利做最关键助攻。

        如此。

        女娲如何能不感动?

        她太感动了!

        感动之余,也有着疑惑。

        这也是许多大罗的疑惑。

        炎帝看着女娲,却是在笑……尽管神血止不住的从嘴角溢出。

        “我受了道友太多的恩情,从弱小到强大的路上,就没有不受到你照顾的时候。”

        “可以说,没有你的资助,就没有我的今天。”

        “所以,我发过誓……只要道友需要,哪怕是让我赴汤蹈火、两肋插剑,我都是甘愿。”

        “而在刚才,我感受到了你对青帝的迫切胜利欲望。”

        “我想了想,还有什么比这最合适的报恩机会呢?”

        “虽然我是要做出牺牲。”

        炎帝在笑,笑得很洒脱。

        女娲伤感而叹,“你我君臣,何必做到这样程度呢?”

        她有悲,“明明,我没有要求你这般牺牲啊!”

        “这是我自愿的……”炎帝咳血,“我这个人呐,最是认死理。”

        “有恩,就一定要报恩。”

        “有仇,就一定要报仇。”

        “这恩与仇,我都是心里有数……想不有数都不行啊。”

        “毕竟,我是有写日记的习惯,记录每一天的点点滴滴,谁对我好,谁对我甩脸色。”

        “时不时呢,就把日子翻出来看看,缅怀一下逝去的青春……顺带着也把那些过往的恩仇在心头重新流淌一遍。”

        “所以,我也清晰的记住了您的恩情。”

        “也一定是要找个机会给报了的。”

        炎帝的目光飘忽了,“我呢,从本质来说,是不想欠人恩情的……这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没有能力,不够自立自强。”

        “因此,恩要报,仇也要报。”

        “无恩无仇,自能悠游天地,方可潇洒自在。”

        炎帝的笑容灿烂,“而我看您,那么迫切的想要镇压青帝……我自然要上。”

        “哪能让您去开口指使我那么做?岂不是衬托得您像是挟恩图报的小人了吗?”

        “而我有此一遭……”

        “以后再面对您,却也能挺直腰板跟您说话了……”

        “这是我个人自尊的小小奢望和要求……您不会觉得我是在犯上作乱吧?”

        炎帝的声音逐渐低下去了,越发含糊……像是要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硬抗黄帝绝杀一剑,重创欲死。

        “怎么会呢?”女娲眼角有点点波光,叹息道,“既然你希望自立自强,想要有尊严的活着……我自然是要尊重你的。”

        “从此之后,我和你不再是君臣的关系……恩情已结,互不相欠。”

        “但是渊源仍存,我们做很要好的朋友如何?”

        这世上的人很多。

        可是能到托付生死地步的知己,并不多。

        女娲对炎帝彻底放心,真心想要接纳他。

        “嗯……”炎帝微不可闻的低应一声,“要好的朋友……像是兄弟那样的好朋友……”

        他越发有气无力,“唉……女娲娘娘你要自己保护好自己……从现在开始,我可没办法再为你两肋插刀了……”

        “撑住!”

        女娲低喝,“别死!”

        “我主号就要回来了!”

        “到那个时候,你立刻便会得到救治!”

        “连这些跳梁小丑,都会被一网打尽!”

        说着,她有些想埋怨,‘你要是稳扎稳打一点,拖延时间,等我盘古身回转,将他们全拍死不好吗?’

        只是,看着为她牺牲至此的炎帝,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了。

        只能是鼓励他撑住。

        可是,就在此时!

        “呵。”

        淡淡笑声响起,源自一尊帝者。

        那是黑帝。

        “女娲,你想的挺好。”

        “而且说实在的,也挺有实现的可能。”

        “只是啊……”

        “为了自保。”

        “我不得不出手,为你的美好梦想小小的设置一下障碍了。”

        黑帝冷漠的说道,“一招!”

        “被你削弱,我战力受限。”

        “我只剩下了一招,却也是我准备万千岁月的后手。”

        “很阴险,很缺德。”

        “请君评鉴……希望,你能笑得出来。”

        他挥了挥衣袖,便有一个被重重束缚的身影,身不由己的被驱动,展开无边法相,踏在天地间,像是顶天立地的盘古一般!

        而后那身影,无比用力的往一处……撞去!

        在这过程中,那身影挣扎着发出了震天的怒吼声,吼碎了万古长空。

        “我……恨啊!”

        这一刻,女娲的脸色骤变。

        “尔敢!”

        她大喝,就要出手拦截。

        然而,这既然是黑帝自言准备许久的阴招,哪里是能轻易挡下的?

        更别说,这位人皇的操作,可是一整套的。

        “绝地天通!”

        他敕令天下,敕令八荒,要让世道该换,斩破原本无暇的规则。

        绝地天通,神人分隔!

        女娲暴怒,“你也配!”

        “我当然配!”

        黑帝淡笑,衣袖微抖,露出一抹玄色光辉,“谁让我背后掌握着除盘古之外最大的特权呢?”

        一边笑着,他一边招呼白帝,“你也别藏着掖着了……该摊牌了。”

        “不然,底牌都没出,就让人给活活压死……岂不是亏大发了?”

        “唉。”

        从始至终,除了压制祝融祖巫之外一直在打酱油的白帝轻叹,发出了意味莫名的叹息,“何苦来哉?”

        他遥遥对女娲拱手,“道友,不是我特别想针对你……只是我身上背负了太多,有进无退。”

        “背负着那人的希望寄托,总不好什么都不做的。”

        “同样,我也只有一招,希望道友你能满意。”

        白帝侧身,对着一片虚空微微躬身。

        “请……东皇钟!”

        伴着他的动作,漫漫岁月在此刻开始颤栗,洪荒万灵在惶恐。

        “轰!”

        无尽的威压,震撼了大天地。

        一口混沌大钟,从虚无中飞出,向着女娲镇压而下!

        “嗯!”

        女娲柳眉倒竖,“开天斧我都不怕,何况区区混沌钟?”

        剑光一闪,便劈在了这口大钟上。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却没有如她所预料的那样,将这口大钟斩飞。

        它虽然慢了下来,但还很有力的继续镇压,在凝滞娲皇的身形。

        威力强大的出奇!

        白帝对此并不意外。

        “妖族四皇,其实真正的、彻底的战死的,只有东皇,唯留下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白帝幽幽道,“他其实是能活的。”

        “不止是能活,还能跳槽之后,在人族中混个顶尖的位置。”

        “但是,他没有那么做。”

        “说来也是有趣。”

        “妖族四皇之中,却是两对亲属。”

        “一对是兄妹,一对是兄弟。”

        “而很出奇共同的……”

        “那做兄长的,一个个都是太精明了。”

        白帝轻叹,“他们永远能找到最合适的机会,不说堂皇正大的手段,就是投机取巧,都能得到远超他人的收获。”

        “所以,他们永远不会亏……这家倒了,那家里他们的事业又起来了。”

        “却是最无所谓阵营的——因为到哪都能混得开。”

        “而他们的弟弟和妹妹?”

        “相比起来,却很耿直,很执着了。”

        白帝微笑,“他们坚守着信约,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经营……做为领袖,或许手段上不完美,但是品行上?”

        “他们都做到了最优秀,待人以诚。”

        “无数年的时光积累。”

        “哪怕他们最后会败亡,可是必然有人会跨越生死去追随,死心塌地。”

        “东皇,便如女娲你一般。”

        白帝轻语,“他,也是有誓死追随的人啊!”

        他挥手,撕开了一片虚空。

        在那里,却是一个宏大的祭坛,有数百的大罗妖神在献祭!

        正是他们,赋予了东皇钟最惊艳的刹那光辉!

        阅读网址:

        
    宝宝只想1v1青梅竹马免费小说书城许医生的占有欲撩妻日常1v1青灯蜜汁炖鱿鱼小说小说网站排名阅读小说网c到她乖黑暗森林风流村医小说在线全集和学长奔现以后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