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洪荒之圣道煌煌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 经年黑锅终洗白;最高贵的联盟!
        千载时光,转瞬而逝。

        属于量劫征伐的气息,在洪荒天地中越发沉淀累积了。

        不过,巫妖彼此的高层都在克制,都在等待……他们在等,等自己的布置完成,推进盘古的进程。

        就是苦了那苍生黎庶,感受着越发庞大恐怖的战争阴云,那引而不发的蓄势,恍若是天刀悬挂在头顶却始终不坠落下来,而且你不知道它会什么时候掉下来!

        这是最可怕的煎熬——尤其是对那些长生不朽的生命来说。

        如果再会一点天机术数,能时刻清楚的卜测照见到未来必然降临的大劫,窥视到尸山血海铺满山河大地……这无与伦比的心灵压力,足以逼疯绝大多数的天机师。

        灾难降临!

        无可逃避!

        有时候,能在无知中死亡,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清晰的知道未来,同时还无法改变,清醒着死去……这是许许多多易道高手的噩梦。

        知天易,逆天……做不到!

        当然。

        若是能够在这样的心理压力之下,还保持理智镇定,并且尝试着、努力着,去改变命运……如此的心路历程,未尝不能创造奇迹,实现破茧成蝶。

        大衍五十,天道四九,仍留一线生机!

        可惜。

        这世间,出类拔萃者总是少数,大多数是普通平庸者……他们在有组织的情况下,的确是能够书写历史,创造历史,其他的时候嘛……

        据统计。

        最近千年,天庭统治下的妖族社会,犯罪率上升了足有十多个百分点,纵使是守卫力量顶尖的超大型的坊市,各地累加起来,打砸抢事件依旧发生了数千万起……那些小型的坊市就更不用说了。

        这迫使天庭的司命系统都因此制定、颁发了相应的法条,开始允许各地镇守、坊市护卫,能够具备极高的主观能动性——

        只要我怀疑你有问题,你又不当场躺下,露出肚皮以示臣服,我就能拿着天庭配备的禁器、符篆,当场将你轰杀成渣,并且我还无罪!

        同时。

        天庭司命府,代表妖族全体社会体系,承认个妖财产的神圣及不可侵犯,以及私人府邸的私密独有属性……敢私闯妖宅,盗窃也好,行凶也罢,主人发现了,立即获得无限正当防卫的权利,打死也没有谁能追究!

        伟大妖族,就是这么的自由!

        而与之相对的巫族,也可说人族……从上到下,就要秩序多了。

        虽然说良品率的问题,总有变异出来的奇葩脑残,占据总体万分之一乃至是十万分之一,都是不小的声音。

        但是总体而言,还是让祖巫、人王什么的,感觉到舒心惬意。

        没有那么多的狗屁倒灶,总体上是凝聚的大势,同样的意志,同样方向的发力,维持着整个以人族为核心的文明体系的稳定发展、和谐进步。

        这让风曦不止一次感叹,幸好他是混人族的……要是妖族,那还得了?

        搞不好在那么多自由之妖的影响下,他这个领袖都得被带偏了,手不由自主的移到核……不,是周天星斗大阵上,叫嚷着让世界感受痛苦,惨烈血战便提前到来了。

        哪还能平稳的开展工作,一边对抗妖族精锐在时空层面上的缓步推进,建造堡垒,贯通驰道,同样的威胁向天庭总部;一边动用指令压制,与龙师系统在嘴炮上动辄大战三千万个回合,刚中带柔,柔中带刚,保证人族王庭火师系统最高地位的不动摇。

        除了以上这些算是面向“外部”的工作外,风曦这位当代的风后,还要操心内部——这大多是跟女娲脱不开干系的。

        人族补完计划!

        储君备胎计划!

        还好的是。

        相比于对外工作的艰难,对内……却是让风曦热泪盈眶。

        “这总算不是噩梦级数的难度了,只能说是困难……”

        “困难好啊!”

        “本王还是能做完的!”

        风曦独自一人坐在人王的殿堂中,轻声的自语。

        说着说着,他眼泪就留了下来——

        宝宝一肚子的委屈啊!

        这些年,他都过的是什么日子?!

        庖栖一走,这最大的保护伞没了,他当上了人王……特么的谁都敢过来撩拨他!

        天庭的妖皇不干人事,风曦认了——人家是妖嘛。

        然而祖巫里头,那共工也跟他过不去,拼命的扯他的后腿,扯他的蛋!

        各种惨烈的社会毒打,让风曦想念起曾经的好日子——不是有伏羲罩着,就是有女娲罩着,为他遮风挡雨,不用直面那么巨大的压力。

        这是多么的美好?

        可惜,到了今天,没有谁能给他撑腰了。

        他是人族的皇!

        他要自己坚强,去面对风雨,与队友并肩作战!

        要直面一切,承载寻常族人根本无法想象和体会的压力……一路走来,丝毫不能在意自己的名声,只要有需要,就是粪坑也要往里跳!

        背负骂名,坐看千千万万的流言喧嚣——这里面有的是族人单纯的好奇,也有的是心怀恶意敌方间谍泼的脏水。

        甚至于,有的还是自己在幕后推波助澜,真正的“我黑我自己”!

        这是一种难言的牺牲,只为了配合一个又一个战略的推进……直至初步看到了成果,引动了人心,才能见到为其证明清白的公文发表,沉冤昭雪。

        风曦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掌,在下面是一叠厚实的人族邸报。

        “关于当代风后私生活问题的澄清……”

        “风后夜宿巫族酒店,是代表人族系统与巫族系统交换先进修行知识,无有不正当男女关系……”

        “《素女经》的编撰,人族系统与巫族系统联合强调,这只是一场误会,是正经的学术交流,是巫族翕兹祖巫考虑人族女子生育困难,而特意整理的相关学科……”

        “人族代表——风后,与巫族代表——翕兹,签订友好互助战略合作伙伴协议,愿人巫之间的友谊天长地久,如不周山一样永恒坚固!”

        “……”

        风曦看着这些文章,许久许久后,心情复杂的长叹了一口气。

        人族补完计划,初见成效。

        为此,他不惜背上各种脏水,以引导族人好奇心——巫族酒店学习外语,房中秘术冠绝人族……除此之外,还年纪轻轻,单身一人,就喜当了爹,被四个小丫头在人前围着叫爸爸。

        这些“小丫头”们,天赋潜力横扫人族上下所有同代英杰,从修行天赋、智慧悟性,到为人处事、治政手腕,短短千年,各自历经十二万九千六百次对抗,摧枯拉朽的镇灭了所有挑战者的野心,将他们给收服到麾下。

        族人无不盛赞,认可她们都有人王之姿,能力德行足以继承王位,是合格的接班人。

        储君的人选,差不多便定了。

        当然。

        大人物的八卦,向来是为小民们所好奇的……尤其是这么优秀的继承人,当代风后又总是含糊其辞。

        无数人族,面上不说,但心底却是活络开了,疯狂脑补了足足有数百上千万字的、可歌可泣的神魔仙妖的凄美爱情故事。

        男主角——风后,女主角,待定。

        而再在不经意间,有小道流言传出,四个可爱的“小丫头”,其母族为巫族,正好与人族是天作之合,才因此能诞生出这样天纵之才!

        于是乎。

        不用王庭用指令强制引导。

        底下的族人便开始了骚动,一场又一场的恋爱自发上演,诞下爱情的结晶。

        而事实上,别的事情可能是坑,唯有在人巫结合上,是没问题的。

        血脉融合,人族补完!

        到了这一步,稍稍设计引导,人族的子民便自然而然的倒逼上层王庭,希望能给解决一下终生大事。

        无需指令强迫——这会给天庭的阴谋家太多活跃的空间。

        毕竟……这是族人自己选择的嘛!

        我火师,又没有逼迫你们是不是?

        而靠着这一手,控制婚姻……风曦也算是一定程度上扳回了面对龙师的劣势。

        王庭给发老婆/老公,还一个个都很优秀……再看看龙师那边?做不到!

        于是,人心安稳许多。

        对此,龙祖很郁闷,又无可奈何。

        巫族嘛,大体上终究是听女娲的……这才是最大的媒婆。

        他不止是没辙,还得面对王庭方面的反击。

        ——那巡回演出,去做偶像的后羿,最终目的地,便是东夷!

        组织上已经决定了。

        要让本纪元最出彩的偶像巨星——后羿同志,迎娶一位出身东夷的贵女!

        这是带有很巨大政治色彩的结合。

        一方面,是人巫联姻将风头在龙师系统中吹几下。

        另一方面,也是人族王庭和东夷部落的友谊象征——还有比联姻更惠而不费的方法吗?

        王庭的射术首席,与东夷部落的绝佳贵女……

        这样的爱情故事,风曦已经叫侯冈去编排故事了。

        至于这种政治婚姻,到头来会不会幸福?

        风曦摊摊手,露出——“他是单身狗,他怎么知道”的无奈表情。

        眼下,后羿还在赶往东夷的路上。

        而据东夷方面人族系统对火师王庭的交涉反馈,那贵女也在准备。

        后羿他未来的老婆,正在从娘胎里赶来的路上。

        身份绝对高贵!

        帝之女!

        在东夷,帝是谁?

        通常而言,那不就是白帝吗?

        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风曦私底下则是觉得——白帝少昊,那也是真的够拼啊!

        暗中跳槽过来了,为加强合作,还硬是要生个女儿,进行联姻?!

        “感觉……这与东华帝君的画风有些偏诶?”

        风曦嘀嘀咕咕的,随后摇摇头,将这情况抛在脑后。

        “算了算了,雨我无瓜……”他揉揉眉心,随手一划拉,那些邸报便到了一旁去,呈现出需要处理的公务,“我还是操心储君的安排好了……”

        “不过,虽然是四个候选人,但结果已经内定了。”

        “大概的走走过场后,就各回各家,只有一个女娃,做为储君。”

        “也算是菜的走了,强的留下……”

        风曦一合计,大致便清楚。

        到了他如今的地步,道行上不说,单纯论战力,有人皇位格、人族意志的巨大加持,那是真的猛——如天道圣人一般!

        不知不觉中,曾经他要仰视的祖巫,如今快有一半是奈何不了他了。

        除却帝江、烛九阴、共工、句芒、后土这五位太易大罗,还有隐藏很深的祝融、天吴无法确定……剩下的五位祖巫,其实也就那样。

        风曦这种境界不够、外力来凑,战斗力正好在太易边缘来回徘徊的人物,就是最好的守门员。

        眼下。

        这些来装嫩的“小丫头”,背后身份很好猜——除掉女娲,还有懒散的吉祥物句芒,剩下的多半是那几尊由女性大神通者出演的祖巫。

        而对风曦而言,这些祖巫就一个字——

        菜!

        真动手。

        他能把她们都打哭。

        当然。

        打哭是一回事,事后……铁定是有最惨烈报复的。

        毕竟,人家背后有人!

        要知道,洪荒天地中,许多出彩的女神,可都能拉来太易级数的打手!

        如太元玉女,跟元始天尊不清不楚。

        如玄素神女,与中央天帝黄帝关系诡异。

        如斗姆元君,和西方佛门道统有生意来往。

        如西王金母,曾与东华帝君共事,处理仙族,还是女娲的亲近闺蜜!

        又如羲和常羲姐妹,直接就是天皇帝君的伴侣。

        ……

        这些站在背后的太易大罗,再招呼一下兄弟姐妹什么的?

        这关系网拉一拉,谁敢毫无理由的跟这些女性豪杰动手?

        说不得,全洪荒的太易都团结在了一起。

        唔。

        也不对。

        还有那么几个落单的。

        冥河、共工、鸿钧、烛龙、帝江。

        这几位,没女朋友,也没兄弟,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不用操心女朋友,让她多喝热水;也不用被兄弟的事物给影响,人情往来不得不参与到某些是非。

        我自冷眼,笑看世间!

        如今,添上一个风曦,大可组成荣耀单身贵族联盟,抱团群暖,对抗洪荒女神联盟的巨大阴影——单身,即是正义!

        “诶?”

        “不对啊?”

        胡思乱想中的风曦,眨巴了一下眼睛。

        “我是女娲娘娘的忠实拥趸,跟这几个家伙莫得关系才是……”

        
    少儿英语启蒙十大看书免费软件听书100部经典名著在车里㖭小说乔家孕事(限)2020最火的免费小说软件喜马拉雅免费听书陈小说阅读全文羞羞脸小说全文阅读贵宠娇女肉部分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