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命之途 > 正文 第三九六八章:静观其变
        如赤血所说,此时大势已去,他们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因为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在很长时间内不会跟他们联手,只靠他们一方势力想要在凌天等人虎视眈眈下攻破符文阵继而获得符文秘术无疑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就算他们散播消息说出凌天的阴谋也没有什么修士会相信。

        想想也是,只赤血一方势力面对凌天他们根本讨不到什么便宜,如今后者又建立了一个基地的雏形,在那么多激光炮的攻击下赤血他们定然会伤亡惨重,这可不是他们想看到的。

        而如果现在不去阻止凌天他们布置驻地,而等他们的驻地彻底成型之后那么赤血他们就更没有机会攻破符文阵继而获得符文秘术了,哪怕那个时候神界其他势力醒悟过来继而跟他们联手也是如此。

        还是那句话,赤血他们大势已去,根本没有机会再获得符文秘术了,最起码从眼前的符文阵里面是没就会了。

        不过接下来他们想到了另一种更加棘手的问题——符文修士是否已经跟凌天他们结交了。

        符文修士会攻击靠近符文阵的任何修士,唯独不攻击凌天他们,如此赤血他们猜测凌天已经跟符文修士结交也很正常,而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们会更加麻烦。

        如果凌天他们与符文修士已经结交,那么赤血他们就更没有机会获得符文秘术了,哪怕神界其他修士以及诸多散修跟他们联手也是如此,甚至如果真的对上他们会伤亡惨重,更何况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在很长时间内都不会跟他们联手。

        不能获得符文秘术也就算了,可是凌天他们与符文修士结交也意味着他们能得到符文秘术,如此一来凌天他们的实力会更强,赤血他们再对上他们更不是对手了。

        想想也是,就算双方都没有获得符文秘术,因为凌天一方有很多修士修炼了《九逆天功》,随着时间推移凌天一方的整体实力会越来越强,赤血他们的劣势会越来越大,更不用说凌天他们能独享符文秘术了,如此赤血他们在对上凌天等人就更没有什么胜算了。

        就算赤血他们还有其他途径能获得符文秘术,比如擒获第二批闯入神界的符文修士,不过能否擒获还很难说,就算擒获也是很长时间之后了,那个时候凌天他们在符文秘术上早就有了很高的造诣,他们与之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秘术。

        想想也是,就算赤血他们日后擒获了符文修士继而获得了符文秘术又如何,凌天他们早就感悟数千上万年乃至更久了,在这一方面的造诣远远比他们要高,双方对上赤血一方依然会处于劣势。

        总是一句话,如果凌天他们与符文修士结交继而获得符文秘术之后赤血他们在对上凌天等人根本就没有什么胜算了,他们就等着被屠戮吧。

        也正是想到了这些赤血的神色才变得如此难看,而其他人也大都是如此。

        “凌天他们应该还没有跟符文修士结交,不然他们根本没有必要布置驻地,直接进入符文阵里面就行了。”破家老十七摇了摇头道:“符文阵的防御力可是远远比他们布置的驻地防御力要强大,借助符文阵的优势,凌天他们可以轻松抵挡住我们的攻击,甚至能将我们重创,更不用说符文修士会跟他们并肩作战了。”

        “可是如果凌天他们没有跟符文修士结交那么符文修士为什么单单不攻击他们呢,符文修士应该也懂得卧榻之侧其容他人酣睡的道理吧。”刺陵提出了疑惑,他神色凝重了很多:“我感觉凌天他们定然已经跟符文修士结交了,布置驻地也不过是想跟符文修士的符文阵形成掎角之势,如此一来应对我们或者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的攻击也就更加轻松。”

        “符文修士毕竟是域外修士,跟我们神界修士是势不两立的关系,他们哪里那么容易信任神界修士继而与之结交,因为稍不注意就会全军覆没。”极乐公子沉声道,稍稍一顿他继续:“我感觉正如凌天他们散播出的消息,他们从来没有攻击过符文修士,而且还帮过符文修士,如此符文修士对他们有好感继而让他们在符文阵附近布置驻地也不是不可能。”

        “卧榻之侧其容他人酣睡,符文修士应该也知道让凌天他们在符文阵旁边建造驻地意味着什么,如果不是结交,他们怎么可能让凌天他们这样做。”幻彩仙子摇了摇头:“所以我感觉他们定然已经结盟了。”

        对于凌天他们是否与符文修士结交,众人各执一词,一时间很难达成统一意见,而后他们齐齐看向赤血、破地等人,因为他们最擅长分析,所以他们的观点也最为正确。

        稍稍沉吟,赤血道:“也许还没有到结交的地步,不过双方的关系算是很不错了,这向着结交前进了一大步,所以这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不待众人开口,他继续:“纵使凌天他们与符文已经结交也没什么不可能,因为纵使结交符文修士也不见得就放心让凌天他们进入符文阵,毕竟兹事体大,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全族覆灭,所以符文修士对此会很谨慎。”

        “嗯,很有可能是这样。”破地点头:“符文修士对他们的符文秘术还是很有信心的,在他们心中纵使凌天等人在符文阵布置了驻地他们也能将之摧毁,或者抵挡住凌天他们的攻击,只要不让凌天他们进入符文阵就行了,就如现在的情况一般。”

        “双方的关系还没有到达推心置腹的地步,现在顶多是友善,如此符文修士是不可能将符文秘术传授给凌天他们的,最起码目前不能,甚至很长时间内都不会。”破家老幺沉声道。

        闻言,众人长长舒了一口气,这可是他们最担心的问题。

        “虽说如此,可是只要凌天他们这样继续下去迟早会获得符文秘术的,在这一点上他们要比我们有优势。”破家老十七眉头皱起:“如果任凭凌天他们布置驻地,那我们再待在这里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闻言,众人默然,他们也知道破家老十七所言不虚,一时间他们齐齐看向赤血、破地以及破家老幺,想看看他们如何应对当前的情况。

        “不如我们出手骚扰凌天他们布置驻地吧,只要驻地不建成那么我们就还有机会。”破家老九在赤血等人发表意见之前道。

        “之前就说了,这样做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反而会让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误会我们,如果他们跟凌天一起联手对付我们就不好了。”破家老幺摇了摇头:“就算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什么都不做,他们作壁上观,只靠我们也奈何不得凌天他们,双方对峙对我们不利,因为他们占据了一些地利,而且还有那么多激光炮。”

        不待众人开口,他继续:“而且就算将凌天他们驱赶走也没什么用,我们退去之后他们还会再回来,如此不过白白浪费时间罢了,如果拖延得时间太长,那么符文修士布置的符文阵威力会很恐怖,那个时候任凭我们攻击都不见得能攻破。”

        闻言,众人神色变得更加凝重起来,他们也知道破家老幺所言不虚,这个时候驱赶走凌天等人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他们根本不能顺势将符文阵给攻破。

        “如果符文修士跟凌天他们并肩作战,那样我们的情况会更加糟糕。”赤血沉声道:“这会让我们伤亡惨重,如果是那样这个时候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没准会落井下石,彻底将我们打垮,因为在他们心中我们被打垮之后凌天一方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攻击符文修士了,而他们也就有机会捡便宜获得符文秘术了,到时候我们以一敌三……”

        赤血并没有再说下去,不过众人却也知道他的意思了,一时间他们都苦笑不已。

        “这么说来我们就没有应对的办法了呗。”飞逸没好气地道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根本没有再留在这里的必要了,不如直接离开算了。”

        “让我们再想想,再看看,也许事情还会有一些转机。”破地沉声道:“趁着这个机会我们先搞清楚凌天他们跟符文修士到底是什么关系,等弄清楚了这些之后再决定怎么做也不迟。”

        不待众人开口,他继续:“而在这之前我们要做的,或者说能做的就是散播消息,将凌天的阴谋说出来,虽说没有太大的用,不过如果时候证明是我们对的也能换回一些我们的声誉,而这也会让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更加信任我们。”

        尽力了之前的事情之后众人也知道在神界拥有良好声誉的重要性,比如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信任他们怕是早就联手了,如此也就没有眼前的问题了。

        “没错,接下来我们就散播消息揭露凌天的真面目,而后就是静观其变了。”赤血沉声道。
    乖,我低头,免费阅读梅雨(兄妹骨科)二原蛋白杨家后宅(全)冬儿小说完结榜排行总裁小说一上到底师兄不可以(限)小说哪个网站最好拔萝卜全文无删减阅读小说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