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普普通通大师姐 > 正文 一百一十一、总能完美避开她
        林玄真对虞清清的目的有了底,就剩找个机会设下幻阵,好知道她在搞什么鬼了。

        原先虞清清对燕茵茵动手,这与天雷门不相干。

        若不是担心燕茵茵入魔搞得邱正阳家里乌烟瘴气的,不好收场,她也不愿意插手。

        可如今这虞清清,都敢把主意打到天雷门弟子,还是她小师侄的亲传弟子头上,简直是上赶着要渡劫飞升吧?!

        林玄真摸出两枚须发皆白丹,微微一笑。

        虞清清和楚怡的母亲有八分相似,不但让徒孙不高兴还成天想着搞事情。

        不如先给她来上两枚须发皆白丹,让她安分些再问问她的目的好了。

        一头白发的修真界第一美人,必定会被当成寿元将尽的修士,她都迫不及待想看虞清清的魅力失效的场景了。

        反正她这个天雷门大师姐,在传言中,凶残嗜血、手段狠辣,不如干脆坐实了。

        林玄真对自己这“狠辣”的手段竖了个大拇指,就开启了隐匿阵,悄无声息地向清虚宗宗主居所行去。

        从楚怡客居的院落到那清虚宗宗主的居所,有好一段距离。

        走到半路,恰好是清虚宗弟子演练符术之地,林玄真听到了说话的声音,似乎是一男一女。

        所说内容刚好是关于清虚宗宗主的,林玄真就调转了方向,向那处靠近了些。

        “宗主夫人不是正和黄土宗的元婴期首席弟子商讨符阵大会之事吗?你怎么不去陪着你娘?”说话的是清虚宗一个正在尝试设下八荒阵的男弟子,看上去是个货真价实的十八岁少年。

        他的手法有些生疏,用的八道符纸的质量也不是很好,符纸被激发出来的灵力参差不齐,因此脚下已经有一堆废弃的符纸。

        林玄真忍不住摇了摇头,清虚宗的弟子也太浪费了!

        如果是换成她来设阵,一次就能成功。

        见了这弟子的水平,她对符阵大会的期待,也直线下降。

        “我看到我爹和海角楼那个臭不要脸的凑在一起不知道在做什么,哪里还有心思去陪着她?我怕见到了我娘,我会忍不住说出来。”说话的少女和楚怡长得很像,林玄真猜测那是秦游风的女儿。

        “那你就告诉宗主夫人好了,这后院着火万一影响了符阵大会可不好。”男弟子漫不经心地回道。

        少女苦恼极了,叹了口气道:“唉,要真那么简单就好了。那楼主是我娘的师姐,她才不会相信我说的,而且那黄土宗的葛慕薰,她的师娘也是海角楼的。我讨厌海角楼……”

        那男弟子的灵力裹着符纸飞出,却被少女的话吓得一个激灵,八张符纸落在地上,软绵绵的,成了八张废纸。

        “嘘——这话可不能乱说!五大宗门里多得是海角楼的弟子,而且许多长老都将资质不好的女弟子送去了海角楼。你这样说会得罪一大帮人。”

        “好嘛,我不说了。我就只跟小师兄你抱怨两句,你可别告诉我娘。”

        两人又一问一答地说了好些话,主要围绕着“发现老爹出轨,身为女儿,该如何处理”,这种听上去就十分复杂的人伦道德问题。

        林玄真心里一动,那虞清清或许不需要她亲自动手对付,借着秦游风名正言顺的道侣,让他们海角楼的内斗去,岂不美哉?

        拿定了主意,林玄真便打算悄悄地弄个留影石,把那些可能的辣眼睛画面记录下来。青青

        到时候说不定两人的打斗和下场就足够精彩了,都不用浪费她两粒丹药。

        勤俭节约的林玄真改了主意,进入了秦游风的居所,却见院中只留清虚宗宗主秦游风,一脸落寞和不舍地盯着天空中某处看。

        难道她在路上吃了个瓜,竟然就错过了虞清清?

        ……

        虞清清是不是身上装了探测器,怎么总能完美地避开她?

        虽然虞清清不在,那问秦游风应该也差不多,他总该知道那寒月转体诀的不对劲。

        林玄真取出一个幻阵阵盘,看了眼秦游风,在上面又添加了几条阵纹,才塞入了一块灵石。

        她靠近秦游风,又开启幻阵阵盘,扔在地上,将目标笼罩在内。

        随后,她就淡定地退出了幻阵笼罩的范围,甚至拿出了一把小椅子坐下,准备吃今天的第二个瓜。

        秦游风只觉得眼前一晕,他视野中就再度出现了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虞清清从远处踩着一柄特制的飞剑,向他飞来,稳稳地落在了他面前,难得地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那双柔情似水的眼眸中,满满地只有他的倒影。

        平常她是从不对他这样笑的。

        一般这样笑,意味着虞清清对他有所求。

        想到自己又能借着帮忙的机会与虞清清亲近,秦游风就觉得自己又变成了从前修为低下的那个少年,忍不住地紧张和激动。

        “清清,你怎么回来了?”秦游风问道,又怕她误会似的,补充道,“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同意留在清虚宗,等楚怡练成那寒月转体诀?”

        “并非如此。”虞清清微微摇头,似乎有些为难要不要说。

        秦游风一见她这表情,就忍不住说道:“还有什么事吗?我能帮上你的,一定帮!就算是要我再找一个纯阴体质的女修也可以。”

        虞清清欲言又止了片刻,才很不好意思地说道:“唉,有了纯阴体质的女修还不够,我还需要一个纯阳体质的修士。”

        秦游风闻言,微微皱起了眉,有些怀疑地看向眼前几乎完美的女修。

        他虽然知道虞清清与许多大乘期修士来往密切,但他相信她和那些人只是一般朋友的交情。

        除了于懂得了她的芳心,接下来最能帮到她的,就是自己。

        如今于懂已死,怎么着都要轮到自己才对!

        可恨自己身上还有与虞清清师妹的同行契,得想个办法解决了才行。

        可当下虞清清竟然想要找纯阳体质的修士,秦游风不由想歪了。

        “你要纯阳体质的修士做什么?难道你……”

        “秦宗主竟然这样看我!”虞清清含嗔带怒,眼中浮起水光,似乎被误会伤到了心。
    相府千金治病记(1V2 )全本免费完结小说免费全本已完结小说小说排行榜前十云翻雨覆小说全集免费听书全部免费小说大全排行榜叶教授的小黏糖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言情都市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