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普普通通大师姐 > 正文 二百五十五、对经营一知半解
        几人在飞星山脚下的安元镇上落脚。

        安元镇坐落于安元河畔。

        而安元河源起于飞星山,途经落月谷横贯元洲流入北沉海。

        这里居住的大多都是修真者,也有少量无法修炼的凡人。

        但即使是凡人,也与一剑宗的修士有着或深或浅的关系。

        谁也不能确定,因不屑而轻视的那个人或修士,背后有怎样的后台。

        因此大多数修士还是保持着基本的礼貌,只态度较为疏离罢了。

        与修真界其他大小修真城镇一样,天雷门也在此设了一个不大的雷云堂。

        一剑宗旗下产业,主要出售各个档次的一次性剑符和各式灵剑,以及与灵剑相关的周边产品。

        雷云堂因为同时兼顾了丹符器阵,在一剑宗这地盘上的生意,反而还挺不错。

        此时的安元镇人流如织。

        任绮已经与安元镇上轮值的雷云堂掌柜弟子表明身份。

        由着任绮和安元镇雷云堂掌柜寒暄与交涉,林无崖和谢九江则各自去安元镇上探听这一次论剑会的消息。

        林玄真等在任绮身边,目光却落在雷云堂外来来往往的行人身上。

        她有些惊讶地发现,安元镇上,每个修士腰间都佩了一把灵剑。

        即使是不用灵剑的妖修和魁伟英朗的体修,也不例外。

        林玄真以往离开五雷峰,不是去秘境捡宝贝,就是去各地采集灵草矿石,很少去人口密集的城镇。

        只因那时,她还无法很好地控制自己的祥瑞体质。

        她顾虑颇多,尤其担心自己混在人群中看热闹,被人无意中踩上一脚……

        因为这种小事,直接叫人被雷劈,就有点过分了吧?

        但如今,她已经能够控制一定程度以内的恶意不触发自己的祥瑞体质。

        这才有心思好好观察这个修真界。

        林玄真指了指一个修为不高还无法完全化形的妖修,随口问道:“任师妹,为何这里人人佩剑?”

        他两只毛茸茸的耳朵都没藏好,却佩了把比自己下半身还长的灵剑。

        走上一步,剑柄就戳一下腰,格外有趣。

        那把灵剑的剑鞘上,还有花里胡哨的玄洲文写的“一”字。

        此时任绮与掌柜说完了话,听见大师姐发问,也有些惊讶。

        大师姐三千岁了,对夏神部洲之外的风土人情,了解得还不如不足百岁的她?

        是了。

        一定是大师姐为了坐镇天雷门,守护天雷门弟子,才会极少出门。

        百闻不如一见。

        更不用说是像这样,以一个普通弟子的身份,去实地接触普通的修真者,甚至凡人。

        大师姐的起点很高,是修真界飞升第一人、天雷门开山祖师雷繁的关门弟子,也是天雷七星掌心上的小师妹。

        但她肩上的责任也很重。

        八位掌门相继飞升,被留下的大师姐,只能“在其位谋其政,任其职尽其责”。

        她时常闭关修炼,凭借高深莫测的修为一心守护天雷门,又迟迟不肯飞升。

        在任绮眼里,这样的行为难以理解和体会。

        任绮是正经八百地从凡间修真小家族中成长起来,后又经历碎丹重修,才得以拜入天雷门的。

        因此她也更明白,在这修真界,保持一份赤子之心,多么难能可贵。

        任绮心思百转,却不耽误解答大师姐的疑问:“这是一剑宗定下的规矩。凡是修士,无论是人是妖,入了安元镇必须佩剑。”

        林玄真点了点头,心想,还真有点像旅游区的纪念品。

        天雷门山门下也有个雷云镇,怎么就没有这种促进交流和贸易的大型赶集呢?

        天雷门也可以弄个名头出来的嘛!

        别的不说,就灵食一道,天雷门在这修真界都是独一份的。

        每个人都来尝尝雷云镇的特产,再把价格提一提,似乎很好赚的样子。

        林玄真忍不住问道:“我看神木宗有炼丹大会,清虚宗和黄土宗有联合举办的符阵大会,听说炎极宗也有炼器大会。雨花阁、自在门好像也有各自主办的活动。我们天雷门就没有什么类似的大会?”

        她自知没有经营宗门的天赋,因此不确定是宗门历代掌门不愿意还是不能。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林师姐有所不知。想要举办这种大型活动,前期需要投入许多,而天雷门也是近些年才刚刚开始有些盈余。”

        三年前的八大宗门联合大比,天雷门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不过这些事,没必要说出来让大师姐也跟着苦恼。

        “林师姐放心,张掌门和我师父,还有各堂堂主,都有意向设立类似的活动,只是还在商讨中。”

        林玄真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道:“原来如此。我对经营一道一知半解,叫任师妹见笑了。”

        还好还好,天雷门的掌门不是她,不然天雷门恐怕早就倒了。

        任绮美目盈盈,秀眉微蹙,不认同道:“林师姐快别这么说,心系宗门有什么好笑?”

        按照修真界许多大能的想法,高阶修士与低阶修士和凡人之间,早有云泥之别。

        冷心冷眼,又不妨碍他们飞升成仙。

        大师姐这样修为境界已臻化境,却仍然对万物有情,属实难得。

        任绮又说了几句天雷门最近的一些计划,心里却记下了。

        回了天雷门后,要提醒一下掌门,多多跟大师姐报喜才对,免得她时时刻刻为天雷门忧心。

        林玄真一边和任绮说着话,一边跟着她出了雷云堂,准备去安元镇上的拍卖行看看。

        安元镇的拍卖行主要有两个,一个是雨花阁所设,另一个则是散修盟设下的。

        两个拍卖行的最大差别,大概就是雨花阁的拍卖品来路干净,而散修盟的拍卖品,不提供来路说明。

        这就导致,雨花阁的拍卖品多数是一手货源,参与竞价的也多是公开露脸的。

        而散修盟的拍品,则极有可能是杀人夺宝后的黑货,竞价者也都蒙着隔绝神识的布巾,甚至恨不得把自己全身包裹起来。

        雨花阁的拍卖品早已制成玉简,只需花上十个下品灵石就能得到详细的说明。

        买了一枚拍卖品说明的玉简,两人就准备去散修盟旗下的聚宝楼。

        刚走到聚宝楼门口,就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迎上前来,惊喜道:“林师姐!”

        
    红烧肉POPO好看小说sum小说网站排行榜2020免费小说app免费小说阅读app图书馆,宝贝,小点声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闺中媚(重生)小说排行榜完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