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普普通通大师姐 > 正文 四百四十六、不要乱点鸳鸯谱
        林玄真这一回一身白衣,遮挡了面容,带着安思梅和弋努上了飞渡舟。

        她还顺道去天雷峰替张方带了一批物资,才向山门北边几百里的中州府城飞去。

        天雷门山下的雷云镇原本就在中州地界,不过片刻功夫,飞渡舟便降落在中州城外。

        中州便是泽国的领土。

        纪氏家主原本在泽国朝中居高位,后来机缘巧合之下,从家中翻出修真传承,又受常思意指点,才脱离官场转而修道。

        纪氏无法修行的人,依然在朝中任职。

        总而言之,纪氏在修真者和凡人国度都很吃得开。

        泽国百姓向道者甚多,但王朝有规定,凡入道者不得入朝。

        中州城中多为修士,泽国王城并不在此。

        常思意接到安思梅的消息,早早地带了楚怡在城门口等候。

        他俩身后还寸步不离地跟着四十岁模样的纪氏家主纪廉。

        常思意和楚怡上前一步,面露喜色,“小师叔!”“小师叔祖!”

        纪廉第一次见到这传说中的玄真大师姐,勉强维持自己炼虚期家主的稳重,上前见礼。

        “在下中州纪氏家主纪廉,久闻玄真大师姐盛名。幼弟犬子,俱受天雷门栽培;纪氏托庇于常堂主,纪某……”

        林玄真对外一直是不喜交际的样子,因此直接跟纪廉点了点头,打断道:“纪廉,不必多礼。”

        纪廉还有几千字的感言没说完,被冷淡打断后立即反应过来。

        看来大师姐喜欢直来直往的相处方式。

        纪廉话锋一转,笑眯眯地夸奖道:“天雷门五雷峰弟子楚怡娴静文雅,真是世间不可多得的好女子。纪某犬子纪博伦,年五百,如今元婴后期修为,不曾婚配……”

        楚怡一听纪博伦的名字,就知道纪廉这个老头想说什么了。

        不是她不尊重这个老前辈,实在是……

        天天逮着机会就跟她推销自家儿子,还是天雷门的元婴期师兄纪博伦,真是叫她这样表里不一的宅斗小能手都险些破了功。

        但凡开了一窍,哪个不知道纪博伦心有所属?

        楚怡连忙出声打断道:“纪前辈过奖了,都是师父和小师叔祖教导有方。晚辈弱质芊芊,不堪为配,纪前辈还是问过纪师兄的想法再做决定吧!”

        安思梅这会儿才找到时机,拱了拱手,招呼道:“在下玄雷峰纪峰主亲传弟子,常堂主记名弟子安思梅,见过纪前辈。”

        弋努也有样学样地打了招呼:“在下五雷峰预备弟子,弋努,见过纪前辈。”

        纪廉听到安思梅的自我介绍,有些愣神。

        他只听自家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提起过,心仪的师妹是常堂主弟子。

        五雷峰上也就玄真大师姐、常思意常堂主、还有常堂主的女弟子这么三个人。

        大师姐……招惹不起;常堂主……他儿子纪博伦大概没有这方面的兴趣。

        纪氏想要与五雷峰更紧密一些,不就只剩下这一条道了吗?

        恰好不争气的儿子前几年受了刺激似的,透露说已经有心仪的师妹,那师妹已拜入常堂主座下。

        纪廉就想帮他一把,也帮纪氏一把。

        这会儿,怎么常堂主的弟子又冒出来一个?

        但他只僵硬了一瞬,立即换上一副笑容,说道:“没想到常老哥竟然还收了一记名弟子,也不见你提起。”

        常思意在旁抱臂围观,此时便嗤笑一声,道:“你也没问啊!自我来了中州,也只见你纪府上下围着我徒儿转,打得什么主意,谁不知道似的!”

        纪廉这个老头,一听他说楚怡真是他的徒弟,那想法都要写在脸上了。

        不过常思意自己也有意考验楚怡,看她如何应付这种事,因此一直不曾说破。

        纪廉入道之时已经年近六旬,纪博伦还是他入道修炼之后的老来子,因此多有偏爱。

        此刻他老脸微红,完全抛开纪氏家主的面子,对常思意说道:“常老哥不知道这男欢女爱的滋味,也不必要求徒弟也跟着清修啊!”

        之前常思意的修为一直略高于纪廉,加上两人相识已久,此次见面,也不见纪廉有什么变化。

        此时常思意便也不怎么客气地唾道:“呸,我小师叔还在这呢,纪老头你胡咧咧什么?!”

        “我说的可是正经事。男欢女爱,人之常情,常老哥又何必躲闪避讳?欸,常老哥,你我千余年交情,亲上加亲也未尝不可啊!”

        常思意更是恼怒道:“滚,谁要和你这老头亲上加亲?”

        “啊,原来纪前辈是纪师兄的父亲!”安思梅此刻也恍然大悟,“难怪纪师兄最近愁眉苦脸的,开玩笑也没个分寸,原来真是纪前辈要为他寻个道侣啊!”

        安思梅看了看楚怡,认同似的点头道:“楚怡和纪师兄确实还挺般配……”

        ……

        “安师姐,不要胡说,我会被纪师兄下战书的。”

        楚怡揉了揉额角,为安师姐这完全没开窍,不,是根本就没窍如实心铁棍般表现,替纪师兄在心中哀叹一声。

        她清楚小师叔祖不耐交际,便主动提出要带林玄真去中州城的天雷门别院休息。

        “师父,纪前辈,我先带小师叔祖去别院休整。”

        林玄真看够了好戏,面上无波无澜,点了点头。

        纪廉试图做最后的努力:“楚怡,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我儿子吗?我儿子长得跟我很像,你该见过的,长相儒雅,行事稳重,真的还可以……”

        楚怡叹了口气,回身盈盈一拜,柔声道:“纪前辈,楚怡无心男女之事,只愿侍奉小师叔祖和天雷门,您不必再说。”

        常思意在旁凉凉道:“看到了没有,纪老头,我徒弟不愿意!你连纪博伦到底心仪哪个都没搞清楚,就别替他张罗了。”

        林玄真见闹剧至此,也终于开口道:“行了纪廉,别乱点鸳鸯谱。此事讲究个你情我愿。”

        “大师姐说的是。”纪廉立时改了态度。

        和常思意,纪廉还能玩笑几句,但对上大师姐,他可不敢有任何可能激怒她的行为。

        林玄真示意楚怡带路,又叫弋努和安思梅跟上,这才离开了城门口。

        
    医带渐宽忘忧小说网哪个软件看书全本免费免费小说全文阅读番茄小说全本免费小说阅读器app结婚以后1v1小说是什么久旱逢你by酱子贝七上九下(全)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