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普普通通大师姐 > 正文 一百二十九、这辈子也太亏了
        林玄真需要的是相当于大乘期修为的强大异兽,再不济,也得是能够让炼虚期修士头大的高阶异兽。

        灵气充沛之地,多是修士聚居之处。

        也正是那些领头王兽盯着的,发起异兽潮的攻击目标。

        像蓬莱岛这样,灵气不充沛,异兽数量在可控范围内,若是再没了青龙墓穴,那就一点隐患都没有了。

        这修真界,对综合实力排行之事最为擅长且精准的,莫过于方寸城。

        说不准,方寸城的那对兄妹已经整理了,已复苏上古异兽排行榜之类的榜单。

        而方丈岛岛主原知著,恰好还欠着林玄真一个人情。

        若不是她出手,方知萌的神魂可能早已消散,哪里还有转世投胎的可能?

        等到和白骄、舒珉两个“商量”完转移青龙墓的事后,还是先去一趟方丈岛拜访一下原知著和方知萌兄妹。

        方知萌是楚怡在卜筮一道的启蒙师,楚怡也该一同前去拜访一番。

        弋努见师父她默然不语,略加思索,便提议道:“师父是要找蛟妖王?不如弟子传音令其折返蓬莱?”

        此时听弋努所言,安思梅也征询道:“大师姐,那我也传音给舒岛主,叫他返回蓬莱岛吧!”

        她与其他几人刚到蓬莱岛时,莫名受到了人族首领舒珉的热切关怀。

        后来安思梅才听舒珉说起,他是南舒景的舅父,南舒景曾经提起过她。

        虽然不知道南舒景是怎么说的,但看舒岛主的态度,想来不是什么坏话。

        安思梅清楚,大师姐与舒珉没什么交情,不会无缘无故问起此人。

        蓬莱岛由人族首领舒珉与妖王白骄共治,想必是大师姐需要找两位商议些什么。

        林玄真回过神,点头同意两人的提议。

        不用她解释太多,弋努就能心领神会地想到下一步,安思梅眼前没有灵食的时候,反应也十分迅速。

        林玄真不由在心中感叹,不愧是她努力发展壮大的天雷门培养出的弟子,真不错!

        不待弋努和安思梅各自取出传音符,在林玄真点头的下一瞬,楚怡就发出了两道传音符。

        两道传音符化作一道微不可察的光,一道掠往蓬莱岛北边,一道则向着东边的绝灵海域飞去。

        楚怡收回手,对小师叔祖笑了笑。

        早在弋努开口询问之时,她就做好了准备。

        随后楚怡又从储物戒中掏出一份玉简,那上面是她这三百年来累积下来的于符阵一道上的经验和疑问,另外还有一些改进阵法的灵感和难点。

        “小师叔祖,两位前辈过来还要一点时间。我有些阵法上的疑惑,想跟您请教。”

        弋努和安思梅神情微妙地看了看楚怡,又相互对视了一眼。

        两人的想法通过眼神达成了一致:这大好的亲近机会,竟然被楚怡不声不响地捷足先登了!

        林玄真没注意几个晚辈的暗中较劲,直接接过楚怡手中的玉简一看,神情难掩惊讶。

        从这枚玉简中的内容就可以看出,楚怡于阵法一道的水平,和她两百多岁时的阵法造诣相当。

        林玄真仔细看了一眼楚怡和她丹田中开始凝聚元神的法身,心里不由生出些羡慕之情。

        才三百三十岁的化神期阵法大师啊!

        再想想自己,她三百岁的时候在做什么?

        记得筑基期人族修士的寿元,也差不多是三百岁。

        临近寿元极限,她也愈发着急,却始终无法成功结丹。

        之前林玄真还想着要结丹成婴、化神炼虚、证道长生,但真正到了三百岁,她想的却是,自己转生后没出过几次五雷峰就要寿尽而亡……

        若真是这样,这辈子也太亏了!

        犹记得那时四师兄天权和五师兄玉衡已相继飞升,六师兄开阳担心她寿元将尽,不顾阻拦一心想要施展禁术来延长她的寿命。

        当然,那禁术施展了一半,就被林玄真打断了。

        后来的事,不出所料,六师兄也飞升了。

        ……

        眼下只要她好好修炼,还是能再度与师兄们重逢的。

        等到重逢后,她一定要严肃地说清楚,她才不需要什么见鬼的“预备道侣”,也不需要他们的过度保护!

        林玄真收回思绪,再看亭亭玉立的楚怡。

        身姿柔弱的少女着一身淡蓝色水属性法衣,不骄不躁,神情比之以往更添几分淡然。

        现在的楚怡,才是“天雷双姝”该有的模样啊!

        楚怡韧似蒲草,而任绮稳如磐石,正应了那一句:“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这比喻好像对上了,又没完全对上……

        摇了摇头,她确信自己是受了天魔玄真的影响,才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林玄真又抬眼看向弋努和安思梅,对弋努招了招手,笑道:“阿努也过来听。还有安思梅,你等一会儿和虾湫去迎一下白骄和舒珉。”

        “是,大师姐!”

        “姐姐放心,虾一定把白骄带过来!”

        叫了同样涉猎过阵法的弋努过来旁听,又安排了于此道没有什么兴趣的安思梅和虾湫各自离开青龙墓穴,前去迎接人族和妖族的两位岛主后,眼角余光看到了一旁许久未出声的御兽宗弟子荆颂。

        见那肤色微黑的少年眼巴巴地望向自己,林玄真不由顿了顿,荆颂不言不语的,差点把他忽略了。

        林玄真四下看了看,青龙墓底下埋着不少异兽蛋。

        蓬莱岛自古就是灵气充沛之地,上古时期不少异兽都在这里繁衍生息。

        从异兽蛋挖出后留下的大大小小的坑,就可以知道这里的上古异兽种类有多么丰富。

        大如黄牛,小如黄豆,更有凹凸不平的花纹和黯淡了的色泽。

        皆因神魔大战接近尾声之时,万族生灵之首联手封印玄真,导致地裂山崩,存真界发生剧变。

        这些异兽蛋没能孵化迎来第一缕阳光,便被沙石泥土裹挟,埋入了地下。

        林玄真强大的神识扫过地下百丈,将无数尚未挖掘出来的被包裹在遗石中的异兽蛋扫了一遍。

        最终她在青龙墓中心,原本安放青龙遗骨处向下十丈的地方,发现一个蜜瓜大小的蛋竟泄露出一丝微弱的生机。

        “荆小友,”林玄真指了指那个蛋所在的方位,“你从青龙墓中心向下挖十丈,把那里的上古异兽蛋完好地取出来。”

        五雷峰上最初的灵鸡仔灵幼兔,正是阮玉华所赠,还是她亲自培育改良的品种。

        后来阮玉华知道她身份后,就坚决不肯收取报酬。

        那一副生怕得罪了她的样子,林玄真到现在还有印象。

        她便打算趁此机会,把迟到的报酬还给阮玉华的徒弟。

        那枚异兽蛋里面是一只在《上古异兽录》中也响当当的异兽,名为百幻蝶。

        等到成年之后,把百幻蝶的翅膀和腿去掉,可以得到八十斤肉。

        炙烤之后,是上古时期难得的美味。

        阮玉华送她鸡仔幼兔,能吃好吃且吃法多样;她回馈御兽宗百幻蝶卵,珍稀又能吃。

        这就扯平了。

        至于繁育百幻蝶,那就是御兽宗自己的事了。

        “是,玄真大师姐请放心。”荆颂不明就里,但还是依言照做。

        收到天雷门弋努的邀请前来蓬莱岛之前,他师父御兽宗宗主阮玉华就千叮咛万嘱咐,叫他尽可能与玄真大师姐的徒弟弋努,搞好关系。

        有了和未来五雷峰峰主的良好关系,将来御兽宗宗主之争,他荆颂可以多几分胜算。

        如今玄真大师姐本尊提出的要求,那更不用说,冒死也要做到。

        只是现在的荆颂,还不知道有多么大的惊喜在等待自己。

        林玄真打发了荆颂,就开始跟楚怡和弋努探讨那些灵感该如何在阵法中得以实现。

        看学生在短时间内就把自己所教授的知识融会贯通化为己用,林玄真体会到了极大的成就感。

        林玄真欣慰地看着楚怡在阵图上修修改改,传音问弋努道:“阿努,你现在能否胜任五雷峰峰主之位了?”

        若是弋努答是,林玄真就准备给弋努多准备些法宝丹药,充实五雷峰库房,为将来开放五雷峰后弟子暴增,做好万全准备;

        若她答否,林玄真就准备扩大给弋努授课的大能范围了。

        其他七大宗门当前的话事人,在管理宗门方面也是不差的,甚至可能在人际交往上,与张方相较更胜一筹。

        对弋努这个唯一的亲传弟子,林玄真虽然从未亲自尽到传道受业解惑的责任,但她对弋努寄予厚望。

        这才总想着给她安排最强的老师,让她成为能够担得起五雷峰的强大修士。

        只有这样,等她将来飞升或是无法留在修真界,天雷门的传承还能继续下去,而她也能够放心。

        林玄真没有注意到,平常跟弋努说话,她总是几句话带到弋努目前需要的法宝、灵器之类的事上。

        这在弋努看来,就是师父又开始跟自己客气了。

        弋努抿了抿唇,反问道:“师父希望五雷峰成为天雷门五大主峰中最强,还是向其他四大主峰看齐?”

        天雷门已经是顶级宗门之首,若是五雷峰要成为五大主峰之首,那她在实力方面,确实还有些不足。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她三百年来不曾懈怠片刻,丹符器阵剑五道共修,因此修为只到元婴后期。

        虽说修真界修士修至元婴期,大多也有五六百岁了。

        如她这般三百岁的,已经极少,何况她把心思分成了五份。

        这修真界除了师父,勉强也只有雨花阁阁主楚惜时比她强一点。

        但这些还不够,师父在丹符器阵剑都是最强的,她这个当徒弟的,还差得远呢!

        林玄真怔愣片刻,这什么跟什么?

        她从来没有称霸的意思啊!

        仿佛觉察到她的想法,弋努心里叹气,师父果然还是这种嫌麻烦的性子。

        “弟子能够胜任五雷峰峰主,师父您若是打算继续闭关,尽可放心。”

        林玄真确实是这样打算的。

        等到四个储物戒都集齐了,交给四位将要飞升的大乘期圆满修士,送去上界验证一下“资源的转移”。

        林玄真笑了笑,道:“既然阿努你自己这么说了,那我可真的放心了!”

        弋努有些别扭地说道:“早该如此。”

        师父这是认可她了吧?

        ……

        又过去片刻功夫,楚怡修改完阵图,满意地来回看了看,又交给小师叔祖过目。

        林玄真扫了一眼,没发现大问题,只提点几句。

        一旁的荆颂还在挖掘那坚硬的地面,继续往林玄真指定的方位挖掘。

        “大师姐,我把舒珉带回来了!”安思梅一边说一边带着人走进了青龙墓穴。

        见到林玄真,那青年男子脚步一顿,想了好半天才想起两人之前似乎是曾经见过的。

        没想到,当初在青龙墓中,那个看上去金丹都没有却极其擅长阵法,甚至不受青龙骸骨四周迷情幻阵影响的小姑娘,竟然就是修真界闻名的最强修士——玄真大师姐。

        容貌虽然没有大变样,大师姐身上的气息却有了细微的变化,极难察觉却又确切存在。

        舒珉按下心头诸般想法,朗笑着招呼道:“大师姐安好,我是蓬莱岛人族首领,舒珉。”

        林玄真刚点头招呼了一句,另一边,虾湫举着个大钳子,紧紧夹着一条蛇回来了。

        那条白色银鳞长虫,“啪”地被虾湫扔在了地上。

        一阵白烟过后,白骄才恢复了俊美男子的样貌。

        他一边揉着腰,一边抱怨道:“哎哟,真是,大师姐你管管这虾妖。刚才这一出手,差点把我腰给夹断了!”

        虾湫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湿漉漉地看着林玄真,说道:“姐姐,你不要听他的,刚才他想咬虾的脸!”

        ……

        林玄真一听就知道白骄这条性淫的青龙血脉,习惯性地耍流氓偷香,碰到了虾湫这块铁板。

        “好了,你们两个都别闹了!虾湫你吃海带去玩!”

        虾湫脆生生地应下,又从胸口掏出一根浮海带。

        凑到荆颂边上看着他挖蛋挖石头,虾湫津津有味地啃起了浮海带。

        林玄真示意弋努和楚怡在旁等候,才上前一步对舒珉和白骄正色道:“我想跟你们商量,把青龙墓穴整个搬走的事。”

        
    春光乍泄四个小说全文阅读笔笔文学笔趣阁你尝起来特别甜原始的冲动寡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十方武圣 滚开初春微醺1V1春野小神医第1631章:幕后之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