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我只学会对你乖 > 正文 第651章他低沉嗓音,徐徐诱之
        主持人宣布完比赛结果,安迷离身上的燥热感就彻底消失,若不是看到那凌乱的床被,她都怀疑刚才发生的只是一场梦。

        暮流辞抬起手,手掌心落在安迷离头顶上,随意揉了揉,“在想什么呢?”

        安迷离微微昂首望他,“在思考第一轮触发游戏的机制是什么?为什么就我一个人有事,整个人就像是喝了春~药似的,变得六亲不认。”

        少女黑眸多了几分百思不得其解,从进屋子那一刻,两人就没有碰过这里的食物和水,所以排除了“病从口入”。

        她在房间找线索,而暮大爷在大厅里找线索,两人搜索的区域不同。会不会是她途中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导致着魔般地要脱暮大爷的衣服。

        “你有没有闻到空气中有过其他香味?”暮流辞问。

        安迷离回想半天,她对气味没什么印象,摇摇头,“没有闻到,嗯,我鼻子对气体也比较敏感,若是有其他香气或者过臭的味道,我应该能闻得出来。”

        但若香味只是比较清淡那种,不刺鼻,那就难说了。

        暮流辞很清楚自己闻到了那种味道,不臭,就是特别香,当时他还拿纸巾来捂住鼻子。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小骗子没有闻到?

        看来触发游戏第一轮的机制很有可能跟空气中的香气有关。

        暮流辞下厨,两人简单吃了一点东西,没敢午睡,怕第二轮的游戏就跟第一轮那样,来得毫无征兆,直接打得个他们措手不及。

        中午不睡,下午崩溃,安迷离看着漫画书里的男女主,视野渐渐模糊。困意上来,她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好好睡觉,放松大脑。

        一阵香气传入鼻尖,安迷离大脑突的紧绷起来,屏气凝神,鼻子再度小心谨慎,细嗅空气里那股香味。

        “暮大爷,好像我闻到你说的那个香味了!”

        “奇怪?”暮流辞轻皱眉目,“这次我什么都没有闻到。”

        安迷离若有所思,她很快从中理清出一条线索,“看来,第一轮,只有你能闻到香气,出事的却是我一个人,现在,只有我一个人闻到这种香气,那很有可能这次·····。”

        结果不言而喻,就算这只是一种猜测,但为了防止这种意外的发生,暮流辞必须要独自一个人呆着。

        四目相对,谁都知道对方心里想的是什么。

        “小骗子,我先去大厅坐着,你一个人留在房间,我会把门锁上,没事你不要出来。”

        情动的小骗子根本就没有任何自我意识,并不知自己做了什么。

        此次换成他,男女实力悬殊,他怕失控的自己会对小骗子霸王硬上弓。

        安迷离眸里染上丝丝担忧,第二轮一定会比第一轮难度更大,“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一定要喊给我听。”

        “我不出去,就站在门边守着,若你一喊救命,我也可以第一时间听到。”

        暮流辞勾起嘴角,慢半拍回,“好~”

        少年风清云淡的神色在关上房门后,刹那间,浑然一变。他双目沉如泼墨,细细看去,瞳孔深处透出诡异暗红,戾气悠然而现。

        锁骨上的血蔷薇缓缓出现,在不甚光亮的光线下,血蔷薇如同一株鲜活的植被,正盘缠在男人的锁骨,肩膀,以及半张脸。

        气息如此神秘强大,镜子作为这个虚拟世界的主人,自然感受到了这种危险的预兆,当它现身在男人面前时,看到那朵血色妖娆的小花朵时,彻底愣住了。

        半秒过后,镜子尖叫几声,快速逃离。

        救命啊,这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谁来告诉它,这不是真的!

        浑身燥热,暮流辞只能用小刀在自己手臂上划出一道道血痕。

        他知道,只要保持清醒,他才不会伤害小骗子。

        电视机开始播放内容,跟上午一模一样的双人运动视频,只不过这次女主角穿上衣服了。

        薄纱如翼,轻扯便断,若隐若现,含羞半遮,这种欲现若隐的挑逗,更能让人产生兴奋感以及撕破一切的疯狂感。

        熟悉的娇脸浮现在脑海里,他已经想象到那一幕,小骗子穿上这件薄纱,柔软无力,仍由他宰割。

        “靠!”想得有点歪了,差点走火入魔。暮流辞闭上眸,他在想什么呢,里面的男女主不是他和小骗子。

        别想了,再想下去,真的就走火入魔了。

        “暮大爷,你怎么不来找我啊,亲爱的,我已经脱光衣服在床上等你了。”

        暮流辞坐在沙发上,才刚压抑住的烦躁,冲动又差点因为这句话再度卷土重来。

        黑眸寒凉,少年起身,直径朝向窗边,他用力拉扯,窗帘瞬间掉落。

        他砸不来这台电视,不代表自己就拿它没有任何办法。

        窗帘遮盖住了电视机,少年不想呆在这里,他打算前往浴室,静静站着,静等第二轮的结束。

        谁料,浴室也有安装传声器·······

        那些烦人的声音还在。

        面露怒色,进退不得,暮流辞干脆回到大厅,起码那里有沙发可以坐着。

        手臂的血流个不停,男人又拿起小刀,面无表情再划几刀。

        咔一声,有人房门打开。

        安迷离朝他走过来,少年来得及将手上的刀子收起来,却来不及把伤痕累累的手臂藏起来。

        安迷离一眼就看到了,她无声息地凝眸望着他,投来的视线很有强烈的压迫感。这还是少年第一次感受到了传说中的压迫感,不知所措地抿了抿嘴。

        见她只盯自己,却不说一句话,好半响,这才闷闷说道,是他理亏了:“我不是故意的······”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因为你是有意的。幸好我不放心,出来看看你,要不然我都不知道你做了这等傻事。”

        安迷离语气有些重,是真的生气,看到他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

        但心疼也是真的很心疼,好好的一条手臂,现在上面却多了好几条血痕,痕道深浅分明。

        坐在沙发上的暮流辞看出她的生气,立马抱紧她的腰,不管三七二十一,做错事了,第一件事先是承认他错了,第二件事就是撒娇。

        这是他观察家里那些傻宠物,总结出来的制胜法宝。

        “俺错了,小骗子,别生气了。”

        一个憨厚可爱的俺字一出,安迷离真的毫无招架之力。

        这个俺字看似极其不符合他人设的词语,可现在从他嘴里喊出,却没有一丝违和感。

        安迷离缓了许久,最终抬起手,放在他的头顶上,轻轻拍几下,话语轻吐而出,“大白~”

        暮流辞:“······”

        “不准喊我这个名字。”这会让他想起那头蠢虎,憨傻的很。

        安迷离不理会他,又喊了一句,声掩盖不住的笑意

        “大白!”

        他那个俺字太有大白的憨厚风格了。

        暮流辞拿她没有办法,稍微用点力,缠绕在腰间的手臂收拢,这个姿势不太好站着,安迷离又往前一小步。

        她好香啊,真好闻,暮流辞气息渐渐加重,赤红的双瞳深处带上一丝疯狂,小骗子是他的,他好想将小骗子占为己有。

        安迷离察觉到他的变化,正要挣脱他的禁锢,远离他时,一股强悍的力量将她拉倒,身子倒在沙发那一刻,暮流辞已欺压上来。

        她看到他的眼睛,里面有着令她感到陌生的狼戾之光,心突的一沉,该来的终究要来。

        “好热,小骗子,好热,我好难受!”

        他此刻还能认出她。

        “暮大爷,冷静下来,先放松自己的身子。”安迷离也算是经历过这些事的人,应付起来,也不会像第一次那样手忙脚乱。

        暮流辞尝试控制自己,但发现只要小骗子在自己身边,他那些引以为傲的意志力就全无。

        “不要,小骗子,我好热,我想摸摸你~”

        安迷离拍了拍他的小脸蛋,“暮大爷,听话,先放开我,我去给你拿矿泉水。”

        这时候,趁着人还未完全失去理智,最好的办法,就是物理降火。

        而不是人工降火,一旦人工降火了,那就意味着,他们再也回不去现实世界了。

        “不要!”男人狠狠地在她肩膀上咬了一口,他死死压住她,低哑嗓音与灼灼热气在耳侧弥散,“我不准你离开我。”

        咬合力道不少,肩膀上传来刺疼,她怀疑暮大爷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不走,我只是想给你拿点水来。”

        此时的少年野性肆意,邪气尽出,他轻轻地在她嘴角处落下一个浅浅的吻,吐出灼灼热气在耳廓荡漾。

        因为不可描述的姿势问题,可以看到他锁骨那一大片位置,血色妖娆的蔷薇攀缠着。

        “小骗子,主动吻我,好不好?”他低沉嗓音,徐徐诱之。

        看着他胸口前的血蔷薇,多久没有出现了,安迷离都差点忘记还有这茬事。

        她问过怪婆婆,血蔷薇不是毒,而是天生而来的一道封印,无人知道封印什么东西。

        只知道,他体内的血蔷薇一旦出现,代表着封印的不稳固,以及他会······变得六亲不认。

        其中也包括自己!

        
    武侠仙侠小说大全百帐欢楚昭阳顾念在冰箱上全本小说网宝宝只想1v110部值得看10遍小说小说和轻小说的区别乔家孕事(限)在车里㖭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