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宋煦 > 正文 第两百七十一章 坐镇青瓦房
        “不准告诉任何人。”

        孟皇后说道,她也分不清她现在是什么心态,又惊又喜又有担心,一时间难以定神。

        女官瞥了眼外面,见没人,低声道:“娘娘,我们现在怎么办?”

        孟皇后深吸一口气,迅速定神,蹙起眉头,轻声道:“只要几位相公稳住,其他的都没问题。”

        女官嘴角动了动,想说请出高太后,又想到孟皇后一向有主意,没有多嘴,但表情出卖了一切。

        孟皇后看了她一眼,双手摸着小腹,静静出神一会儿,忽然道:“去庆寿殿。”

        “太妃娘娘?”女官怔神,不明所以。

        朱太妃向来本分,从不掺和外面的事情,是一个近乎透明的人。

        孟皇后起身,已经准备去了。

        “娘娘,蔡相公在外面求见。”一个宫女迎着进来说道。

        孟皇后心里一惊,担心政事堂汇出事,不动声色的道:“本宫亲自去请。”

        孟皇后说着,径直走出了偏殿,来到仁明殿的大门外。

        蔡卞见着孟皇后亲自过来了,连忙行礼,道:“微臣见过娘娘。”

        孟皇后神色如常,却不自觉的有股威严出现,道:“蔡相公,政事堂诸位相公怎么说?”

        蔡卞神情不变,一时间却没办法开口。

        能怎么说?说章惇动用禁卫,软禁了宰相?

        孟皇后见着,俏脸微沉,道:“来人,去请陈大官,随本宫一同去青瓦房。”

        蔡卞眼神骤凝,道:“不可!”

        其实,孟皇后已经知道青瓦房的事,淡淡道:“蔡相公,你是要教本宫做事吗?”

        蔡卞犹疑,心里思索再三,还是抬手,道:“恕微臣大胆,娘娘只要回答微臣一个问题,微臣便不再阻拦。”

        “说。”孟皇后道。

        蔡卞觉得孟皇后的态度与中午在福宁殿完全不同,心里担忧她做出了某种决定,直接道:“娘娘,是否会请出太皇太后?”

        孟皇后看着蔡卞,眉头皱了皱,没有立刻回答。

        这个问题,对她来说也十分困难。

        如果,万一,官家醒不过来,她怎么办?

        她这个皇后还不足二十岁,没有任何威仪,更没人支持,压不住朝局,现在她怀着孕,后面怎么办?

        遍观大宋,能稳住局势的,唯有高太后!

        赵煦真的有万一,哪怕章惇以及‘新党’再不愿意,请出高太后,再次垂帘听政或许是唯一的办法!

        蔡卞盯着孟皇后,见她久久不言,心里不禁阵阵发冷。

        外廷的‘新旧’两党的争斗焦点,其实就在这里!

        高太后一旦卷土重来,对现在的朝局而言,是一场难以估算的灾难。

        许久之后,孟皇后抿了抿嘴,道:“太皇太后已经撤帘还政,并且之前多与官家说过,官家已成年,理当亲政。她希望静养天年,不在为政事劳神。”

        女官听着一怔,想着孟皇后刚刚查出有孕,心里有了些奇怪的想法。

        蔡卞却是大松一口气,紧追着道:“当真?”

        孟皇后威严端正,声音平静坚定,道:“本宫不会请出太皇太后,也请不出。”

        蔡卞忐忑的内心陡然平静,也隐约听懂了什么,思索着道:“娘娘,青瓦房有些紧张,但娘娘是中宫皇后,微臣等还是敬重的。”

        孟皇后会意,道:“走吧。”

        蔡卞不再多说,领着孟皇后前往青瓦房。

        孟皇后来到青瓦房,这才明白蔡卞说的‘紧张’,看着杀气凛凛围着青瓦房的禁卫,她面无表情,径直走了进去。

        陈皮一直恭恭敬敬,一个字没有的跟在一旁。

        对于孟皇后的亲自过来,苏颂,章惇等人都很意外,还是起身行礼道:“臣等见过皇后娘娘。”

        孟皇后看着这几位相公,神情不动,心里仔细想了又想,面带威仪,语气含有斥责,道:“诸位是当朝相公,官家只是偶然有恙,你们就这般没了规矩吗?”

        苏颂面色如常,作为宰相,抬起手,请罪道:“臣等糊涂,请娘娘息怒。”

        这些不过是没用的场面话,没谁会将孟皇后这个不轻不重的斥责放在心上。

        蔡卞见着,从孟皇后身后出来,与苏颂,章惇等人面带微笑的说道:“娘娘很是忧心官家,希望政事堂能一切如旧,宫里也一切如常。”

        苏颂听出了味道,盯着孟皇后打量片刻,抬手说道:“娘娘深明大义,臣等敬佩。”

        章惇对高太后以及‘旧党’深恶痛绝,孟皇后是高太后所立,自然划归一系。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孟皇后与苏颂,肃立着不语。

        孟皇后知道章惇不喜欢她,并且她的一句话也打消不了章惇等人疑虑,稍稍思索,道:“这是本宫的份内事。正好本宫闲来无事,就在这青瓦房坐一坐,等官家醒了,一起去探视。”

        苏颂章惇等人齐齐一怔,面露异色,苏颂与章惇甚至还对视了一眼。

        孟皇后显然不会‘闲来无事’,这是在向他们表明态度?还是要监视他们?或者兼而有之?

        孟皇后说着,在女官的陪同下,在正堂的椅子上端正的坐下。

        女官小心翼翼的陪同着,递过一本书。

        孟皇后翻开折叠的一页,见苏颂,章惇等人还在看着她,脸色从容又没有半点微笑,道:“诸位相公该忙什么忙什么吧。”

        苏颂,章惇等人没法拒绝,看着孟皇后行为,心里各有想法。

        苏颂欣赏孟皇后的知大局,识大体,在这种时候,没有请出高太后。并且,她这个‘坐镇青瓦房’的举动尤为重要。

        孟皇后坐在这里,青瓦房这些人顿时安心,绝对不会再起波澜。

        现在,反而有担心宫外了。

        苏颂拄着拐,缓缓走回他的座位。

        章惇站着没动,抬头看向宫外,目有厉色。

        上一次‘火烧开封府’,烧了‘新党’内部潜藏着的反对者;这件事,又会引出什么人来?

        蔡卞同样想到了,站在他身旁,瞥了眼其他人,低声道:“要不要做些什么?”

        章惇道:“不用,咱们等着瞧吧。”

        蔡卞微微摇头,谁能知道,在‘新法’复起的第一天,居然会发生这般事情。

        陈皮得到消息自然是最快的,在青瓦房还在议论的时候,开封城只是零星的传言‘官家病重,一病不起’,并未大规模散开。

        慈宁殿外的院子内。

        高太后坐在椅子上晒太阳,这是近一个月来,她最喜欢的事情了,以往都带着微笑,现在,却默然漠然,无声威严。

        “你知道多少?”高太后开口。

        她身后侧的周和心神一凉,看着高太后,小心的低声道:“小人一点都不知道。”

        高太后哼了一声,道:“你要是一点都不知道,这么多年的黄门令真的是白做了!”

        周和不语。

        今天本来是开朝第一天,应该是最为热闹的,但宫里却诡异的安静,政事堂以及青瓦房一反常态,皇后更是罕见的,亲自跑到了青瓦房,这咄咄怪事,哪里能瞒得过高太后?

        高太后抬头看向慈宁殿外,轻轻点头,似赞许的道:“皇后这个应对是最为稳妥的,我没看错人。”

        周和低着头,根本不敢看高太后。

        这半年来,高太后的心思越发难以揣度。哪怕高太后知道周和屈于皇城司的酷刑,背叛了她,依旧留在身边,只是,那清晰可见的隔阂横亘在两人之间,再不见往日信任。

        高太后说完这一句,又想了一阵,十分冷静客观的分析道:“朱太妃无能,镇不住朝堂。皇后资历尚浅,那些相公必然不买账。官家真的要是有危,我大宋也危了。”

        周和大气不敢喘,他猜不透高太后的心思,也不敢想某些可能!

        高太后看着天色,良久,道:“罢了,我也懒得管。周和,你去一趟那个青瓦房,告诉他们,我已撤帘还政,要他们用心国事,护佑朝局安稳。”

        周和一怔,抬头看向高太后,不由得深思,这个态度,是字面意思,是真的?还是某种暗示?

        
    如何发表网络小说乡村艳医肉肉小短文300字左右小说排行榜梅开二度姐妹花的小说经典完结小说推荐书荒网珠圆玉润 小说第1922章・7小时前更新新小说者免费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