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宋煦 > 正文 第两百八十九章 清算
        邵重的立场被点破了,那就是单纯的反对丈量土地,没有立场!

        不是‘旧党’也不是‘新党’,更不是‘为国为民’。

        这样的人,在官场中是最为讨人厌,注定会被孤立,踢出去的。

        尤其是在这个变法改革轰轰烈烈的时候,没有立场,是最为可恼。

        ‘新旧’两党都不会放过!

        邵重手里握着章惇写的邸报,浑身冰冷,他知道,他即将不容于朝廷,不容于天下!

        听着来之邵让他带人去高府,心里更是痛苦,挣扎。

        他那道奏本,其实就是高家人托关系让他上的,他本也想趁机邀名,如同范纯仁,吕大防一样,将来能位列相公。

        谁知道,会引来朝廷这般大的反应!

        邵重一个人站在大堂里,默然良久,还是暗暗咬牙,出门带人去了。

        他不能辞官,这一辞,就再也回不来了,他必须硬着头皮走到底!

        邵重带人走了,刑部衙门,表面上安安静静,私底下窃窃私语。

        来之邵的值房里,他轻轻摇头,现在朝局一片混沌,是人是鬼,谁也看不清,只有时过境迁,才能看清一些人一些事情。

        “确实要整顿一番……”

        来之邵想到了章惇的邸报,若有所思的自语。

        ‘变法’需要大量的人才,熙宁年间,混进去了太多牛鬼蛇神,这也是‘熙宁变法’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还是章相公有远见,有魄力……”

        来之邵想到这里,就暗自佩服章惇。殊不知,这是赵煦的意思。

        高府。

        因为祥瑞突然过世,高家一片哀默。

        来了不少族老,以及高家的重要人士,包括高太后,也派人来了。

        高府内院,高公纪与那位‘六叔’坐在一起,两人表情皆是肃凝。

        祥瑞的离世,是一个极其不好的讯号,令他们心头沉重。

        现在,皇城司虎视眈眈的盯着,是他们要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高公绘想着祥瑞临终前还嘱咐他们不可翻出土地上的事情,现在,该怎么办?

        高公绘犹豫再三,看向‘六叔’,道:“姑母的人没有说话,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不知道是祥瑞的过世,还是高太后没有表态,这位一向脾气如火的‘六叔’突然寡言少语,面对高公绘的问话,是久久不言。

        就在这时,一个管家在门外敲门,低声道:“主君,刑部的人来了,有五十多人,守在前后门。”

        高公绘脸色微变,再次沉色看向‘六叔’。

        ‘六叔’脸角铁硬,不得不开口了,双眼如火烧,说道:“看来,章惇是铁心要拿我们高家开刀了。做两手准备吧,该藏的全部藏起来,万不得已,就给章惇一些。”

        高公绘吓了一跳,急声道:“六叔,这要是交出去,朝廷那边就是什么不做,哪怕是接收也会发现很多事情,藏不了的!”

        在田亩上,强取豪夺,私吞‘脏地’,侵占永业田,甚至还有皇家庄园,一桩桩一件件,根本不能被掀开的。

        ‘六叔’脸色不好看,道:“那你说怎么办?章惇连太皇太后都敢动,我们能怎么样?你能让官家阻止章惇吗?”

        高公绘顿时不说话了。

        内里的人都清楚,官家与太皇太后的关系其实很微妙,当初太皇太后那么压制官家,所有人都清楚,真的要逼迫官家撕破那最后一层,谁都讨不了好,尤其是高家!

        “就这么办吧。”‘六叔’径直站起来,大步向外走。

        还能怎么办?章惇现在就是权臣,只手遮天,连宰执苏颂都没办法,他们能怎么应对?

        那官家又对太皇太后,高家有记恨,还能怎么做?

        高公绘看着‘六叔’含恨的背影,面上一阵难受,他们高家什么时候这般艰难、屈辱了?

        他不由得想,如果当初是赵灏继位,是不是他们高家的荣华富贵就能长久了?

        自然,现在这些只是妄想,丝毫安慰都起不到。

        高公绘左思右想,也只能先交出一部分,暂时拖住章惇,重要的,该藏还得藏,决不能泄露!

        于是乎,高家这边迅速动作起来。

        一边准备交给章惇的家产,一边又对很多家产进行‘洗白’。

        高家的动作很大,皇城司就是瞎子在外面都能听到动静。

        高府门外不远处的邵重,很快知道了,他沉着脸,没有半个字。

        他现在正在想办法,企图从那道奏本里脱身,完全没有再管高家这边的死活。

        皇城司这边按兵不动,将消息传回去,等候上面的命令。

        青瓦房。

        章惇正在与吏部尚书林希、御史中丞黄履谈话,既然要整肃官场风气,那自然要由吏部与御史台来做。

        “第一,要求所有官员,阐明他们对朝廷大政方针的看法,一定清晰明了,对于不人不鬼的,全数踢出去。”

        ‘朝廷大政方针’,其实也就是‘新法’了,‘不人不鬼’,就是那些没有立场,只有利益的人了。

        林希,黄履认真听着,没有插话。

        “第二,对于多余的官职,吏部要进一步的删减,可以先空置,不做任命,到时候了再裁撤。”

        林希点头,‘裁剪冗官’,一直是朝廷的既定计划,吏部一直在做。

        “第三,对于一些其他官职,如节度使,观察使,团练使,招讨使这些,跟枢密院,兵部打个招呼,有计划的进行的缩减。”

        林希应着。

        “第四,对于在候补的官员中,同样要有计划的削减,他们不干活吃空饷,朝廷养不起。今后不得增加,今年的科举,要大幅度削减及第人数,各地的童生,贡生更要节制……”

        大宋现在来说,真的不缺人才,冗官远远超过历朝历代,即便没有补充,十年八年都消化不完。

        “第五,御史台的巡按御史要拿出政绩来,不是下去吃吃喝喝,游山玩水的,今天与这个游园,明天与那个饮酒,事情没干,倒是风流雅事传遍天下,那些诗词歌赋,做的还真是好!这样的人,一律送回去种地……”

        “第六,要区分侧重点,重点还是开封府的试点上,再大的麻烦也不能阻碍试点的推行!”

        林希与黄履神色肃然,情知章惇是要继续加码,全力以赴的推动‘新法’在开封府的复起,齐齐抬手道:“下官领命!”

        章惇点点头,脸上严肃色稍退,就看到蔡卞走进来。

        蔡卞手里拿着一道公文,与章惇道:“皇城司的消息,高家正在清理家产,将大量田亩转移,一些家产分割,甚至开始分家了……”

        章惇双眼的厉芒跳动,冷笑一声,道:“传话给皇城司,即刻封禁高家!”

        林希,黄履神色微变,没有说话。

        蔡卞沉吟着,道:“要不要先禀报官家一声?”

        章惇道:“我昨天已经问过了。”

        蔡卞心里轻叹一声,暗自摇头。有些人,还是没有明白,时代变了啊。

        他没有在多说,也就是高家,要是齐国公府,早就直接抄了。

        章惇仿佛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而后就如常的继续与林希,黄履说话。

        章惇这边令下,蔡攸当即带人,直接将高家团团围住,任何人不准进出,却没有冲进去。

        蔡攸站在高府门前,看向邵重,淡淡道:“来尚书,都与你说了?”

        邵重面沉如水,咬着牙道:“说了。”他看不起皇城司,因此没有其他人的那样顾忌。

        “那就做事吧。”蔡攸面露不屑的说道。一个小小的员外郎,更不在他眼中。

        邵重心里极其难受,却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带着刑部的衙役,破开高家的门,冲入了高家。

        高公绘看着邵重,脸色更难看,一字一句的道:“邵兄,我真没想到,来的会是你!”

        邵重阴沉着脸,道:“高郎君,你做的太过分了。”

        所谓的‘过分’,就是太扎眼了,但凡低调一点,章惇都能忍,这么大张旗鼓的洗白,等于是打章惇的脸,章惇怎么可能忍!

        高公绘冷笑,道:“章惇又怎么样?他不过是权臣,王安石又如何?须知,章惇不过就是一时的,迟早会败亡!另外,你别忘了,我姑母是太皇太后,她老人家还活着!”

        邵重听着头皮发麻,不敢应,直接挥手,让衙役查禁高家。

        刑部的衙役,迅速抓人,查账,控制高府里的一切人与事。

        高家是极富贵之家,所谓的‘宰相门前七品官’,不知道多少人反抗,甚至还有人将一个衙役打的重伤,一副往死里打模样。

        邵重吓了一跳,眼见刑部衙役控制不住局面,直接请动了皇城司。

        皇城司二话没说,直接冲进去,毫无顾忌,甚至于直接挥动刀兵,短时间就控制了局面。

        蔡攸不是吃素的,眼见着,直接让邵重上书,弹劾高家‘纵仆欧伤官差’。

        邵重自然明白轻重,第一时间上书。

        政事堂的反应更快,直接发文斥责高家‘抗命不法’,命刑部,御史台介入,大张旗鼓的调查高家。

        朝廷动作快的出奇,舆论没起之前,就控制了局面,并且进一步引导,强势碾压,令朝野很是震惊。

        慈宁殿。

        高太后在院子里晒太阳,静静无声。

        周和立在他边上,心惊胆战,大气不敢喘。

        好一阵子,高太后拿过一缕白发放在眼前,盯着看了一阵,轻声叹道:“真的老了……”

        如果早个一两年,她决然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别说是现在的赵煦了,就是神宗,她都能压下去。

        周和低着头,身体微微哆嗦。

        章惇对高家出手,他其实不意外,去年,章惇可就在试探着,要废除高太后的封号!

        好一阵子,高太后双手抱腹,声音平淡的道:“递句话给章惇,我还没死呢。”

        周和一怔,为什么不递给官家?

        周和心里一颤,没敢问,连忙应着,小步跑出去。

        在周和出慈宁殿的时候,宣德门外,不知道来了多少人,痛哭流涕的哭喊着要见太皇太后,声音凄然,如丧考妣。

        而上书弹劾刑部尚书来之邵,参知政事章惇的奏本飞速多了起来。

        高家,地位真的太特别了!

        章惇对此根本不在意,倒是高太后的递话,让他面色严肃,久久不语。

        蔡卞渐渐琢磨出味道了,与章惇沉色道:“太皇太后没有给官家说,就是还留有余地。高家,抄就抄了,不能杀,也不能下狱。”

        章惇剑眉犀利,冷哼一声,道:“传我的话,高家涉入‘黄河掘堤案’,厉行抄没,再让蔡攸,根据轻重,再没十个勋贵!”

        蔡卞神色动了动,摇了摇头。

        章惇已经让步,不能继续再‘劝’。

        政事堂迅速发文,公开了一部分去年‘黄河决堤案’的案卷,这令朝野惊愕非常,不知道多少人瞬间噤声。

        这里面,不止涉及了高家,还有已故的燕王赵灏,很多人猜到了一些内情,不敢再涉入。

        但依旧有很多人,不肯罢休,不断的上书弹劾,言辞极其激烈,一副要将章惇大卸八块泄恨的模样。

        这些,自然奈何不了章惇。

        章惇亲自主持,刑部对涉案的十个勋贵,进行了全面的清查,尤其是财产情况,进行梳理,涉及开封府的土地就高达三千顷,也就是三十亩!

        在‘开封府试点’进行的时候,朝廷的这种行为,自然激起了强烈反弹,各种反对声此起彼伏,如惊涛拍岸一般。

        邵重不但没有被贬官,居然官升一级,成了刑部郎中,主理这些案件,清查,抓了不知道多少人。

        外面闹的这么大,宫里再想安静都难了。

        孟皇后没有说话,倒是朱太妃罕见的开了口。

        傍晚,庆寿殿。

        朱太妃给赵煦盛汤,蹙着眉,道:“不管外面怎么说,我也不管朝廷里多少事情,官家,你要记住,太皇太后是你祖母,是先帝之母,是你祖父的皇后。若是你今天废了太皇太后的尊号,不止是当世,后世的史书也不会放过的……”

        赵煦接过碗,点头道:“小娘放心,我知道轻重。章相公等人同样清楚,不会乱来的。”

        朱太妃看着赵煦,道:“去年我就听到了那些传闻,你可别糊弄我。”

        赵煦道:“我怎么敢糊弄小娘,这样吧,我待会儿去慈宁殿,给祖母认个错,请祖母消消气。”

        朱太妃这才放下心,又轻声道:“我不是想管你的政事,这事有关你的圣名,这是千古之事,可不能给外面那些人骗了。”

        赵煦一笑,道:“我知道小娘关心我,也就小娘才会替我考虑这么多,外人根本不管的。”

        朱太妃见赵煦没有生气,也高兴了,道:“快吃,不够我再去煮。”

        赵煦笑着吃起来,心里却在转念,待会儿去慈宁殿,得说服高太后下个懿旨,痛斥高家,堵住外面那些人的嘴。

        在庆寿殿吃完饭,赵煦陪着朱太妃说了一会儿的话,便转身来到慈宁殿。

        慈宁殿里,赵煦没见到高太后,理由是‘睡下了’,但赵煦要的高太后斥责高家的懿旨,还是拿到了。

        青瓦房。

        青瓦房是通宵达旦,没有停歇的时候。

        蔡卞正在翻阅开封府送上来的近阶段‘新法’的总结,同时说道:“明天官家要出宫,我也要去中牟县,这里,你一个人照顾得过来吗?”

        章惇头不抬,道:“没事。”

        蔡卞还是有些担心,道:“我待会儿去一趟高家吧,免得他们狗急跳墙。高家这样的门户,真要破罐子破摔,还不知道折腾出什么事情来……”

        高家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一心拉人下水,那开封城不知道多少人要被牵累,那时为难的就是章惇了。

        脚步声突然响起,一个黄门走进来,一脸恭谨的递过一道诏书给章惇,道:“章相公,官家让小人送来的。”

        章惇一怔,连忙接过来,打开看去——就是高太后那道懿旨!

        章惇默默一阵,道:“你不用去高家了。”

        蔡卞走过来一看,笑着说道:“还是官家考虑周全,有了这道懿旨,咱们就算站稳了。”

        章惇双眸灼灼,心底似有怒气涌动。

        蔡卞情知章惇心中的怨愤,不说话的拿过这道懿旨。

        章惇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埋头做事。

        
    七猫小说的草坪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看书网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待办事项(1v1)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