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宋煦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是时候了?
        在嵬名阿埋疯狂进攻平夏城的时候,梁太后终于到了。

        这是傍晚。

        嵬名阿埋与妹勒都逋跪在梁太后身前,大气不敢喘。

        梁太后恶狠狠的盯着两人,双眼里都是怒芒,一张风韵犹存的脸都是冷厉刻薄之色。

        她身后还站着小皇帝李乾顺以及众多党项贵族大臣,李乾顺面无表情,仿佛对这件事无知无觉。倒是一些党项贵族怒不可遏,但嵬名阿埋与妹勒都逋素有军功,在党项贵族中极有地位。

        因此,包括梁太后,都极其克制。

        “我问你,还要多久?”梁太后的愤怒之音在回荡。

        妹勒都逋是负责进攻宋朝的援军,因此余光看向嵬名阿埋。

        嵬名阿埋暗暗咬牙,这些天下来,他的十万大军折损了近四万人,再强攻下去,怕是要死伤更多。

        但平夏城是他进军的最大阻碍,当即沉声道:“三天,三天内,臣一定能攻破平夏城!”

        梁太后冷哼一声,道:“我就给你三天时间!你,给我继续进攻,不能停下来!”

        最后一句话,是冲着妹勒都逋的。

        妹勒都逋拧眉,宋人坚守平夏城,各路援军都到了,却不露面,明摆着是在设伏,他要是贸然挺入,很可能落入宋人的陷阱。

        但他们多天毫无建树,梁太后怕是不能再忍,心里有想法,却不敢说,硬着头皮道:“是。”

        梁太后这才松口气,瞥了眼李乾顺,淡淡道:“皇儿,你觉得呢?”

        李乾顺低眉顺眼,道:“一切听凭母后吩咐。”

        梁太后在他脸上梭巡了一会儿,道:“嵬名阿山,你随妹勒都逋去,就这样!”

        “领懿旨!”嵬名阿埋,妹勒都逋,嵬名阿山三人齐声道。

        嵬名阿山神情不动? 但心里不安。因为宋国那边? 早就在计划给他‘加官进爵’!

        梁太后心里恼恨非常,一脸的寒霜? 对着两个手握重兵的心腹? 她还必须得拿出更多的包容与耐心。

        于是乎。

        攻城更加的疯狂了。

        郭成站在城头,几次被箭矢差点射中? 城墙下,都是尸体? 血流成河!

        姚雄擦了擦脸上的血? 道:“副总管,夏人真的是不要命了。”

        郭成默默点头,道:“火药还有多少?”

        姚雄道:“按照这个程度打下去最多明天中午就用完了。”

        火药在宋朝军事运用中有百年历史了,但惯常的作战中? 火药的比例还是相当的小? 平夏城之所以储备这么多,还是赵煦关注军器监,特意调拨给前线的。

        郭成深吐一口气,道:“不用省了,全部用起来。”

        姚雄抹了把脸? 道:“按照夏人这个疯狂程度,怕是不会轻易罢休了? 真的要全部用出去吗?”

        郭成道:“用吧。”

        郭成被困守在平夏城里,不清楚外面的情况? 但依照时间推算,双方都不会继续这么耗下去? 很可能就要有大战了。

        “是!”姚雄咬牙? 转头命人将所有火器堆了上来。

        宋朝的火器经过进一步的改良? 威力比以往更大,也更方便,尤其是居高临下的守城,面对密密麻麻的攻城夏兵,几乎例无虚发,每次炸响都带着人命。

        夏人的攻城器械越来越多,抛石机、投石机、攻城塔、冲撞车和大盾牌全面扑了上来。

        郭成看着,虽然面色凝重,却语气轻松的自语的道:“夏人果然不善攻城……”

        如果换做是他,绝对更为灵活,哪怕使用疲劳战术,这么多天也足够让城里够呛。

        夏人可不轻松,这么多天下来死伤数万,现在嵬名阿埋亲自下场,监军攻城,压力就更大。

        平夏城下,怒吼滔天,喊杀声如雷。

        潮起潮落,没个停休。

        但平夏城依旧没有半点被攻克的迹象。

        平夏城内,兵精粮足,尤其是火器,杀伤力巨大,隆隆的爆炸声中,给人巨大的心理威慑。

        梁太后,李乾顺等都在大营里,听着动静,等着嵬名阿埋的‘好消息’。

        时间一点点过去,几近傍晚,依旧没有等到。

        梁太后脸色扭曲,扫了眼一众人,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宫女,内监连忙跟着,其他人一句话不敢说。

        李乾顺躬身立着,瞥了眼那两个太监,眼神阴冷一闪。

        梁太后不高兴了。

        嵬名阿埋就感受到了更大的压力,促使他在傍晚,应该收兵的时候,还在催促着继续进攻。

        一座小小的平夏城,并不是什么坚城要塞,却硬是扛着他们十万大军这么久!

        “给我继续!”

        嵬名阿埋咆哮。

        平夏城内。

        守城士兵们忙忙碌碌,不断从上面搬运尸体下来,又有新兵上去。

        郭成,姚雄,姚古兄弟来回在四门巡视,鼓舞士气。

        夏人疯狂了,他们要更加认真对待。

        最终,西夏还是没能攻克,天色渐晚,哪怕再不愿,也只能收兵。

        看着西夏如同潮水般撤回的大军,平夏城上下都松了口气。

        夏人死伤惨重,平夏城也好不了多少,死伤过半了!

        郭成看着满地的夏人尸体,默默估算时间,轻声叹道:“时间差不多了。”

        就在郭成话音落下的时候,卓啰城。

        王憨率领的六千人,突然杀到。

        “杀!”

        王憨身先士卒,直扑卓啰城。

        卓啰城上下大惊,他们的兵力本就被抽走,也没曾想过宋人会杀过来,顿时一片大乱。

        “杀,他们最多两千人!”

        王憨大喝。

        有王憨领头,士兵们自然悍勇,直接杀入了城中。

        卓啰城驻扎有西夏的卓啰城军司以及右相军司,但此刻,他们的兵力都在平夏城!

        卓啰城一片大乱,王憨几乎没费力气就拿了下来。

        小半个时辰后,一个统领跑到王憨身前,大声道:“副总管,跑了几百人,末将带兵去追!”

        王憨站在卓啰城,此刻有些恍惚,他完全没想到,会这么顺利,迅速冷静,直接道:“你派人去追,另外,将所有东西全都带走,带不走的,全给我烧掉!”

        “是。”这个统领应声,迅速召集人,传达命令。

        在章楶,许将等人与赵煦的‘据理力争’下,军制没能按照赵煦的想法改。

        大致是一军十营五都五队,每队五十人,外加配置的骑兵,火器军等,一军总数在一万五千人左右。

        一营的主将称为统领,还配有五副将。

        这统领迅速传话,宋军在卓啰城附近方圆百里几乎都如入无人之境,甚至以队为作战单位,四处出击。

        到了第二天清晨,王憨清点战果,他们杀死了夏军一千五百人左右,并且俘获了数万的牛羊,同时还接连进攻,焚毁了方圆七百里的夏人所有仓库,粮库等等!

        王憨没有贸然继续进攻,带着战果开始回城。

        但王憨的这个举动,迅速在西夏引起巨大震动,卓啰城的两军司败落,西北方向就空了!

        梁太后得到消息,已经是第三天。

        梁太后脸色扭曲,怒吼咆哮:“宋人攻破了卓啰城,你们,你们还在为这个平夏城无计可施!我要你们有什么用,来人!”

        一排刀斧手进入大帐,大帐内瞬间冰冷刺骨。

        近八月,正是热的时候!

        跪着的嵬名阿埋脸角绷直,一句话不敢辩驳。

        梁太后见没人求情,怒喝一声,转向李乾顺,道:“皇帝,你怎么看?”

        李乾顺心里清楚的很,哪怕他母后再愤怒,也不可能这个时候杀了嵬名阿埋。

        他瞥了眼一群人缩着头的贵族大臣,心里嗤之以鼻,见嵬名阿山不在,他咳嗽一声,道:“母后,临阵斩将是大忌,不如就让嵬名阿埋戴罪立功,日后再说。”

        梁太后有了台阶,冷笑一声,看着嵬名阿埋道:“还不快滚!”

        “谢娘娘!”嵬名阿埋咬着牙,快步离去。

        这已经是包围平夏城的第十一天了,他还没有拿下来!

        李乾顺见嵬名阿埋看都不看他,眼神恼怒一闪。

        梁太后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猛的一转身,道:“本宫乏了。”

        她身后的两个‘太监’立刻会意,扶着她回大帐。

        李乾顺脸色阴沉,但迅速恢复平静,面无表情。

        “继续进攻!”嵬名阿埋看着平夏城怒吼。

        本来就在攻城的夏军,增加了一点攻势了。

        很有限,十多天了,宋人防守严密,夏军死伤了六七万人,他们再增加也已力竭!

        这种伤亡,哪怕是上次大败都没有过,甚至以往从没出现过!

        嵬名阿埋顾不得了,催促着大军进攻。

        平夏城,依旧稳如泰山,丝毫没有被攻破的蛛丝马迹。

        嵬名阿埋压力巨大,妹勒都逋也不好过,他带着三万人,正在向泾原路试探着深入,这种有后顾之忧,没有大军殿后,深入敌人腹地的行军方式,他很反对,但没办法。

        妹勒都逋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哪怕宋军引诱,他也稳扎稳打,绝不冒进。

        在夏军围城的第十二天早上,跟着妹勒都逋出征,带着三千人的嵬名阿山就遭遇到了宋军。

        经过一番‘苦战’,嵬名阿山大获全胜,还攻克了一座要塞。

        这是通往泾原路一个重要城寨,并且可以成为夏军继续进攻的重要据点!

        “干得好!”妹勒都逋拍着嵬名阿山得肩膀,满脸兴奋的道:“这次之后,我保你高升!”

        嵬名阿山勉强的笑着,心里却是不安。

        这是宋人设计的陷阱,不知道后面会是什么。

        此时,折可适就站在不远处的山头,他是一个瘦高挑,脸角消瘦,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严肃感。

        种朴站在他身后,有些紧张的道:“折帅,是时候了吧?”

        折家与种家是西军的两个武将世家,两家相互敬重,种朴在折可适这里,地位算是小辈。

        折可适惜字如金,道:“等。”

        种朴顿时不说话了,折可适在军中以严厉著称。

        
    重生小说免费看书阅读器排行榜302寝室的那些事全文阅读短篇小说集1东北一家人第一部小说小说白妇少阅读全文网上兼职小说打字员农家小福女最全的免费小说软件苏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