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带着系统来大唐 > 正文 第六百零二章 价高疯强各所需(第一更)
        “过年好啊。”“过年好啊。”

        正月初二,灞水桥头的地方,不少人在互相打招呼,说着喜庆的话。

        摆摊的人不见了,估计全在家过年,或去别处卖了。

        桥头的人却不少,他们专门过来喝汤。

        有从长安出去看亲戚的人,乘着马车或牛车,大部分的车还是李家庄子租借给别人的。

        两个轮的居多,方便载货。

        四个轮的只能在京兆府官道上跑,跑小路费劲,容易翻。

        还有从蓝田县或更东边地方到长安看亲戚的人,他们车少。

        有的人昨天晚上走着赶夜路,现在才到灞水桥头。

        他们全跑到桥头喝免费汤,尤其是自己走来的人,又累又冷又渴。

        从长安出去走这条路的人,纯粹是为了讨了吉利。

        也不晓得是谁传出去的,说是喝李家庄子的免费汤,运气会好。

        李易乔装打扮一番,也呆在桥头,他在等别人写干谒的儿歌送来。

        结果等了一个时辰,抄了三千字的医书,一个送儿歌的学子都没看见。

        “我一个从二品的官,如此不受待见?给你们机会,你们把握一下、珍惜一下,不行吗?”

        李易停下笔,揉着手腕在那里郁闷。

        “李东主,不如你继续收病人。”负责保护李易的郭子仪给出主意。

        “不收了,太忙,之前就忙,有一个差点耽误。”李易摇头。

        之前一天收五个病人,他出去了,太医署的太医们救来救去,好悬死了。

        从那时,他停下,他不能让病人死在自己庄子里。

        庄子里的学子们的家人,有的老了,也去世,不过大家不是太伤心。

        他们认为长辈最后的日子里过得不错,是寿禄到了。

        正常庄子里有人生病,不死。

        而且卫生条件好、生活好、心情好,想生病不是很容易。

        “李东主,办个溜冰比赛。”郭子仪又帮着想事情。

        “大哥那里在别的地方专门弄了冰场,都不过来了,庄子外人现在进来很难。”

        李易还是郁闷,感觉庄子是个大笼子。

        庄户们稍微有点地位的,出去必然有人保护,自己出去更不用说。

        外面的人有什么事情就在灞桥另一头解决。

        溜冰需要场地,进庄子不行,人多,排查费劲。

        所以就从另一个地方建冰场,组织活动。

        想去张家村旅游,恨不能查祖宗八辈。

        结果去的有钱人更多了,一般都是带孩子过去,把孩子扔张家村子照看一天。

        家长们考虑的是安全,把孩子往张家村一扔,自己去谈什么事情,或男女……

        “宋管事,你看,我家远,过年又不能不在家过,赶到地方买煤油灯,怎么就变成一百二十缗了?”

        那边宋德卖奢侈品,有人抱怨,表达心中的不满。

        意思是说,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应该还是一百缗。

        “东主说的,一百二十缗不贵,咱们还要交税,自己赚不到几个钱。”宋德与对方解释。

        “李东主怎么可以这样?都涨价,不买了,一百二十缗,买蜡烛够用多少年了?”

        “李东主变了,大家都等一等吧,等降价。”

        “是看买的人多,才涨价,欺负人。”

        好几个人在那里说着,其他想买的犹豫了。

        郭子仪看着皱眉头:“李东主,有人使坏。”

        “没事。”李易在一张纸上写了些字,递给郭子仪,让他帮着送到宋德那里。

        宋德接过纸,看一看,吐两口唾沫,把纸的上面一部分粘在桌子边缘。

        天冷,很快冻住。

        “买了,一百二十缗和二百四十缗,煤油灯和暖水瓶一样一个。”

        “我一种要两个,给你钱。”

        “二十个,一样二十个,都准备好了,铜钱和绢帛收是吧?我没有那么多兑换券。”

        一时间,反对的声音不见了,大家纷纷购买。

        因为纸上写着:正月十五后,煤油灯提价到一百五十缗,暖水瓶提价到三百缗。

        就这么一句话,众人有了购买的欲望。

        他们觉得只要再等十几天,转手一百四十缗卖煤油灯,也赚二十缗。

        “李东主,你一直这么提高价钱?”郭子仪苦着脸说。

        他在佩服李易手段的时候,又有所担心。

        太贵了,能够买得起的人就少了,只选择一部分人。

        “到二月份,我降到八十缗,暖水瓶一百六十缗。”李易笑着摇摇头。

        “那之前买的人会恨死你。”郭子仪觉得换成自己,杀人的心都有了。

        “不,之前买的人会更觉得运气好,别人想买他们手里的东西,他们都不卖。”

        李易还是笑着摇头。

        “为何?”郭子仪觉得李易找不到过来干谒的人,生病了。

        “因为在壶胆和煤油灯的玻璃底部都有编号,庄子出新东西,只有拥有这一批编号的人才可以购买。

        其他人有钱,不卖。多少钱都不行,必须是现在买的人拿着自己的东西过来,记录编号。”

        李易抛出另一种销售手段,跟他那时买车似的。

        拥有之前的车多少年,才有资格购买新的同品牌车。

        以前的车,不但不会贬值,反而升值。

        郭子仪:“……”

        他终于明白身边的李东主为什么总捐钱,一捐就是万缗、十万缗、几十万缗。

        实在是李东主赚钱太容易了,没钱的时候,想一想,随便扔出个东西,大把钱就来了。

        “李东主,你应该去当户部尚书。”郭子仪由衷地说道。

        “不去,太累,操心的事情多。我估计老毕现在琢磨着怎么从我这拿账呢。

        以前多开朗个老头了,自从当上户部尚书,整天看谁都像欠了他钱似的。

        李家庄子与各县百姓合作建的大棚,户部的人年都不过了,跑过去等着数出货数。哈哈哈~~~”

        李易说着大笑起来。

        “呵呵呵呵~~~”郭子仪跟着一起笑,只有跟在李易的身边,才能听到有人如此埋汰户部尚书的话。

        “全方位收税,还是办不到,户部培养的人要下到地方,教会地方怎样操作。

        地方上的大户和官府有联系的,官府未必会收税。

        后续限制手段得出来,有的吏员,不能升官,收多少税与他们无关,要给他们一个升官的机会。”

        李易转头又说起人性的问题,政策最终是由人来执行。

        利益受到冲击的时候,看谁能从中获得更多的好处。

        不然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看书网七猫小说的草坪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