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赤心巡天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玉衡峰倾
        “我要怎么做?”姜望问。

        “先离开这里。”白莲说道:“兽笼留在这里,这里的任何东西都不能带走。”

        姜望放下兽笼,白莲一脚踏上,将两只兽笼踩成齑粉。两件堪称宝物的器具,就这样烟消云散。

        “但是可以毁掉。”她说。

        两人又原路返回,如故披上兽皮,从那两名仍昏迷着的缉刑司修士身边走过。如上山时一般,轻轻松松穿越凶兽群,往山脚下走。

        “山顶上,是什么样子?”姜望问。

        白莲脚步不停:“你不会想要知道的。当你见识了玉衡峰的壮阔,或者你就再舍不得毁掉它。”

        “那,算了。”

        如果没有什么危险的话,姜望其实很想去玉衡峰顶看一看。

        古人逢高必登,登高必赋。他很想知道那些到过玉衡峰顶的人,心里想着什么。想看看玉衡峰顶上,是否留下什么心绪。

        但又想,不看也罢。

        一路无惊无险地走到了山脚,姜望又问:“现在可以告诉我怎么做了吗?”

        “还不够,要再远一点。”

        两人将兽皮解下,随手以道术焚化。离开玉衡峰,白莲立刻便加快了速度。

        姜望以极限速度疾驰约一刻的时间之后,白莲停了下来。此时只能远远看到玉衡峰的轮廓。

        她从怀中取出一个阵盘,放到姜望手上,又传授了他一道印决。才道:“记得我丢在山洞里那个阵盘吗?那是地龙翻天阵,你手上是子盘。想清楚了,你这边掐完决,那边大阵就会发动。然后……”

        她张开红唇:“轰!山崩地裂。”

        原来那只姜望以为是匿息的阵盘,其实就是摧毁玉衡峰的手段。

        姜望毫不犹豫开始掐诀。

        这件事类似于投名状,白莲完全可以自己做,却交给他做。

        抛开事情本身,姜望本身很排斥这种性质的行为,但又不可能寄希望于白莲对三山城域的怜悯。他虽然跟白莲接触并不多,但他本能的感觉到,白莲并不会在乎那些人。

        并且,他答应过白莲要为救命之恩做三件事。

        这件事并不违背他的原则。

        随着姜望掐诀完成,通天宫内大量道元涌出,贯入阵盘中。这只阵盘竟如烟飘散。

        而与此同时,远处玉衡峰上,黑烟骤起!

        咒骂声响,嚎哭声动。无数黑烟上升,最后凝成五个巨大的身影,将玉衡峰围住。

        “这是地龙翻天阵?”姜望运足目力,看着远处那巨大的、形容狰狞的身影,油然而生一种被愚弄的愤怒。

        他虽然没有经手过阵盘,也不知地龙翻天阵真正的威能如何,但从字面上理解,也绝不可能出现这种鬼东西吧!

        “可能我记错了,这是五鬼摧山阵啦。”白莲嘻嘻一笑,摆摆手道:“不过差别不大。”

        “我信任你,也一直很配合你,想要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但是你一直在愚弄我?”姜望几乎无法克制怒火。

        “愚弄你?我愚弄你有什么好处。”白莲看着他,眼神变得异常冷漠:“收起你那可怜的伪善,你无非是觉得操纵亡魂,让你良心不安。但是你知不知道,玉衡峰上有一种凶兽,叫做食魂鸟?那些战死在玉衡峰的亡魂,和那些缠绕于凶兽身上的怨灵,即使我们不利用,也很快会被吃掉。”

        她冷笑道:“你口口声声要毁掉玉衡峰,想要保护三山城域的普通百姓。所付出的努力,也不过是在这里掐掐道决罢了。而我,我手上只有一个五鬼摧山阵的阵盘,能怎么办?给你变一个地龙翻天阵出来?”

        姜望默然。他的确视操纵亡魂为亵渎,若提前知道是这种阵盘,他未必能那么果断选择。

        但他的本心并未被白莲的话语影响,他只是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陷入对方营造的某种漩涡中,正在不断下沉。

        而他甚至不知道如何挣扎。

        其实这才是他愤怒的根由。

        ……

        玉衡峰上,一瞬间足有七道身影冲出。但有阵盘作用,五鬼摧山阵发动极快。那五只巨大鬼物,几乎瞬息便凝成,而后在下一刹,齐力摧山!

        轰隆隆!

        山崩地裂。

        那七个高手还未想好如何对付巨鬼,他们的道术轰在巨鬼身上,还没来得及发挥作用……玉衡峰已倾倒!

        如果说玉衡峰像一只沉默巨兽,那么它身上的那些凶兽,便如虱子一般。巨兽倾倒,虱子纷纷落下。

        那五只巨鬼并未就此止步,而是齐力扛起半截玉衡峰,转向东方。

        每一步踏下,地动山摇。

        那里是飞来峰的方向!是三山城域最后一座名山,也是最后的凶兽巢穴。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兀出现在天边。

        相较于五只巨鬼,他渺小得只有一个黑点。

        但他凌空而立,如在太阳前!

        甚至看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五只巨鬼便烟消云散。

        他没有发出声音,但他的气势已经铺天盖地。

        树折石碎,鸟坠兽伏……就连天空的云,都仿佛为他的气势所驱逐,一时澄澈万里。

        但玉衡峰,已经永远地倒下了。

        山上的那些凶兽、那些妖兽、那些隐秘……全部如烟。

        ……

        姜望只是远远看到那个黑点,便感受到一种自心底生出的恐惧。那是生命本能的畏惧感。

        “别看。”白莲伸手捂住他的眼睛:“一旦他察觉你的视线,我们都要死。”

        她的手柔弱无骨,稍显冰凉。

        姜望后撤一步,离开她的手。当然也把投向玉衡峰的视线收了回来。

        “往枫林城方向走吧,边走边说。”白莲说道。

        姜望一言不发地跟上。

        “以后三山城域的凶兽,要再少掉一半,你是三山城的大救星啦!娶个孙小蛮很有希望。娶窦月眉也不是没机会啊。还是娶窦月眉划算,到手就有一儿一女,多赚!”

        姜望不吭声。

        “本来还想顺手端掉飞来峰的。但是那老东西来得太快了。真是的!郡院大选不用盯着吗?不过我已经很满意啦!”

        姜望继续沉默。

        白莲倒也不介意,接着道:“其实区区一个五鬼摧山阵,就算有之前那一战的亡魂加持,也不足以达到这样的效果。最重要还是窦月眉厉害,她的拔山神通已经断了玉衡峰的山根,没有一百年以上的时间,根本无法愈合。所以五鬼一摧就倒……”

        白莲絮絮叨叨个不停,仿佛自己一个人也能聊到天荒地老。

        姜望闷声道:“你的话总是半真半假,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

        白莲很是快乐地道:“当然是绝世美人的样子啦,一等一的漂亮!”

        “……”姜望很想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但他放弃了。

        他意识到谁也不可能真正了解白莲这个女人,除非她主动袒露心声。

        可话又说回来,谁能说得准,她的“心声”,到底是不是“心声”呢?
    小说玄幻现言小说我心中觉得好看的小说合集一款比较全的小说我的26岁后妈全文免费阅读必湿短文300篇小说软件high写得比较细腻的小说深入浅出男频头条免费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