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赤心巡天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清江底
        杜如晦怎么会回来……庄雍国战已经结束了?

        果然他们又赢了吗?

        我昏迷了多久?

        “这里并不安全,赶紧离开!”姜魇的声音在通天宫里催促着。

        姜魇是什么时候苏醒的?

        被相国印攻击,他现在是什么状态……我能够对付吗?

        “去哪里?”姜望下意识地问道。

        “水中!清江!”姜魇的声音短促而急,但很有力,也很笃定。

        我为什么会昏厥?

        庄高羡、杜如晦、董阿、仇恨……

        我的心魔,去哪里了?

        在生死危机之前清醒过来的大脑,无数思考在激烈翻涌。

        姜望强忍着那些纷杂的情绪、琐碎的思路,已经跌跌撞撞爬起来,开始往外跑。

        “清江在你身后的方向!”姜魇提醒道。

        他为什么能提前感应到杜如晦的靠近?他为什么比我清醒这么多?

        他到底……是什么?

        “哦!”姜望懵懵懂懂地应了一声,转了个方向继续跑。

        身体慢慢恢复了掌控,但他没有选择飞行。既然国战已经结束,庄国的大部分力量应该都已经撤回,此时在空中疾飞,太危险。

        而且,杜如晦才刚刚过去……

        杜如晦是来追杀凶手的吗?他是怎么找到方向的?卜算?寻踪?

        心里想着,思考着,耳中已经能够听到江浪声。

        再跑一阵,眼前豁然开朗。像是一条雪白的玉带,嵌在原野之中,八百里清江,对他张开了怀抱。

        扑通。

        姜望直接跃进水中。

        像一条大鱼,起伏在粼粼波光里。

        对于超凡修士来说,封住呼吸不是什么为难的问题。

        因为匿衣的关系,倒是没有惊动游鱼。

        “往哪边?”他在通天宫里问。

        “巽位。”姜魇说。

        姜望略看了看,往西南方向游去。

        “兑位。”

        “乾位。”

        ……

        姜魇绝不多说,只过一段时间,指一次路,目的似乎非常明确。

        他为什么对清江如此熟悉?

        有些问题,姜望只会在心里默默思考,但有些问题却可以开口。

        “我昏迷几天了?我为什么会昏迷,你知道吗?”他一边在水里游动,一边问。

        “我就在你之前不久醒的。”姜魇说。

        这一句同时回答了两个问题。

        他一定隐瞒了什么。可是在新安城,他的的确确被相国印重创……

        那枚相国印的确黯淡下去,再无作用,应是做不了假。

        姜望想着,嘴里问道:“我们要去哪里?在河底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

        “不。”姜魇说道:“去清江水府。只有清江水府的禁制,能够完全瞒过杜如晦的感知。刚才在那座山上,杜如晦没有动用灵识,所以才会略过我们。但他既然追了出来,说明匿衣也不能完全瞒过他。等他察觉到不对,再回来的时候,尹观的手段也不会再有用。我们若是被他发现了,不会有第二个结局。”

        他的条理非常清楚,也极有说服力。

        说到这里,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他又补充道:“姜望,我现在是想尽一切办法,穷搜一切线索,在保我们两个人的命。你最好给予我足够信任。”

        “我现在不正是在信任你吗?”姜望反问。

        “希望你记住,是你的鲁莽,才让我们陷入这种危险中。”姜魇幽幽道:“被杜如晦追杀的体验,可不是谁都能拥有。”

        董阿那样强大。

        但凡新安城里还有一位神通内府存在,我可能就会死在那里。

        虽然赌对了,但……我为什么会做出这么鲁莽的选择?

        或许是心魔的引导……可是心魔……去哪里了?

        姜望说道:“是,这次是我莽撞了。”

        此时没有必要与姜魇闹不和。

        但姜魇已经主动解释道:“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我们的心魔正在诞生灵智,想要占据这具身体。正是在它驱逐冥烛的时候,我苏醒过来。最后配合缠星之蟒,将它镇压。”

        姜望心头跳了跳。“镇压?”

        “是,就镇压在缠星之蟒体内。”

        自醒来就颇多波折,所以直到此刻姜望才注意到,通天宫内那条缠星之蟒,正无精打采地盘成一团,罕见的没有游动。

        “不能够消灭吗?”姜望问。

        “……我做不到。”姜魇说:“通天宫毕竟以你为主导,等安全下来,你自己再处理它。”

        “也好。”姜望观察了一阵缠星之蟒,终究没有选择此时去试探一番。

        诚如姜魇所言,现在还是逃命的时候,不适合与心魔纠缠。

        不过他仍然施放了神魂花海,将缠星之蟒包围。诚然缠星之蟒是他的道脉真灵,但此刻镇着心魔,不得不保持警惕。

        姜望想了想,转问道:“清江水君现在和庄庭合作紧密。我们现在去清江水府,岂不是自投罗网?”

        “不让清江水君发现就是。”姜魇似乎成竹在胸。

        “希望我能做到。”姜望说。

        要在清江水府里,瞒过清江水君的感知,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哪怕是有匿衣,有尹观留下来的手段,但毕竟移动间仍会露出痕迹。

        姜魇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不断指挥着姜望调转方向。

        一路且游且停,中间避开了几队巡逻的水府卫队。

        越游越往底下,而且越偏僻、冷清。

        终于,来到清江水底的一处深沟中。

        姜魇没有再让往下,而是让姜望就停在其中一面峭壁前。

        长长的水藤铺满两边峭壁,其上长有十分狰狞的尖锐倒刺,如獠牙一般。隐隐有一种恐怖的气息,仿佛随时要择人而噬。

        它们绝对不好对付。

        “贯入一点水元,顺着倒刺的方向,轻轻拨开它们。就不会被攻击。”姜魇指挥道。

        姜望依言为之,精练出一些水元,分点在这些水藤上,然后轻轻将它们拨开,果然非常顺利,相安无事。

        于是看到了深沟峭壁上,一个隐蔽的洞口。

        “可以。往里走。”姜魇说。

        这洞口看起来十分幽深,姜望谨慎地注视了一阵环境,终于还是往里走。

        他没有太多选择。

        姜魇说得对,一旦被杜如晦找到,除了战死没有别的结局。甚至可能战斗的机会都不会有。

        只是……

        姜望在心里想到——姜魇好像非常熟悉清江水府,甚至于连这么隐蔽的河底暗洞都能找到。难道白骨道专门了解过清江水府?

        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庄国太祖庄承乾,曾经与宋横江订立盟约,而庄承乾曾经剿杀过一次白骨道。那么白骨尊神关注过庄承乾的盟友,也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顺理成章,顺理成章……

        姜望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寻不到那灵光。

        他摇摇头,走进了这黑幽幽的洞口……

        像是走进了深渊。

        
    春光乍泄四个小说全文阅读笔笔文学笔趣阁初春微醺1V1春野小神医寡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十方武圣 滚开小说乱世浮归txt免费下载第1631章:幕后之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