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赤心巡天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世上无难事 (为盟主骑牛南下加更!)
        厉有疚亲自命名的抚宁山,此后便是一桩情分。

        而岳冷,那道囚身锁链便是交情。

        这一趟去星月原确实值得。且不说观衍大师与那平等国强者禅心论道,那份收获还需要姜望慢慢消化。

        便是青牌体系中,姜望从此算是可以横着走了。

        巡检都尉之子,与他交好。

        实权巡检副使杨未同,向他示好。

        退隐的捕神岳冷和他有交情了,现役的三品青牌厉有疚与他结下了情分。

        而另一边,林有邪也承诺以后不再主动查他,其人背后站着的,是在青牌体系里影响极大的一代名捕乌列。

        也就是说,整个都城巡检府里,一部分不会惹他,一部分只会帮他。剩下的,真可以说,“不足道也。”

        虽然这些关系都不如他和晏抚、李龙川那样坚实,但这份根底,已经称得上不俗。

        便是现在脱离重玄胜这些朋友,如今的姜望也可以说已在齐国扎下根来。

        但姜望自己有清醒的认知。

        这些善意,有多少是冲着他参与黄河之会来的,他心里有数。

        此后在齐国是更上一步,还是盘桓于此,最终还是要看他在黄河之会上的表现。此为重中之重。

        姜望开启声闻仙态,听过正声之后,跟范清清说了一点意见,整座正声殿里,什么地方略有不协,哪里需要稍作调整。甚至精确到某一张桌椅的摆放……

        范清清或许有些不以为然,但面上是恭恭敬敬,表示一定尽快调整。

        不过姜望也不很在意,听话就行。待真正调整完之后,她会知道谁才是对的。

        正声殿既然已经建成。太虚角楼的名额,他当场就给范清清定下了。

        他不走官道之路,常做放手掌柜,那么赏罚分明是第一紧要。

        此外厉有疚有一个侄子,也对太虚幻境很感兴趣,姜大老板仍是大笔一挥,一并许下名额。

        而后专程把小小叫过来,指点了一番修行,勉励了几句。

        独孤小是他最早的班底了,也是整个青羊镇里,他最信得过的人。

        但也便如此了,她的修行天赋并不突出,处理镇务的能力的确是不错,不过在超凡的世界里,只会越拉越远……

        简单地处理了一下镇域的事情,姜望便和两位青牌前辈动身回返临淄。

        至于此行岳冷和厉有疚如何向上面报告,也是可以预见的。

        胡编虚夸不可能,但姜望对封地的重视,对齐地的归属感,以及他勤苦修行的事实,他们是一定会传递给更上层的大人物知晓的。

        这叫交情。

        ……

        ……

        姜望没有在青羊镇耽误太多时间,闲庭胜步般踏空远去后,独孤小便默默地进了正声殿里收拾。

        在青羊镇处理政务这么久了,在该有威严的时候,她也是有些威严在的。唯独是在姜望面前,仍然一直是以侍女自居。

        因为“姜老爷的侍女”,可能是她能够和姜望保持的……最亲近的关系了。

        她虽然年纪并不大,但她经历的一切,让她很清醒。

        姜望在青羊镇的小院,她也从来是自己打扫,定期更换床单被褥,不肯假手于人。

        范清清很自然地过来帮忙。

        独孤小赶紧拦住:“姐姐别动,您是何等人物,怎能做这些?放着我来。”

        虽则论起年纪来,独孤小叫她婶子都没有问题。但终是姐姐听得顺耳。

        独孤小也不会那么没有眼力见。

        她现在的修行都是范清清指点,平日里也伺候得很用心。

        过惯了苦日子,她最知道抓住机会,也没有什么低不下头、弯不下腰的。穷苦人不讲究那些。

        范清清也便顺势作罢,随手把窗子关上了,似是随意地说道:“是不是感觉,和姜大人越来越远了?”

        独孤小一边用雪白的绒布擦拭着殿内的椅子,一边笑道:“姜大人本就是高高在上的哩,一直都是这么远呀!”

        范清清久经世事,自然不会看不出来,姜望在独孤小心中的地位。而在她看来,姜望把封地这么重要的地方,全盘交托给独孤小看顾,这本身也是一种极大的信任。

        独孤小是有机会更进一步的……

        她是这么觉得。

        而以她和独孤小的师徒之实,独孤小又是这么个小丫头,独孤小若能从姜望那里得到更多,她也就能得到更多。

        一个德盛商行,一个太虚角楼,都已经让她目不暇接了。姜望现在又要去参加黄河之会,与列国天骄相争……

        其人的未来,她简直无法想象。

        而姜望这个人,看起来温和谦逊不设防,很好哄骗的样子,实际上沉静坚持有定见,极难动摇。

        这一点,从姜望在近海群岛一系列事件的表现,就可以窥见一二。

        她可是最早与姜望接触的那部分海岛修士,一开始却根本也没看明白姜望这个人。

        相对来说,从独孤小这边入手,肯定更简单一些。

        她也不是要动什么坏心思,只是托庇在姜望这颗茁壮成长的大树底下,想要占据更多的荫庇之地,伸手摘更多果子吃。

        “傻丫头。”范清清笑道:“再怎么高高在上,终非泥胎木塑,必有七情六欲。亲一些,疏一些,可差得远呢。”

        独孤小手上不停,仍是很单纯地笑着:“姜大人待我很亲的。他的房间都不让别人收拾哩!”

        范清清把独孤小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但实际上,她指点独孤小的修行这么久了,却连独孤小的小周天是什么都不知道,也根本不知道神印法的存在。

        由此可见,范清清虽然老于世故。独孤小的心思,却也是极深的……

        相较于范清清的殷切,独孤小自己其实清醒得很。她明白她今天的一切是怎么来的,堂堂内府境的大修士,为什么对她态度这么好,自小饱经人情冷暖的她,太知道原因了。

        只要本本分分,不使姜望生厌,她就能够留住现在的幸福生活。

        若真是贪得无厌,那才叫自寻死路。

        当然,她不会跟范清清说这些。她摸准了姜老爷的脾气,这是她相较于范清清的优势所在。她能拥有的优势并不多,她会好好保持。

        “侍女和侍女,也是不同的。”范清清暧昧地笑了笑:“姐姐早年在海外,得了一些秘术,你若能学好了,包管受用无穷……”

        独孤小低下头,显得很羞涩:“小小就怕自己笨拙哩。”

        “只要你肯学……”

        范清清拉住她的手,意有所指地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书迷楼小说网云鬟酥腰未删节拔萝卜全文阅读免费纵横中文网下载免费阅读小说网《深不可测》双a有哪些小说网站推荐顶点小说人间绝色by随侯珠笔趣阁小说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