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最强仙医奶爸 > 正文 第245章 叶星辰,不配做本尊对手
        混乱的影院大厅,除了胡丽菁凄厉的惨叫声外,其余人全都心神震颤,不发一言。

        外面,李东智和几个想要落井下石的豪门大少,齐齐缩回了脖子,脸色惨白。

        特别是李东智,都被叶云霄虐哭了,一直怀恨在心。

        他本以为今天能趁势找回场子,但看到那背景逆天的胡大小姐,此时四肢喷血,在血泊中凄惨抽搐,就感觉一阵阵透心凉。

        这个叶云霄,简直就是个狼人啊。

        狼人,比狠人还多一点。

        逃了逃了,这样的人得罪不起,早该熄了心里那点小心思的。

        李东智仓皇逃离,其余人无论是看热闹的还是趁火打劫的,也全都吓得缩起脑袋,然后悄悄溜走。

        ……

        “叶少,求你为我胡家作主啊,我孙女正是如花般的年纪,却被那叶云霄恶毒地挑断手筋脚筋,从此之后就废了。”胡家家主胡广水涕泪俱下,满脸悲凄。

        叶星辰闻言愣了一下,随即怒火冲天。

        是他授意胡家和观月楼去踩裴依依的,叶星辰是想从叶云霄的身边人开始,让他们一个个痛苦而凄惨,从而让叶云霄变成孤家寡人。

        最后,再慢慢玩死他。

        这是叶星辰的恶趣味,他要让叶云霄知道,抢他看中的女人,一定会众叛亲离,生不如死。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胡家和观月楼联手,都会阴沟里翻船。

        这让他很没面子。

        但胡家是他忠实的狗,还是得安慰一下的。

        “胡小姐在哪里,断了手筋脚筋而已,对本少爷来说,这是小问题,随手就能接上,并且不留后遗症。”叶星辰傲然道。

        “多谢叶少,我这就让人把丽菁抬进来。”胡广水立刻大喜道。

        很快,胡丽菁被人用担架抬了进来。

        她那张原本鲜活漂亮的脸蛋,已经完全不成样子了,上面两个大巴掌印子,现在还清晰可见。

        而她的目光,呆滞而绝望。

        “丽菁,你振作起来,叶大少说了,一定能治好你的,保证没有后遗症。”胡广水看着孙女,大声道。TV首发

        这时,胡丽菁黯淡的目光中才有了两分神采,她泣声道:“叶少,你要为我报仇啊。”

        “放心,本少爷一定替你报仇,你受的苦和屈辱,一定十倍百倍地给你讨回来。”叶星辰信誓旦旦。

        “嗯。”胡丽菁用力点头,双目迷醉地看着叶星辰。

        “我先给你治伤,你放松身体,这种小伤,对本少来说完全没难度。”叶星辰自信满满。

        说罢,叶星辰开始给胡丽菁接续断裂的手筋和脚筋。

        但是,当叶星辰将断裂的两条手筋拉合在一起,准备用灵力融合在一起,再涂上专门的灵药膏时,胡丽菁突然凄厉的惨叫起来,浑身开始抽搐。

        叶星辰猛地退后,发现胡丽菁手筋断裂的地方开始冒起了黑烟,如同血肉被灼烧一样。

        “怎么会这样……”叶星辰一脸震惊。

        这时,胡丽菁在极度的痛苦之中,双眼一翻,昏了过去。

        “叶大少,这是怎么回事?”胡广水焦急地问道。

        叶星辰哪里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在胡广水面前,他不能表露出他不知道。

        “被那叶云霄做了手脚,有点难办了,这要是在内隐门,本少分分钟能治好,但在这外面,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等她醒了,你好好安慰一下她吧,这仇本少爷会帮她报的。”叶星辰干咳两声,一脸严肃地说道。

        胡广水明显很失望,但他却不敢多说什么,便让人抬着担架离开了。

        胡广水一离开,叶星辰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阴沉,他一巴掌拍在一张桌子上,那桌子刹那间四分五裂。

        丢脸,真是太丢脸了。

        自己堂堂内隐门叶家大少,在这世俗本该是天神般的存在。

        结果,他看上的女人先是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

        然后他让人去打脸失败,信誓旦旦说能治好胡丽菁,也成了个笑话。

        他从来没有感觉如此挫败过。

        “丁志刚,给本少爷滚进来。”叶星辰厉声喝道。

        一道人影立刻闪身进来,躬身立在叶星辰的面前,正是和胡丽菁一起去找裴依依麻烦的观月楼修士。

        “你一个练气五层的修士,不仅没起到任何作用,反而受伤而归,你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叶星辰憋屈地低吼道。

        “叶少,对方有练气后期的绝顶高手守卫,我气机被那高手锁定,直接被镇压了。”叫丁志刚的修士面露恐惧。

        “练气后期?那叶云霄?”叶星辰沉声问。

        “应该不是,因为我被镇压时,他正在对胡小姐出手,没有修士可以做到气机镇压的同时,还能与他人正常说话和动手。”丁志刚说道。

        “练气后期的绝顶强者?倒是出乎本少爷的预烂,但是,得罪了本少爷,就算是有练气后期的强者罩着,也必须得死。”叶星辰厉声道,一脸的狰狞。

        “传我命令,让南宫楼主出动吧,带上观月楼所有精锐,勿必将那叶云霄碎尸万段。”叶星辰杀气腾腾地接着道。

        ……

        叶云霄和完颜可馨回到了酒店,裴依依就住在隔壁。

        但叶云霄屁股都没坐热,门就被敲响了。

        “谁啊?”完颜可馨问,放下了手中的茶壶,她正准备给叶云霄泡茶呢。

        “可馨,是我。”裴依依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完颜可馨开了门,裴依依穿着睡袍走了进来,神情还有些紧张。

        “我有点怕,今天我就住这里跟可馨睡。”裴依依对叶云霄道。

        “行。”叶云霄耸耸肩。

        夜已深,完颜可馨和裴依依去睡了。

        叶云霄望着落地窗外的夜色,皱起了眉头,低声道:“心不静,看来有事要发生了。”

        沉吟片刻,他用紫薇斗数起了一卦。

        “玄武镇宫,白虎呈凶……”叶云霄目光微眯,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

        今晚是要见血了啊。

        就在这时,卧室的门打开,裴依依从里面轻轻走出,然后关上了门。

        “还没睡着?”叶云霄问。

        “没,可馨已经入定了,我却静不下心来。”裴依依穿着睡袍,赤着足,走到了叶云霄的跟前,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叶云霄有些不自在,裴依依感觉有些不对劲啊。

        她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令得他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你觉得我怎么样?”裴依依撩了撩自己的秀发,轻声问道。

        “挺好。”叶云霄道。

        “如果我告诉你,我对你有意思呢?”裴依依说完,咬着下唇,目光如水。

        叶云霄微怔,随即哈哈一笑,道:“裴大小姐真会开玩笑。”

        “你觉得我在开玩笑?”裴依依问。

        “难道不是?”叶云霄没有回避裴依依撩人的目光,而是神情淡然地反问。

        “我……当然是在开玩笑。”裴依依本来要坚定地说不是,但一对上叶云霄那淡然的目光,心中那燃烧的火焰突然就如同被一盆冰水浇在上面。

        她低下了头,心中懊恼。

        她本应该在说一句不是后,拉开睡袍的带子,不顾一切地飞蛾扑火。

        但是,她退缩了,面对叶云霄的目光,突然就没有了自信。

        这淡然的目光,比起冰冷,愤怒又或者是炽热等等情绪,更具有杀伤力。

        估计没有哪个女人能承受这种目光,还能有勇气去纠缠。

        “其实,我说对你有意思,是想说你这么厉害,我想要加入你的阵营,得到你的庇护。”裴依依笑着道,但她的目光中,却有着一抹深深的失落。

        “这还差不多。”叶云霄点点头,接受了她的解释。

        裴依依心中却是一声叹息,将某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埋入了心底深处。

        或许,会埋上一辈子。

        就在这时,叶云霄端着茶杯的手一顿,微笑道:“我们有客人要来了,你还是去换身衣服吧。”

        裴依依心中一惊,立刻回屋去换了一身衣服。

        然后,她和完颜可馨一起出来,站到了叶云霄的身后。

        突然,总统套房的大门“轰”的一声,化为了碎片。

        几乎与此同时,落地窗的玻璃也在瞬间粉碎,数道身影在无数的玻璃碎片中冲了进来。

        十三个修士将三个人围成了两圈。

        杀机纵横交错,将三个人完全锁定。

        “三更半夜,扰人清梦,你们是活腻了吗?”叶云霄啜了一口杯中茶,抬起了头,目光冰冷无比。

        “好胆色,我南宫华很是欣赏你这种无畏之人,但是你得罪了叶大少,那么只有死路一条。”领头的老者大笑着说道。

        “叶星辰?这家伙,让我很失望啊,他还不配成为我叶云霄的对手,至于你们,炮灰而已。”叶云霄冷笑道。

        “好猖狂的小子,等你变成一条死狗,看你还怎么狂。”南宫华大喝道。

        随即,他打了一个手势,喝道:“七星噬月阵,杀了他。”

        蓦然,法剑划出一道道寒光,恐怖的灵力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刹那间,整个房间被寒光笼罩。

        这些寒光,瞬间凝成了一轮满月,绞杀向叶云霄。

        结束了!

        南宫华心道,这是他这练气七层顶尖强者亲自领阵,这小子必然成为一堆肉泥。

        但就在这时,叶云霄将手中的茶杯“铛”的一声放在茶几上。

        然后,那一轮满月,竟然如同镜花水月,隐隐绰绰间就消失了。

        南宫华大惊失色,而同时,他的心如被一柄重锤狠狠地锤击了一下。

        整个总统套房,有法阵光芒亮起,一道道灵力符文化为大山,朝着这十三名修士镇压而去。

        这些修士齐齐喷出鲜血,萎靡倒地。

        然后,有灵力成针,刺向了他们的丹田。

        “不……”南宫华浑身汗毛倒竖,瞳孔缩成了针尖状,张嘴大叫。

        但是他的声音还在喉咙里,就如同拔掉了插座的收音机,戛然而止。

        
    师兄不可以(限)小说哪个网站最好总裁小说一上到底大叔我会乖下载番茄小说免费赚钱拔萝卜全文无删减阅读小说阅读器太大了要撑坏了肉bl古代出轨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