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深情藏不住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送机 真乖
        找他?

        贺川啧啧称奇:“你找我,准没好事。”

        程回抗议:“别把我说的跟麻烦精一样。”

        “难道你不是?”

        程回学着他刚的语气,啧了一声:“我不是好吧。”

        也不知怎么的,听到程回声音,贺川没那么烦躁了,反正回去也有一段路程,就跟她唠叨几句不碍事。

        “我猜猜,你恋爱了?让我帮你打掩护?”

        “打什么掩护,我就算谈恋爱我连你都不说。”

        此话一出,贺川嘴角淡淡的笑意慢慢收拢,冷淡哦了句:“所以你谈恋爱了?”

        程回挠了挠下巴,不好意思笑了一声:“也不算,是我单方面看上的,他过几天要过生日,我想送他礼物,但是不知道送什么好。”

        贺川:“你喜欢他多久了?”

        “也就几个月吧。”

        “叫什么名字?”

        “不告诉你,你怎么问这么多。”

        “随口问问。”他笑了一声,轻声道:“回回,你长大了。”

        也到了会动心会喜欢人的年纪了。

        贺川感慨了句,心里有异样的情愫悄然滋生,嘴角慢慢勾起,看着车窗外的眼神走了会神。

        “我忙完事再去找你,我陪你去挑礼物。”

        他看不见,程回这会功夫高兴的手舞足蹈,也不知道是要送人的生日礼物有着落了,还是贺川答应陪她一起挑礼物。

        她把贺川当成亲哥一样,不,准确说,比亲哥还要亲。

        她有心事第一时间不是找程究,而是找他。

        他习惯了做她树洞,要是以后她真有了自己喜欢的对象,谈了男朋友,以后她的心事不会再跟他倾诉,也不会大半夜给他打电话,不会再胡搅蛮缠骚扰他,程回,以后会慢慢疏远他,直至彻底和他背道而驰,这样想,多多少少,令他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这就是她长大的代价?

        贺川心里问自己。

        ……

        贺川回到家,一屋子寂静,空气都像是凝了一层低气压,让人喘不过气。

        贺家的家庭医生是在贺川到家前半个小时到的,徐医生去了贺炜的房间检查了一下,等贺炜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徐医生这才从贺炜房间走出来,到贺川跟前,说:“贺先生没什么问题,吃过药休息会就行,就是……”

        “直说。”

        “不能再受刺激,一定要保持一个平稳的心态,不然对他身体没好处。”

        贺川嗯了声,拿了根烟咬在嘴边:“知道了。”

        含糊不清,漠不关心,也没了下文,徐医生也不好说什么,有钱人家的家庭一堆麻烦事,从古至今,一贯如此,他只是个医生,豪门恩怨跟他无关。

        贺川去找了贺承,站在房门口抽完最后一口烟,吐出一口烟,才推开门进去。

        贺夫人到底不舍得把贺承关起来,也只是做做样子。

        贺川看到贺承躺在地上,狼狈不堪,地上还有血迹,而贺承还活着,就受了点皮肉伤,倒也没贺夫人说的那么严重。

        贺承听到开门动静还有脚步声,似乎分辨出是谁,更加不屑呵了一声:“来看我死没?真不好意思,贺总下不了手,没能把我打死。”

        “老子命硬。”

        贺川笑:“你是嘴硬,还真不是命硬。老头子是年纪大了,握不住棍子,可换做是我,那就不一定了。”

        “贺川,你有本事就弄死我。”贺承也有骨气,这会还这么硬气。

        弄死他,只会脏了他的手,贺川不会动手,什么年代了,他可不会为了贺承毁了自己的人生。

        并且贺承已经没救了。

        贺川十几岁那会怀疑贺承是不是捡来的,还私底下偷偷拿了贺承的毛发去验DNA,不过当时他还没成年,检验DNA的地方不接收,还说他是闹着玩的。

        从那会开始,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强大,只有强大,别人才不敢忽视他。

        这个世界向来仰视强者,怜悯敷衍弱者。

        贺川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想死简单,活着不易,你要是死了,妈咱妈伤心我还得花时间哄,贺承,你倒是真”

        贺承是硬骨头,不回应,还甩脸色,脾气比他还大。

        贺川没什么耐心,说:“你自己考虑,是不是要这样横下去,整个贺家都会被你拖累,要是贺家没了,你什么都不是。”

        “有些事不用我说,你也不是三岁小孩,里面利害关系,你自己也明白。”

        贺承还真的想了一会,说:“你也是为了自己,别说得你好像置身事外,贺家要是没了,你也会受影响。”

        “我在维护贺家,而你呢,贺承,贺家也不欠你,你吃喝玩乐的钱都是贺家给的,没要求你回报,但别拖后腿。”

        贺承笑,心不在焉的:“你说的这么有道理,我要是不听,还是我不知好歹。”

        “你可以不听,那我只能停了你的副卡,自己选,老老实实做你的贺小少爷还是继续作。”

        直接切断他的经济来源,想作妖也没钱作。

        他要是继续作,贺川也有一堆法子治。

        他说:“这么几年,你该听说过我的手段,就算你是我弟,我也不会心软。”

        贺承坐了起来,身上都是伤,被贺炜用鞭子抽的,他是咳血了,不过是拿了事先贺夫人准备的血包含在嘴里,等时机差不多,他咬破血包装作咳血,让贺炜看了别再打了而已。

        这招小时候就用过了。

        贺川心里有底,没戳破,就让他演下去。

        贺承用手背擦掉嘴角不存在的血污,说:“我要辛甘。”

        “做梦。”贺川说。

        “我要她,我可以离开贺家。”

        听这话,他似乎是真喜欢上辛甘了。

        可贺川不信,何况辛甘这会跟程究好着呢,而且两家还有婚约,他贺承算什么,人家辛甘正眼都不瞧他。

        而且贺承要是继续纠缠辛甘,被辛家知道,会影响贺家和辛家的关系,要是恶化了,连同辛甘姐夫的关系也会恶化,指不定以后生意都没得做。

        他是生意人,不会做有损自己利益的事。

        贺川嘲笑他的无知:“你以为辛甘和程究订婚是闹着玩的?你是国外待久了,不知道国内行情了,程究就算没有接管他们家生意,你也比不上他,辛甘无论如何都不会跟你在一块,趁早死了这条心。”

        贺承没对谁低过头过,这会他没有资格跟贺川谈条件,他是贺家未来最看好的接班人,外界对他评价很好,而他贺承什么都不是。

        他琢磨片刻,想到昨晚发生的事,的确,程究比他强不知道多少,轻而易举赢了他,还把辛甘带走,他在程究面前毫无反抗的力气,辛甘也躲着他,他是真不甘心,凭什么。

        即便不甘心,也要面对现实。

        现实就是他不堪一击,在程究跟前,在贺川跟前,他没有竞争力,太弱了。

        贺承低了低头,说:“我以后不犯了,哥,你原谅我吧。”

        突然低头,也不知是真心实意认错还是假惺惺,贺川也懒得跟他较真,说:“不用跟我演,我知道你不服气,你要真不服,拿出你的本事,不要只会吃喝玩乐,只会做废物。”

        贺承嗯了句,也不反驳,老老实实接受批评。

        他突然改变,贺川从他眼里观察到一些情绪,“贺承,你自己想好就行,不用跟谁道歉,即便最该说对不起的也是母亲。”

        贺承点了点头,说是,不过垂在身体两侧手攥了攥,不服气。

        ……

        辛甘回到家没多久,辛母推开她房门走进来,就问:“程究什么时候回北屿?”

        辛甘刚洗完澡,擦头发的手一顿:“晚上吧。”

        “你不去送送?”

        “不了吧。”

        “他都告诉你航班时间了,你应该去送送。”

        辛甘抬眸,不太自在看了眼镜子,说:“他没让我送。”

        “他没说你就不去吗?辛辛,你要是去了,他会很高兴。”辛母拍了拍辛甘的肩膀,叹了口气,“你不要太冷淡了,会影响两个人的感情。”

        她和程究还没有感情,哪里来的影响。

        可她不能顶嘴,只能乖乖听辛母的话。

        辛母从衣柜里拿了一条比较淑女的裙子在她身上比划,夸赞说:“我女儿穿什么都好看,尤其穿这条。”

        辛甘沉默了一会儿:“妈妈,是不是太隆重了?”

        “哪里隆重,你要给他留个好印象,不能不讲究,要懂事,有礼貌,你是辛家大小姐,是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我们就你一个女儿,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们才放心。”

        辛甘说:“您这样说,要是给他的印象不好,是不是就不算数了?”

        “瞎说什么,你很优秀,喜欢你的男孩子前仆后继的,你忘了吗,都有人追你追到家里来了。”

        那是她初中那会的事,有个男同学挺喜欢她的,放学后就追到她家来,闹了不少笑话,这事后来也成了家里调侃她的玩笑事。

        辛甘有些窘迫,连忙答应晚上去机场送程究,就是拜托她老人家别再提这事了。

        辛母倍感欣慰,又交代她晚上打扮一下,别不打扮就去见人家。

        辛甘是觉得白天回来那会没化妆没打扮有些邋遢了,这会才刻意交代一句。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她收拾好就要出门了。

        程究这会在家里吃了顿饭,程夫人有些难过,差点掉眼泪,程究安慰了几句,说:“年底还有假回来,妈,别哭了,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程夫人说:“那又得半年才可以看到你,儿子,你才回来一天不到,妈妈都没好好看你。”

        程究倒是没什么所谓,程回还在边上挤眼泪,哭腔说:“哥哥,我会想你的。”

        程父也打电话回来了,聊了几句,就忙去了。

        程究瞥了一眼程回,不买账说:“把你学习搞好,别搞那些有的没的,还有晚上不准到别人家过夜。”

        程回嘟囔了句:“那辛辛姐呢,她昨晚不是跟你在一块吗,还说我。”

        程究不客气扯着她耳朵:“她和你不同,别转移话题。”

        “我可没转移话题,你这是双标,你可以拐带辛辛姐,我为什么不能被人拐带?”

        程究:“你还挺骄傲,还想被人拐带?”

        “回回,你别顶嘴,等下你哥真生气断你零花钱,我看你找谁哭去。”程夫人瞪了一眼程回,示意她安份点。

        程回为了零花钱低头,“我错了,不说了,我一定乖乖听话。”

        快到点了,程究也要出发去机场了,家里头司机开车送他过去,程回也闹着去,程夫人原本也想去机场送他,让程究劝阻了,怕是到了机场又要哭上一回。

        程回是折腾,不让她去,她会赖着他不让他走。

        去机场路上,程究反复看手机,似乎在等谁的消息。

        程回心里了然,毫不留情揭穿:“哥哥,你是在等辛辛姐的电话?怎么,辛辛姐不来送你?”

        程究没理她,关了手机,双手枕在脑后,闭目养神。

        他昨晚就睡了几个小时,心猿意马,根本睡不安稳,一闭上眼,全是她的身影,挥之不去。

        程回笑嘻嘻凑到他耳边说:“哥,我看你是欲求不满,都写满你的脸了,你就跟我老实说吧,是不是和辛辛姐闹别扭?所以辛辛姐也没来送你。”

        程究腾出一只手掐着她的脸颊,她的脸蛋皱在一团,嘟着嘴,充满喜感。

        “贺川太纵容你了是吧,话这么多,怎么学习这么差,你的智商都用在哪里了?”

        程回使劲掰他的手,含糊不清求饶:“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说了,不问了,别掐我了,哥!”

        程究避而不谈,程回更认定他跟未来的小媳妇闹别扭了,等程究松了口,她揉着发疼的脸颊,一边说:“你就是太凶了,辛辛姐才不喜欢你,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看程究眼睛眯了眯,程回立马闭嘴,挪到一边,拉开和他的距离。

        程究又低头看手机屏幕,这次没解锁,屏幕黑着,意味着没人找他。

        辛甘到机场那会,太阳刚下山,天空呈现淡淡的橘黄色,很好看,天气也不错。

        而程究说过,过几天就要来台风了,到时候就没这么好的天气了。

        辛甘是自己开车到机场的,她有国内的驾驶证,是十八岁那年放暑假回到墉城就考的,她花了两个月时间考到的,算是很厉害了。

        这会是旺季,旅游航班多,机场也全都是人,密密麻麻的。

        辛甘寻思了会还是拨通了程究的号码,她有些担忧赶不上,然而铃声响起的第二声,程究就接了。

        她那边很吵,大概是在外面。

        他也没多想,轻声问了句:“有事?”

        他这两个字太冷淡,以至于辛甘当即感觉被浇了一盆冷水,情绪跟着低落,说:“也算有一点事,你上飞机了?”

        “没,刚到机场。”

        “我也在机场,就是,想送你。”

        程究语气有了声调,说:“你在哪个入口?站那别动,我去找你。”

        辛甘说:“在T1入口。”

        程究淡淡道:“嗯,五分钟后到。”

        “好。”

        这会还是很热,她掌心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是紧张一直攥这手闷出来的,她从没这么紧张过,也不知道看向那边,程究会从哪个方向过来。

        程究在的入口离T1不远,他走的快,身后跟着程回,程回刚偷听到电话内容了,知道他是要去找辛甘,原以为辛甘不会来送机,结果还不是来了,看程究这着急上火的样,程回捂嘴偷笑。

        当他看到站在路边等待的辛甘,眼神变的炙热起来,那眼神分明写着期待与高兴。

        越来越靠近她,程究的步伐随即放慢,让自己看起来稳重些,不要像个没见过市面的毛头小子,破坏她心目中的形象。

        程回自觉要给他们俩一点空间,也就没有跟上去,站在老远偷偷看着,还不忘拿手机偷拍。

        辛甘察觉到有人靠近,转了个身,和程究四目相对,她看到他眼睛黑亮,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

        她不大热情,语气很淡,首先找了话题,问:“你几点的航班?”

        “九点。”

        辛甘点点头,说:“那祝你一切都好。”

        周围来往的人不少,有匆匆忙忙的,也有闲庭信步的,但无一例外,都会回头看一下他们俩个。

        俊男美女的画面总是吸引人视线。

        男人个子又高,站在那,显得她娇小楚楚可怜,是一副养眼的画面。

        还有人经过时候议论了几句,无非说些夸赞的话,还有猜测他们俩什么关系的。

        但这都跟他们没什么关系,还是程究先走了几步,朝她再度靠近,然后弯腰,低头,轻轻揽她入怀里。

        辛甘有些无所适从,呼吸都跟着急促起来,她被迫仰着头,双手抵在他胸膛上,因为她仰头,更加契合了这个拥抱。

        掌心是他铿锵有力的心跳,还有体温。

        她觉得烫,耳根也跟着发烫,烫到她心坎里去了。

        偷偷在一边偷拍的程回惊讶到嘴巴都张大了,哇呜了一声,手上动作不停歇,接着偷拍。

        没想到想没想到,她亲哥还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让她撞到了,回去后她一定要把这事夸大宣扬出去,血赚。

        辛甘回过神来,推了推,喊了一声:“程究……”

        “真乖,让你站在原地等我过来找你,你就站在原地等我。”

        辛甘一顿,偏了偏头,说:“这不是你说的吗?”

        话音刚落,她才反应过来,他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半带玩笑的调戏。

        但他依旧没松手,还搂着她,胳膊横在她腰后,用了力气抱她。

        他说:“上次你回墉城我没去送你,你是不是记仇了?”

        她还在他怀里抱着呢,怎么能说记仇,虽然她是有那么一点点记着这事。

        “为什么说这事?”

        “嗯,忽然想到就说了。”

        辛甘注意到,他们俩站在这里抱着,吸引了太多人视线了,她不好意思,连忙推开他,说:“先放开,热。”

        程究没放开,而是附在她耳旁说:“我也热,热的不行。”

        辛甘心跳扑腾扑腾的,慌忙间去掰他的胳膊,可哪有那么容易,他胳膊硬石、充满力量禁锢她的腰,不由分说搂紧了。

        “别动,再抱会。”

        
    网络小说网站排名她那么甜,他那么野最新小说最强升级系统戏里戏外(现场)_一叶孤舟完结的巅峰小说排行榜竹马弄青梅全文未删减哪些值得你熬夜看完的肉完本免费小说继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