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深情藏不住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不要
        虽然他搬过来这边住,但是不是每天晚上都会过来,来的次数屈指可数。

        隔壁就住着程回,只要想到她在隔壁,距离自己这么近,他便控制不住想过去敲门的欲望。

        若不是极力克制,恐怕他已经把人抓到自己怀里摁着了。

        今天过来一趟,天都在下雨,贺川开车刚开进小区里,转弯的时候,余光瞥到了站在不远处树下的人,仔细一看,是程回。

        贺川拧了下眉,并没有看错人,摇下车窗看得更清晰,也不管雨水洒进来。

        程回撑了把伞弓着腰,似乎在找什么,她穿着睡衣睡裤,裤腿挽起来露出白嫩的小腿,同样的,身上大部分都被雨水打湿了,她浑然不觉,还在找什么东西。

        程回还在找那只猫,找来找去的。没有找到,这会又下着雨,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它能跑哪里去。

        裤腿都湿了,干脆挽了起来。

        程回一门心思都在找那只猫,没注意到身后不远处的那辆黑色的车子,还有车里的人。

        贺川从车里下来,也没打伞,朝她走过去。

        身上很快就淋湿了。

        程回还没反应过来,手腕被人从后面抓住,她回头一看,看到忽然出现的贺川,呆滞了会,说:“放手。“

        贺川没放手,手上使劲,往回拽了回来,她踉踉跄跄差点没站稳,原本就穿着人字拖,脚底打滑,摇晃了几下,手腕被人抓着,她这才找到重心,没有摔倒。

        站稳了,伞被风吹的晃了下,她拿不稳,下一刻就被他接了过去,说:“下大雨你在这做什么?“

        在雨中站久了,浑身上下都染上了水汽,连同那双小鹿般黑咕噜的眼睛,也染上了一层水汽,看着他,一言不发。

        贺川举着伞在她头顶上,她不说话,他说:“嗓子又发炎了?“

        程回抬了抬头,看他拿着自己的雨伞,这才说道:“把伞还给我。“

        “不还呢。“

        “那随你。“

        程回挣脱他的禁锢。往后退出伞遮挡的范围,淋着雨,转身就要走。

        又被贺川拉了回来,这次,他有些生气,说:“又在胡闹什么?“

        “你别碰我。“她也不高兴,全身都是抗拒他的触碰。

        贺川更恼火了,她是得有多讨厌他的接触?就这样厌恶他?

        二话不说,他连同雨伞,把她拉到自己车里,准确无误关上了车门,她要下车,打开车门,又被他关上。

        他立刻打开驾驶座的门坐了上去,关门,落锁,一气呵成。

        程回也跟落汤鸡一样,浑身湿透了,说:“放我下车,开门,我要下去。“

        “大白天发什么疯。“贺川也湿透了,他把外套脱了丢在副驾的位置上,里面就一件衬衫,紧紧贴着上身。他开了暖气,这么冷的天,还下着雨,她穿着睡衣在小区晃,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程回喘着粗气,他这番话彻底激到她了,她怔了会,说:“我是发疯啊,你说的没错,那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也没要你管我。“

        她说完,逼仄的车内陷入沉默,贺川没说话,但是也没打算就这样放过她。

        等了会,程回冷静下来,说:“我的猫不见了,我没有发疯,我只是在找猫。谁会在这种天气穿个睡衣到处跑,你以为我在做什么?我只是在找我的猫而已。“

        贺川透过后视镜看她好半晌,喉结滚动了几下,说:“猫怎么不见了?“

        “早上发现窗户开着,应该是忘记关了,猫就从窗户跳下来了。“

        她住在高层,要是猫从楼上跳下来也会摔到,不死也是残了,估计是走不远,贺川很快想到,说:“找物业看下小区监控。“

        “我去过了,只是一只猫,他们不想给我看监控。“

        “你去肯定不行,我去,你回去等着。“

        程回却不要,说:“我也要去。“

        贺川看她狼狈的样,心里窝的那团火很快消了,口吻有几分无奈,说:“听话,好不好?“

        这么熟稔的口吻,程回有些晃神,脑海深处闪过一些片段,很遥远的那些回忆,她很快抽离回到现实,抿着唇,一言不发。

        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嗓子眼堵得慌。

        贺川去找了物业,让她在车里等会,他说话比程回一个小姑娘说话有份量,物业那边的负责人都出来接待了,说一定会帮忙查监控找猫猫。还会加派人手在小区里找。

        程回坐在车里等,表情挺茫然的,车里是暖和的,但是她身上的衣服是湿冷的,她有些冷,打了个喷嚏。

        等了会,贺川回来了,上了车,说:“物业那边会去找,等他们去找就行了。“

        “我也要去。“

        “只是一只猫,至于吗?“

        “对,不至于,只是一只猫而已。“她有片刻错愕,过了会喃喃自语。

        贺川直接送她回她的住处,她翻身上的口袋找钥匙,可是钥匙不见了,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忘记带钥匙了?“贺川问。

        “恩。“

        “去我那。“

        程回恶毒的想,他是不是早就预谋好的,就为了这一天,让她再度踏入他的编织好的陷阱里。

        她站着没动。

        贺川已经开了门了,侧过头看她,说:“过来。“

        程回看着他,眼中分明有几分警惕和茫然,像是找不到家,遇到了陌生人,她身上都是刺,不易亲近人。

        贺川读懂她眼中的情绪,心脏也跟着紧缩了下,狠狠的,这个年纪的程回,应该是充满朝气和活泼的,性子不是这么沉闷,眼神不应该这么警惕,这跟他当初认识的程回有天壤之别。

        程回不过去,站在那,挺直了背脊,目光掺杂了诸多负面情绪,看着他,绝望又无助。

        贺川直接走过来,将她扛进自己房里。

        他勾脚,把门带上,然后将人放在沙发上,他顺势擒住她的双手,微微弯下了腰,盯着她看。

        “出去三年没长什么本事,脾气还这么犟。“

        程回手上使不上劲,也挣脱不了他的束缚,她瞪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两个人身上都是湿的,又是孤男寡女,气氛瞬间就点燃了。

        贺川是男人,越是看她这幅模样,他越是有感觉。

        何况之前和她睡过,那次经历,格外深刻。

        他眼神变得越来越沉,声音也很低,说:“别哭了,我还没对你怎么样。“

        程回看出他的意图,她心里愈发害怕起来,没了底气。声音也弱了几个调:“怎么,还想做?“

        贺川说:“我要是想,你也反抗不了。“

        她梗着脖子不说话了,侧过头。

        贺川很快实施了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他低头吻她,动作缓慢温柔,都变得不像他了。

        程回睁着眼睛,没有反抗的意识,任由他作弄。

        她觉得很奇怪,也很厌恶自己,居然不讨厌他这样吻自己。

        外面在下雨,猫不知道下落。她狼狈淋了一身雨,又冷又愣,压在她上方的男人,身上温度很高,呼吸也很热,她仿佛找到了汲取温暖的源泉,在她深陷黑暗的时候的救赎。

        这个人,她曾经爱过,真爱过。

        这个男人,也是她十九岁那年自己选的。

        选了,却又后悔了。

        她后悔爱他,后悔和他经历那端感情。以为这三年足够将那段感情消磨的很浅淡,再次面对,那些回忆却像尖锐的沙子似的,遍布各处,深深刺痛她。

        猫可能找不回来了,他们也回不到过去了。

        这次,贺川真和她再一次经历了,在沙发上,两个人身上都是黏腻腻的,又出了一场汗,她更是难受,却又没力气,很疲惫。

        平静过后,贺川抱着她进了浴室,给她冲了个热水澡。

        她全程不动,像木偶任人摆布。

        湿掉的衣服不能穿了,贺川拿了件自己的毛衣给她套上,穿还是要穿的,不然他怕克制不住想再来一次。

        对于他的shouxing,程回不想搭理他,当然了,也反抗不了。

        也没力气和他对抗,也就放弃了。

        比赛还没开始,就已经弃权了。

        贺川捏了捏她脸颊,瘦的脱相,他说:“太瘦了,还是得多吃点,再下去,你都要成竹竿了。“

        程回看了他一眼,也就眼珠子转了下,很累,说:“我的猫能找回来吗?“

        “要是没跑远,能找回来。“

        “找不回来了。“她说。

        贺川没和她纠缠这个话题,等物业消息就知道了,不过就一只猫,没什么大不了的。她要是喜欢,他可以再给她买一只。

        这都是小事。

        他和她接下去的事情,才是重要的大事。

        从浴室出来,贺川抱她去房间里躺着,他把暖气打开,说:“先睡会,你很累,需要休息。“

        程回被折腾狠了,等他走出房间,她才放松下来,浑身无力,精神也倦怠。房间温度很快温暖起来,钻进被窝,很困,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贺川去厨房查看冰箱,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他想煮点东西给她吃都没有食材。

        他拿手机打电话给了助理,吩咐他去商场超市买些食材回来。又特别交代了一句:“到了别摁门铃,打电话,我出来拿。“

        助理也不敢说不,连忙去办了。

        他刚好把房子收拾一下,顺便想想做点什么给她吃。

        助理很快买了食材过来,一路上心里还犯嘀咕,怎么老板忽然搬来这里住,这个点还让他买菜送过去。

        而且到了还不让摁门铃,助理打了他手机。

        很快,门开了,贺川站在门口,说:“你可以回去了。“

        助理也不敢多问,任务完成就要走,就是余光瞥到屋里的沙发位置不太准,抱枕也掉在了地上,也就看了一眼,门就被关上了。

        助理摸了摸鼻子。回头看了看,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

        程回醒过来天都黑了,房间很暖和,被窝也是,但不是她的,她彻底清醒了,想起今天一天都干了什么,尤其是中午那会。

        房门又开了,是贺川走了进来。

        她来不及装睡,就直接和贺川对上了视线。

        他走过去,略弓身,单手撑着床沿。另一只手摸了摸她头发,“醒了?“

        “……“程回习惯性沉默。

        “别吃饱睡足了就不认账了。“他倒是神清气爽了。

        程回不想搭理他,也觉得自己没什么底线,还和他搅和在一块。

        贺川:“你身体体质太差了,中午那会没做多久你就喊累,得多加强锻炼。“

        程回脸上火烧火燎的,被他一说,想起了细节,又来气了,说:“离我远点。“

        “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生物,你说远点,就是嫌我不够近。“

        说着,他俯身下来,凑近她,吻了吻她嘴角。

        “别睡了,起来吃点东西。“

        他目光温柔,给她一种错觉,似乎他们俩没分开过,回到了当初偷偷和他同居的日子。

        她背着家里人,怕被发现,战战兢兢的,像是做贼心虚,每次程夫人打来电话稍微多问一句,她就开始慌。都结巴了。

        而贺川就在边上捣乱,挠她痒痒,还很过分会吻她,不让她说话。

        想起来,恍如隔日。

        程回恍惚了一会儿,说:“你这次又想怎么耍我?“

        “我看起来,是不是特别蠢。“

        贺川还真思考了下:“你蠢点也好。“

        “……“

        贺川的意思,她不懂。

        ……

        她的猫大概率是找不回来了,物业那边来人了,说了一下情况,没找到,监控里是看到了猫的身影。只不过他们去的时候猫早就不在了,他们又找了一下午,没有找到。

        贺川道了声谢送走了物业的人,回头看到程回光脚走到沙发上坐着,没什么明显反应,也就还好。

        似乎睡了一觉,便接受了这个事实。

        其实即便她不接受,也改变不了猫丢了的事实。

        贺川做了几个菜,外观上看还过得去,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他也没试过,特地等到她睡醒过来,给她吃。

        以前那会住在一块的时候,就是他下厨做饭,不用她动手,就把她当成自己孩子在养一样。

        贺川乐在其中。

        程回后来才接受的。

        面对这一桌子的饭菜,她只尝出了四个字。

        重蹈覆辙。

        她所有挣扎和痛苦似乎都不算什么,成了笑话,贺川可以轻而易举搅乱她的生活,她的一切。

        说在一块是他,说分开也是他。

        现在也是一样。

        她盯着那桌子的菜,眼泪不由自主掉下来,很快就打湿了衣摆。

        贺川去厨房盛汤了,出来看到她在哭,他整个人僵在原地,看了一会儿,才缓过来,走上前,把碗放下。

        她说:“你还想怎么毁了我?“

        贺川没说话,走到她对面的位置,拉开椅子,坐下。

        “贺川,我不想重蹈覆辙,那种痛苦尝过一次就行了,我不想跟你继续了。“

        贺川说:“回回,给我生个孩子吧。“

        其实话到嘴边是“重新开始吧“,而不是“生孩子“,他想和她重新开始,但不知道怎么的,出了口,就是这句话。

        也来不及补救了,说都说了,而且他也有这个意思,所以刚才都没做什么防护措施。

        程回消化了好久,才想清楚,他是故意为之。

        刚才那会,没有防护措施,他没戴。

        第一回那次。她事后吃的紧急避孕药,这次,他说要个孩子。

        那他的未婚妻呢?

        知道他这种想法?

        她笑:“贺川,你凭什么认为我要给你生孩子,我有未婚夫。“

        “还没领证,没结婚都不算数。“

        “那你呢,也不算数?“

        “一样。“

        程回仿佛听到了笑话,“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以为我会为了你再次断送自己的人生?“

        贺川说:“你要怎么想都行,不过主动权在我,回回,你以为你那个未婚夫是真心对你?“

        “你什么意思?“

        贺川拿出一盒烟把玩。说:“你以为他真想和你结婚?“

        程回拧了拧眉,忽然有了不好的直觉。

        “据我所知,他已经有新女朋友了,过段时间,估计就会上门跟你妈妈取消两家的婚事。“

        “你有什么证据?“

        “那女的,我介绍的,你说我需要什么证据。“

        程回拿起桌上的一杯水朝他泼了过去,他有机会躲掉,但是没躲,让她泼。

        被泼了一脸的水,那张脸还是英俊,丝毫不被影响。

        程回说:“无耻。“

        他说:“别想在我眼皮底下跟别的男人结婚。“

        “贺川。你有未婚妻,也马上要举行婚礼了,你就不怕温小姐知道?“

        贺川不理会,说:“吃饭吧,补充点体力。“

        她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在背后搞这种事情,卑劣,太卑劣了。

        她很僵硬,好一会儿都没有动作。

        贺川说:“我做了一下午,无论如何都吃点,吃饱了要打我还是骂我都随你,我不还手。“

        “我不吃。“

        贺川又站起来,说:“不吃那就直接进入主题,做吧。“他将她抱在怀里,她很瘦,抱在怀里没有感觉到一点肉,他下巴抵着她肩膀,“你看,你连挣扎都没有力气,何必浪费口水和我作对。回回,只要你乖乖的,我会对你好的。“

        
    小说免费软件晚上适宜看的小说㓜交txt兄长勿近 (骨科)大包子十本值得熬夜看的小说女主和很多个男的古言小说门哪个小说网站适合新人发展小说下载网杨家后宅(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