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深情藏不住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受伤
        “你和温小姐都要结婚了,那她怎么办?“

        谭北轻描淡写指出要害。

        事实上,贺川也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只不过他不跟别人说,即便关系要好的谭北也不例外。

        这几年来,谭北和他关系不错,也是越走越近,加上他有事求谭北妻子帮忙,也就一直和谭北保持联系。

        谭北人不错,还是宋臣的朋友。

        面对谭北的话,贺川没有吭声,抽着烟,目光悠远看向远处。

        谭北说:“说句得罪你的话,这两个女人,你总要舍弃一个,那姑娘我一眼看上去觉得挺烈的,不是会低头的个性。贺川,身为朋友,我才冒着得罪你的风险说这些,道理你应该都明白,不过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作为朋友。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

        “别伤害了两个无辜的人。“

        谭北拍了拍他肩膀,“我也是替你着想,我可不想看到你上什么娱乐新闻。“

        贺川这才懒懒散散勾了勾嘴角,说:“那倒不至于。“

        “行了,进去吧,外面冷。“

        ……

        当天晚上他们在谭家留宿,程回不想留宿的,即便她和老师关系挺好,也就更不想麻烦人家。

        谭北还是热情挽留,贺川替她同意了。

        他们俩自然也是住一间房的,谭北是这样安排的。

        吃饭的时候,谭家一家人十分热络照顾她,气氛融洽,热热闹闹的,不过谭北的大女儿不是很喜欢她,饭桌上,自然也不搭理她。

        贺川的视线若有若无的一直在程回身上,他怕她不习惯,所以格外留意她的情绪。

        也因为这样,他没有注意到谭北大女儿哀怨的眼神。

        几年前他来谭家做客,谭北的大女儿对他格外热络,本来他们俩年纪相差这么多,谭北女儿要喊他一声叔叔的,但是没有,谭北大女儿一直喊他名字,连名带姓的。

        为此,谭北也教育过大女儿,不能这么没礼貌。

        奈何收效见微,他大女儿依旧固执己见。

        贺川倒是不在意那么多的礼数,也没跟一个小朋友计较,她要怎么喊就怎么喊,他不在意所以没所谓。

        今天,程回听到了谭北大女儿左一口贺川右一口贺川的喊。挑了下眉,觉得这里面有些耐人寻味。

        程回拿了杯果汁喝,喝了一半,她主动问贺川,要不要喝点什么,她帮忙给他倒一杯。

        贺川整在跟谭北说话,闻言,诧异抬头扫她一眼,眼神深沉温柔,“和你一样。“

        程回拿自己杯子倒了一杯,然后递给他喝。

        期间,谭北女儿一直看着他们,眼神幽幽的。

        贺川也不嫌弃她喝过的,直接用了她的杯子喝果汁。

        共用一个杯子,已经算很亲密的举动了。

        谭北大女儿一下子就不开心了,饭也不吃了,摔了餐具起身就上楼去了。

        她的动静闹的挺大的,桌上的人都看着她上了楼,谭北缓和气氛,说:“没事没事,继续用餐,这丫头叛逆期。脾气有点大,不要紧。“

        谭北妻子跟贺川和程回说抱歉,解释了一下就上楼去看看她女儿了。

        贺川的目光意味深长看了看程回,薄唇微微扬起,坐在她身边,拿过她手上的餐具,帮她切起了牛排,动作优雅,当然了,也没对她刚才的行为评价什么,似乎没发生过。

        吃完饭,谭北带他们去客房休息。

        进了房间,等谭北走了,贺川倚着房门站着,稍微侧了侧头看她,说:“刚才好玩吗?“

        程回说:“还行。“

        “吃醋了?“

        “我只是不想你霍霍了人家小朋友。“程回也笑,笑容很浅。

        贺川挠了挠眉心,说:“那是谭北的大女儿,我没那么禽兽,连朋友的女儿都祸害。“

        程回没搭理他,打来落地窗,站在阳台外喘口气,她刚才的举动其实挺幼稚的,不过好在谭北的大女儿不了解那么多,还是被气走了。

        她没想到贺川连个小朋友也要玩,那只是个小朋友,至于吗?

        贺川拿了外套披在她身上,声音带着笑意,说:“刚才我不也配合你了,还生气呢?“

        “你就是禽兽。“

        贺川低声笑,想忍住来着,看到她恼羞成怒的模样,还是没忍住笑了:“冤枉。“

        他笑起来,没那么严肃,的确看起来好相处写,这张脸,也是极具欺骗性,能欺骗不知情的小妹妹,就连十六七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

        程回生气的是这个。

        所以刚才在楼下吃饭那会,她拿自己的杯子给贺川喝饮料,就是做给谭北大女儿看的。

        贺川不傻,她想做什么,一眼便看穿了。

        贺川揉了揉她头发:“别这样看我,我又不是什么人都碰。而且我这个年纪,也霍不动了。“

        他的手沿着她后颈曲线往下,目光也越来越深沉,说:“我就碰了你,这几年,我很老实,没有碰其他女人。“

        “……“程回不信他这番话,也就没问下去,腰后那只手已经开始不老实了,她感觉到他的意图,她说:“在别人家我不想做。“

        贺川:“没有做,只是摸摸看,看你长肉没。“

        “……“

        “还是瘦了点,还是得多吃点,长点肉,要不然,你这身子板经不住两次就喊累。“

        她习惯了他脑子里都是那种事,只要是两个人独处,他总会想方设法把她拐床上去,这会在别人家也不例外,她挺佩服他的,能堂而皇之背叛自己的女朋友。

        她应该庆幸,当初被他甩了,要不然也许她就是被蒙在鼓里和被背叛的那个人。

        她走了神,回过神,贺川已经将她抗在肩上,走进房间,落地窗也关了,随即而来的是被他又一轮的欺负。

        说好的不做,结果还是就着她来了一会,疲惫不堪的程回铆足了力气狠狠咬了他肩膀一口,留下了一个异常清晰的牙印。

        她生气的瞪他,他餍zu了心情很好,说:“差点忘记告诉你了,这房子隔音效果不好,你轻点儿喊,别太大声了。等回家了,你要喊多大声我都随你。“

        “在外面有未成年,注意影响。“

        倒打一耙的本领就他最强,程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就你最厉害,我倒是不清楚你脸皮这么厚。“

        “不厚怎么会缠上你,累坏了?你睡吧,我来收拾。“

        “……“

        总不能让她献身了还要她自己收拾吧?

        程回抱着被子,把自己裹起来,不再理会他。

        贺川看了她挺久,确定她睡着了,才起身捡起地上的长裤套上,穿戴好了,他打开房门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女孩,是谭北的大女儿。

        谭北大女儿泪眼婆娑,稚嫩的脸上写满了愤怒,说:“你怎么可以和其他女的睡一间房?“

        贺川挑了下眉,说:“她是我女朋友,我们便可以睡在一间。“

        “你怎么能谈女朋友?“

        “我为什么不能?“

        “你这个骗子。你和爸爸一样,都是骗子,我讨厌你了。“

        贺川无可奈何笑,那女孩已经到他肩膀高了,也不算特别小不谙世事,他说:“我和你爸爸不同,按照辈分来说,你得喊我一声叔叔。“

        “……“她不想喊他叔叔,这会把他喊老了,也会拉开他们的距离,所以她一直喊名字。才不想喊什么叔叔。

        贺川先前也没特地让她改口,现在要她改口,不就是想让她承认他们俩之间的差距吗。

        贺川说:“行了,这么晚了,回房间睡觉去。“

        她这次是真伤心了,跑回房间就哭,她对贺川挺有意思的,要不然听爸爸说他要来,她不会这么开心。

        万万没有想到,他带了女朋友过来,她不能接受。

        ……

        程回在他开门出去的时候又被吵醒了。本就是浅眠,她醒了后,鬼使神差走到门口听到了他们俩的对话。

        等贺川回来房间,她也不装睡了,开玩笑说:“你猜温小姐知道你在外面勾三搭四吗?“

        她又提温凉。

        贺川没什么反应,像是不认识温凉似的,说:“把腿伸进被子里,赶紧休息。“

        程回勾嘴角嘲讽的笑,淡淡的,很快敛回去。

        贺川看她睡不着,拿了手机,打开找了部电影,搂着她一块看。

        一边看一边解说:“这部电影是小三上位做正房,这小三厉害了,披荆斩棘,杀出重围,手撕正房,一睡征服了男主角。回回,你要不要学学?“

        程回:“……“

        他就是胡说八道,哪里有这种电影,她余光扫到了手机屏幕,瞬间红了脸,那才不是什么电影,是爱情动作片。

        贺川不怀好意的笑:“不敢看?那就听声音,不过她叫的没你动听。改天那什么的时候录下来,然后放出来给你欣赏欣赏,恩?要不要?“

        程回:“……“

        ……

        贺川的恶劣,她学不来,她以为自己够恶劣了,然而这男人比她还要恶劣n倍。

        贺川这次来也是有工作上的事情跟谭北谈,他们谈事的时候,程回自觉走开,不打扰他们。她不认识路,就到附近随便逛逛。

        她对伦墩的环境还是挺熟悉的,尤其谭北家的位置还挺接近市里的,她到处走也不怕迷路,因为交通便利。

        程回自己身上有带钱,还是出来前贺川给的,怕她哪里需要用到钱,就给了她几百块现金。

        经过一处公园,谭北的大女儿也在,她和几个朋友在玩,看到了程回。

        冤家路窄。

        见程回是一个人。谭北大女儿走了过来,她身后还跟着几个小伙伴,看起来就不好惹的模样。

        程回被他们堵住了去路,为首的是谭北的女儿。

        问题少年少女呢是什么国家都有的,包括混血儿谭谭。

        谭谭看到程回就想起昨晚的事,少女的恨意是分明写在眼里的。

        程回看到谭谭,似乎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个性鲜明,情绪外漏,喜怒哀乐毫不掩饰,都在脸上。

        ……

        贺川和谭北谈完事情就出来找程回了。

        他在附近找了一圈,没有找到程回,想给她打电话,想起手机用不了,于是回去接谭北的手机给程回打电话。

        很快就接通了,贺川问她在哪里。

        程回支支吾吾了会,说:“我等会就回去,不用出来找我。“

        贺川皱着眉问:“你去哪里了?“

        “随便走了一圈,我在往回走了。“

        “那你快点回来。“

        程回挂了电话,松了口气,捂着流血的额头,对面的谭谭吓到了。惊慌失措看着她,深怕程回把罪责怪在她身上,连忙撇清关系,说:“不是我做的,你别看着我。“

        程回扯嘴角笑,额头淌着血,她另一只手拿着别人的作案工具,一个石头,石头上都是血,是她的血。

        刚才谭谭刚说完话,她的一位小伙伴就拿了石头扔了过来。正好砸中了程回的额头。

        她的小伙伴大概是气不过,帮她出出气。

        谭谭都吓了一跳,她没想伤害程回,虽然心里有怨气,很深的怨气。

        程回觉得手掌黏腻腻的,很难受,也不能一直流着血不管,她就没跟他们计较,转身就往回走。

        早知道就不出来瞎晃了,还挨了这个罪。

        贺川就在谭北家门口等着,焦急,他怕程回找不到回来的路,还在犹豫要不出去找她好了。

        过了会,程回就回来了,捂着额头,手心缝里是鲜红的。

        贺川看到这一幕,眼睛都红了,连忙走上来问她怎么回事。

        程回说:“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

        “摔了额头?“

        “对呀,不行吗?“程回还能笑出来。

        贺川瞬间黑了脸,是不相信她鬼扯的话,说:“先进屋处理伤口。“

        谭北在家呢。连忙拿了医药箱出来,程回想自己动手,贺川沉着脸拍掉她的手,拿了棉签和消毒水帮她处理伤口。

        把血清理干净,伤口也不是那么严重。

        谭谭很快也回来了,她进屋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程回,贺川正在帮她处理额头的伤,谭谭看到后,都心虚了,不敢上前,就想上楼。

        结果被谭北叫住了。

        谭北问她:“你刚才出去有没有遇到程回姐姐?“

        谭谭:“没有。“

        “那你跑这么急干什么?“

        “回来拿东西而已。我什么都没做。“

        谭谭说完就跑楼上去了,行为举止很奇怪,刚才面对谭北的询问,显得慌慌张张的。

        谭北一下子就注意到谭谭不正常的反应。

        贺川处理好她额头的伤口,把东西收拾好,这才坐下来看着她的眼睛问:“说说,怎么回事。“

        “不是说了吗,是我自己走路不小心摔的。“

        “既然是摔跤,你手和膝盖没有一点伤,你怎么摔的,直接额头朝地?“

        他这口气严厉了很多,表情也挺凶的。

        谭北在边上劝:“贺川你好好说,她都被你吓到了。“

        “她可不怕我。“贺川语气凉凉的。

        程回舔了舔嘴唇,有点口渴,过了会才说:“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贺川真没觉得自己这么容易被气到,程回这态度,是真把他气到了。

        谭北看这情形不对,帮忙劝着贺川。

        她身上的衣服沾了血迹,谭北喊来小儿子,带她上楼换衣服。

        趁这个功夫,谭北把贺川拽到院子,说:“你怎么是这种态度跟她相处,你就不怕她对你有阴影?“

        “你别怪我多事,我只是看不下去了,贺川,她是一个人,有话好说,就刚才那样,我不在,你是不是都想动手了?“

        贺川耸了耸肩,说:“她没事。“

        “她明摆着就是不想跟你说,那你好好哄着问,干嘛这样折腾人家姑娘,她根本经不住你折腾。“

        “……“

        “贺川,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怎么一到她的事情,你就慌了神。“

        ……

        程回在房间里换了件干净的衣服,看着镜子里的人,挺惨不忍睹的,尤其额头上的伤,大概是要破相了。

        很有可能会留疤。

        还是额头上的。

        她自己感觉还可以,留疤也没什么所谓,最多化妆遮一下就成。

        谭谭门也没敲就走进来,说:“那不是我做的。“

        开口就是说这个。

        程回看她一眼。说:“我没说是你。但肯定跟你有关系,要不然,你的小伙伴不会打我。“

        “那是意外,又不是故意砸你的。“谭谭不以为意。

        “不是故意的?“程回温和笑着,说,“我看起来这么笨会相信你说的?“

        她没跟贺川说,是不想和她计较,也的确不是她扔的石头。

        谭谭:“那是你自找的,你不配和他在一起,我讨厌你。“

        程回找了张椅子坐,站太久站累了:“你讨厌我。又不影响我和他在一块。“

        谭谭是气短,说不过她,又憋不下这口气,恼羞成怒说:“那就是你活该,活该你被打,你最好早点离开我家,我家不欢迎你。“

        谭谭说完就要走出去,转身却赫然看到贺川和谭北站在房间门口,前者脸色阴沉,后者脸色复杂并且掺杂了几分震惊。

        她不确定刚才说的话,他们听到了多少。还是说都听到了。

        谭北把谭谭带去了书房聊聊,书房里,谭谭一边哭一边说:“不是我做的,我没有做。“

        “那你刚才为什么说她活该,活该被打?这种话是我和妈妈教你的?“

        
    男女主学霸文带肉肥肉 小说大叔我好疼小说好想吃掉你无删除全文这么写小说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适宜夫妻看的小说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