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深情藏不住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程叔,我弟弟因为程回的事和我闹别扭,我也是没办法了,所以才找您出来问问,我听说程回真出意外了?可看您这幅样子,又好像不是,我都迷糊了。“

        程父没看她,垂着眸,又喝了杯水,依旧是岔开了话题,想到曾经唐阙对程回所做的事,程父也都是还记得的,没有忘记。

        唐怀怀也不说话了,似乎在想什么,她看程父不说话,也不着急说话,也不说话了。

        这一时间气氛就微妙了起来。

        程父心情也是挺复杂的,唐阙那样伤害程回,他还不能为程回做点什么,而且居然还担心唐怀怀他们姐弟俩的事。

        一边是自己的女儿,一边是曾经故友的孩子。

        对于程父来说,这个选择无疑是充满困难的。

        他得承认。他是得偏心一点才可以,但是之前,他的选择还是让程回受了委屈的,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他得站在女儿这边才对。

        可是现实情况不太如意。

        程父现在时不时就叹气,因为程回的事,也因为家里的情况。

        唐怀怀看程父一直不说话,就问了:“程叔,是有什么不能说的吗?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程父说:“没什么,你要是哪里需要帮忙的,能帮到你的地方我会帮你,毕竟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这个忙我也是应该帮的。“

        “但是唐怀怀,我也希望你不要太任性,我女儿的事,那是我们家里的事,这个就不用你惦记了。“

        “哦,所以,程叔的意思是这都是真的?程回真出事了?“

        程父的表情已经有点不太好看的,但是还是看在她父亲的面子上,一直忍着没有发作。

        唐怀又接着说:“程叔,我的态度可能是比较傲慢,没礼貌,但是你也知道程回当初跟唐阙的事,唐阙呢,有喜欢的人,她还去搅和,这换做谁心里都不高兴,我针对她,也只是因为这件事,我觉得她破坏了我弟弟的感情,所以我对她有意见。“

        “而且当初唐阙和程回之间的事,您夫人知道后也是不同意的。甚至找了唐阙,把唐阙臭骂了一顿,这些事,我都记得,我也没忘记。“

        “我这些年和唐阙受的苦,说起来,也不比程回经历的少,她只是赢在有您这么一位父亲,而我们没有,我们的父亲早就死了。“

        “有的时候,我也是真的羡慕程回,她可比我们幸运多了,至少,家里人该在的都在,哪像我们这一家,疯的疯,有病的有病,还有我,背井离乡。“

        程父算是听出来了,她这番话,就是刻意强调他们家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因为她父亲不在了。而她父亲的死是跟程父有关系的,是为了保护程父,一命换了一名,才导致了他们家失去了顶梁柱,所以一蹶不振。

        唐怀怀仔细观察程父的表情,说:“程叔,你说是吧。“

        “你父亲的事,过去了这么久,我也记得,也知道你们家不容易,所以在生活上,能帮的都帮了,不会推辞,但是唐怀怀,这不是你拿来伤害程回的理由。当年的事,我也知道,你和唐阙是故意联合起来欺负程回,那件事,我最后也没追究。“

        “对,程叔你大人有大量,放了唐阙一马,没有追究,但是事发之后,要是你知道了,追究了,那对程回才是更大的伤害,女孩子的名声比什么都重要,这点,我相信你也清楚。“

        “当初没闹大,也是为了程回好,程叔,你说呢?“

        唐怀怀也不怕跟程父聊这些陈年旧事,虽然说都过去了,但是不代表他们不记得当初发生了什么事。

        而唐怀怀也是故意说话带刺,字字句句都在扎程父,可以说是一点都不留情面了。

        程父也不是听不出来,但是唐怀怀一直都这样说话,她是这种性格,程父是有所了解的,也能理解她为什么是这种性格,这是跟她的家庭背景有关系。

        虽然当初唐怀怀父亲因公殉职,虽然不是跟他他有直接关系,但是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决策,唐怀怀父亲不会出事。所以唐家人觉得这是程父所导致的,也不是没原因的。

        程父这些年也在尽自己可能照顾他们一家人,但是唐怀怀不接受,甚至觉得程父只是为了自己,也觉得姓程的一家人都很自私。

        唐怀怀就是恨,心里非常憎恨姓程的一家人。

        所以程回真出了事,她挺开心的,就差直接说出来了。

        程父也不和她聊这些话题了,没什么意义,当然了,他也没跟唐怀怀说程回的事,她应该是从哪里听说了程回出事了,所以来找他问,但是程父闭口不提,也不说。

        唐怀怀也没时间磨叽了,她就直接问程父,“唐阙知道程回出事,一直想去看看她,程叔,您也猜到我想问什么了吧?“

        程父听到这番话,默了默,说:“不用了。“

        “程叔是不想说?“

        “没必要说,也没必要说了。“

        “程叔,你不想说我也能理解。“唐怀怀也不意外,“那我就自己找算了,我是一定要了却唐阙的心愿的,他就是一头牛,怎么都拽不回来。他要是找不到程回的墓地,肯定不会就这样放弃。“

        程父沉吟着,没说话。

        “那就先这样?不说了。“

        唐怀怀拿了手包站起来就要走,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回头,看着程父,说:“程叔,我是不是忘记说了,您节哀顺变。“

        唐怀怀是无时无刻都带刺,尤其是非常喜欢刺程父的痛处。

        而程回在家里一直等程父回家,晚上吃过晚饭,阿姨洗了水果给她吃,但是程回吃点就没胃口,在家里客厅走来走去,有点担心程父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

        这都十点钟了,以前程父没有这么晚回来的。

        也不是因为公事,好像是私事,那是什么私事这么晚还没回来。

        程回觉得是自己太紧绷了,但是她也忍不住控制去想这件事。

        阿姨看这个点了,她还没睡,就跟她说回房间睡觉了。

        程回却摇了摇头,说:“我睡不着,再等会吧。“

        “回回,你担心你爸爸吗?“

        “恩,都快十点半了,怎么还没回来,他手机也关机,打不通。“

        阿姨说:“你不用担心。没事的,晚点你爸爸就回来了。“

        “应该吧,我也不知道。“

        说着,程回长长叹了口气,唉声叹气的,又忍不住挠头发,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回回,别唉声叹气的,老人家常说唉声叹气会倒霉的。“

        程回顿了下,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憋了会。说:“我不叹气了,不叹了。“

        “别担心了,你先回房间睡觉,等你爸爸回来了,我再告诉你。“

        程回摇头,她不想睡觉,很精神,就是沉不下心来,蓦地很慌,很没底气,她也说不上来。

        她的情绪现在也是完全不受控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都提不起精神来,尤其今晚,她根本就没有睡意,完全不想休息。

        所以她干脆等程父回来再睡也没关系。

        阿姨比较担心她的状态,就陪着她一起等程父回来。

        程回眼神都没有焦距,时不时看着门口。

        “你饿不饿?要不要给你煮点东西吃?“阿姨时不时来问一下她,就怕她饿了。

        虽然她晚上没吃什么,但是这会也不饿,她感觉不到饿意,就不想吃。

        快十一点的时候,程父这才回到家里,但是手像是受了伤,他进屋就捂住右手。

        “爸,你的手怎么了?“

        程回一下子注意到了程父的手不自然,为什么要捂住,时不时受伤了?

        程父没有回答,反问:“你怎么还没睡?“

        “不困,就没睡,爸,你的手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程父这才哦了一声:“没事,没什么,不碍事,年纪大了,搬点东西就不行。“

        “是吗?“

        “恩。好了,赶紧去睡觉,我也去睡了。“

        程回还想问什么,程父已经上楼了,似乎是不想回答她的问题。

        程回来不及问了,就没问了。

        而程回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程父今晚有点不太对劲,而且出去这么晚才回来,这之前都没有这样过。

        而且回来后,给她的感觉更奇怪了。

        但是程父不说。她也不好再追问什么。

        ……

        回了酒店的唐怀怀觉得今晚程父的反应有点太冷静了,她回去之后越想越觉得奇怪,怎么不像是很难受痛苦的样子,虽然看起来有几分沧桑。

        而且她找遍了墉城的墓园,都没找到程回的。

        这说明什么?

        难道程回其实没出事,但这也不太可能。

        唐怀怀也觉得奇怪了,她隐隐约约感觉有点不对劲,虽然她也不知道具体是哪里不对劲。

        程父的态度?

        唐怀怀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就很奇怪。

        现在最棘手的唐阙这死小子还是那么倔,她说什么都不听。

        要不是因为唐阙,她至于在墉城浪费这么久时间么?

        唐怀怀是越想越恼火。

        她又想起来温凉应该在墉城。那不如找她叙叙旧好了,顺便打发下时间,也想看看她的笑话。

        但是电话打过去,温凉说自己不在墉城。

        唐怀怀挑了下眉,说:“不在墉城?那你在哪里?“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温凉口吻也不太友好,她和唐怀怀一直不对头,对她自然没什么好情绪。

        而对于唐怀怀打这么一通电话过来,温凉就知道她不会有什么好事,所以态度比较恶劣,也不客气了。

        唐怀怀说:“这也不是这样说,温凉,好歹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出于朋友的关心,我联系你,不也很正常吗?“

        “唐怀怀,你以为我不认识你么?你是什么性格我不知道吗?你当我傻?“

        “好温凉,别在意,别生气,我是真关心你,刚好我来了墉城,我以为你还在墉城,这不。就给你打电话叙叙旧。“

        “叙旧?唐怀怀,你搞错了吧,你会跟我叙旧?你还是直接点,直说了吧,你只是纯粹想看我笑话。“温凉可不相信唐怀怀会找她叙什么旧,肯定是听说了有关于她跟贺川的什么事,这才给她打电话,故意来嘲笑她的。

        但是唐怀怀哪里有这个脸面嘲笑她?

        她又好到哪里去?

        做人是真的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温凉也不客气,说:“你也不用跟我装了,看到我落魄,最开心的人你也有份。我也知道,你爱笑就笑,那又怎么样,又影响不了我。“

        “别把我想这么坏,温凉,咱们认识一场,我也是真心想和你做朋友的,你看看,你现在这样,的确是很可怜的,没事,你也不用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的确嘛,贺川就是这个性格,我也不意外。

        也希望你早点走出来,忘掉这段让你不高兴的经历,这个世界上比贺川好的男人多的是。“

        但是话锋一转,唐怀怀轻蔑笑了一声:“不过你这个年纪要是再想找条件比贺川好的,其实还真比较难,你知道的,国内的男人都喜欢年纪小的。“

        “你要是真找不到男朋友,也没事。我给你介绍,我这呢,还是有朋友符合你的审美的。当然了,比不上贺川,不过比贺川好。“

        “你有毛病吗?唐怀怀,你在说什么你知道吗?给我介绍对象?你怎么不给自己留着啊,你自己什么情况需要我提醒你?你未免也太扯淡了。“

        温凉紧接着又说:“你得了吧,别给我蹬鼻子上脸,我告诉你,我是懒得搭理你,唐怀怀。你别以为你搭上了这个靠山我不敢对你怎么样,你做的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不想浪费时间跟你耗,你要是再这样,我不介意把你过去的事都抖搂出来。“

        温凉也不跟她装了,直接说出来了。

        “我过去的事?我又做了什么事……“

        还没说完,温凉就把她电话挂断了,连骂她都懒得骂了。

        温凉没想到唐怀怀也敢踩在她头上作威作福,真的是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她配和她比?

        唐怀怀也不生气,反正她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温凉和贺川闹掰,这也是她想要看到的。

        反正大家都不好过,她就放心了。

        唐怀怀甚至想放烟花庆祝,没想到,终于,终于有在这么一天了。

        ……

        程父对那天晚上出去的事闭口不提,程回问了好几次为什么会受伤,程父都说没什么事,不太在意的样子,也不想回答她。

        这让程回挺无奈的,程父是铁了心不说,她也没什么办法。

        而这天下午,程回坐在房间里看网上的新闻,不经意间浏览到了关于贺川的新闻。

        页面上赫然是他跟一个漂亮女人的合照,两个人一起在地下车库被拍到了,姿势还挺亲密,主要是还牵着手。

        这照片顿时在程回脑子里炸开了,她甚至忘记了反应,感觉像是做梦,可又非常真实,不是在做梦。

        她很快平复心情冷静下来,又去搜了下网上的新闻,还真搜到了不少照片。

        而贺川之所以被拍,是因为他身边这个漂亮女人是个小明星,有点热度,所以就被拍了,而贺川的身份也被爆了出来。

        这照片没打码,镜头角度很清晰能看清楚两个人的长相。

        但凡是个女人都会在意这种花边新闻。

        程回也不例外。

        前不久还在跟她蜜里调油的贺川转而就被爆出和其他女人出入私人场所,还被拍到了如此亲密的照片,这让她顿时觉得打脸。

        而这一巴掌打得也是够响的,直接把程回打懵了。

        随后反应过来,她觉得就算退一万步讲真要生下这个孩子。她也不能让贺川知道,他就不配为人父亲,而且要是小孩以后长大了看到这种新闻,那该怎么想?她又要怎么解释?

        算了吧,别勉强了,勉强的大家都不幸福。

        现在还有时间回头,趁早回头吧,别再抱有什么希望了。

        可以说,贺川这次的绯闻直接把她心上的那团火浇灭了,生生浇灭。

        程回关了网页,又看了其他的新闻平复心情。等冷静下来这才关了电脑,然后去浴室洗了个脸,清醒了下,这下心情才好些。

        程父的手受了点伤,这几天也没出门了,就在家里养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情不好,就一直待在书房里,没下来,程回几次跑过去找程父,他都恹恹的。似乎精神不太好。

        当天晚上,程父就发烧了,程回赶紧让程父去医院,她也跟着去,但是怕被认出来,她就戴帽子,穿了件很大的T恤挡住身形,然后就陪程父去医院了。

        程父还说不用去医院,吃点退烧药就行了。

        程回担心他,也不理会他的话,固执带他去医院。

        程父无可奈何,说:“又不是什么大事,不用这么着急。“

        “你别说话了,你每次都这样,问你怎么了,也不说,爸,你这样我也不放心,还是去一下医院吧。“

        反正晚上,别人应该认不出她的打扮。

        她就放心了。

        而且晚上她觉得也挺安全的,出来一下没什么关系。

        
    诸天尽头她又软又甜全文阅读29适宜夫妻看的小说踏星后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拔萝卜全文免费阅读染指之后(校园)放纵的青春01大叔我好疼小说好想吃掉你无删除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