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首辅娇娘 > 正文 25 高手
        就在此时,顾娇背着小背篓从后院儿的方向走了过来。

        “去趟茅厕也去那么久!”冯林小声嘀咕。

        萧六郎的目光落在顾娇的身上,待她走近了,问她道:“哪里不舒服,让大夫看一下。”

        “没有,走吧。”顾娇说。

        她的样子确实不像是生病了,萧六郎去拿了药材,付账时发现半个月的药包居然不到一两银子:“是不是弄错了?”

        “没,就这个价。”伙计道。

        “早和你说过了,他们生意不好,降价啦。”冯林在他耳旁小声说。

        但也降得……太离谱了。

        可除了这个,萧六郎又想不出别的缘由了,总不会是有什么贵人在暗中襄助自己。

        一行人出了回春堂。

        二东家亲自将人送到门口,与顾娇擦肩而过时,二东家笑眯眯地冲顾娇伸出五根手指。

        药费,五两银子,先记账上了啊。

        顾娇给了他一个霸气的小眼神,从诊金里……扣!

        话说回来,二东家还没找她给别人看诊呢,也不知道到时候会给她接一单怎样的生意。

        “萧兄,我送你回去。”冯林说。

        萧六郎不容拒绝地说道:“不用了,罗二叔的牛车就在那里,你回书院吧,好好温习,明年要下场的。”

        提到这个,冯林就头大,他的学问其实不怎么好啊,夫子总说他的文章太过刻板,没有足够的新意,碰上守旧派的考官还好,若是碰上新派的他妥妥就落榜了。

        冯林叹气:“行吧,我先去书院,你路上小心。”

        说罢,他又瞪了顾娇一眼,仿佛又在担心顾娇会给萧六郎惹祸。不过,自打萧六郎讲了那句她有名字后,他到底没再喊过她小恶妇了。

        冯林离开后,顾娇与萧六郎没立刻回村,而是先去铺子里买了点东西。

        顾娇买了点蜜饯与花生瓜子,她发现老太太挺好哄的,只要给她吃的,她就能在屋子里待上一整天。

        萧六郎则是买了点红糖,上回找张婶儿家借了红糖,一直还没还给她。

        二人将东西拎上牛车时,罗二叔笑了:“办年货呢?也是该办了,马上就年关了。”

        二人同时愣了一下。

        突然意识到年关要到了。

        其实二人并不是过得浑浑噩噩不知日子,只是在他们心里都没有过年的习惯与打算。万家灯火,一家团圆的除夕,对他们而言永远都是最孤单的日子。

        顾娇前世八岁离家,住进组织的实验基地,组织一旦到了除夕便会集体放假,空荡荡的基地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

        萧六郎的情况顾娇了解的不多,或许他也曾经热闹过,但后面也全都没了。

        她是异世的孤魂,他是异乡的孤客。

        罗二叔的话,让二人顿时有些无所适从。

        但二人什么也没说,只是拿着手里的东西默默地上了牛车。

        牛车走得慢,抵达村子时天色已经暗了。

        罗二叔将牛车赶回自己家,顾娇将所有的东西扔进自己的小背篓,与萧六郎一道朝自家方向走去。

        刚走到一半,便远远瞧见自家门口好像出了事,围着一群人,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里头隐有骂声传出。

        正在门口因为给两个孙子喂饭而走不开的张大婶儿冲二人嚷嚷:“哎呀,六郎,你们咋才回呀?你家出事儿啦!”

        “出什么事了,张婶?”萧六郎问。

        “顾家人上门,和你那什么……姑婆……吵起来了!”

        姑婆?

        他们家几时来了这么一号人物?

        该不会是……老太太吧?

        老太太老年痴呆了,会被欺负得很惨的!

        顾娇转头对萧六郎道:“我先去看看。”

        张大婶儿忙道:“你赶紧去!你奶不是省油的灯!”

        顾娇来了这里这么久,还没见过原主的奶奶,只知她姓吴,年轻时便是个泼辣户,之后嫁给顾老爷子。顾老爷子是读书人,后面又做了里正。按说吴氏跟了他该有所收敛才是,偏吴氏还越发气焰嚣张了。

        村子里谁第一不好惹,非吴氏莫属,所以张大婶儿才会担心萧六郎的“姑婆”被欺负。

        顾娇到自家门前时,发现顾家的妇人全来了,吴氏以及她的两个儿媳周氏与刘氏。

        当然,顾小顺与顾二顺也在。

        顾二顺站在她娘身边,顾小顺则站在老太太身边。

        不过,与张大婶儿描绘的有些不一样的是……被骂得脸红脖子粗的似乎是吴氏三个!

        “你你你你你……你有种再把方才的话说一遍!”吴氏叉着腰,拿手指着老太太。

        老太太不知让谁给她搬了条板凳,她大刀阔斧地坐在板凳上,翘着二郎腿,抓了一把瓜子,一边磕,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凭啥再说一遍?你是脑子不好听不懂啊,还是耳朵聋了听不清啊?”

        吴氏在村儿里横行霸道这么多年,还没被谁这么下过脸。

        不怪两个儿媳要请她过来骂架了,这老婆子的道行,两个儿媳根本招架不住啊!

        “我不管!这一两银子他今晚必须给我送来!”吴氏说不赢,便开始耍赖。

        老太太吐了她一脸瓜子壳儿:“我呸!他是吃你家米了,还是喝你家粥了?窑姐儿都比你要脸!别说一两银子了,一个铜板都不会给!”

        竟是把吴氏比作窑子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吴氏要给气炸了呀!

        吴氏:“你你你你……”

        老太太完全不给吴氏发挥的机会:“还有,你也别说是我家娇娇吃了,她才吃多少,你们又找六郎要了多少?我家娇娇原是要在顾家招婿的,奈何你们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俩赶出来了。既然赶出来了,那就和你们顾家没关系了!”

        吴氏气得直发抖:“那……那只是分家!”什么赶不赶的,这种话传出去,顾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老太太又嗑了个瓜子儿:“哦,你承认是分家了呀!既然分家了你咋还让六郎拿银子贴补你们呢!脸呢?拿去糊墙啦!”

        吴氏被噎得直翻白眼。

        这哪里来的疯婆子,简简简……简直气死她啦!

        乡亲们却是快笑死了。

        吴氏那张嘴在村里骂架就没输过,今儿却被怼成了锯嘴葫芦。

        分家的事儿原就是顾家做的不地道,只是那会儿顾家对外声称是萧六郎的主意,萧六郎不愿意与顾家住一起,乡亲们便不好多说什么。

        顾娇之后总在顾家吃饭的事,村里人也都知道,可没料到顾家居然是收了银子的!

        顾娇只是个十四岁的丫头,她能吃多少米啊?顾家却让萧六郎每个月给他们一两!

        这不是讹人吗?

        一两银子,够一大家子吃上两个月了!

        周氏与刘氏只是见萧六郎这个月没给家用,于是上门来讨要,哪里料到会闹成眼下这种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这下该如何是好?
    小说大全排行榜叶教授的小黏糖全文免费阅读云翻雨覆小说全集免费听书全部免费免费全本已完结小说小说排行榜前十相府千金治病记(1V2 )全本免费完结小说以茶入药(年龄差H)无弹窗绝品按摩师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