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首辅娇娘 > 正文 583 逆天龙一(三更)
        下午。

        皇甫贤带着南湘进入了皇宫。

        一路上,南湘不断对这孩子发花痴,引来皇甫贤无数白眼。

        “你怀里抱着什么东西,能给我看看吗?”下马车后,南湘一边推着皇甫贤的轮椅,一边望着皇甫贤怀中的小包袱问。

        皇甫贤从屋子里出来便抱着它,也不知里头装的啥,路上就没撒手的。

        “不给你看。”皇甫贤傲娇地说。

        顾娇说了,有了这对东西,他的残肢就能接上腿,现在他伤势未愈,不能戴上它,但是他想过了,他要提前和它们培养感情。

        南湘不怒反笑,这孩子可爱,真可爱,生气也可爱!

        二人抵达了坤宁宫,皇甫贤让宫人通报萧皇后,说是带了一位大夫来为秦楚煜治病。

        萧皇后赶忙将人请了进来。

        萧皇后已经知道了那晚皇甫贤救秦楚煜的事,对皇甫贤改了观。

        “你怎么样?不是在碧水胡同养伤吗?怎么进宫了?”她虽心力交瘁,却还是关心了一下皇甫贤。

        皇甫贤道:“我没事,我带了一位大夫过来,是顾大夫弟弟的义母,姓南,顾大夫让她过来帮忙看看七殿下的伤势。”

        娇娇弟弟的义母,这关系有点儿绕。

        这个节骨眼儿上萧皇后没心思去掰扯这些亲戚关系,但既然是顾娇介绍的,那想必是靠谱的。

        萧珩已经去刑部上值了,这里只有萧皇后与苏公公等人。

        萧皇后充满希冀地看向南湘道:“南大夫,你真有办法治疗本宫的儿子吗?”

        南湘摇头:“我治不了,我只能暂时压制他体内的毒性,真正痊愈还得娇娇带回解药。”

        萧皇后一愣:“毒?小七是中了毒?”

        顾娇走时只让魏公公带话说去取药了。

        南湘暗道,方才二人分别得急,没将口供对好,但说都说了,再收回来也不可能了。

        她只得如实道:“是,一种十分罕见的毒,皇后别太担心,娇娇已经去取解药了。”

        萧皇后紧张地问道:“那、那要是取不回来……”

        南湘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天亮之前取回来,七殿下就还有救。”

        “你的意思是……小七只能撑到天亮?”萧皇后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人都差点倒下。

        苏公公及时扶住了她。

        南湘来到床边,拿出一瓶药丸,拔掉瓶塞取了一粒放在秦楚煜的舌下。

        这其实也是一味毒药。

        以毒攻毒压制住他体内的毒性。

        但必须把握好量,轻了没效果,重了会直接毒死秦楚煜。

        所以她得留下慢慢观察。

        “娘娘,您可别自个儿倒下了,您倒下了,七殿下怎么办呐?”苏公公苦口婆心地规劝。

        萧皇后努力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她将眼泪死死地憋回去,闭了闭眼,对苏公公道:“你先去安排一间屋子,让贤儿去歇息。”

        “是。”苏公公将皇甫贤推了出去。

        萧皇后稳定好情绪,来到床边坐下。

        南湘坐在床对面的凳子上。

        萧皇后坐得略比她高一些。

        许是情绪平复了,萧皇后这才仔细打量起南湘来。

        南湘戴了面纱,看不清容貌,但因角度的关系,萧皇后依旧从面纱的缝隙里看见了一点毁容的痕迹。

        萧皇后没说什么,将目光移开。

        可鬼使神差地她又将目光挪了回来。

        这一次,她看的是南湘的眼睛。

        她感觉这双眼似曾相识,仿佛在哪儿见过。

        床铺上秦楚煜难受地闷哼了一声,打断了萧皇后的思绪。

        萧皇后忙去看儿子怎么样了,南湘站起身,一步上前,抱住秦楚煜让他坐起来身子往下趴。

        下一秒,秦楚煜哇的吐出一口黑血。

        萧皇后花容失色:“小七!”

        南湘给秦楚煜顺了顺气,又将缓缓地将秦楚煜放了回去,又往他舌下多加了一颗黑药丸。

        萧皇后忧心忡忡道:“南大夫,小七是怎么了?”

        “七殿下体内的毒发作了。”南湘望了望窗外挂上了夜幕的天色,“希望娇娇能尽快找回解药。”

        墙头下,顾娇看着这一串整齐划一的龙影卫糖葫芦,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她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跟来的。

        现在送回去还来得及吗?

        算了,赶紧找药。

        顾娇远远观察时并不觉得这间庄子有多大,进来了一溜达才发现内里别有洞天,难怪能住下一小支龙影卫军队。

        按理说这么大的庄子,又住了这么多人,不该能隐蔽得如此之好才是。

        顾娇晃了一圈才总算明白为何这里人迹罕至,这座庄子竟然是建在一块坟地之上,庄子的后面大片坟头,只是看上去似乎荒废已久,没什么人过来祭拜,坟头草都两米高了。

        燕国人的警惕性很高,即便住在这种山穷水尽的地方,也依旧严阵以待,十二时辰都有燕国侍卫与龙影卫组成的卫队在庄子里来回巡逻。

        顾娇没与他们正面交锋,小心翼翼地避开他们的视线。

        庄子里有三个大院,七八个小院,小院多是住龙影卫与侍卫下人的,大院才是顾娇的顾娇。

        顾娇与龙一五人先进了东面的大院。

        顾娇负责寻找,龙一五人负责掩护。

        不得不说,能在如此数量庞大的燕国龙影卫中自由穿梭,还真多亏了龙一几人。

        他们用自己的气息完美掩藏了顾娇的气息,而他们之所以不被人警觉很大一部分程度上是因为他们与燕国龙影卫同属死士,气息十分相像。

        巡逻的人走过去以为屋子里是自己人,自然不会进去查看。

        东大院什么也没有。

        顾娇冲龙一摇头,又往西大院走去。

        这间院子住了好几名燕国的……谋士,顾娇不知对方身份,从打扮与气质上暂且这般称呼对方。

        奇了怪了,来了这么多人,有文有武,就为了对付一个女奴的儿子?

        “这次的事是我们大意了。”

        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子声音自书房不经意地传了出来,他说的是昭国话,但听得出口音不大对,这是个燕国人!

        伴随着实力的逐渐恢复,顾娇的五感也提升了不少。

        她隔着一整间屋子,在聚精会神的状态下竟然还能听见那边的声音。

        顾娇凝神屏气,听得那个男子继续说:“不过也怪秦风嫣太心急,她若肯听我们的令行事,根本不会早早地暴露了自己。”

        之后屋子里的另一个人说了什么,只可惜声音太小了,顾娇委实没听清。

        但顾娇猜测对方是在说“你们高估她了”之类的话,因为那个燕国人回答道:“我们不也想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吗?谁料比起她母亲,她终究是差了一点火候。”

        之后二人一会儿燕国话一会儿昭国话的切换,说昭国话时声音太小,说燕国话时顾娇又听不明白,委实让顾娇后悔没有多学习几门外语。

        有一句顾娇听明白了——“南宫将军,多谢了。”

        屋子里的燕国人是个将军?

        那句话之后屋子里的人依次从里头出来,二人被一大群龙影卫包围着,很难看清长相。

        其中一人出了庄子,另一人则往大院而去。

        后者应当就是那位南宫将军。

        他与手下人说了什么,全是燕国话,顾娇听不懂,但龙一好似懂了,他夹起顾娇嗖的往大院后方去了!

        在大院之后竟然藏着一座小院。

        小院无人把手。

        这座庄子每个角落都有重兵把守,除了这里。

        要么这里头什么都没有,是空的;要么,这里头危险重重,根本不需要任何人额外把守。

        顾娇倾向于后者。

        龙一上前探路,一只脚刚踩进院子,便有一支箭矢凌空射了出来!

        龙一猛地一抓,后退一步,将顾娇护在身后。

        顾娇没事。

        顾娇再次看向院子里地面上的鹅卵石图案,这一次,她看懂了。

        她淡淡地扯了扯唇角:“八卦阵啊。”

        前世教父教会她的第一样东西就是阵法。

        顾娇一马当先,轻车熟路,如入无人之境。

        她闯过了阵法之后打算提醒龙一五人跟着她方才的步子过来。

        哪知一回头,人不见了!

        再一正过头,五人齐刷刷地站在了她面前!

        顾娇:……忘了你们是龙影卫,轻功能飞。

        等等,如果这个阵法并不能阻挡武艺高强的龙影卫,那么它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难道说来闯院子的全是普通人吗?

        顾娇觉得不对劲。

        就在此时,几个小黑点自屋内飞出来,嗖的飞上了几人的脖子与手背。

        是虫子。

        顾娇将手背上的虫子拍开。

        她没什么大碍,然而下一秒那几名被虫子叮上的四名龙影卫却齐刷刷往前栽倒在了地上。

        顾娇忽然记起在御书房里发生的事,秦风嫣就是素手一挥便将陛下的龙影卫放倒了。

        难道用的就是这种小毒虫?

        它们是龙影卫的克星?

        顾娇唰的看向龙一!

        龙一身上的小毒虫最多!

        龙一看了看顾娇,又看看倒在地上的兄弟,原地懵圈了三秒。

        随后他就以同款姿势面朝下倒下了。

        顾娇:“……”

        顾娇扶额:“龙一,你没事。”

        龙一两手摸瞎,拔了一把坟头草插在自己头上。

        仿佛在说。

        人已死,有事烧纸。

        顾娇再次:“……”

        ------题外话------

        悄咪咪的三更来啦,有悄咪咪的月票吗?

        
    小说网站排行榜前10名飞卢小说网含苞待宠师叔个个不斯文哥,你是我的了 全文免费阅读公主和贫僧创世中文小说网夹缝生存 空空公主,微臣馋了2021玄幻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