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首辅娇娘 > 正文 833 大获全胜(二更)
        这个场面带来的震撼与冲击是极大的——乌压压的黑风骑,如同滚烫的铁水朝着南宫家的八万叛军奔涌而来!

        大军作战是有阵型的,一般都是弓箭手与战车在前,冲锋陷阵时骑兵在前,步兵在后。

        常威预定的主要作战场地是靠近峡谷的方向,南宫家的骑兵与战车自然被安排在这边。

        虽说按原计划,只要黑风骑碰上雪域天蚕丝,就压根儿不必他们动手。

        问题是,他并不完全确定副将能够成功将黑风骑引过来。

        万一副将与那队骑兵在峡谷直接被灭杀了,黑风骑等着他们去峡谷进攻,那么雪域天蚕丝便派不上用场了。

        为了以防万一,他仍是将这边作为了主战场。

        这个安排可谓是给黑风骑敞开了大门,欢迎他们来收割人头。

        骑兵与步兵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战力,何况遇上的还是六国之中最强大的黑风骑!

        常威不用看便已经能想象自己这一方要损失多少兵力了!

        他现在就算即刻下令将战车拉过去,也过不去了!

        步兵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他们已经被打慌了!

        常威冷冷地看向一旁的副将:“你与他们交手的时候就没看出来他们没多少兵力吗!”

        “我……”副将噎住。

        他在峡谷里被黑风骑的气势压倒,吓得六神无主,只盼着早点儿离开,唯恐多过一招都会命丧黑风骑之手,哪儿还顾得上去数对方究竟有多少兵力。

        他大臂一挥,指向静悄悄的山坡道:“是他们那个指挥使!他叫得太厉害了!吵得我脑子都嗡了!”

        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程富贵凭借一己之力,喊出了千军万马之势,硬是让人感觉他身后跟着全部的黑风骑。

        常威咬牙道:“你都没见到黑风营的统帅,怎么能判定全部的黑风骑都在那里!”

        “我……这……”

        他被程富贵给吵傻了好么?

        事到如今,常威再看不出自己中了计就说不过去了。

        峡谷的伏击只是障眼法而已,其实黑风骑的主力早已绕到了南宫大军的后方。

        那个指挥使又叫又骂的,弄出如此大的动静只是为了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察觉不到另一边的黑风骑主力的靠近。

        他们是怎么想到要绕到后方去打的?

        他们就不怕峡谷这边的黑风骑会被南宫家的大军吞得渣都不剩吗?

        除非——

        黑风骑早料到他们过不去!

        常威看了看前方若隐若现的雪域天蚕丝,再看看突然就躲在山坡背后不再前行的黑风营骑兵,心底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那个少年猜到他会用这一招了!

        但这怎么可能?

        他手中有雪域天蚕丝的事,连南宫家主都不知情——

        少年究竟是何人、为何对他如此了解?

        来不及去思考这些了,后方惨叫声迭起,黑风骑杀人如探囊取物,再这么下去,大军就要败了!

        “找人把雪域天蚕丝拆了!”他吩咐副将。

        这玩意儿不是那么好拆的,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并且为了防止滑落,打的是死结!

        那些木柱也是特制的!

        什么叫画地为牢,这就是了。

        常威头都痛了!

        只能吩咐副将想办法拆卸,他倒是想从两边绕过去杀了躲在山坡后的那些黑风骑,可他选的绝佳猎杀地点啊……两边都是湖泊!

        这要怎么绕?

        潜水吗!

        常威忍住一阵阵袭来的眩晕,冷冷地拔出长剑。

        “所有骑兵听令,随我出战!”

        “战车准备!弓箭手跟上!”

        战车配上弓箭手是对付骑兵的好手段,就是战车动起来太慢,他得先与黑风骑厮杀一番。

        常威一马当先,率领南宫家的骑兵自步兵阵营穿梭而过。

        南宫家的大军并不弱,他们一直以来也是延续轩辕家的训练方式练兵的,只不过,这种优势一旦碰上了真正的轩辕大军,便变得不堪一击。

        轩辕军的强大是印刻在骨子里的,是当飞鹰旗迎风招展的一霎,胸口滚过的热浪便足以灼伤腑脏。

        常威的加入令南宫家找回了一点主心骨,溃散的军队在他的指挥下渐渐重振旗鼓。

        可这仍抵挡不住黑风骑的猎杀,所向披靡的黑风骑如同深渊的巨兽,也如同炼狱的修罗,没有叛军能逃过他们手中的屠刀。

        常威看着一个个将士倒下,一双眼睛都杀红了!

        而另一边,副将正在指挥几名士兵拆去雪域天蚕丝,用兵器是不成的——一刀下去,刀成了两半。

        火烧也不管用。

        他尝试去砍木柱,哪知这木柱比铁还硬,剑都砍豁了,它纹丝不动!

        最后,副将灵机一动:“挖!给我把柱子挖出来!”

        咻!

        一支箭矢飞来,将一名南宫士兵射倒在了地上!

        副将眸光一颤,猛地朝对面望去,只见程富贵、李进与佟忠三人正率领一大波骑兵朝他们放箭。

        但凡靠近柱子的,来一个,他们射一个,来两个,他们射一双!

        副将抄起一块盾牌挡住自己,恨得切齿道:“欺负我们没有弓箭手吗!”

        靠!

        还真没有!

        让常威将军带走了!

        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一时不察都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这并不是说常威纵观全局的能力不够,实在是顾娇的出现是这场战役最大的变数。

        常威阅人无数,却也从不曾与这样的敌人交手过,对方似乎很熟悉他的路数,然而他对对方一无所知。

        本以为只是个武学奇才,谁料还是个用兵如神的将帅之才!

        常威双目血红地望向那个斩杀了无数南宫士兵的少年,少年杀得太猛,已经没人敢接近他,可但凡被他撵上的,没一个人逃得过他的猎杀!

        常威率领骑兵朝顾娇包围过去。

        顾娇见那么多人朝自己奔袭而来,眼底没有丝毫惧怕,她一手抓住缰绳,另一手握紧红缨枪,眼底杀气翻涌:“上!”

        黑风王气场全开,加快速度,霸道地冲进了南宫大军的骑兵阵营。

        南宫家的战马被黑风王吓得四处逃窜,好不容易杀过来的骑兵阵营顷刻间被冲得四分五散。

        顾娇与黑风王追击着属于他们的猎物。

        但这并不是最可怕的。

        常威几度要去杀了顾娇,都被黑风骑拼死拦住,随后他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事。

        这些黑风骑看似各杀各的,实则是有组织、有计划地将所有南宫大军往峡谷的方向撵去。

        他们对南宫大军形成了合围之势,令这些被吓破胆的将士们无路可逃,只能拼命后退。

        而后退的结果就是——

        常威唰的回过头,望向不顾一切朝前冲去的南宫士兵:“停下——都给我停下——”

        可惜晚了。

        不知情的叛军齐刷刷地朝雪域天蚕丝撞了过去——

        那明明是用来对付黑风骑的手段!

        为什么……为什么最终落在了自己人的身上!

        常威发出了猛兽般的悲怒吼声!

        顾娇手起枪落,杀死了一个偷袭黑风王的叛军!

        眼下局势一面大好,但其实只有她知道。

        大家的体力快到极限了,虽明面上看不出来,但再战斗下去,会大大增加黑风骑的伤亡。

        顾娇拽紧了缰绳:“老大!”

        黑风王会意,它顺着顾娇的力道调转方向,朝着常威将军驰骋而去。

        它的力气也快耗尽了。

        大家赶了这么多天的路,透支体力的不仅有人,还有马。

        所有黑风骑都是凭着一直执念在作战。

        常威一剑砍向一匹黑风骑战马,顾娇长枪一挑,铿的一声,挡住了他威力迅猛的长剑。

        常威扭头一瞧,迎上了少年冰冷沉着的眼眸。

        少年淡淡地说道:“你的对手,是我!”

        常威放了个虚招,一剑刺向顾娇的心口!

        他这个打法几乎属于偷袭了。

        对小辈用这种阴招,老实说他是汗颜的。

        然而形势危急,若再不赶紧拿下黑风营统帅的人头,南宫大军就真的要输掉这场仗了!

        顾娇被他长剑砍中。

        他眸子一亮!

        他就知道,这一招没人可以躲开!

        然而下一秒,他的神色僵住了。

        为何、为何刺不进去?

        韩五爷的宝剑都刺不穿我的盔甲,你的剑……能比他的更锋利吗?

        顾娇冷静地看着他,在他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扬起红缨枪,一枪刺穿他坚硬的盔甲,刺中了他的胸口——

        ------题外话------

        今天,也是想要月票的方方仔~

        
    小说月报精品合集乡野春潮她那么软 全文阅读你好,白教授番茄小说下载安装七猫免费阅读小说全免费下载安装完结小说排行榜免费小说修仙小说都市言情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