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九世剑仙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御剑术
        话落,又有几个长老开始翻找自己的空间戒指。

        想看看是否有等价的东西可以拿出来交换。

        李忆安见状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大可不必。

        “长老,不用如此。”

        “弟子只有一个请求,只要长老能替弟子做到。”

        “这些详解和心得弟子事后双手奉上!”

        在场长老有些犹豫。

        近日宗内所发生的事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耳闻。

        李忆安身为战堂弟子。

        他今日所求的事情,能是简单的事情么?

        他们可不想为此陷入到战堂与宗内各个势力之间的争斗。

        高崇和高政二人见状看向了他们的师傅佐明卫。

        二人心中对眼前众人的反应一点也不惊讶,因为他们之前也是如此。

        佐明卫早就从他们口中得知了李忆安所求的事情,点了点头。

        有了佐明卫的默许,高崇和高政二人便开始与在场长老详细地解释了李忆安的诉求。

        很快便有一名叫做楚凡的长老上前询问。

        “执法堂维持宗规这是理所应当。”

        “你只是想让我们监督执法堂?”

        佐明卫干咳一声,看向了楚凡。

        “楚凡,你身为长老除了研究剑经典籍外,可真是一点都没增长。”

        “执法堂维持宗规的确是理所当然。”

        “但秘宗堂是否会左右执法堂,这才是忆安想要我们做的事情。”

        楚凡立刻恍然大悟,他随即一拍大腿,“这简单啊。”

        在场长老纷纷点头。

        的确是简单,相比较于他们没日没夜花尽心思去补全这些残卷。

        如今只是监督执法堂落实宗规,那还不是轻轻松松。

        这甚至让他们感觉有些不真实,感觉这残篇详解和心得来的太过容易。

        得到了众人的同意,李忆安谢过了在场剑阁长老,又单独对佐明卫行了一礼。

        “谢太上长老。”

        佐明卫抚须一笑,“这算什么。”

        “我们这些老家伙天天在剑阁内琢磨这些残卷都要被逼疯了。”

        “还有些长老,弟子现在都还在外寻找残卷的线索。”

        “与你的要求相比较,来得太过容易了。”

        “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残卷信息的?”

        此话一出,佐明卫也自觉失态,摆了摆手,“算了,但我没问,这是你个人机缘。”

        “今日你愿意贡献出来,已是对我剑阁最大的贡献。”

        “你放心吧,后日我剑阁长老必然到场,我亦如此。”

        有了佐明卫的亲口保证李忆安当即便明白了此事已成。

        如今就只要等后日一到,他便上秘宗堂挑战。

        这一次,他要秘宗堂再也不敢轻易挑衅战堂!

        李忆安之后先交出了一些残卷的完整篇。

        至于详解和心得他需要等后日才会交付。

        这些长老如今拿着残卷,有喜有悲。

        见过了更好的,再看看自己手中的毕生所求之物竟是显得有些索然无味。

        没过多久,剑阁长老纷纷离去,独留下了莫铁山在紫竹林。

        想来是高崇二人的意思,想让他与李忆安打好关系。

        “忆安,你真的要挑秘宗堂?”

        李忆安点了点头,“为何不呢?”

        林青青等人也是出言劝阻。

        之前的徐文,丁武陇,柳三等人是秘宗堂沈林长老加急从附近求来的援兵。

        但现在的情况显然不同。

        因为随着仙宗大比的到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剑宗弟子回宗。

        虽然他们的实力可能与此前三人不相上下,但保不准秘宗堂不要脸面,动用了更高修为的弟子参战。

        难道李忆安也要应战?

        再说说执法堂。

        按照李忆安的意思,只要执法堂按宗规处理当日的局面,他便有办法为苏茹获取重修的办法。

        可他们想不通的是,执法堂落实宗规与李忆安的目的有什么关联。

        李忆安并未对此多作解释,而是让众人放心。

        只要时间一到自会知晓。

        两天时间不过弹指一瞬。

        清晨一早,李忆安如约下山赶赴了秘宗堂。

        他身后跟着的则是战堂众人以及剑阁弟子莫铁山。

        楚狂人依旧不知去向,连玉小倩也没了踪影。

        至于当日的剑阁长老,按照约定,他们会在必要的时候出面。

        沿途,越来越多的弟子加入了一行人的队伍。

        对于李忆安这个新来的弟子,他们都很好奇。

        尤其是见过了当日的一战之后他们对今日的对战更为期待。

        “诶,你说这忆安师弟是去送死么?”

        “你觉得呢?”

        “我感觉像,我收到了消息,今日有很多秘宗堂师兄回了宗门,这些人常年在外历练,可不比丁武陇他们弱呢。”

        另一弟子闻言嘿嘿一笑,“那与徐文相比呢?”

        众人闻言略有所思。

        这些外出历练的弟子与丁武陇二人相比自然是要强上不少,但也不可能强徐文太多。

        可转而一想,若是秘宗堂没有准备,又怎会对李忆安下套。

        “喂,执法堂的人也赶过去了。”

        “今天算是有好戏看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便随着李忆安一行人来到了秘宗堂的山脚。

        李忆安咧嘴一笑,既然是来挑事儿的,那自然是要从山脚开始,一层层开始往上,直到打得秘宗堂服为止。

        山脚的秘宗堂弟子一看李忆安这一行人的阵仗早就上山通知了长老。

        没过多久,秘宗堂的三四个长老便带着十来个弟子下了山。

        带头之人,正是当日在紫竹峰下出现过的雨长老。

        见到了秘宗堂的这些师兄师姐,在场的剑宗弟子不淡定了。

        “我去,这是柳青,陈玉生师兄...”

        “这可都是本命境的师兄啊。”

        “快看!”,此时有人指了指秘宗堂其中一名弟子,“郭晓晓师姐也回来了。”

        众人闻声望去,这是一个着装干练的女子,眉目清秀,英气不凡。

        她在宗内师兄弟们心中地位可不是一般的高。

        而且她的修为也是同辈之中的翘楚。

        “师傅,就是此人?”,郭晓晓上前轻声询问。

        雨长老点了点头,目光死死盯着李忆安。

        “李忆安,你还真敢来!”

        李忆安取出了血瞳,直插入地面,一抱拳,笑言。

        “我为什么不敢来?”

        “不知雨长老可做好了准备!”

        “准备?”,雨长老哈哈一笑,“你可知道你今日不能拒绝。”

        李忆安点了点头,伸出了右手,“知道,那我师姐的修为的破解之法呢?”

        雨长老右手一翻,出现了一卷丹方,但他并未立刻交给李忆安,而是朝着空中某处大喊一声。

        “执法堂长老,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话落,空中有一人现身,正是当日问剑台维持秩序的执法堂长老成长老。

        “在呢,在呢,瞎嚷嚷什么。”

        “你们秘宗堂和战堂这是要私斗么?”

        雨长老立刻摇头看向了李忆安,“私斗可不敢,我秘宗堂弟子可不愿为了这小子而去断剑崖面壁。”

        “我们这是问剑,对么?”

        李忆安呵呵一笑,随即拱手对空中的执法堂众人行礼。

        “成长老,雨长老说得没错,我们这是问剑,只不过这地儿不是问剑台罢了。”

        成长老闻言眉头微蹙,“你当真?”

        “李忆安,你虽然有些天赋,但今日这事儿我奉劝你还是立刻原路返回。”

        “你最好还是让你师傅出面,否则接下来,我会不太好处理。”

        他随即看向了李忆安身后的林青青。

        “你也不管管?”

        林青青摊了摊手,“成长老,李忆安随我师兄楚狂人,我可管不住。”

        雨长老见成长老竟为了战堂着想,神色有些不悦。

        不过无妨,他做了这么多准备,并不会因为他人的三言两语而放弃今日的比斗。

        他随即将手中的丹方抛给了李忆安,冷声喝道:“废话这么多干什么,咱们开始吧。”

        成长老见状摇了摇头也不再劝阻,要是再劝下去,可就有站队的嫌疑了。

        “你们好自为之,执法堂听令!”

        “喏!”,身后一众执法堂弟子应声。

        “维持此次问剑秩序,不得有他人干扰!”

        话落,执法堂弟子落在四周,开始维持在场秩序。

        而现在随着比斗的开始,越来越多的剑宗弟子正在朝着此处闻讯赶来。

        李忆安接过了丹方,随即便打开仔细看了一遍,确认药性没有冲突,没有毒性之后便交给了身后的林青青。

        “师叔,麻烦你找黄天长老立刻配比。”

        林青青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拉着苏茹离去,临走对天无策使了个眼神。

        后者立刻拍着胸脯保证,绝对没问题!

        其实天无策也很为难。

        因为他的职责是受元道的指令,保护李忆安。

        然而这并不代表着他能左右李忆安的举动。

        现在他的性子就相当于当时的风清子一般。

        只有在危难时刻才能出手。

        扫了一眼在场的长老,天无策心中其实也有些不确定今日能否全身而退。

        毕竟,他们现在可是秘宗堂山脚,而这里又是剑宗。

        真要是事情闹大了,绝对有化虚境强者出来主事儿。

        更何况仙宗大比即将召开,怎么可能会让他闹事儿。

        “开始吧!”,雨长老有些不耐烦了,他想了片刻再次沉声说道:“等等,此次比斗,你不能用那仙器,于战斗不公!”

        李忆安呵呵一笑。

        怎么着,我用血瞳就是不公平,你让这些本命境的师兄来与我比斗就公平了?

        “好!”

        然而李忆安还是很快应了下来,令雨长老有些出乎意料。

        他随即对着身后一名弟子使了个眼神,并带着众人后退。

        出阵之人名叫柳青,李忆安对他有些印象,如果没记错的话,此人正是当日他所杀柳三的大哥。

        然而此人对李忆安并没有丝毫的愤怒,他的上场也并不带有丝毫的复仇情绪。

        神色轻松,言语甚至有些挑衅。

        “李忆安是吧,听说我那不成器的弟弟柳三被你杀了?”

        “不错的,我早就劝过他让他不要轻视敌人,可他不听,死了也好。”

        “其实我也很好奇你的实力,居然能让师尊加急召我回宗。”

        话音刚落,一阵音爆从李忆安双脚下猛然爆发。

        手中无剑,然而空间戒指内却是极速射出一柄飞剑。

        李忆安双眼死死盯着柳青,悄然对飞剑施加了速字诀。

        只一瞬间,飞剑便直接对着柳青的右手穿插而过。

        柳青猝不及防之下惨叫一声,立刻向着侧后方闪躲。

        然而他的右臂已经被李忆安斩落在地。

        “艹,你大爷的!”

        柳青捂着自己的伤口对李忆安怒目而视。

        “战斗不是已经开始了么?”

        李忆安收了右手朝着空中一伸手,飞剑落入掌中。

        与此同时,他瞬开速字诀,杀字诀,破字诀,极速拉近二人之间的距离,竟是想贴身上前战斗。

        柳青见状立刻后撤,并同时操纵短剑进行抵抗。

        李忆安见状也是再次从空间戒指内掠出三柄飞剑。

        一柄没入地下,其余两柄一左一右,与柳青操纵的短剑分庭抗礼。

        然而柳青此刻已是面色大变。

        在他的右臂被斩落的那一刻他便知道李忆安的实力远比从师傅那里听说的要恐怖得多。

        不仅如此,从二人的武器上看。

        他的短剑正常情况下肯定要比李忆安的飞剑要快。

        而且他的修为还要远高于李忆安。

        可事实却是,交手片刻他短剑的速度竟已经有些跟不上李忆安手中的飞剑。

        “分明是长剑,我实力还要远高于他,为何他的速度竟不慢于我分毫!”

        又是一抹残血飙射而出。

        柳青捂着小腹,此时已真正感觉到了死亡。

        不对,这不是御物术,这是御剑术!

        然而李忆安的飞剑此刻已经拐过了一个刁钻的角度,直接射向他的脖颈。

        危难之际,柳青凝聚了杀意。

        李忆安眼中精光一闪,比柳青更为浓郁霸气的杀意犹如猛虎一般冲向柳青。

        柳青瞬间失神,陷入了迷茫。

        此刻李忆安手中的飞剑已经划过一道新月,直接将其头颅斩下。

        ...

        
    看书网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的草坪七猫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性欲小说待办事项(1v1)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