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一竹封天 >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寒冰囚笼 底蕴尽出
        上官无双双眸之内,闪过担忧之色。叶天,你自己说的,可别食言啊!

        道友,我看你双眸闪过担忧之色,想必其中进来的两位,有一位是你的亲近之人,而据我观察,想必先你我二人一步进来的其中一位,我想我应该知道他是谁了。

        血魔惨白的面色之上闪过一丝异色。

        “血魔,你到时极为聪慧之人啊!上官无双道。”

        走吧!能进来的绝非短命之人,你我先行寻觅其,他们对于这寒冰界应该了解得差不多了。

        说罢,两人纵身离去。

        “欧欧欧~~,叶兄这鬼地方怎么会这么冷啊!”ji

        姬源打了一个寒颤,越往冰魔族的方向走,温度越发降低。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两人宛如去向地狱一般。

        “温度月底说明我们越接近寒冰魔族族了,所以,我们一切行动都要小心。”

        那祭坛肯定在极为隐秘之地。

        如今寒冰魔族倾巢出动,留下的人群极少,只要多注意守卫深严之地,应该存在一定的机率。

        叶天分析道。

        两人一路摸索而来,途中更是差点与寒冰魔族的大军正面相遇。

        险之又险的避开了!

        今夜的寒冰界注定是不平凡的,注定是喧闹,叶天笑到。“走吧!姬兄,错过这次机会,我们可就没机会了,叶天出言道。”

        一旦九大半步皇境的寒冰魔族之人回来,等待你我的将会地狱。

        两人,宛如黑爱的幽灵一般,在草丛内极速本性。

        越临近寒冰魔族大本营之时,越发没有任何生机,空间唯独也就越低,叶天和姬源两人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受到滞碍一般。

        叶兄,这积雪越发深厚了,姬源感受着,这一路走来,这积雪,越发深厚和凝实。

        “叶兄,你看,姬源双眸盯着远处黑暗下地平线上,散发着白光的冰魔峰。”

        这么多天以来,这是自己见过最高且能称作山峰的。

        之前的只能算是小山丘而已。

        姬兄,叶天与姬源对视了一眼,飞身而上。

        “我靠,远小近大啊!”

        小心点,两人栖身而上。瞬间来到一座屋舍之上。

        “诶!摩前,者深渊魔族简直太放肆了,气刃他人,屋舍内,一寒冰魔族对着另一人激愤道。”

        这深渊魔族简直欺人太甚,几次三番侵入我寒冰魔族的领地,更是杀害我寒冰魔族之人。

        这次我寒冰魔族九大大祭司联觉出动,定叫他深渊魔族还以颜色。摩羯少主的死摩衡统领的死还有个兄弟的死,他深渊魔族必须得付出代价不可。

        只可惜我修为太弱,否则定要前往,哪怕马革裹尸亦无妨。

        走吧!去雪峰大殿探访一番。

        两道身影速度极快,,极速跃身而起,身影在山峦间来回跃动。

        总于,黑暗中,两人立身雪峰之巅,只见远处大殿上空,一处牌匾上四个大字,冰魔大殿,散发着浓烈的寒意。

        “姬兄,暗中观察,人群密集之地和守卫较为深严之地。”

        两人的身影并没有创如大殿,反之,两人瞩目四野,极力观察。

        冰魔峰的南侧面:各位,大家都大气精神来,大祭司外出,此地决不能出任何差错,否则我等皆是冰魔一族的罪人。

        所以在大祭司回来之前,所有人不得有任何马虎。“

        “是,统领。””

        “北侧的山崖上两人卧在雪地里瑟瑟发抖。”

        奇怪了,咱们寻变了人群多的地方,依旧没有发现类似秘境之内的地方。

        那祭坛肯定在这山腹之内,但是,寻不到入口,这么久难办了!

        姬兄,我有一记只是风险极大,叶天看向姬源道“。”

        “叶兄,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慎得慌,姬源看着叶天盯着自己,不由得拉紧了一副,一副我不会屈服的样子。”

        姬兄,咱们找不着,不如就让他自己出现,叶天笑到。

        “自己出现,姬源诧异的问到。”

        怎么让他自己出来。哈哈,姬兄,我这儿到时有一个方法,不过此方法,有点危险,弄不好,咱两都会暴露。

        叶兄就别卖关子了,找祭坛要紧。

        好既然姬兄同意,那咱两就行动。

        此番我们难以寻到祭坛入口。

        必定在其隐秘之地,那一发现,如此我们只能兵行险招。

        “火烧冰魔族”,叶兄,你疯了,火烧你冰魔族,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

        夜晚灯火通明,同时引起寒冰魔族驻守之人的警觉,密我在难行事。

        “姬兄,之内如此了,只有火烧寒冰组,那些躲藏在暗处的寒冰魔族,才会出现,你我才更相机行事。”

        “行”,叶兄,姬源亦是果断之人,亦是明白叶天之意。

        两人多番寻找,奈何并未有半点迹象,只能兵行险招,火烧冰魔族确实过于大胆,但是确实最有效的方法。

        不多时,冰魔峰上,多间屋舍内,火光滔天。

        “咚~~咚~~~~~”,山岚之巅,洪钟打响,震测开来。

        “来人啊!救火啊,冰魔阁着火了,宝物阁着火了。”

        冰魔峰南侧:“什么”,冰魔阁怎么会着火了,那可是我冰魔族功法所在,这么人是干什么吃得,怎么能冰魔阁着火,还有宝物阁,这些都是我冰魔族底蕴的存在。

        宝物阁内存在了近千年来中寒冰魔族与寒冰界收集多年积蓄起来的寒冰灵石。

        一旦这些寒冰灵石出了问题。无法促进修炼,麻将会是一个极大的麻烦。

        “来人啊!快……快……,冰魔大殿着火。”

        “怎会回事,怎么突然突然之间,连冰魄大殿,都着火了,摩焰双眸微凝,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我等着冰魔峰山岚之上的宏伟建组群,此时已经燃烧着熊熊大火。

        象征着冰魔族尊严的冰魔大殿,底蕴冰魔阁和宝物阁。

        接连着火,看来有人想乘大祭司不在,断我寒冰魔族的根啊!

        留一半的看守冰魔洞,其余人更我来,我倒想看看到底是谁竟然不次大胆,公然火烧我冰魔峰,竟如此嚣张辱没我寒冰魔族,今日本统领倒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是,统领,黑暗中,熟人应声。”

        说罢数十道身影自冰魔峰下极速蹦袭向山顶。

        众人的身影轻灵至极,宛如夜间的去精灵一般,极速在异域风情的建筑上,横越建筑。

        黑夜里,叶天和姬源极力观察,不敢有丝毫大意,双眸不停扫动。

        “姬兄,我知道在哪儿了,叶天笑到。”

        知道了,在哪儿姬源问到。

        姬兄,不在山岚之上,而是在冰魔峰之下,叶天恍然大悟。

        刚才自己姬源,一直将目光集中在冰魔峰的山腰和山岚之上。

        实则忽略了冰魔山低。

        姬兄,你向着南侧,从上自下看去。叶天双眸释放出精光。

        “随着叶天的提醒,姬源顺着南侧自上而下看去。”

        “诶!叶兄,有数十道身影在快速的掠动。”

        姬兄咱两刚才有点本末倒置了,其祭坛的位置应该就在冰魔峰底,我们只要,顺着这些人崩涌而来的方向,说不定就能去寻到其祭坛的位置。

        两人极速,向着另一侧而去,极速向峰底寻觅而去,两人错过众人,一上一下相互错开。

        谷底“诶!你们去说这是怎么了啊,为何我寒冰魔族众大祭司纷纷离去,就连大军都急躁而去。”

        我等不知,我等常年镇守这块界碑,族中大事,更本就有听说。

        好了都别说了,都好好镇守冰魔洞,此地关乎我寒冰魔族的千秋大计,容不得一丁点的儿戏。

        “叶兄,原来在这里啊!姬源难以想。

        ”

        一出暗处的深雪下面,两人隐藏在深深去的积雪下面。

        “姬兄,下手一定要快,我们的时间不多,绝对却不能给对方反应的机会。”

        一旦其招呼其余寒冰魔族而来,咱两就会被其包饺子一般给钱包了。

        安伯、安伯、、、、、、、

        林墨眼中流露出十五年久违的笑容,看着旁边低头抽泣的老人;林墨无限感慨,自己这些年来其实不缺亲人,至少身边这个为自己流泪的老爷子,年岁还要打出自己的父亲。

        安伯,没想到堂堂雪月国灵皇境七重的高手居然为我哭泣,上天待我林墨不薄啊,林墨调笑道。

        安伯,我没事;我还活着,贼老天还不想收我呢。

        安伯恁了恁,呆了一下,当初林海可是将林墨托付给自己;激动的叫到少爷少爷,你没死。

        然后又看了墨羽浑身没有一处完整的肌肤,血依然流躺着。有点傻的可爱的伸出手指,少主这是几

        林墨嘴角*的看着安伯,没想到安伯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安伯,这是四,墨羽笑着说到。

        安伯猛的扑上来,抱着还在紫灵玉中泡着的墨羽,老泪纵横,说到,墨羽你知道吗,安伯从小就看着你长大,你刚出生时我就抱着你,你还在我的手上留下过印记。

        羽儿,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早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孙子一样,由于我的身份,我一直没吐露心声。

        安伯的情感一时爆发出来,再也没有抑制。

        墨羽艰难的说到,脸上流露难得的温馨,安伯你先放开我,我喘不过气了。

        安伯这才慌过神来,大声叫到,龙一、龙二,你们快去药阁取蕴灵丹、壮骨散、疏脉……快,安伯从未像今天这样失态过,不过嘴角却挂着淡淡的激动。

        这时才转过头问道,少主,你觉得怎么样,那儿不舒服的。

        说着,磅礴的皇境灵力轰然而出,为墨羽温养身体。

        墨羽安慰到,安伯我没事,只是仅剩的灵士境三重修为彻底跌落了。

        安伯安慰道,少主,只要你没事就好。

        安伯,这贼老天虽让我修为尽觞,但也给我留下了希望。

        安伯,墨羽兴奋的的说到,我可以修炼了

        父母的公道,我终于有机会亲手去讨回了。

        不多时,龙一龙二带着大包小包的瓶瓶罐罐来到地宫。

        地宫中摆放着各种灵晶,灵气充裕,雾霭其绕,灵药林立,犹如仙境一般。

        这要是被外面的各大实力看到,绝对是一场激烈大战,多少人趋之若鹜。

        林墨羽盘坐在空灵玉上,呼吸均匀,四周的灵气像风暴一样以墨羽为中心聚拢而来,声势浩大。引得安伯、龙一龙二侧目而视。

        林墨羽此时遁入空灵,天恒海中人字卷浮现,人,乃万物之长,虽体弱,但先天最契合大道。

        人的体魄虽不能像妖族那般强大如斯,没有那般的先天眷顾,但人的构造确是其他族类难以比拟的。

        上古蛮荒时期,人族积弱;因先天体魄低下,修炼不得法门;以致沦为他族食物。

        后有人族慧者,于阴暗中观山川日月,看潮起潮落;我万物之规律。

        人族先民以通天智慧开创了人族修炼体系。

        在漫长岁月中,人族逐渐强大,并从中脱颖而出,这篇大陆逐渐以人族为主。

        就是上古蛮荒时期,人族先民崛起时所著。

        分为三部分;一为修五行灵气筑五行灵体;修阴阳二气筑太极神体;修混沌之气筑混沌圣体。

        强悍的体质在源灵大陆都是稀有的存在,他们即使悟性不行,凭借强悍的体质也足矣与奇才和鬼才争锋。

        而同时具备灵体和强悍天赋的更是奇货可居,各大势力更是为其大打出手。

        五行灵体,身具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对应人体的五脏。

        而五行灵体,从来只有先天五行灵体,未曾听闻有后天修成,此乃逆天之举。

        而后天想要修成五行灵体的条件就极为苛刻。

        随着顿悟,林墨羽的修为开始恢复,灵士一重瞬间灵士九重,半刻钟跨了一个大境界灵将境,有一瞬间进入灵将境九重,肌已经修复,体到此体内四股能量已耗尽,无法在进升。

        此时距离巅峰时期灵侯境五级已经不远了,安伯和龙一龙二静静的看着,满眼的惊讶,一天之内从灵士境进阶灵将境九级,这个雪月国不甚至整个龙灵帝国应该都不曾有过。

        林墨睁开眼睛,气息如龙,眼内白色冰晶闪过。

        安伯,少主醒了,安伯慈爱的关心到,龙一龙二单膝跪地,恭喜少主修为恢复,龙一龙二也兴奋到;他们少主他们是知道的,九岁时整个雪月谁人可比。

        如今修为恢复,以少主的天资,超越老王爷是必然的。

        安伯,林墨羽露出久违的微笑。龙一龙二,墨羽叫到。

        龙一龙二单膝跪地,少主有何吩咐。墨羽笑到,谢谢你们。

        安伯,如今少主修为恢复,计划也可以提前进行了;不急,安伯此事不能着急;雪月皇绝对像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可能已经破入尊者境。

        所以我们不能着急,不然小不忍则乱大谋。

        安伯,你去吩咐雨墨楼,我要找几样东西,不记价格,全雪月寻找。

        地阶初灵核“风雪兽”的灵核,地级初阶火属性的龙炎草,地级初阶木属性灵核,地级初阶金属性凤灵晶,土属性初阶灵核。

        类似的也行,只要属性一样。

        少主,你这是想干嘛,天阶灵核全都相当于皇境五级以上的修为,而且同阶妖兽的战力远远大于人类,能战同阶人类两三个,跟何况地级高阶的灵核相当于皇境初阶修者。

        龙一龙二均是高阶王者差一步进入皇境,但是差一步,他们却知道是云泥之别。

        龙一龙二倒吸了一口灵气,让他们与皇境妖兽战斗,这简直就是一小孩与大人。

        少主其他几样虽然极为难寻,但也有总机会,但是这冰属性的天阶灵核和金属性的地级高阶灵晶,在雪月国恐怕是寻不到。

        安伯恭敬的说到,木灵珠听说山海阁的上任阁主,曾外出历练时,寻得一颗,至今依然保留在山海阁,其他几样话老奴想想办法,至于其余两样,少主……

        没事,安伯。

        龙一龙二,你们先带着几名龙牙在苍雪皇城潜伏,我之后有计划需要你们。

        其余龙牙卫先回天羽城,对了安伯你先带着墨卫回天羽,在将他们拉到黑龙山脉历练,现如今我能修炼,修为恢复,是该好好巩固一下,半年后雪月大比,是时候让人们重新认识我们林家。

        安伯,我们的目标可不是区区雪月。

        你们先下去,我再去一下天星商会,到时候我们在天羽城汇合。

        婵儿在得到上次天星拍品过后林墨就命令其闭关,没想婵儿的天资如此之高;本想着婵儿此次出关最多是灵侯境巅峰,没想到天资如此逆天,居然突破灵王境。

        灵王境在整个雪月都是高手的存在,没突破一级都难如登天。

        十五岁的灵王境,婵儿,雪无极要知道你十五岁突破到灵王境,估计得嫉妒死。

        婵儿窃喜的说到,婵儿的灵王境,和主比起来还是有所差距,少主九岁就突破灵侯境五级。

        如若不着人暗算,现在应该快突破皇境或已经进入皇境了。

        婵儿这点修为还不至于沾沾自喜。

        上次破皇丹被雪月崖以85万的中品灵晶成交,在接下来的雪月大比中他的学位至少也会在皇境巅峰或已迈入皇境。

        进入皇境,这在整个雪月都是巅峰的存在,龙灵帝国也不过就两人迈入尊者境而已。

        当然尊者在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传说的存在。

        婵儿道,如果雪无涯进阶皇境,那下一届的雪月大比,他绝不会允许我们雪月王府的人有一个进入龙灵大比。

        现在少主修为恢复,但也只是灵将境巅峰,虽然只要給少主时间,已少主那近乎妖逆的天资,超越雪无涯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墨羽没有说话,又问到,雪苍天的其他几个儿子现在修为如何,婵儿道,除雪无涯外,只有四个跨入王境,其他均在王侯境,都是丹药堆积起来。

        婵儿眼中露出不屑;但九皇子雪无道值得注意。

        此人谋略过人,心狠手辣,他的修为虽然没有雪无涯的高,但确实是正正经经的王境,到底是几境就无人知晓,听说没人见过他出手。

        婵儿又道,除了皇室,其他各大实力也隐藏颇深,这些年暗中发展,培养出了一些了不得的天骄。

        其中剑阁少主“问天”听说跨入皇境五重,剑道天赋奇高,将剑阁的修至第五层,并且已跨入“剑道入微”,半步“势”的境界。

        有人见过问天出手,霸道的剑势一出,携卷天地之力,逆斩王境六重,可谓惊人。

        山海阁的秦嫣然,虽身为女子,但却将山海阁的镇阁之诀领悟至至高境界,招式一出如山海一般碾压而来。

        磅礴的气势,未战已让人心生颤栗。

        黑煞宗的炼青山却是一朵奇葩,天赋高的吓人;他老子和整个宗门都是那种心狠手辣之辈,并且所修炼的功法都是比较阴暗和霸道的功诀。

        他却修的是土属性功法,若非是时代不同,现在她老爹非拉着他去验DNA不可,这玩意儿绝对不是我亲生的。与老子一点儿也不像。

        炼青山是罕见的“厚土灵体”对土属性有着得天独厚的契合度,修为可谓是一日千里,这让他老子高兴的同时有犯愁。

        他们修的阴暗霸道的功法,去哪儿给他弄土属性功法。

        最终耗尽黑煞宗一半的资源,在龙灵帝国弄了一本玄级高阶的功诀回来。可心疼死他爹了,连掐死他的冲动都有了。

        不过幸好炼青山自己也挣气年纪轻轻就跨入王境六级并且领悟了“势”,战斗起来能力扛一般的王境九级修者。

        听说他一旦释放功诀,土属性的厚重之力就能压的你喘不过气来,防御更是了得。

        其他的皇城的几大家族也出了一些人才。

        还有一个宗门实力少主得注意,根据墨羽楼的情报,北边兽山的御兽宗,在黑龙山脉寻到三滴上古灵兽“祖鳄”精血。

        听说御兽宗少主魁浩,已将其融入身体,体质强悍的不行,战斗时能释放祖鳄之魂,战力飙升的厉害。

        皇城几大家族的刘家,就是上次拦少主车架,侮辱少主的刘家,他们家年轻一代中听说也有人跨入王境了。

        “哦”林墨扰有兴趣的说到,谁啊。

        刘鸿鹄的大哥,刘金鹏;墨羽笑到这一家人也真是有意思,都取一些灵鸟的名字。

        少主,蝉儿道,听书这刘金鹏以二十七岁之龄跨入王境二级。

        现在跟着雪无涯,成了雪月卫。

        前些天刚回来,听说弟弟被打,嚷嚷着打断少主的腿,说到这儿,婵儿低声笑着。

        两人这才有说有笑的聊着,一道金色鸟影俯冲而下,甚是凌厉。

        婵儿瞬身而出,白色的身影飘逸,高挑的身材,那宛如白葱的肌肤,面带轻纱,一看就知道美的不可方物。

        旁边的商贩和修者低声说着,我们雪月城什么时候出现这等美女,瞬间已来到车顶,一条白色的彩练斩出,将鸟影一劈为二。

        来人触眉,这看我来仙气飘飘的女子,在皇城这么多年他敢保证绝对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

        那清冷的气质高挑的身材,白晢的肌肤,无不散发着魅力。

        来人正式刘鸿鹄的哥哥刘金鹏,听手下的人说那是雪月王林海之子林墨羽的车架,林海的大名他早已听闻,可谓是听着长大。

        但林墨羽曾经的天才让人嫉妒,后来废物也让人深刻不已。

        刘金鹏看着婵儿眼里流露出欲望,心里暗道,此女子一定要弄到手。

        但刚才女子一剑就将它的金鹏虚影湮灭,修为肯定不低,而且这女子看起来比自己应该小不少,如此年纪就就有如此修为。

        但为何替那废物挡下我,看着沉默不语的婵儿,刘金鹏整了整衣冠。

        抱手说到,不知姑娘芳名,看姑娘的气质,不知可否告知。

        刘金鹏一副谦谦公子的样子,婵儿依然沉默,只在听两字弹出“滚”,此时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那是谁,那可是雪月皇城有名的天骄二十几岁就踏入王境的年轻高手,而且其父是雪月刘主宰啊

        身份显赫,地位尊崇啊。

        “滚”字再次传出,刘金鹏脸色难看,想他刘金鹏在雪月向那个女子抛出橄榄枝,无不投怀送抱。

        此女子虽然特别,但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不给面子,也太不给他刘家面子了。

        于是刘金鹏阴暗的说到,我只要林家废物,无关人等,都给我滚。

        说着周身金色玄力外放,霸气至极,掀起了地上的尘土,向四周宣泄而去。

        车顶之上的婵儿不为所动,灵剑向下一押,白色的气浪如波涛一般激荡而出与金色气浪撞在一起。

        霎时间尘土飞扬,四周的看客有的修为低的槽到波及,掀飞出去多远,口吐鲜血。

        其每一击的重力冲击都入东西山摇一般,摩柯三人苦苦支撑,皆是被地魔兽震伤,摩柯无量凝聚的寒冰屏障,很快就会被地魔兽击破,到时三人有可能沦为地魔兽的血食。

        摩柯,怎么办啊!我快顶不住了,摩罗艰难喊到。

        统领在不,我们可能都会葬身于此。

        “挺不住也要挺,一旦放其离开,你我将功亏一篑,统领绝计不会忘记我们。”

        “哈哈哈,远处高天,一道与几人相视的声音,摩柯,摩罗,摩耶,你们三个干得不错,。。”

        “哈哈,统领来了,三人虚弱中带着兴奋。”

        哈哈,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来送枕头。

        这一头乃是大成地魔兽,摩玥冰冷的笑声中传递着兴奋。

        你们三个都给我围住咯,擒下这只地魔兽,本统领大大有赏,倘若放跑了,那就别怪本统领心狠手辣了。

        叶天头的不敢动一下,深怕引起众人的注意。

        “这摩玥是谁!其气势极为威猛,浑身散发着刚猛霸道之意。”

        只见摩玥纵身而起,飞入白色光圈之上,浑身散发着冰寒之气,向着四周扩散开来,其双手不断结印,与诸天万域的手法不同。

        陡然间一个精致的白色牢笼凭空而现,其上寒冰之气四散萦绕。

        “摩柯,摩罗,摩耶”

        “缚”

        三人双眸之内寒气凌然盘绕。整个囚笼在收缩,可怕的寒气凌然。

        纯冰属性的修者,叶天纳闷了,这冰魔族居然都是冰属性的属性修者,怎么会如此。

        这个世界上则会有如此统一的冰属性的修者。而且其虽是冰属性的修者,但是明显区别于魅君这样的冰属性修炼者。

        这冰魔族的修者,更多一份邪异和诡秘。

        “牢笼在不断压缩,这对四人的冰属性之力消耗需求更大。”

        “哞~~~”,感受到莫大的危机,地魔兽测底疯狂了,其双蹄震天,身躯强横无比,,四人若是对上,绝无一人能够将其拿下。

        “噗……”,猛然摩柯倒趴在地,昏死过去。

        摩玥大急,全身的冰属性猛然输出。

        “愣着干什么,补上摩柯的位置,摩玥大吼道。”

        “三弟,摩柯无奈,摩罗之前就受了伤,刚才全力亚索封禁,以至于面对地魔兽的反扑,没有任何防御的摩罗承受近十万斤的重力冲击,当场昏死过去。”

        所有人注意,这畜牲,天生巨力,且一生皮肉,宛如玄铁打造一般,其弱点只有其眼睛和肛门的位置。

        摩耶,你袭击其这两个部位,引导其注意力,我们三人将之束缚再寒冰束缚内。

        “是,摩耶纵身而起,双眸凝视牢笼之内,右手暴动,空气中寒气自来,流动于其手掌之处。“””

        瞬间,主动暗黑色的冰凌凌空。

        摩耶紧盯地魔兽的双眸和肛门,手法极为熟练,显然其不是第一此伏击地魔兽了。

        伤我三弟,地魔兽,你今天插翅难逃。

        “冰魔刺,敕”,一声令下,手掌灵动,无数冰凌速度极快,向着地魔兽的弱点扑杀而去。

        “哞~~”,地魔兽身体如影小山丘一般,猩红嗜血的眸子猛然调过头颅。

        无数冰凌穿杀在其褐色的背樑之上,发出极大的冲击声。

        些许冰凌穿杀在地表之上,草地之上瞬间凝聚一个个冰渣,草丛被冻住。

        “没中,摩耶大急……”

        “糟糕,摩玥大急,这下测底激怒这畜牲了,决不能让其逃了,否则祭献之事,又不知道推迟到何时。”

        “祭献”,什么祭献,叶天已经没事第一次听到祭献之事了。

        这冰魔族抓地魔兽大哥头,结对没有好事,而自己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劫杀这些魔人。

        此番地魔兽之事,不正好在给自己一次机会吗?

        自己必须要好好把握,否则一旦出过时机或是被其发现,那自己可就完了。

        “咻“””,站在牢笼上方的摩玥,一柄蜂窝状的匕首横空而现,一道白虹而过,摩玥的右掌之中,绿色的血液浮现,摩玥瞬间脸色煞白区别。

        “统领,摩柯和摩耶大吼,焦急道。”

        少废话,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走地魔兽,其肉身之力是祭献的最佳佳品,无可替代。

        一旦献祭完成,传送祭坛,就能将族中一部分强者传送过来,到时候,这赤炎界就压不住我们了。

        我族绸缪这么久,决不能因为我们在等待,摩玥面色凝重道。

        “是,统领,几人发狠。”

        随着摩柯掌中的绿色血液飘洒,快速融入囚笼。

        囚笼一瞬间迸射炽烈的光芒。

        “哞~~~”,囚笼之内,随着空间的减小,地魔兽撞击力度也是逐步被压缩。

        囚笼之内,地表凝聚寒冰之气,瞬间漫延而起,沿着地魔兽的四肢。

        随着寒气的增加,地魔兽的四肢瞬间被冻住。

        “集中精力”,全力压缩,摩柯抓住机会,擒住这地魔兽,只是时间的问题。

        摩玥几人大喜,这可是大工一件,一旦族中奖励下来,得到更多的冰魔石,那自己踏入下一个境界就指日可待了。

        “什么,这冰魔族费尽心力,甚至不惜重伤,以鲜血祭献大阵,就是为了抓地魔兽祭献大阵。”

        而祭献的目的是是为了积蓄更多的血肉能量,从而激活传送祭台,将冰魔族更多的强者传送过来。

        叶天大惊,这群冰魔族是打算冲破赤炎界对寒冰界的封锁。

        进而一步,打开诸天万域外,九极神塔震压得封禁大阵缺口。

        叶天瞬间明白,前后的逻辑,也明白这场试炼的最终目的。

        “决不能让其成功抓获地魔兽,必须要将其破坏掉,否则一旦地魔兽被其抓冰魔族的大本营,自己可能在无阻止的机会了。”

        “暴露就暴露吧,必须要在瞬间击破囚笼封锁。”

        突然之间,自芥子戒中,一套连衣青黑色长袍将其完全罩住,结结实实,完全不能明其帽。

        赌一把了,叶天咬牙,深渊魔族,叶天暗道。

        “这地魔兽,我深渊魔族要了。”

        声音冰寒,宛如暮鼓晨钟一般,激荡在完全将注意力凝聚在地魔兽上的三人心上。

        一阵惶恐,摩柯眼皮直跳,安黑色的脸颊满是阴寒之意。

        须臾之间,只见一个青黑色的身影俯冲而来。

        “你敢,摩柯睚眦欲裂,紧要关头,成功在望,奈何风云骤起,怎能不叫人恼怒。”

        半路截胡,截取我冰魔族的果实。深渊魔族,你们真的以为我冰魔族惧了你深渊魔族了,摩玥大吼道。

        你若敢破坏抢夺这地魔兽,我摩玥定叫你魂飞魄散。

        “呵呵呵,就凭你孱弱的冰魔族,也能让我深渊魔族惧怕。”

        我深渊魔族从来惧过任何威胁,你冰魔族尽管来就是,我深渊魔族接着。

        这么一只完全大成的地魔兽,其蕴含的蟹肉力量极为磅礴。

        不如你们收手,将这地魔兽给我深渊魔族,到时候,我族强者被传送过来,我定为尔等请攻如何。

        “轰,叶天凝聚肉身之力,跃过三人,在三人的注视下,猛然轰击在囚笼之上。”

        囚笼之内,地魔兽近半的身躯完全被寒冰冻住。差一点点就能完全封住。

        “轰,一道磅礴的冲击力猛然分散开来,冲击波以囚笼为中心几道开来。”

        一瞬间,巨力迸射,冲击在三人身体之上。摩柯摩耶摩玥三人但是输出的寒冰之力被截断,身体宛如风筝一般,迸射出去。

        “肉身之力,肉身之力,近七万斤的巨力,必定是深渊魔族无疑。”

        摩摩玥双眸如寒冰一般,杀意凌然,然而叶天并未理会,自己的目的主要是破坏其抓捕地魔兽。

        “哞~~~“””,一道蕴含暴怒的兽吼,闷沉的音波自寒冰囚笼之内传递开来。

        “完了,完了,摩耶等人一脸死灰,自己辛苦半天的结果,就这般被破坏了,心中,无尽的恨意和无奈。”

        寒冰囚笼上,叶天身披青黑色长袍长袍,完全不知其全貌,这青黑色长袍乃是在假日杀手天榜之时,紫鸢为自己亲手定制的千罗帝释袍。

        叶天立身寒冰囚笼龙上,身姿挺拔,气势不凡。

        自其脚下的寒冰囚笼内,地魔兽不断的挣扎,兽吼的音波,不断的冲击着四周的寒冰墻壁。

        猛然之间,自叶天的脚下,寒冰囚笼上,一道道裂缝浮现,开始向着四周漫延开去。

        “轰~~”,叶天飞身而起,寒冰囚笼瞬间暴烈开来,“哞~~~~”,地魔兽,兽吼震天愤怒至极。

        远处,“噗通……”,四人砸落在地,泥草翻飞。“噗……,四人面色苍白,虚弱无比,特别是摩玥,支撑起身体的手臂都在颤抖”

        “四人,勉力支撑起身体,顾不上查看伤势,双眸紧紧盯住叶天惊愕正在发狂的地魔兽。”

        自己等人,已经错失良机了,没有余力在斗叶天和地魔兽。

        “呵,这地魔兽果然了得,这摩玥数人联手,都无法将其完全制服。”

        无数的冰沙,封杀走势,杀伤力极强,瞬间将周峰防御数十米的场地砸坏和冰封。

        附近高一些的草丛亦是受到波及,冰晶所过之处,草丛脆弱不堪,瞬间折断,并且随即被寒气冰封住。

        “哞~~~”,地魔兽朝着叶天怒吼,猩红的眸子宛若残忍的血窟一般。

        那意思很明了,正是眼前的家伙将自己冰封住的。

        “黑袍下叶天苦笑,诶!求了你,还被你惦记上了,而且自己做戏,还不能跑,自己跑了就露馅了。“””

        “畜牲,束手就擒,免受皮肉之苦,叶天喉斥道,演得极为形象逼真。”

        “轰隆隆~~“””,荒原上,大地在震动,地魔兽冲击而来,咆哮四野。

        “没办法了,叶天苦笑,只得与这畜牲对拼几招了。”

        脚步轻点,叶天速度极快,亦是向着地魔兽冲杀而去。

        “统领,”你深渊魔族的家伙,还真是自不量力,竟然敢和地魔兽对招。

        “哼!这家坏虽然破坏了我们的好事,但是不这不赞许他们深渊魔族的强横。”

        “轰隆!一人一兽大战瞬间来帷幕拉开。”

        赶紧通知大祭司此真,深渊魔族的家伙正在拖住地魔兽。“”

        “嘭嘭~~”战斗极为激烈,一人一手打得舍生忘死。

        轰隆隆,一道道特比的肉身之力碰撞,这种拳拳到肉,力量感十足的战斗精彩纷呈。

        “诶!”统领这深渊魔族的家伙也太强海了,其余地魔兽战斗这么久,依旧不落下风,游刃有余。

        “摩玥,自是知道,深渊魔族的名震即使在整个星系中都是不弱的存在。”

        演得差不多了,叶天暗自出言,透过黑袍看着四人。

        “黑魔拳”,叶天故意大吼,身体翻飞。

        凌天就是一记重拳,轰击地魔兽的头颅之上。

        
    小说网排名小说app穿越到兽世被蛇不停做书荒了求高质量小说龙枪不倒他最野了小说下载txt电子书免费全本下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小说网小说和网文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