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夜的命名术 > 正文 133、秋狩队伍里的时间行者
        “影子之争说起来是九人站在同一起跑线,公平竞争的制度,”李叔同在篝火旁哂笑道:“但这世间哪有绝对的公平?每个影子候选者身后都站着不同的家族派系,他们会在这场竞争中无所不用其极的帮助自己支持的那一位。”

        “支持庆怀的是四房,其他的候选者呢,是谁在支持?”庆尘好奇道。

        “支持庆怀的可不止是四房,连同被你顶替名额的三房也在支持,甚至还有李氏的一些旁系在支持,可谓是被人给予了厚望,”李叔同笑道:“等老师帮你杀了庆怀,这些人都没地方哭去。”

        庆尘觉得有些奇怪:“三房选一边站队我能理解,未来庆怀如果能够成为影子自然会给三房好处,可这个事情关李氏什么事情?”

        “因为庆怀的奶奶是李氏的,”李叔同笑道:“这些大财团早就盘根错节了,就比如现在神代家族想要极力促成的联姻,就是这样。好比神代空音嫁给你,你又成为了影子,第一代或许你还能控制着不让神代家族影响到庆氏,但后代呢,神代空音的儿子会不会念及母亲养育之恩,对神代家族稍微好一些?这种影响,是长久的,潜移默化的。”

        “您能别拿我跟神代空音举例吗,”庆尘觉得有点古怪……

        李叔同笑道:“害羞什么,你要喜欢她,老师办正事之前,把这事先给你办了,不用等什么3年之约。”

        “您打住,别往下说了,”庆尘赶忙转移话题:“所以,庆氏家主也是担心联姻的后遗症,才安排了一个最边缘的子弟来联姻,为了不影响后世的庆氏?”

        “那我可不知道,”李叔同意味深长的说道:“庆氏当代家主庆寻是个极其神秘的人,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很少直接做什么决定,也很少有人能猜到他的想法。”

        庆尘嘀咕道:“庆氏这一代代九子夺嫡的戏码,搞得大家自相残杀,岂不是浪费了好多人才?”

        “倒也不会,”李叔同笑道:“影子之争的中期,一些自知无法取得胜利的候选者,就会选择退避。比如庆怀取得了巨大的优势,很多人都觉得再争下去还有可能会死,那这些人就会在心里放弃自己的野心,转而支持庆怀。”

        就像是真正的夺嫡戏码一样,雍正夺嫡之路上,就有太子党、四爷党、八爷党,等等。

        不过,这对于一些弱者来说,选一个强者去跟随确实是最优解了。

        庆尘问道:“那现在,庆怀是候选者之中的佼佼者吗?”

        “暂时还看不出来,这种事情一开始谁也说不好,”李叔同笑着解释:“不过这庆怀从火种军校毕业之后,直接就是中尉军衔了,现在于联邦第二集团军中任实职,这点倒是比很多影子候选者强。”

        “他的实力是什么等级?”庆尘问道。

        “暂时不用考虑这个,”李叔同说道:“不用在一个死人身上劳心费力。”

        庆尘:“……”

        就在此时,不远处秋狩营地的一片帐篷里钻出两个人来。

        这两人手舞足蹈的还发出傻笑声,李叔同叹息:“又是两个磕多巴胺芯片上瘾的,财团近些年不争气的东西太多了。”

        却见那两人缓缓靠近篝火,其中一人忽然盯着李叔同、庆尘发出傻笑:“你们两个仆役赶紧来给我们的篝火添些柴,一天天的就知道好吃懒做!没看到我们这边的篝火快灭了吗?”

        庆尘内心一紧,只见李叔同挑了挑眉毛准备起身。

        他赶紧按住老师的胳膊:“我去添柴。”

        说着,庆尘手脚麻利的把秋狩营地的篝火,给重新弄的旺盛了一些。

        那两名纨绔子弟,这才傻笑着回了自己的帐篷。

        庆尘看向自家李叔同:“您刚才是准备动手呢?真没必要啊,这种事情我去做就行了,您可千万别动手,我怕您给他们全弄死了。”

        李叔同叹息道:“小尘啊,老师为了让他们活下来,压力真的好大。”

        庆尘:“……”

        行行行,您实力最强,您说什么都对。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臂上的倒计时。

        回归倒计时:166:45:21.

        又是一个七天。

        “我去睡了,”李叔同说道:“你还不睡吗,以以给你准备好帐篷了。”

        “老师,可以不这么八卦吗,”庆尘哭笑不得:“您去睡吧,我要在这里观察一会儿。”

        庆尘并没说他要观察什么。

        ……

        第二天清晨,神代率先收拾好营地准备出发。

        李依诺将那些还在睡懒觉的纨绔子弟,一个个从帐篷里拎出来,扔在车里。

        这些人有的宿醉未醒,有的则是磕多巴胺芯片磕多了。

        整个秋狩队伍有将近一百人,其中一大半都犹如一摊扶不上墙的烂泥。

        庆尘低声对李叔同说道:“难怪财团不让这种人掌握实权,若是让他们掌了权,怕是大厦早就倾塌了。”

        李叔同点点头:“财团的每一代年轻人都有点两极分化,聪明的特别聪明,蠢的特别蠢。”

        此时此刻,只有南庚辰一个人默默的坐在篝火旁抱着膝盖,看着李依诺把那些人一个个扔到车上。

        庆尘能够察觉,对方总是忍不住想把目光瞟向自己,都又一次次极力忍住了……

        “进步还挺大,”庆尘暗自感慨,要放以前,这货绝对是忍不住的。

        等等,庆尘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又重新过了一遍脑海中的记忆,赫然发现,有名纨绔子弟与他记忆完全不同。

        昨天,那名纨绔子弟在刚刚来到这里宿营的时候,还一副欢快的取闹模样。

        今天,这人不仅酒醒了,也不跟同伴嬉戏打闹了,而且还一直在谨慎的打量着四周。

        对方疏离于人群,不是因为不合群,反而更像是在熟悉着一个新鲜又陌生的环境。

        庆尘朝李依诺看去,那健硕的女孩虽然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却在一分钟内连续瞟了那个仍旧警惕周围的纨绔子弟三次。

        对方也发现这个时间行者了。

        只不过,对方不知道的是,这次穿越到营地里的时间行者不止一个。

        另一边,有个年轻人正和其他纨绔子弟嬉戏打闹着。

        就像是一次演技精湛的表演。

        庆尘觉得有意思了。

        这次竟然还来了一位高端玩家。

        但不论对方如何表演都瞒不过庆尘,不仅是行为习惯与记忆不符,还有……

        庆尘昨晚曾见过对方将脑袋探出帐篷。

        每个时间行者穿越后发现自己在帐篷里,都会忍不住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

        这就是他给李叔同说要再观察一会儿的意义。
    春光乍泄四个小说全文阅读笔笔文学笔趣阁你尝起来特别甜原始的冲动寡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十方武圣 滚开初春微醺1V1春野小神医第1631章:幕后之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