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夜的命名术 > 正文 314、不是谁都能当我的学生
        回归倒计时127:00:00.

        傍晚。

        即将入夜的时刻。

        天气晴朗,半山庄园的上空,夕阳映照着火烧云从远方连绵而来。

        李恪一边收拾桌子上餐具一边说道:“先生,今晚父亲就会带着其他人,一起来给您行拜师礼了。”

        庆尘躺在躺椅上,利用‘以德服人’的神秘世界修养精神,他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便没有多做回应。

        从他发现甬道之秘已经泄露开始,他就一刻都没踏实过,生怕从里面钻出来点什么怪物把自己给秒掉了。

        如果不是李恪来做饭,他这会儿恐怕还在甬道入口处的台阶上坐着呢。

        李恪见先生并不在意此事,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这时,半山庄园里正有一大队人浩浩荡荡的往秋叶别院走去。

        为首者,赫然便是李恪那位执掌枢密处的父亲。。

        李云寿。

        有好奇者跟着打量,却发现枢密处的好几个机要参谋都跟在队伍里面。

        队伍中,仆役们抬着红色的拜帖与茶具。

        那些观望者都愣住了,这些可是李氏旧规中,行拜师礼的东西。

        眼看着队伍往秋叶别院去,难不成是李氏那些后起之秀要正式拜师了?

        这可不得了,如果李束等人拜师,那么,那位教习的辈分可就与李氏二代平起平坐了,那是有参与家族会议资格的!

        只是,之前李束等人回来,第一时间便是去枢密处签了保密文件。

        怎么现在却大张旗鼓的要拜师?

        有些人心里犯嘀咕了,什么情况?

        那些曾经纵容孩子睡懒觉的家长们,此时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有人趁着队伍还没到秋叶别院,事情还没成定局,便赶忙来到队伍前面,与李云寿小声说道:“大哥,之前是我一时糊涂,容着孩子睡了懒觉。要不你处罚我吧,但是一定要把你侄子给写到拜帖里啊。”

        李云寿看了对方一眼:“我给你们留了两天的时间,但凡你认错态度稍微认真一点,也不至于在这里找我求情。你还是没有明白,这件事情的主角,是那位秋叶别院里的先生,跟我没关系。”

        那求情之人苦着脸说道:“大哥,老爷子知道你如此不念兄弟之情吗?”

        李云寿站定,连同他身后的队伍都停了下来。

        这位李氏枢密处的大人物,凝视着面前的同父异母亲弟弟:“本来想明天再给你说,老爷子让你们一起去抱朴楼前面领鞭子去,今天如果我徇了私情,明天我也得去领鞭子。”

        领鞭子是家法,然而那位老叟已经十多年没动用过这种规矩了,以至于大家已经渐渐遗忘了这件事情。

        求情之人脸色一白,他如今也是李氏中的掌权者,虽然不如李云寿、李长青这般风光,但也是要脸面的人。

        这要是明天跪在抱朴楼前领了鞭子,以后可怎么做人?

        然而他很清楚,他逃不掉。

        ……

        ……

        下一刻,队伍已经来到秋叶别院门前。

        李云寿轻轻敲门:“李云寿带李氏子弟前来递拜帖。”

        “请进吧。”

        秋叶别院里传来庆尘清澈的声音。

        李云寿当先往里走去,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庆尘,不知为何,他只觉得对方身上有着一种莫名的气场。

        饶是李氏这么大的拜师阵仗,面前的少年却神色丝毫未变。

        庆尘也打量了一下这位中年男人,却见此时剑眉星目,两鬓斑白,那一双眼睛像是电光火石间就能把人看穿了似的。

        对方走路虎虎生风,想必也曾在联邦集团军中历练过的。

        李束等人也跟着进了秋叶别院,只是这些军中精锐看着那躺椅上的少年,忽然愣住了。

        他们知道自己回来是要拜师,学习正统修行之法的,但他们没想到自己要拜的师父,竟然如此年轻!

        这是师徒第一次见面,在此之前李氏从军中归来的子弟们签了保密协议,没有私下里来秋叶别院见先生,也没有跟其他人打听过,就默默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惊喜。

        结果没成想,等来了一个惊诧。

        李束今年二十六岁了,他们这批军中精锐里,最小的也都二十四岁了。

        而庆尘呢?他们随便看一眼便知道,这位师父怕是连二十岁都没有。

        而且,这位先生怎么看起来一副很疲惫的样子,这真的是修行者吗?

        李束察觉到自己表情似乎有些不对,也看到其他人眼里的疑惑与质疑,但他赶忙用眼神提醒,早晚是要拜师的,都到这里了,就不要质疑什么。

        收到李束的提醒,大家全都将表情收敛起来。

        此时,李云寿一进秋叶别院,便看见自己儿子在厨房里洗碗、擦拭灶台。

        院子里已经汇集了很多人,但李恪跟没看见似的,又洗了一盘冬桃端到石桌上面。

        14岁的少年心中还在盘算着,昨天洗了六个冬桃,先生全都吃掉了,说明先生喜欢吃这个。

        要不要给先生再送点过来,每天供应上,千万别断了。

        还有,秋叶别院旁边要换的树,是不是直接换成冬桃品类的桃树,春天的时候开花也好看……

        但会不会给先生招来什么烂桃花?

        李恪完全没有管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他只是做着自己想做、该做的事,没什么杂念。

        可是这一幕,对于李束等人来说有些就不一样了,他们知道老爷子喜爱李恪,去年李恪还代表大房进过祠堂。

        这样一位李氏天之骄子,竟然在给别人端茶倒水。

        李束等人心气儿平复了一些,他们知道,这其中肯定是有缘由的。

        此时,李云寿深深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乌央乌央的人:“都散开,该进来的人进来,该出去的人出去,把门关上。”

        此话一出,秋叶别院里便只剩下要拜师的二十二人,还有李长寿自己。

        李云寿看向庆尘:“我虽比你年长,但他们拜师之后你我平辈了。我也不跟你多客气什么,请坐吧。”

        庆尘看了一眼旁边的躺椅。

        这时,李恪竟拿了一块抹布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细心的将躺椅擦拭了一遍。

        然后站在一边:“师父请坐吧。”

        李云寿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片刻他说道:“按照李氏拜师的规矩,从今往后,家族大小会议都会邀请你来参加,你可以提出自己的建议,枢密处也会认真考虑。另外,按照旧规,所有弟子要对你行三叩九拜之礼,端茶拜师。”

        提到三叩九拜时,李恪的那些同学们还没什么感觉,但李束等人再次无声的相视一眼。

        南庚辰躲在后面,他心说自己算是被尘哥这一套超级加辈组合拳给打蒙了啊,要是大家都跪的话,他岂不是也要跪……

        但人群中最难以接受的还不是这些人,而是庆一……

        庆一打心底里一点都不想修行,因为他知道庆氏祖上就有一位老祖宗,智力当世无双,根本不屑于成为觉醒者。

        最终以普通人的身份,参与了人类第二次文明纪元的兴衰,并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他对那位叫做‘庆缜’的老祖宗崇拜极了,所以也想效仿一二。

        可问题是,他来半山庄园以后,先被逼着学了格斗不说,现在竟然还得被按着磕头拜师。

        当然他也可以不拜,但庆一想到李恪修行后即将提升的武力值,便对自己的未来感到一阵担忧。

        然而这时庆尘笑着说道:“先不要跪了,其实我知道你们有些人不服,没关系,我可以先教,等服了再说拜师的事情。”

        李氏要拜师的几人面面相觑,还是李束先开口说道:“先生,我们没别的意思,拜师礼是我们应该做的。”

        说着,李束从旁边拿了拜帖走上前去。

        李云寿在一旁解释道:“收了他们的拜帖,接受了他们的三叩九拜,你要教他们真本事,而他们要像对待自己父亲一样对待你。若有一天他们有违反,枢密处会做出处罚,这是李氏家族内部的秩序根基,所以你不用担心。”

        庆尘笑了笑:“李恪,把拜师贴也拿去烧了吧。我也是受人所托才在这里授道解惑,没必要用什么规矩束缚着各位,还是那句话,如果有一天你们觉得我有资格当你们师父,再拜也不迟。”

        庆尘很清楚一点,这些年轻人来自己这里都是有所求,然而,他实在太年轻了,年轻到很难服众。

        李束等人很懂规矩也很聪明,李氏也承诺日后战场相见,这些学生会退避三舍。

        但庆尘并不觉得一张拜帖,一个师徒名义就真的可以保护什么。

        上一个说在战场上‘退避三舍’的人,还是晋文公。

        这位晋文公面对楚国时退避三舍,结果没多久就把楚国给弄残了,吃楚国的粮,杀楚国的人,抢楚国的地……

        所以,战场上哪有真正的退避三舍,若是立场不同,本就应该分出胜负与生死。

        庆尘并不在意这些,在他看来,老叟送他修行之法,他帮老叟教出一些李氏自己的正统修行者,事情就这么简单。

        这是一场交易。

        “而且,”庆尘再次补充道:“也不是谁都可以当我徒弟的。”

        这下子,李束等人再次面面相觑起来,现在不是自己想不想拜的问题了,竟然是对方不想收!

        要知道他们可是李氏的后起之秀啊,放眼整个联邦恐怕都没人会说这种话。

        上一个在李氏说过这种话,拒绝过无数后起之秀拜师的人,好像还是他们的七叔李叔同。

        也不知道面前这少年又有怎样的底气?

        李云寿认真的打量着庆尘。

        十二名李氏军中精锐,再加上李氏学堂里的佼佼者一起拜师,这意味着什么?再过二十年,庆尘不仅在李氏内部的声望会到很高的地位,就算在联邦里,只要不与李氏为敌,也绝对可以横着走了。

        但凡他有什么事,李束等人不管是从修行之法的恩情考虑,还是师徒名义考虑,都一定会帮。

        可是,眼前这位少年似乎并不在意这一点。

        一个人必须要有足够的底气,才能拒绝足够大的诱惑,那么这位少年的底气从何而来?

        又或者是因为太年轻,所以心高气傲,没有想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

        但李云寿也不是一般人,他选择相信,这少年有足够的底气。

        虽然他也不知道这底气到底是什么。

        老爷子也没说明白过。

        李云寿沉思片刻说道:“不如这样,我们对外依然声称已经行过拜师礼了,这样你在李氏内部也方便一些。至于这些年轻人未来是否诚心拜师,看他们自己的选择?”

        “好,”庆尘笑道。

        今晚让他比较满意的是,李束等人虽然惊诧于他的年龄,但依然选择恭恭敬敬的递上拜师贴,李云寿虽然不解他的选择,但没有把他当傻子看。

        这一刻秋叶别院里没有傻子,那么教起来应该会非常省劲。

        这件事里,最开心的还是庆一,不用磕头了……

        庆尘看向李云寿:“没什么事情就请回吧,其他人留下来开始修行。”

        “今天就开始?”李云寿这次真的惊讶了。

        “对,今天就开始,”庆尘笑了笑:“时间宝贵。”

        李云寿沉思片刻告辞道:“好,我这就带人回去了,今后除了眼前这些人,也不会有人来打扰庆先生的清净。”

        “对了,”庆尘说道:“我希望收徒的事情,暂时不要传出半山庄园。”

        “好,”李云寿点点头:“这点我可以保证,事实上,今晚之后半山庄园就要戒严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半山庄园外部再次换防,李云寿手下的嫡系部队,联邦第一集团军081卫戍旅,已经彻底接管整个半山庄园的防务工作。

        从这一刻开始,除少数人还能进出庄园以外,其他人则几乎等于是被软禁在了庄园之内。

        而且,081卫戍旅还开来了十多台‘战略信息车’,从这一刻起,所有从半山庄园发出去的消息,打出去的电话,都已经处在全时监听状态。

        这一次,戒严级别比以往都高。

        整个上三区的达官显贵们,都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

        ……

        待到李云寿走了之后,庆尘看向李束等人说道:“全都盘坐在地上吧,开始教你们修行之法。”

        李束等人一愣,这也太直接了吧。

        先生不应该先说点什么,比如五个大重点,三个小重点什么的。

        “先生,你要不还是说点什么吧,不然我们觉得有点不对劲,”李束说道。

        庆尘想了想:“我没认可之前,在外面不要说是我的学生。”

        李束等人差点吐血,他们来拜师发现先生太年轻,但也没说什么,结果现在庆尘对他们还嫌弃上了。

        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庆尘越是这样,他们反而越是好奇庆尘要教什么,有多大的本事。

        早先大家质疑的年龄,好像也不是什么问题了。

        反而庆尘越年轻,他们便越觉得庆尘可能是个妖孽级的人物。

        庆尘没再多说废话,直接以呼吸术将所有人逐一带进入定状态。

        轻松,省事。

        有人才刚刚入定,便再次惊醒:“先生,我感受到气的存在了!”

        庆尘也不责怪,只是重新将对方带进入定状态,然后说道:“不要大惊小怪,认真的用气去冲击神庭穴。”

        李束看着同伴一个个入定了,怔怔的心说修行就这么简单吗?

        他们是听说过正统修行之法的,据说都要先刻苦修行几年没用的东西,然后才能开始真正的修行,然后再等半年,才能感受到气的存在。

        可是,自家先生这修行之法,好像省去了很多步骤似的,直通大道。

        李束看着庆尘弯腰搭脉,一位学生便立马入定起来,然后庆尘起身再换下一个搭脉,下一个学生也立马被带进入定状态。

        神圣的正统修行之法,硬生生被自家先生给搞成了流水线作业,就像是饲养场的管理员在检查猪崽有没有生病似的。

        太不正式了啊……

        “先生,”李束压抑着心中的惊讶问道:“直接就能修行出气吗?”

        庆尘想了想反问:“不然呢?”

        “可是,很多修行组织,都需要弟子先打磨身体……”

        “那是忽悠人的,”庆尘耐心解释道:“他们不过是想以磨练身体为手段,增加你对组织的敬畏之心、认同感,其实不用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如果要学其他修行组织那样教,庆尘还得耗在李氏好几年才能见到成效,他哪有那么多时间?

        他时间很宝贵的!

        很快,李束也被带进了入定状态,感受着‘气’与内心的惊喜。

        庆一看着庆尘来到自己面前,忽然惊疑不定的问道:“你愿意教我这正统修行之法?”

        “你也是我的学生,为什么不教?”庆尘说着,便将纤长的手指搭在了庆一的脉搏上。

        庆一只感觉自己的呼吸频率骤然改变,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可是他想不通,难道李恪揍自己真的不是这位教习先生授意?

        不然的话,对方能这么好心,把正统修行之法教给自己?

        这可是正统修行之法啊!

        胡思乱想间,庆一竟是从入定状态里掉了出来。

        却见庆尘温和的重新带他进了入定状态,还耐心叮嘱道:“不要胡思乱想。”

        一时间,庆一心情复杂起来。

        ……

        五千字章节,今日万字已更,还幻羽老板一更,还欠老板两更。

        感谢九亿少女夢、jkzz、飞翔家八戒成为本书新盟,老板们大气,祝老板们玩游戏不会遇见猪队友。

        
    第二百七十九节 杀人不简单2020免费听书神器为什么小说叫小说文小说是什么人云深不知处txt父女小说阅读网早餐英语拼读第1631章:幕后之人・1小时前更新新免费小说大全app全书免费全本小说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