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重生之恰恰年华 > 正文 第四百八十四章 急中生智
        chter484

        基因这个东西其实还是很强大的。遗传这件事(情qíng)实际上也不容小觑。颜秋意小的时候,就永远分不清楚三个舅舅到底谁是谁,那时起她就长了记(性xìng)。

        夏家一共五个孩子,二女三子,如果说两个女儿长得只是有些像,那么这三个儿子可以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虽然年龄上前后差了几岁,但是长相可以说一脉相承。

        重生前颜秋意总开玩笑说夏秋没有把夏家的优良基因遗传给自己,导致自己长得不好看当然她后来才知道不好看的原因是因为胖。夏秋总是说,“还不是因为你们颜家的基因强大,你看你那张脸,就像从你爸爸脸上扒下来一样。”

        是不是从颜爸爸脸上扒下来,她真不知道。但颜秋意觉得现在她这张脸可能真是从她亲生(奶nǎi)(奶nǎi)的脸上扒下来的,就跟复制粘贴一样

        所以在这个擅闯蒋家大放厥词的容怀容老板说出宁溪两个字的时候,短暂惊讶过后她已然恢复平静。

        毕竟已经习惯了。

        不过宁溪这个名字倒是有些许耳熟,好像在哪听过她将脑海中的记忆挑挑拣拣,终于发现了有用的信息,宁溪。可不正是莫家红颜薄命的那位姑娘,颜爸爸的同胞妹妹,莫宁溪。

        刚才她差不多把沈勇知道的全部信息都(套tào)出来了,多多少少知道容怀和蒋家有些恩怨。虽然具体的不是很清楚,但知道应该是为了个女人,听到容怀说的名字,她差不多确定了这个人应该就是莫家的小女儿。

        但是因为莫家的小女儿的死跟蒋家结仇,他恨的人难道不应该是莫松宇还有整个莫家

        这脑回路似乎有些清奇。

        客厅里静悄悄的,神智不甚清明的容怀不顾阻拦的屏退所有手下,除了他和蒋峻,颜秋意,客厅里就只有还没解除催眠的沈勇。

        容怀目不转睛的看着少女,然后闭上眼睛,莫宁溪的脸庞在他记忆里的样子终于不再是一脸血污的模样,不是苍白了无生气的紧闭双眼毫无反应,而是带着少女特有的明澈和清丽洒脱,淬成天边璀璨的星辰,闪耀进他无数个痛苦而绝望的梦境里,一如初见那般的温柔和宁静,让他已然死灰的心一点一点复燃。

        “宁溪,你终于肯来见我了”他向前走了半步,仍是小心翼翼的神(情qíng),“这么多年,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了,就是在梦里在梦里你也不肯出来见见我”

        蒋峻终于忍无可忍的一把拽住还(欲yù)向前的容怀,“容怀你看清楚,她不是宁溪,宁溪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是我们亲手把她的尸骨”

        “你闭嘴宁溪没有死,她现在就好端端的站在我面前,她没有死”容怀的神(情qíng)几近癫狂,他赤红着双眼,但即便是这样他的模样也仍然是一等一的好看。他转过头,声音放低了,神态中居然带着一丝孩子气不安和讨好,“宁溪,这么多年我已经长大了我我有没有长成你想象的样子”

        短短几句话,差不多就已经道尽了当初有(情qíng)人(阴yīn)阳相隔的悲伤故事,而且看样子还是姐弟恋。颜秋意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什么想法,她那位未曾谋面的姑姑在世时应该也是个善良美好的女孩子,不然也不会被人惦念这么多年,可惜被莫松宇这个人渣给害了。

        这个容怀看起来也是个可怜人,但刚才听被催眠的沈勇说出来的只言片语,恐怕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颜秋意有些拿不定主意,她不知道自己是该顺势假装自己是莫宁溪还是直接斩钉截铁的澄清事实,因为容怀的精神状态实在是有些问题,她担心自己的话加剧他(情qíng)绪的恶化,是以她求助的目光投向在场唯一一个知(情qíng)人,蒋峻。

        虽然蒋峻最担心的事(情qíng)发生了,容怀到底还是见到了颜秋意,但当下这个(情qíng)况也是必须解决的,他自然看出容怀几近癫狂的模样,当下也只能先稳住他。毕竟这个人浑(身shēn)狼(性xìng),这辈子唯一肯听的也就是莫宁溪的话,唯一的死(穴xué)也是莫宁溪,而现在莫宁溪已经去世多年,恐怕

        他摇了摇头,示意颜秋意不要轻举妄动,什么也别说。但蒋峻以往严肃少言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所以颜秋意一时间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蒋峻要自己别否认自己是莫宁溪,她会意的点点头。

        “容怀,这么多年你倒是变了不少。”颜秋意清了清嗓子,尽可能让自己的形象贴近她想象中的莫宁溪。

        蒋峻心中暗叫糟糕,伊伊这孩子也太过胆大妄为,殊不知对方是因为收到了自己的错误讯息才会如此兵行险着,而这误打误撞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而容怀见颜秋意久不出声,心下生疑正要发怒,冷不丁听见颜秋意这样一句话,所有怀疑顿消,他有些忐忑的问,“是不是我脸上有疤让你觉得讨厌了宁溪,我明天,不,我一会就去医院把疤去了”

        颜秋意一不小心多嘴的问了一句,“你的疤是怎么来的”

        容怀不疑有他,老老实实的回答,“是当年替你报仇时留下的,那个侮辱你的畜生我趁他睡着的时候把他杀了,这道疤就是那时候留下的。宁溪你知道吗那个畜生他留了好多的血,鲜红鲜红的,他的血居然也是红色的,居然跟你一样都是红色的那时候你留了好多的血,多的盖住你的脸,你就那样死在我面前我的宁溪就死在我面前”他的神(情qíng)愈发的激动,好像一瞬之间神色清明一样,他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颜秋意,“我的宁溪就死在我面前,你是谁为什么跟我的宁溪长得一模一样”

        颜秋意神色陡然一紧,她努力让自己的神态自然些,“我是谁连我是谁你都不知道了”

        容怀一愣,“你是谁你你是宁溪”脑海中好像有人在拉扯他一样,他忽然狰狞的大喊一声,“不,你不是,宁溪已经走了二十年了”

        他的目光透着狼一样怨毒的幽光,“我的宁溪已经走了,你凭什么还活着”

        容怀举起枪,扣动扳机。

        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客厅里传来一声枪响。

        “砰”

        二更

        颂颂写文就是喜欢埋下很多伏笔,虽然达不到草蛇灰线伏笔千里的程度,但是颂颂一直在努力,篇幅比较长,铺陈的各种明线暗线又比较多,嗯,颂颂尽可能的把这些都写清楚的,欢迎大家随时复习前文吖

        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最后求月票求打赏求评论求收藏求订阅各种求一波啦

        
    十大完结巅峰都市小说免费小说在线阅读港综世界大枭雄 萌俊从红月开始 黑山老鬼九真九阳请问可以吃掉你吗txt往下边塞东西上班短文小说排行榜2020前十名小说打字员兼职小说网站哪些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