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宋安乐侯 > 正文 第150章 对不上了
        大家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范宇有一点没有说错。以大宋如今的实力,在兵锋最盛之时,也没能从辽国手中夺下燕云十六州。

        所以,开疆拓土之事就要暂且先放一放再说。

        苗振此时眉头一挑道:“依侯爷这般想,我大宋岂不是没有出路了。”

        “其实,这其中是有个简单的规律,想必诸位早已经知道。”范宇笑了笑,指了指潘楼外面热闹的大街说道:“眼下汴梁一日的消耗,只粮食一项,便要数万石之多。因而人口一多,便要更多的粮食。可粮食多了,十几二十年后大宋人口也会更多。此事,是不是无解?”

        在场这些科场骄子们,不由得默然。这位安乐侯绕来绕去,究竟想要说什么?

        张唐卿不由得开口道:“侯爷所说的情况,并非没有可能,但是这天下岂会一直承平无事?或是水旱天灾,或是战乱人祸,终是会消减人口。此事虽说来残酷,可确是事实。因而,也不见得会如侯爷所说那般。”

        范宇笑道:“确实,但是只要天下治理的好,便终会如此。在座的未来都会绯紫加身,如何让这情况晚些出现,便是要多考虑的了。”

        徐绶与范宇接触最多,知道范宇往往会另出机杼,便拱手道:“侯爷既然如此说了,想必也有自己的一些想法吧?”

        “想法是有一些,但是并不成熟。诸位若是想听,我亦可抛砖引玉。或者大家集思广益,会有更好的办法。”范宇微笑道。

        他这就等于挖了一个坑,等着在座之人往下跳了。

        杨谔忍不住点点头道:“侯爷莫吊我等的胃口,还请快些讲出来,让我等参详一番才是。”

        范宇笑道:“好,那我便说一说我自己的想法。天下四民,士农工商。自秦一统之后,便重士农而轻工商。士者治国,农者饱腹。然而,工商两民,则少而不兴。我以为,有些偏颇了。四民犹如桌子的四条腿,若只两条腿长,便立不稳固。工者可利器具,商者可流通有无。若能兴此两民,则天下稳固。”

        陈世美听了范宇的话,便反驳道:“三条腿,桌子亦可稳固。”

        众士子都看向陈世美,和侯爷抬杠好么?不过,三点可以撑起一个平面,说的也有些道理。

        范宇斜了这家伙一眼道:“工民利器具,农者事稼穑,商人贩卖器具粮食以平衡天下财货。士人不事劳作,可不在此列。”

        “侯爷,我等士人还有案牍之劳,岂可不在此列。”张唐卿也反驳道。

        “士人可算作桌面,统领其余三民。”范宇哈哈一笑道:“治理天下,便是如此,诸位以为然否?”

        “将士人比喻为桌面,侯爷的说法倒也形象贴切。”苗振接口道:“可是侯爷还没有说,如何才可让这人口增加与粮食的死结解开?”

        范宇不由得两手一摊道:“这可是解不开的死结,但可以延缓而已。发展工商,使之兴盛。我说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若是我大宋粮食不够,工匠造出大海船,商人乘海船去安南买来数百万石的稻米,便可使我大宋百姓吃饱。能创造新工具能造大海船的工匠,要奖励。而敢于向外闯荡的商人,则可给予一定方便。这只不过是我一人的浅见,具体如何还要看诸位的想法。”

        “侯爷说的不错,可是那商人如果闯荡到辽夏等地,贩卖铁器,岂不是要坏了我大宋的边事。”杨察皱眉道。

        “我说了,这不过是我自己的浅见。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等事情便留给各位将来解决。”范宇挖了坑就不管了,左右张望道:“既然是来宴饮的,为何还不上酒上菜,我这肚子可都有些饿了。”

        他一回头,便看到狄青与杨文广还在自己身后站着,着实有些不落意。便请两人去外间点菜用酒饭,到时自己会账。

        张唐卿不由苦笑,这位侯爷也是任性。他说了这些话,等于是给在座之人出了题,至于如何解题,却是各自看着办。不过,这也只是闲谈,眼下联络感情才是主要的。

        “伙计,快些上酒菜来。”张唐卿是状元,也是主事之人,当即便吩咐道。

        立时便有潘楼的伙计应声道:“客官菜都是您点好的,马上就来。”

        随着伙计传菜,他们这间包厢的桌子上,很快便将菜都端了上来。

        潘楼是汴梁顶尖的酒楼,能来这里用饭的非富即贵,这菜色自然也是不俗的。

        有清炖羊头、赤白腰子、凉拌肚肺、炙羔羊、鲤鱼脍、拌肚胘、卤兔肉、蒸鹌鹑、蒸斑鸠、清汤鸽子等等不一而足。

        潘楼的菜色虽然丰盛,但在范宇看来,不是蒸的便是煮的,除了炙羔羊是烤的之外,都太过清淡。

        张唐卿更是亲自动手,在木桶里用酒勺为众人筛了酒到盏中。

        他举杯道:“今日小聚,一祝各位同年前途远大,二祝侯爷更上层楼。来来来,这可是潘楼自酿的琼液美酒,莫要负之,饮胜!”

        大家的情绪一下子便热烈起来,纷纷举杯痛饮。

        这潘楼的菜里面,让范宇感兴趣的,便是炙羔羊和拌肚胘。炙羔羊便不用说了,潘楼手艺相当精湛。范宇夹了一块炙羔羊,放入口中,立时便有淳正的羊肉味道和孜然的香味散出。而且这肉烤的外皮香脆内里嫩滑,尤其是肉中还带点肥的,更是入口便化了开来,名不虚传。

        不过那一份肚胘,却是一盘子蒜泥儿拌牛百叶而已,在后世却没什么稀奇的,是涮火锅必点之物。

        但是能吃上牛百叶,在大宋也是挺了不起的一件事。大宋禁杀耕牛,想必献出百叶之牛,是死于事故吧。

        范宇喝了一盏潘楼的琼液,带有米香而且微甜,口感也还不错。

        很快,酒过三巡,他装作不经意的问陈世美道:“陈兄人才极其出众,又写得一手好文章,想必官家对你有极深印象,将来的去向一定不会差吧。”

        今日可是听官家说过,宫中近期会有喜事,可千万不要是将这位陈世美招了附马。不然的话,岂不是祸害了一位公主。如今自己也是皇亲,要有维护皇家颜面的自觉。

        范宇怎么想怎么不放心,如今立场和心态不一样了,总怕自家地里的白菜让猪拱了,竟有些患得患失。

        “有劳侯爷动问,在下的去向是已经定了的。年后便会到河北西路的相州,任通判之职。”陈世美看到侯爷问话,便很是诚恳的道。

        范宇一皱眉,这家伙竟然没被招附马,怎么对不上了。

        
    都市修仙小说排行榜完结棉花糖小说网txt下载小说榜重生小说握(限)邓小小完结春光无限好 夜蔓中文小说网捞月亮的人h全文阅读很甜又很污的现代言情 小说小说言情甜宠有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