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金刚不坏大寨主 > 正文 348~349:全新的魔女,搞事大师慕容博(保底更求月票)
        北风呼呼地刮着,好似伤心的人在哭泣。

        天空为惨雾愁云所笼罩,空气中泛出了无边的冷意。

        一张张蜡黄的面孔,均是面无人色,觳觫不已,死死盯着棺材中躺着的人。

        江大力的脸色也并不好看。

        确切来说,在看到慕容复尸体上的致命伤后,他的脸上就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般难看。

        慕容复的尸体在棺材内冰块的保存下,隔了几日也并未腐坏。

        且身体基本还保持着死前的状态。

        而就在其左胸第五根肋骨下,“乳根”与“期门”穴之间,赫然留着个青紫色的拳印。

        江大力伸出手去触碰,他引以为傲的硕大拳头,竟也只能与这青紫色的拳印一般大小。

        曾经在会州那一亩三分地儿,他还从未见过拳头跟他江大力一样大的人。

        今天算是见识了。

        但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慕容复在中拳之后,体内的五脏六腑包括身上一节节的骨头,都已几乎全部碎了。

        照理说这样的状态,慕容复整个人都应该已经成了一滩肉泥,一张肉皮,是撑不起来的。

        可对方碎裂的骨头却就是死死撑着其身躯没有散开。

        这当然不是慕容复厉害,死了后还能这么逞能。

        而是李沉舟的拳头很独特,打死慕容复后,还有一股可怕的拳劲残留在慕容复体内,支撑着慕容复的身体没有坍塌下去。

        “能造成这等奇异现象的,只有一个原由,李沉舟很可能施展了其绝学《翻天三十六奇》中的杀招【孤阴孤柔逆奇流】。

        此招式与“独阳独刚绽奇华”相反,至阴至寒,拳劲翻转对手五内,扰乱内息。”

        江大力缓缓收回手掌,又看向慕容复身上另外一处清淤之处。

        一处在右臂,右臂手骨尽碎,显是被无比刚猛的拳法所伤。

        能造成这样伤势的,可能是【独阳独刚绽奇华】这一招。

        也可能是【独行奇道破千军】这一招。

        除此之外。

        李沉舟还有一拳。

        江大力目光看向慕容复那怒视中带着不敢置信和绝望惶恐的神色,若有所思。

        凭借自身的战斗经验和上一世所知的李沉舟武功的一些讯息,他的脑海中,甚至已浮现出一幕幕战斗画面。

        很显然。

        慕容复的落败身死,是在一瞬间的事情。

        在前一刻,对方可能为李沉舟不屑或者鄙夷的言语所激愤怒。

        但下一刻,李沉舟一拳打出,慕容复在那一拳下有所失神或者完全失去反抗,而后被击碎了仓促抵挡的右臂,又在闪电间左胸挨了一拳,当场毙命。

        “因为挨上的两拳尽管都是非常快可能一瞬间的事,但也有一个极为短暂的反应时间。

        便是这么短暂的反应时间里,慕容复的神色才转为不敢置信和绝望恐惧。

        否则,他连这种神色都不应诞生,就已保持着愤怒神色毙命。”

        江大力闭着双眼。

        脑海中渐渐出现了一道同样魁梧高大的身影。

        对方君临天下霸气尽显,突然出拳的刹那,拳头便宛如黎明破晓的光芒,好似突然撕裂云层的耀眼太阳,狂霸的君临天下拳意,更是犹如一轮太阳在脑海爆炸,令人震撼。

        翻天三十六路奇之——万丈奇华遮天幕!

        一拳出宛若太阳拳,祭出耀眼光芒,令对手视觉骤失。

        便是在对手的视觉包括心灵全都一黑的刹那,更为狂暴的致命两拳,已不及人的反应临身落下。

        轰!!

        江大力浑身一震,双目睁开,满是奇芒,清醒过来。

        他目光再看向棺材中的慕容复,心中已李沉舟的实力有了无比清晰的认知。

        见尸如见拳!

        见拳如见人!

        仅凭死去的慕容复尸体,他就已在脑海中“神思击技”与李沉舟遥遥交锋了一次。

        而这一次交锋,便是令他心头狂颤,无比凝重,只觉是遭遇了生平最大劲敌。

        无疑,李沉舟此人,在很多方面都与他相像。

        有着同样的野心和抱负,有着强大的力量和体魄。

        又都是一方势力之主,BOSS模板强悍气血雄厚,所走的武功路线也是霸气决然,威猛无梼。

        而对方甚至在神意这方面,要比他更进一步,显是已领悟出了极难领悟的拳意。

        可能唯一不同的是,李沉舟有着弱点。

        而江大力自觉,他并没有什么太过明显的弱点。

        “寨主!这慕容复的尸体......该如何处理?”

        就在此时,徐子陵上前迟疑询问。

        江大力平静道,“此地距离江南慕容世家路途并不算太远,差人将其尸体运去慕容世家,入土为安,我江大力虽曾与慕容复有过仇怨,却也非生死大仇,死者为大,我自然不会去为难一个死人。”

        此话一出,顿时徐子陵钦佩至极,只觉对这黑风寨主的感官印象又不由发生了变化。

        原本若是江大力不愿妥善处理慕容复的尸体,徐子陵也是打算将之入土为安的。

        但现在江大力这么一说,竟然要将慕容复这个昔日之敌的尸体送去慕容世家,徐子陵也不由为其胸襟所钦佩,同时怀疑,自己有些时候是不是把这黑风寨主想得太坏了?

        其实......对方可能也并没有那么坏?

        便是在远处观望的师妃暄,也暗暗颔首,只觉这黑风寨主虽是草莽,但的确是个人物,有成大事者的胸怀。

        周围的一众玩家,原本还有一些想着说直接丢了去喂狗,或者抛尸乱坟岗的,此刻都是一阵惭愧。

        看看,瞧瞧!

        什么叫胸襟?

        咱寨主这就是胸襟,纵然此前与慕容复势同水火,但敌人死后,却也给予其应有的尊重,这才是人格的魅力啊。

        “慕容博可是还没死呢,现在都可能已经在赶去权力帮找李沉舟麻烦的途中。

        这慕容复的尸体,我若是不妥善处理一下,慕容博这老家伙白发人送黑发人丧子之痛,可能还会像疯狗一样迁怒于我。

        我虽不惧这老东西,却没必要帮李沉舟分担火力,哼哼......

        就先让慕容博多和李沉舟权力帮死磕。”

        江大力压根就没像玩家和徐子陵他们那般去想。

        吩咐人打理好现场后,便拂袖而去。

        接下来两天的时间里。

        江大力除了在琅嬛福地中利用工具人李沧海雕像磨练提升武学,便是在密室之中,依据《无相神功》内的炉鼎之法,培养和婠婠之间的感情以及关系。

        这炉鼎之法,实则也非培养刀意,乃是当初无相真人与青莲神尼闲时研究而出的一种法门。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江大力以之尝试修炼,以婠婠为炉鼎,培养心中有情刀种,算是一种新的尝试。

        随着越是练习有情刀,感悟有情刀意,江大力现在就越是享受这种培养的过程。

        婠婠的心智就像是孩童,不知善恶、不明是非,满世界似乎都只有他,只有吃喝睡。

        在这样的相处模式中,随着婠婠每日在他的教导下成长,江大力只觉炉鼎壮大,对于有情刀的情之一字,体悟更为深刻。

        只不过这种情,非男女之情,而更像是兄长与妹妹,慈父与女儿之间的情意。

        这是有情刀必须经历的过程,而最终有情走向无情的过程,才是最艰难、最危险,最逆反人性却升华心灵的。

        至于最终,是他亲手斩断情种。

        还是婠婠恢复记忆被动斩断,脱离炉鼎身份。

        这也是暂时不可决断之事。

        ...

        “寨,寨主,您说一一一天后,就带婠婠离开这里,现在有没有到一一一天?”

        密室之中。

        婠婠身着薄如蝉翼的纱衣,眼含期待凝望江大力,眼神满是濡慕以及期待。

        “婠婠,三个一天,叫作三天,而不是一一一天。”

        江大力淡笑道,放下手中碗筷,微微颔首,“放你出去可以,你可记得我教导你的事情?”

        婠婠乖巧点头,“记得嘞,出去后,其他任何人的话婠婠都不能听,只能听寨主您一个人的话。

        其他任何人和寨主您作对,就是和婠婠作对,其他任何人不听寨主的话,婠婠就打他。”

        江大力讶然道,“本寨主只教导过你,只能听我的话,其他任何人的话都不能听。你怎么还多加了两条?”

        婠婠仰头理所当然道,“婠婠也是很聪明的哩,上次寨主您说要学会举一反一一一,于是婠婠就又加了一一条。”

        “是三条。”

        “一一一条......”

        “好吧,随你了,现在你换身衣物,我带你出去。”

        “为什么要换衣服?婠婠很喜欢现在的衣服,其他的衣服遮住了婠婠的身体,婠婠都看不到。”

        “我上次说过,你的身体,只能让你自己看到,出去后,不能给任何人看到,否则别人可能就要伤害你了。”

        “外面的人都是坏人,只有寨主您是好人,您经常看到我的身体,但您不会伤害我。所以婠婠只和寨主您分享身体。”

        江大力克制住想拍一拍婠婠脑袋瓜子的冲动,指了指一旁的衣物,沉着脸没说话。

        婠婠一见他这脸色,就知道是发怒的前兆,当即嘴巴一瘪,立即乖巧去一旁拿起衣物,当着江大力的面换上。

        “走!”

        江大力有些燥热,带着婠婠走出密室,离开房间。

        房外院门口外。

        徐子陵正与几名山匪头目交谈,身旁不远处还伫立着师妃暄。

        突然看到江大力带着婠婠走出房间出现在庭院,徐子陵和师妃暄的视线顿时齐齐被吸引而来。

        “婠婠!”

        徐子陵低呼一声,立即抛下几个山匪头目进入院中情绪激动走向婠婠,“果然你一直都在寨主的房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伤势有没有回复?”

        婠婠凝眉歪头看了眼徐子陵,又看向江大力,“寨主,打不打他?”

        “婠婠?”徐子陵错愕。

        江大力一笑对婠婠道,“他曾是你的朋友,你当然不用打他。”

        “朋友?”

        婠婠摇头,“我不要朋友,我只要寨主。”

        徐子陵顿时色变看向江大力,情不自禁怒道,“寨主,你对婠婠做了什么?”

        “嗯?”

        江大力脸一沉,冷眸一闪,“这是你跟本寨主说话的语气?”

        “你惹寨主生气了,婠婠讨厌你,该打!”

        婠婠怒斥一声,骤然出手,一掌便打出一股天魔罡气直轰向徐子陵。

        “婠婠!”

        徐子陵惊叫一声,连忙抵御。

        砰!

        气劲爆散。

        婠婠身影却是如惊鸿般一闪,以极快的鬼魅速度掠向徐子陵,唰唰又是几掌连攻,轰地一下打出了天魔气场。

        “婠婠,你到底怎么了?”

        徐子陵大惊失色,连连闪避不愿与之交手。

        就在此时。

        一道清冷剑光陡然袭来,铿锵一下击溃天魔气场,逼退婠婠。

        婠婠怒斥一声还要再战,却被江大力一把抓住了肩膀,“好了,婠婠,不要再打了,我跟你说过,在外面做事不要冲动。”

        婠婠怒瞪着徐子陵和师妃暄,“这两个人好可恶,都是大坏人!他们不听寨主的话,婠婠要打他们,就要打!”

        这话一出,徐子陵包括师妃暄都脸色齐变。

        曾经阴癸派那个我行我素,狡诈狠辣的魔女,怎的现在竟是对黑风寨主言听计从?

        难道黑风寨主偷人心一般的恐怖能力?

        就在此时,江大力平静声音传来,“徐子陵,婠婠的脑袋伤了,现在的状况,可能是失忆且心智退化到了儿童阶段,所以她已经并不认识你,你想要她接纳你,首先就不要做让她反感的事。”

        “你!!”

        徐子陵瞪着江大力,又看向看自己仿佛已是如陌生人般的婠婠,神色满是悲苦和疑惑,焦急如焚。

        婠婠双手叉腰冷哼,“婠婠最讨厌有人不听寨主的话,你们谁不听寨主的话,婠婠就打谁!”

        “婠婠......”

        师妃暄动容,秀眉紧蹙,也是完全没料到这么一个昔日向来爱与自己作对的宿敌,现在竟是已成了黑风寨主的最忠拥趸。

        “好了!”

        江大力挥挥手道,“散了吧,婠婠刚恢复,并不愿太多人打搅,我准备这两天带她出去转转。

        徐子陵,无量山寨就交由你经营发展,莫要让我失望。”

        话罢,江大力拉起亦步亦趋的婠婠,潇洒离去,直奔假剑湖宫寻找天山童姥。

        而就在这同时。

        江湖论坛之上,一则惊人劲爆的消息,陡然出现,宛若落入水中的深水鱼雷般炸起轩然大波,在玩家中疯狂传播。

        原本炙手可热的屠黑联盟以及权力帮,竟在一夜之间,惨遭一名黑衣人莫名其妙的袭击,屠黑联盟方面玩家死伤不少。

        而权力帮十九神魔,更是被这黑衣人一夜间连杀了两个,震惊整个帮派。

        一时间,江湖论坛上,无数有关神秘黑衣人身份的讨论帖子,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甚至有玩家大胆猜测,黑衣人也许就是黑风寨主江大力亲自请的帮手,为的就是一报送棺之仇,杀一杀权利帮以及屠黑联盟的锐气,好叫李沉舟知晓其厉害。

        当江大力注意到江湖论坛上的这些变化时,顿时便知道,慕容复的老爹慕容博,终于是在假死这么多年后出关,首次如此高调的出手了。

        而慕容博也的确是阴险狡诈,老谋深算,知晓李沉舟的厉害,却根本不立即去会李沉舟。

        反倒是继续藏在暗处,先找权力帮一干小的们的麻烦,打算先整垮权力帮的士气,闹散人心,令李沉舟疑神疑鬼疲于奔命,最后才可能会在合适的时机现身,与李沉舟一战。

        “以慕容博不下于萧远山的实力,想要对李沉舟造成太大的危险,还是很难的。

        不过这老邦子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会阴搓搓的搞事。

        当年雁门关陷害萧远山,更坑害了整个武林,不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这种搅局能力,比慕容复可是强多了,有他这般牵制权力帮以及李沉舟的发展,我也能多出时间快速发展提升......”

        带着婠婠已经来到假剑湖宫外的江大力眼角带笑。

        只觉现在这种自己早已期待需多久的场面,终于是发生了,心情非常愉悦。

        想必李沉舟现在也是惊奇疑惑,甚至可能会怀疑慕容博就是他送过去挑衅的高手。

        实则对方现在根本不知道,这祸根早在其击杀慕容复的时候,就已是深深埋下。

        “寨主,你笑什么?”婠婠在一旁看着江大力问。

        江大力边走边道,“我在笑有个人做了一件蠢事。”

        “做蠢事的人很蠢吗?”

        “不。”

        江大力摇头,“他很聪明,只是每个人这一生中都难免要做错几件愚蠢的事,若是人人都只做聪明事,人生岂非就会变得更无趣了......”

        婠婠立即笑得双眼弯成了月牙,“寨主您比他更聪明,婠婠也聪明。”

        江大力不置可否,但心里却是略感爽快。

        做了件最得意的事,若得不到别人的夸赞,就好象穿着挑选出的最华丽的衣物去会见情人时,情人却连瞧都没有瞧那一身衣物,就急不可耐的要扒下来一样......

        …

        …

        (五千字保底!睡觉了!求波推荐票月票!白天起来再加更!奥利给!)

        
    一言不合就开车的小说她千娇百媚慕吱和学长奔现以后1v1风流村医小说在线全集c到她乖黑暗森林阅读小说网好看小说红烧肉POPO小说网站排行榜2020s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