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金刚不坏大寨主 > 正文 752~753:破境珠显威!绿人王的苦衷!(为月票加更20)
        仿佛无孔不入的精神异力以防不胜防的方式,侵向江大力心灵的刹那。

        处在河底的江大力忽地发觉周遭所有的环境、水流,都仿佛消失了。

        天地间只剩下了他和庞斑。

        后者翻转落于湖面,突然拔出背后的三八双戟,眉心祖窍内的阴阳二神齐齐出窍,化作一正一邪两道诡异的光波融入了两戟,向他两戟狂击电射而出。

        宛如阳光进入水波折射了似的,庞斑似若在极远处,但又像近在眼前,攻击像是还距离很远,但仿佛下一刻已临身,扎向的并不单单是他的肉身,还有心灵。

        这种时空和距离上的精神错觉,纵然以江大力金钟不坏身大成后强达8级的强神,亦不由起了个小涟漪,波动得一发不可收拾,席卷心神,只觉前前后后像是有无数股诡异的精神力量,把他往不同方向拖拉撕扯。

        他仿佛是在风雨飘摇、急流巨浪的大海中内挣扎求存那一叶小舟,置身于万倾汹涌澎湃的波涛中,随时倾覆。

        道心种魔!

        此时若是心志不坚之辈将会瞬息淹没在这等恐怖的精神风暴当中,心灵被重创,若是正义浩然之辈,更是容易被种下魔种,成为魔种道胎的炉鼎。

        “魔师不愧是魔师!!”

        江大力容色不变,阳神骤然自眉心祖窍浮现,爆发出宛如闪电霹雳般的炽热光芒,更是如火山喷发直冲霄汉一般扩散出毁灭性的磅礴力量。

        天雷地火塑阳神!

        瞬间,他的心灵精神被渡过了天雷地火的阳神所笼罩,精神如处于一个雷火护罩中。

        那代表一正一邪道心种魔的双戟打在他如被雷火护罩包裹的阳神之上。

        这是二者的神意首次正面对碰!

        好似一个大雷在彼此的心灵中爆炸,喀嚓!一声震天撼地的巨响,在心灵中轰然炸开。

        “天雷地火!!?”

        庞斑浑身巨颤,七窍流血,化作双戟阴阳二神只觉似被天雷地火劈中灼烧过,精神无比难受,阳神似要在这等天雷地火中被炸成粉碎。

        “啊!!!”

        他蓦地一声长啸,黑发飞舞,精神异力凝聚到了极限。

        怒海狂涛般的精神异力凶猛冲击,阴阳共济,道心魔种之力齐齐全力爆发!

        喀!!

        江大力阳神布出的雷火罩也根本承受不住,被撼动得几乎爆开,双戟深深扎入进来。

        但就在此时,江大力狞笑一声,突然收束阳神,闪电般拔刀。

        “好机会!!”

        庞斑万没料到这种时刻江大力竟然还敢撤了阳神形成的防护,这简直是给他一击致命的机会,化作双戟的阴阳二神立时觑隙而入。

        嗡!!

        江大力拔出的大力火麟刀嗡鸣震颤,刀柄处的破境珠霎时散发奇异黄芒,犹若贪婪的恶魔般散发出恐怖吸力吸向庞斑的阴阳二神。

        一刹之间,二人所散发出的精神异力全都无差别被吸如了破境珠内。

        庞斑顿觉所有的精神异力在这一刻仿似投入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奇异空间中,骤然与他的联系截断。

        便是连阴阳二神都已无法保住,被吸得飞速投向那刀上的珠子。

        “不好!!.......”

        庞斑心头狂震,几乎魂飞魄散。

        甚至都能感受到精神上的虚弱无力,阴阳二神仿似要被窃取夺走。

        这种经历,简直比他以道心种魔大法夺取他人魔种道心还要匪夷所思。

        “庞斑!!今天老子就关你禁闭!!”

        江大力面色苍白大喝,极力催使破境珠大放毫光。

        嗤——!

        庞斑阴阳二神所化的双戟瞬间被吸得没入破境珠内一截。

        “呃啊!!!——”

        生死危急关头,庞斑怒啸一声,黑发像火焰般的在头上飞卷狂,双目爆闪无可形拟的精芒,断然壮士断腕,舍弃阴神。

        轰!!——

        其中代表阴神的一戟蓦地化作一股无匹精神波爆开。

        破境珠陡然一震,有那么极短暂的时间仿佛在这股精神波爆炸下陷入静止。

        噗!!

        江大力只觉脑海一震,一片空白。

        下一刻。

        代表庞斑阳神的一戟强行挣脱了破境珠的束缚,回归其眉心祖窍之内。

        呼呼呼——

        所有混乱爆涌的精神异力悉数被破境珠吞噬吸收。

        江大力顿时清醒。

        河面上,庞斑狂喷出一口血涛,七窍喷溅鲜血,身躯在半空飞舞旋转,全身衣衫忽拂汤飞扬,猎猎狂响,周遭的暴雨雨珠似绕著他急转起来,情景诡异之极。

        轰!!!

        河水突然轰地一下分开。

        一道狂霸的足有十丈长的巨大火焰刀气分开河水,裹挟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如一条火龙怒劈向庞斑。

        整个河面战场仿佛霎时被一把神灵高举的火炬点燃,耀亮,吸引来周遭战场上无数人惊骇的目光。

        所有人都只看到一道巨大的火焰刀气从河底冲出,如分开河流般狂劈向空中那道魔神般的身影。

        瞬间淹没!

        铿!!——

        一声如炸雷般的爆响,好像河面上也似今夜的天空,有闪电霹雳爆炸开来,炫目逼人。

        庞斑如铁铸的面容惨变,手中交叉拦截的三八双戟在炽烈阳刚的火焰刀气下猛地巨震,断成两截,脱手飞出。

        狂沛的刀气余势不减。

        庞斑全力激发道胎魔体,长江大河般源源不绝的力量自经脉中爆发,无可抵御的澎湃力量化作一圈能量波扩散。

        但下一瞬仍被那火焰刀气生生劈开。

        火焰刀光在雨幕中掠过。

        庞斑全身衣物轰然点燃,双臂乃至胸膛齐齐爆开一道几乎剖开的恐怖刀痕,血肉翻卷,身躯如破烂垃圾般倒飞跌入湍急河流中,砸起浪花。

        远处山丘上正与东方不败纠缠交手的聂人王神色惊愕,看着那耀亮半边天际的火焰刀气,心道一声“江老弟好霸道的刀气”,立时催刀再度磕飞大量毒针。

        然而察觉到刚刚被毒针擦过的伤口此时毒素居然都已无法压制,开始蔓延,聂人王心中郁闷头疼,萌生退意,当即身形一个倒纵,全力怒斩一刀。

        轰!!

        一道无比璀璨的刀气冲天而起,切割开雨幕,照亮半边天穹,化作二十丈长的刀芒横贯长空,汹涌澎湃的冰寒刀气简单直接斩下。

        咔咔咔——

        东方不败爆卷袭来的大片雨针全部在冰寒刀气掠过的刹那齐齐冻结成冰晶,其俏面一变,以快逾闪电般的极速提气后纵爆扯,双手陡然一拉。

        无数透明丝线在半空霎时如网般交织纵横,瞬间绷紧。

        铿铿锵锵!!!

        巨大冰寒刀气眨眼将层层冰晶般的丝线切割断裂。

        东方不败身影如惊鸿般掠过,信手连弹道道银针,“叮叮当当”击在那冰寒刀气之上。

        轰!!

        地面巨震,出现一道巨大的刀气沟壑,周遭潮湿的泥坑土层全都霎时瞬间冻结成冻土。

        东方不败身影落在后方一颗树木枝干上。

        咔地一声!

        碗口粗的枝干骤然被踩踏断裂。

        东方不败面色微变,口角溢血,再度向后顺势一跃,飘然落地,“扑哧”踩得水洼中的泥水溅射。

        再抬首看向前方,地面一片狼藉,寒气袅袅,寒风裹挟着泥土翻开的土腥气扑面而来,哪里还有那个披头散发的莽汉身影。

        河面上。

        江大力面色苍白漂浮波面。

        一手持着如汹汹火焰般焚烧的大刀,一手抓着已断裂的三八双戟,这象征魔师昔日无数荣耀和胜利的名器。

        漂泊大雨不住落下砸在他的身上,脸上,口鼻间尽是水雾的气息。

        环目四顾,河滩上已然有厮杀惨叫之声,四下却已都在这暴雨中陷入一片黑暗,魔师庞斑已在那一刀之后遭受重创,借湍急河水的掩饰逃脱。

        “魔师不愧是魔师......逼本寨主使出新刀后,竟还能不死逃脱......”

        江大力看着雨幕下的黑暗中波荡不休的河面,深吸一口气,缓解头脑的眩晕刺痛。

        他退出金钟不坏身的状态,体内沸腾的麒麟血也缓缓平息,粗壮双臂间的麒麟纹迅速消敛下去,手中的大力火麟刀霎时平静,火焰般的刀纹迅速内敛成一簇簇黑色刀锋。

        江大力打量片刻刀柄处恢复了平静的破境珠,想到此珠方才无差别爆发也吞噬了自己的神意力量,冷哼一声,暗道回去再找这破珠子算账,同时还要查看珠子内吞噬的属于庞斑的阴神。

        将刀往背后一挂,体内尚存四成的真气运转间浑身一震。

        轰!——

        身上衣物包括披风“哗啦”一声,全都如被充气撑满的帐篷,被震开一大蓬水雾气浪。

        江大力转身,辨明方向,快速施展天龙七步踏波而行,掠向不远处的山丘。

        打开面板,一看气血,将近十万的气血竟已在刚刚一战中跌落了足足一万三千多点。

        可以判断,这些伤害几乎全都是来自精神层面的伤害,却是魔师庞斑和破境珠共同造成的。

        至于身体上的伤势或是内伤,却是完全就没有。

        与魔师庞斑这一战,虽然打得是憋屈郁闷,时常为对方的精神异力干扰,无法拳拳到肉干对方,但总体而言,他非但没吃亏,还险些把庞斑给打死。

        恐怕即使是雄霸或朱无视,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江大力看到不远处山丘上平安出现的东方不败三人,心中稍松口气,暗忖,“雄霸,你的确厉害,没有小觑我,这次非但请来了庞斑,居然还请动了聂人王来对付我。

        若我没有破境珠,又与聂人王没有私底下建立交情,恐怕这次就要载个跟头。”

        心里想到这里,江大力也不免后背微微发凉。

        一个庞斑尚且还好,纵然他没有破境珠,在金钟不坏身的状态下豁免绝大部分精神异力,耗到最后凭借气血和身体强度的优势,也是庞斑会最先扛不住。

        但再加一个聂人王突然跳出来动手,那么情况就非常危险了。

        而最危险的还是聂人王不对他出手,却转头去对王语嫣等人出手,东方不败自保还行,想要再保护王语嫣等人那是肯定拦不住。

        现在东方不败居然能击退聂人王,这就只有一个解释——聂人王并非真心实意地为雄霸卖命,这次出手只是在向他释放一个提醒的讯号。

        “寨主!”

        见江大力纵身跃上小山丘,王语嫣三人立即靠拢过来。

        眼见江大力完好无损,这次居然连身上的衣物都没怎么破裂开,王语嫣顿时放下心来,又感到颇为疑惑。

        “寨主,刚刚和东方教主动手的是聂人王。我......我见他似没有完全出全力,也就没有动用天魔琴援助东方教主。”

        慕容青青抱着天魔琴,神色疑惑看向江大力,眼神带着征询。

        “我知道。”

        江大力点头,看向似受了些内伤的东方不败,肃然道,“你和聂人王交手,他可跟你说了什么?是否出了全力?”

        “没有说什么。”

        东方不败威仪双目闪过不悦,哼道,“这北饮狂刀的实力委实强横,起初与本座交手的确似留了些力,不过最后那一击,他却是出了全力震伤了我,不过他也已被我的毒针刺伤,未必好受。”

        江大力看着要强的东方不败,一时无语。

        他都可以想象聂人王的郁闷憋屈,本来也只想和东方不败来一场“假打”,故而刻意留了些力。

        岂料东方不败一针狠过一针,连八岐毒血和毒气都用上了,被毒针刺伤,最后愤然离去时便全力出手也还以颜色。

        “你啊你......”

        江大力对着东方不败无奈摇摇头,“聂人王这次估计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手。而他既然出手了又离开,肯定是想告诉我什么讯息。”

        慕容青青喜道,“我就知道聂大叔肯定不会无故出卖朋友的,寨主,你说他是受到了谁的胁迫吗?难道铁胆神候这么有能耐,还能逼聂人王做他不想做的事情?”

        “是雄霸。”

        江大力背负双手,转身看向远处雨幕中的河滩,目露异芒沉声道,“是雄霸胁迫他出手的,我现在大概知道他为什么要出手,又想要告诉我什么了。”

        王语嫣奇道,“既然受胁迫了,那他肯定要出手啊,什么叫为什么要出手?寨主您这是何意?”

        江大力淡淡道,“聂人王不是那么容易受人摆布的人,北饮狂刀也有北饮狂刀的骄傲,哪怕雄霸是用他的女人来胁迫他,可他既然都创出红杏出墙这一式刀招了,证明内心早就认清了一些事情。

        但他现在既然甘愿受摆布,就不是单纯为了帮雄霸对付我那么简单了......而是另有目的......”

        “什么目的?”

        “杀雄霸!”

        说出这三字时,江大力眼神更为凌然,但旋即又渐渐平淡。

        杀雄霸!

        这三字说得轻巧。

        可雄霸疑似已是归真境的实力,霸临天下,任谁面对都会心头如压着一座大山。

        纵有实力杀雄霸,但雄霸却是天命之身,命格贵重,非风云不可杀。

        谁又能逆天改命?

        ...

        ...

        (求月票推荐票!码字屁股坐麻了!求点儿月底月票安慰下!谢谢大家!)

        
    豪婿 绝人顶级神豪 北辰本尊小说下载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百度小说免费短文集合拔萝卜全文无删减百度网盘掌阅小说网邪器纵横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