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金刚不坏大寨主 > 正文 833~834:昔日所感,比武岳飞!(大章求月票)
        出现在门口身穿飒爽武袍的女子,自然便是婠婠。

        江大力在看到婠婠之时就清楚,要么是了如神那边出了差错,要么便是魔鹰已然伤势痊愈飞回了阴癸派,婠婠这么快才来到了这里。

        二人一番寒暄之后,江大力换上武裤之时,也清楚了婠婠遭遇的事情以及来意。

        “你在这兵荒马乱的战场上如此凶险,人家也是惦念你的安危才骑着魔鹰迅速赶来,结果才到这里就知道寨主你已是打了胜仗。”

        婠婠边说边跪伏着为江大力整理刚刚换下的衣物。

        她身段高挑优美,腰系黑白双间的宽带,使细腰看来更是不盈一握,赤哫跪藏在优美的臀线下露出一截,宛如世上最精美的玉器般无暇无垢,灵动迷人。

        此刻,这堂堂江湖上惹不少人又爱又恨的阴癸派妖女,竟是予人一种相夫教子的贤惠之感,足以教任何人大跌眼镜。

        江大力双手用力将裤腰带“嗉”地系紧,想了想待会儿战斗可能又会被撑开,干脆又松了松,背对婠婠显露着充满刚硬线条感肌肉的阔背道,“战场不同于江湖,虽也是危险,但却没有太过顶尖的强者,你我的元神技乃是秘密底牌,寻常时期还是少用为妙。”

        婠婠转过头,宜喜似嗔的玉容,黛眉轻蹙地娇嗔道,“便算寨主说得有理,人家就是想你了才抛开一切赶来瞧一瞧你。这军帐中尽是些男人,哪里又有个心灵手巧的照顾好寨主的衣食起居?”

        江大力摇摇头岔开话题道,“你说昨日清晨便有人书信一封引你去徵渡口见面,他是以何理由引你去的?你最后又是如何处理的?”

        婠婠将衣物一放,款款起身背着手在身后,步向江大力笑道,“此人也是聪明得很,知晓奴家如今心系寨主你,更是对打击慈航静斋不遗余力,书信中便提及若奴家愿在徵渡口与他一见,他便将慈航静斋如今幸存下来的师妃暄等人下落告知,并愿意提供地尼的相关讯息。

        奴家原本并不信,但他却在书信中首先透露了一部分慈航静斋隐世传人的名单与位置,其中恰好有些讯息就是我阴癸派也掌握的,确实是真的,这就引起了我的兴趣。

        恰好在前日魔鹰就已伤愈,依循寨主你给的假凤血指引,返回了阴癸派。

        于是奴家便提早一步驾鹰前往那指定的约见地点观察,结果可惜的是由始至终奴家都没见到那书信之人,倒是在途中得知了寨主您已对临安发起大战,奴家担心这书信之人对您有阴谋陷害,于是立即启程来到这里。”

        说着,婠婠在江大力身前将胸一挺,唇角逸出两个美得炫目的梨涡笑道,“怎么样?听完后是不是觉得奴家太好了。”

        江大力低头盯着婠婠缓缓道,“你没有见到他们这是好事,否则若是见到他们,他们定会拿你来要挟我。”

        “奴家当然知道他们的想法,自然不会让他们得逞的。”婠婠一笑,美眸瞥向江大力试探,“那若是奴家真落入他们手里了,寨主你会担心吗?”

        “会担心!”

        江大力颔首,眼见婠婠开心一笑,补充道,“会担心他们究竟能不能轻易拿捏住你,毕竟你的厉害难缠,江湖上很多人都是领略过的。”

        婠婠嗔怒。

        江大力大笑,随后淡淡道,“这主张拿你之人必然是小岛主吴明,也唯有他的隐形人组织,才会调查到你们阴癸派都没调查到的慈航静斋讯息,他很聪明,知道临安城被我拿下后便果断放弃与我作对。

        可惜,毒蝎既然已经伸出过一次毒尾,不论它是否扎到人,本寨主都不会再给毒蝎第二次扎人的机会。陆小凤肯定已弄清楚了吴明的很多事情,这次事后,我便解决这个敌人。”

        话说到这里时,江大力已是想起了昔日那个楚留香的朋友——中原一点红。

        对方曾经刺杀他却惨死,但却不是他杀的,而是死于一道致命的穿心剑伤下。

        当时他就心里诞生疑惑猜测对方所属的杀手组织,是来自黑手、还是青龙会又或者其他不为人知的组织,也是从那时起,在中途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始终有种被人盯上一般的感觉(240~241章)。

        尽管后来那种感觉是消失了,但他却始终记得那样的感觉,直到前段时间吴明擒走陆小凤,江大力才隐约找回当初的那种冥冥感觉,怀疑到吴明所建立的隐形人组织。

        故而,即便陆小凤被吴明所擒,他也没有急着解救。

        这一是因为以陆小凤的机灵不会有太大危险,其次对方抓陆小凤也是为了对付他,而不会杀死陆小凤,最后最重要的便是,当敌人抓住陆小凤时,其实也是主动在陆小凤面前暴露自己的很多东西。

        江大力相信,陆小凤绝对已经掌握了许多有关吴明和隐形人组织的讯息,他的朋友从来不会让他失望。

        没有和婠婠在帅帐内继续待太久。

        在外面传来阵阵欢呼喧哗的士兵呼声中,江大力赤精着魁伟雄壮的上半身,穿着较为宽松的黑色武裤,连鞋子也不穿一双,便如此大步走出帅帐,出现在周遭无数玩家以及士兵热切的目光下。

        诸多玩家和士兵看到江大力如此不讲身份的粗豪打扮,又看着在其身旁有英姿飒爽艳色无双的婠婠,均只觉她行立坐卧,均是仪态万千,一颦一笑,无不能颠到众生。

        漫说是诸多土著士兵,便是自诩见多识广的玩家们再看到这般飒爽打扮的婠婠,也无不被她那飒爽淡妆秀出来异乎寻常的美态英姿慑服得屏住呼吸。

        一些曾争着吵着要力挺一房、二房、四房的玩家,此刻也不由动摇,而力挺三房的诸多黑风寨玩家则都是神色激动亢奋。

        不过所有人出于对江大力的尊敬,还是没敢瞧太久,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已步向腾出的空旷比武地带的江大力身上,开始期待江大力和岳飞即将展开的一战。

        此时,比武场地处,王询等诸多将领俱已是围拢在此等候着,身穿一身宽松寻常武袍的岳飞目视着江大力走来,大笑抱拳。

        萧秋水以作为裁判的身份步出,含笑对江大力抱拳道,“王爷对现在布置出的场地可还满意?”

        江大力环顾空出的方圆百丈且地势低洼的场地,又看向四周地势较高的观赏之地,颔首道,“不错。”

        不少士兵此时就处于四周的丘陵起伏地带,甚至是爬上了帐篷,以便观战。

        这也是没有办法,毕竟玩家以及士兵的数量加起来已是超过了十万。

        十万人观战的场地,实难在短时间内布置出来。

        因为即使搭建擂台,对于江大力和岳飞这等高手而言,一拳一脚轻易就将擂台打塌了。

        也唯有将战场设置在地势低洼的地带,如此才方便更多人居高临下观战。

        但纵使如此,这一战也还是有不少人无法观赏到。

        “上一世岳飞在战场上纵横捭阖的场景,玩家们根本就很少看到,待后来玩家们实力提升起来足够接触到岳飞时,岳飞却已经铃铛入狱,就更是少有人知道岳飞的实力。但今天这一战,只怕所有玩家都是要大吃一惊了。”

        江大力心里暗想,看向岳飞。

        二人相视一笑,互相抱拳,而后在道道热切关注的目光下,纷纷大步走向比武场地之内。

        四周观战地带,诸多玩家以及士兵窃窃私语.嗡嗡声四起,话题自然是离不开猜测这一战的结果,绝大部分士兵以及玩家尽管也非常敬仰崇拜岳飞,却也均是知晓这一战胜利的一方必然是黑风寨主。

        但即使知晓这个胜负结果,诸多人还是对接下来二人的比武过程抱有期待,尤其是极少见到岳飞出手的玩家们,纷纷猜测岳飞的实力必然也不同凡响,否则和黑风寨主交手的资格都没有,又岂会被黑风寨主要求在这么多人围观下大张旗鼓的比武。

        “寨主不会无的放矢,岳飞将军的实力肯定很强。”

        “你说的是废话,非但强,肯定还超出很多江湖高手,否则连寨主一招半式都接不下,那还有什么意义。”

        “岳飞精擅的身乃是沙场杀人技,寨主所会的是江湖武艺,经常有人说江湖武艺是花拳绣腿,沙场杀人技才是真正的武功,待会儿就可一见高下了。”

        “寨主没有背刀,岳将军也没有携长枪,看来二人都是打算点到即止,不动用兵刃。”

        “不对吧,寨主连上衣和鞋子都没穿,这明显是有备而来,早做好了要爆衣的准备,肯定是要全力而为的。”

        诸多人议论时,江大力与岳飞已是到了场地中心,各自隔着十丈距离,对峙而立。

        岳飞对着江大力抱拳后,两足微分,配合他挺拔如松柏的雄伟身形,自有股不动如山,渊亭岳峙的气势。

        江大力赤精上身,一头乌黑短发显得精悍逼人,古铜色的皮肤更像赤铜塑造的一尊神像,比之岳飞还要高一个头的雄伟身形,卓立路心,便若一座没有人能逾越的高山。

        二人如此对峙不过两息,就在所有人以为二人会说什么场面话时,岳飞干脆利落的长啸一声,两腿一动,宛若征战沙场的将军夹住马腹发起冲锋,沉稳步伐狂冲而出。

        一股惊人的气势自其身上暴涌,背后灰褐色的披风无风自动地倒卷而起!

        二人之间的距离迅速由二十丈减至十丈。

        四面八方黄绿交杂的草地和沙土场景在两侧宛如飞瀑般闪退,形成千万道的光影色线的模糊景象。

        “壮怀激烈!”

        岳飞仰天长啸,壮怀激烈,战场上纵横无敌,所向披靡的拳头骤然如两杆大枪般打出,手臂就好似枪杆,硕大铁拳就好似枪头颤震,打出阵阵音爆尖啸,霎时铺天盖地的拳影覆盖向江大力,煞气惊人。

        所有玩家看到这样激烈凶猛的拳法,感受到这等气势,俱是大惊失色,深感意外。

        “好个壮怀激烈的拳法!”

        江大力神色古井无波,早有预料,也不进入金钟不坏身的状态,仅以现在这幅强悍体魄与岳飞一战,他双手十指微微发红,陡然点、拨、弹、搓、攥之间打出,已是施展大力神指去破岳飞刚猛无俦的拳法。

        咔咔咔!

        指若奔雷,大力神指每一指所能迸发出的力道,都要超过寻常高手的拳头,势大力沉,这便是大力神指的精髓奥义所在。

        嘭嘭嘭!!

        二人的指劲拳劲互相对攻碰撞,空气都在碰撞中砸出一圈圈淡淡的气劲涟漪炸开,而后被各自护体乃至强悍身体生生抗下。

        地面都在二人快速踩踏过时爆出一个个浅坑,飞沙走石。

        岳飞是越战越勇猛,身上那股独特的集血气、真气、煞气、浩然正气为一体的“气”在疯狂提升,一拳比一拳凶猛,迫使江大力也必须持续提高出手力量。

        然而他面对微笑,继续任由岳飞提升气势,已看出岳飞的拳脚功夫,竟也是气势越足战斗力越强,这一点上与降龙十八掌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岳飞的拳脚却更注重大杀伤,直截了当,甚至一些攻击为求战果宁愿拼着受伤也要发出。

        如此搏命惨烈而充满杀气的战场武功,也亏是江大力实力超越岳飞不少,否则即便换了一个寻常天人3境的江湖人来与岳飞交手,都可能被岳飞的慑人气势压制击杀。

        “怒发冲冠!!”

        突然,岳飞气势积蓄到一个巅峰,怒喝一声虎目神光暴现,身影宛若猛虎下山,双拳倏地爆开,聚拢来磅礴气势混入真气和煞气。

        拳头一震,怒发飞扬,半丈多粗赤红涡流,张狂地在空中成形,随着岳飞狠狠对江大力攻出的重拳打出。

        杀气腾腾!

        拳未至,江大力体外自行浮现出的金钟气罩已是受到挤迫微微内凹。

        轰!!!

        拳头狠狠的砸在江大力双手交叉架起的位置,金钟气罩骤然暴涨旋转。

        铛!!!

        振聋发聩的声响爆发,在无数人惊颤的目光下,岳飞威猛绝伦的赤红拳劲与江大力体外璀璨金色的金钟气罩对碰冲击在了一起。

        可以看到那金钟气罩居然都剧烈凹陷下去,江大力踩踏在地面的双脚都将地面犁出沟壑后撤了一尺。

        然而!

        金钟气罩丝毫没有破开的迹象。

        江大力双目熠熠嘴角含笑,神色仿佛在说,“再来!别让我失望!”

        岳飞体内的体内沸腾的热血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反倒随着其再度长啸之间更为腾升,一股惊人的煞气混合浩然正气爆发,拳法却突然一改狂暴化为漫天铺天盖地电掣而来的掌影。

        “凭阑处、潇潇雨歇!”

        电光火石之间,掌劲急劲狂旋,魔术变幻般从岳飞的左右腰眼处电钻掠出,如两杆软枪震颤出无数惊人迸发的轨迹,标刺江大力,惊天动地!

        危险!!

        岳飞浑身散发着的绿芒在这一刻竟有向代表危险的紫色过渡的迹象。

        一股无比压抑的威胁感袭来,但仅只一瞬,江大力目露异彩,大叫一声好,大手一张,主动攻出,金钟气罩厚实转动,随之暴涨,撞向漫天如枪影般的掌劲。

        “破!!!”

        平地焦雷般的怒啸,伴随着岳飞倾吐于金钟气罩上的五重掌劲,响彻全场!!!

        在其胸前衣物之下,一抹与江大力金刚真气同源的金芒闪动了一下!

        江大力目光陡然一缩。

        岳飞身上却爆发出惨烈而霸道浩然的气势,依稀间,背后与胸前的字迹似都要透体散发而出刺目的光华,爆出摄人的多种气势,凶猛地与江大力手掌正面相撞!

        铛!!!!

        双掌交实!

        一股惊人气流由交击处滔天巨浪般往四外涌泻,地面的草皮掀开,纷纷连根拔飞,卷舞天上,遮掩了夕照的余晖,猛烈地碰撞声浪震撼大地,震动周遭所有观战之人的心脏......

        ...

        ...

        (求月初的月票!大佬们把月初保底月票投我吧,稍后还有月票加更!)

        
    书库零基础学英语如何拼读都市娱乐都市言情书荒了求高质量小说龙枪不倒小说app穿越到兽世被蛇不停做笔趣阁小说阅读网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