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千纪之修罗篇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再度开始
        万物生灵有始终,天地亦有生死刻。

        永生不过一场梦,却诱生灵自我灭。

        “你说是不是啊!老朋友!”妘峰看着眼前的这块巨蛋,淡笑着说道,虽然也不知道它是否能听到!

        巨蛋,轻轻的摇晃了一下,像是在回应妘峰的话语,那个意思像是在说:我已经知道了,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在这么炫耀,有点受不了了。

        炼器师提升自己的元力的炼制性以及对物质的影响性,方法其实非常的简单,也无非那么几种而已,而最普遍的,无非就是的锤炼物质而已,同时也是公认最快的方式之一。

        一个又一个的材料,在修罗刹的手中元力包裹下,被剥去杂质,直到被练成最精纯的材料。

        这个过程在炼器师的眼中,及其的正常,但是在其他的人看来,这,十分的玄妙。

        材料中的杂质,从材料中自行的剥离出去,像是的本来只是沾染在她的身上而已,但是人们的很清楚,这些杂质,是从的材料的内部直接剥离出来的。

        连熔融都不需要,便是可以直接完成整个炼制,这就只炼器师的能力。

        这些材料,修罗刹每炼制提纯一个,他元力的炼制性就会增强一分,如果能这样进行的下去的话,恐怕无需太久的时间,修罗刹便可以尝试炼制灵器了吧。

        这个炼制,仿佛没有什么尽头,只听到叮铃恍啷响声,和几个重复了足有成千上万遍的动作。

        一个伸手,将材料拿过,然后元力的炼制下,无数的杂质,从材料中脱落,砸在地上,发出声响,然后又是一个顺手,这些完成精炼的材料,被丢到一旁。

        这样的动作真是有够随意,不过,反正也没几个人进来的,就算有人观看应该也不会进来的盗取吧,毕竟,有哪个人敢来惹这个比罗红还要暴君的人。

        虽然修罗刹的的作风不像他的姐姐罗红,但是真的惹到了话,那下场恐怕没几个人能担得住吧,张炼团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

        叮叮叮!

        从材料上脱落出来的杂质,和已经精炼的材料,现在,堆成了的两座小山。

        而未被经过炼制的材料小山,在修罗刹这近乎没有的没有停歇的炼制下,不断地缩小着。

        夕阳余晖,残阳如血,黄昏之刻,昼夜之界。

        终于,在步入夜晚的前一刻,修罗刹总算是将自己取出来的这些材料,全部炼制提纯完了。

        “呼,今天就先炼制到这里吧,明天再继续炼制吧。”看着眼前的这些已经完成了的提纯炼制的材料,又看了看的储物戒中的还堆着的材料,修罗刹有些无奈的将这些已经已经完成提纯的材料,收到了另一个空间更大的储物戒中。

        然后修罗刹便是将这锻造室清扫了一番,便是去食堂的饱餐了一顿,再回到了宿舍。

        在宿舍的浴池中,修罗刹看着手中的外形已经打磨好的鬼戾,思索着的该怎样的炼制,他看到的师傅的仅仅只是一个元力,便是的将一个的普通的玉瓶,炼制成了的灵器。

        但,这并不是的他最在意的,他最在意的一点的,是那个玉瓶,所散发的力量,和云老身上所散发的力量,太像了,向到几乎没有什么就别

        他也想要用那种方式,将将这鬼戾凶刀,打造成他所需要,以及他想要的性质的灵器。

        但是这需要多长的时间呢!

        修罗刹轻轻的谈了叹口气,缓缓地下定了一个决心。

        回到床铺上,修罗刹并没有急着的开始进行修炼,而是用自己的元力的将这些鬼戾凶刀的包裹起来,然后将其注入到刀身之中。

        元力的炼制性,自然而然运行起来,开始对这些器具进行炼制,但很快,这些炼制性,以及元力本身都化作了某种养分,被这凶刀吸收,开始的蕴养起他们本身。

        “真是厉害,这样的悟性,真在某些方面来说,已经足够媲美身为我们的先祖的那一族了。”看着的外界修罗刹的行为,云老点了点头。

        器具的炼制确实离不开的最核心的构造,但是当在炼器一道走了许久之后,就会发现,除了将各个材料之间的所有的构造打散,再在炼制性的作用下,构建出一个新的构造以外,还有一个构建结构的办法。

        不过这个办法,同样的只有炼器师能够使用,但不同于另一个直接用炼制性构建出来的构造。

        而且这种构造在对建成的时间需求上,更多。

        而且,这种炼制方式炼制出来的武器,只有炼器师,自己才能使用,记住,是,只有将其炼制出来的炼器是本人,才能使用。

        而这种炼制构造的方式,就是要炼器师,用自己元力,不断的喂养自己的器具。

        着这个过程中,没有太多的硬性要求,只要是炼器师,就能的进行这种炼制,但是它需要的,是一个炼器师本身的耐心。

        不过,这种喂养,也是有极限的,不能一直这样持续将元力投入喂养,毕竟万物都有极限,再强得物,在一定的时间里,能够承受的元力的量,也是有着一定的界限的,超过这个界限,物体就会炸开!

        而在用自己元力喂养鬼戾的修罗刹,也明白这一点,在用自己元力喂养这个这些刀刃的时候,他仿佛看到了这个器具的内部,哪像像是一种空间,但是有和他已知的空间完全不同。

        自己的元力,在进入到这个空间里的时候,一部分的元力,顺着正空间,进入到了每一个刀身上的每一寸每一分。

        而更多的元力,则是被存储在了这个空间之中。

        当在察觉到自己的元力,已经快要将这个空间灌满的时候,,修罗刹停止了元力对刀刃的继续喂养。

        看着这些鬼戾凶刀的样子,修罗刹眼神的略微的有些复杂,然后变是将其放在一旁,沉沉的睡去。

        一夜的时间,不过就是一呼一吸之间,便是过去,从床上醒来的修罗刹只感觉自己的好像才刚才睡下而已。

        “辰时了?”窗外的天象,让修罗刹一下判断出了现在的时间。

        这大概是他起来最晚的一次吧,稍微的洗漱了一番的,在食堂之吃过早食之后,修罗刹的便是又来到了锻造室的开始炼制。

        修罗刹将储物戒中的还没有被炼制的材料拿了出来了一半,继续炼制起来。

        有时,修罗刹觉得,在做一件事的时候,时间,会过的奇快无比,当他从炼制中回过神的时候,锻造室外,已经是未时时分了,可是,储物戒中,还有最后的三分之一的物质材料,没有炼制完。

        看着这个时间,修罗刹停下了,开始收起起来,朝着炼器系的教室走了过去,算算时间,明天就是的第二轮的特训开始的,而今天导师会在教室,跟学员们通一通气,好让他们的能对这接下来的这一轮的特训的项目,做一个心理准备。

        不过,就算是的做好的心里准备,都无法逃脱会在的特训中奔溃这一点。

        推开教室门,修罗刹发现里面现在没有太多的人,只是有些人的在看到推门进来的人是修罗刹之后,他们的神情开始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这一个周的时间里,他们基本就是在痛苦中度过的,虽然他们的那一次特训,只有两天的时间的,但是,一轮特训里面,可是包含着两到三次的特训。

        而这个伙计倒好,在一轮特训中的第一次特训的第二个项目里就直接突破晋级了,所以就直接跳过了这一轮所有的特训,而他们则还是要继续受罪。

        修罗刹看到他们眼神的并没有什么的感觉,自顾自的找到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陆陆续续的,炼器学员们都是的来到了教室之中,等待导师的到来,跟他们通一通接下来的这一轮的特训,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内容。

        一众学员们都是相互交谈着,这一轮的特训会是怎样怎样的,会有多么痛苦,休息时间会不会延长些许,不同的特训项目,是由哪些导师来负责的等等。

        “你们好啊,各位小家伙们!”突然一道中气十足,又有点慵懒的声音在这个教室中响起,一位之前一直在最末尾的座位上睡觉的人,打了一个哈欠的醒来,看着的众学员们。

        “啊哈!你们集合的时间,比我想象的晚了半个时辰,让我无聊的睡着了。”中年人一边伸着懒腰,打着哈欠,一边朝着的讲台走去。

        “我的天呐!其他学系的导师是闲的已经没事了吗,前面那个斗战系的导师也就算了,为什么这回连炼体系的导师,都来了!”看着走上讲台的导师,修罗刹有些无语的捂了捂前额。

        “都到齐了吧!”站在讲台上的导师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的半打哈欠的说的,然后,又是一掌拍在了讲台上!

        隆!

        那一刹,学员们好像感觉到了一阵地动山摇,同时以及一道雷轰的声音。

        虽然不知道这位导师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是底下的一众学员们身上,都是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以及一层鸡皮疙瘩。

        不过也还好的是,这时炼器系的教室,座位和讲台,都是特别制作的,所以才没在这位导师一掌下,化作碎石。

        如果化成碎石的话,炼器系的导师怕是会直接和他的掐起来吧!

        “嗯,这一觉睡得真的是神清气爽,各位学员,这一轮特训的次数和上一轮还是一样的,只不过特训内容稍微多一点的。”魁山导师的看着学员们缓缓地说道。

        “呵呵,只是一点吗。”有些学员们听到导师所说,便是冷笑的嘲讽了一下。

        “第一次数的特训项目一共有七个,总记两天完成。”魁山导师环视讲下的一众学员们,面带和善的微笑说道,只是真不知道为什么,一众学员们在看到这个微笑的时候,本能的感觉到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要是有谁无法完成,或是不达标的话,我不介意让他体会一下刀锋,是怎样的炼制成的!所以各位学员们,一定要争取,不要让我失望啊,要是有谁让我失望,那我就只能请他体会一下,什么叫做绝望了!”

        (求月票订阅收藏!求月票订阅收藏!求月票订阅收藏!各位读者朋友们!请拿起你们手中的月票和纵横币!朝我的脸上狠狠地砸一顿吧!)

        
    乡野桃事全本免费小说全本txt书本网短篇绿㡌情节白医生的控制欲(玉溪客)陈小说阅读全文羞羞脸小说全文阅读贵宠娇女肉部分61野性乡村一禽定音(高干)年上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