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硬核厨爸 > 正文 第627章 化解了矛盾(第一更)
        在汤琴家里做午饭,实际上还真是不太容易,因为汤琴家里没有很丰盛的材料和调味料可用。

        不过这些是难不倒冯一帆这么一位顶级大厨。

        汤父领着冯一帆进自家厨房,有些不好意思说:“真是不好意思,家里有些乱,而且没有东西可做,要不我们还是出去吃吧,家里实在是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可以做的。”

        冯一帆微笑说:“没关系的,这不是有不少菜吗?就这些挺好的。”

        然后跟着爸爸进来的冯若若就说:“爷爷,我爸爸做菜可好吃啦,比外面所有饭店都好吃的,你们要尝尝我爸爸的手艺呀。”

        汤父看向小女孩,尤其是面对小女孩那明亮纯净的大眼睛,也是有那么一些感动。

        “可是爷爷家里没有菜给你爸爸做啊,而且也没有那么多的调料。”

        冯若若又说:“不用呀,我爸爸做菜用什么都能做的很好吃呀,爷爷你相信我爸爸呀。”

        汤父面对小女孩的话,笑呵呵说:“相信,爷爷相信你爸爸。”

        冯一帆此时已经在厨房里翻找了一番,找出来的东西基本都是一些蔬菜,连一点点荤腥都没有见到。

        可以想象平时汤家的生活确实比较的穷困。

        就像是汤父和汤琴所说那样,家里的钱应该都用在给汤父治病上。

        正当冯一帆犹豫要做些什么的时候,岳青松和岳义柏从外面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了。

        “一帆哥,你要的东西我和我哥给你买回来了。”

        看到岳青松和岳义柏两兄弟买回来的鸡鱼肉蛋,汤父有些过意不去:“你们来家里吃饭,怎么还能让你们花钱呢?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要不回头这些多少钱,让汤琴给你们钱吧。”

        岳义柏赶紧说:“汤叔叔,您不用客气,这些花不了多少钱的。”

        冯一帆看了看买回来的东西,笑了笑说:“好啦,大家都出去等一等,这里交给我就行了,大家等着吃吧。”

        汤父被岳义柏拉出去的时候,还有那么一点点担心,想着冯一帆能不能用的惯家里土灶?

        岳青松笑着安抚道:“叔,您别担心,一帆他可是很厉害的厨子,这段时间他回来,在家里也都是用土灶做菜的,保证味道非常棒的,您就跟我们一起去坐下来等一等。”

        其他人都出去了,但是冯若若小朋友没有乖乖出去,而是留在厨房里。

        冯一帆一边在准备,一边笑着问女儿:“若若,为什么不出去呢?”

        冯若若笑嘻嘻说:“若若要陪着爸爸呀。”

        冯一帆笑着说:“那若若为什么不去陪着妈妈和姥爷呢?”

        冯若若又说:“姥爷有妈妈陪着呀,妈妈还有大奶奶陪着呢,只有爸爸一个人做菜没有人陪着,所以若若来陪着爸爸。”

        听女儿这些话,冯一帆还真是有一点没法辩驳,女儿可真的是有理有据。

        冯一帆把买回来已经杀好脱毛的鸡开始进行拆解。

        一只完整的鸡,在冯一帆的手上仅仅1分钟便被拆解。然后他把光秃秃的鸡架子丢进锅里,加入一些拍碎的葱姜头先进行炖煮。

        因为时间不是很够,冯一帆不可能短时间内炖煮出一锅好汤。

        他也只能是用取巧的办法,在锅里汤翻滚的时候,撇去浮上来的浮沫,再用冷水进行连续砸上两次,之后保证锅内汤在将要沸腾状态,再把一些边角料鸡肉剁碎,给全部放进锅里进行煮制。

        如此一来,一方面是激发出锅内鸡肉的香味,同时也是将汤中的杂质去除。

        最终获得了一碗还算是比较清亮的汤。

        这是在没有足够调料情况下,冯一帆所能够尽可能做出来的高汤,方便他稍后做菜用来调味。

        至于中午的菜,冯一帆清炒了一些蔬菜,然后是爆炒了一个鸡腿肉丁。

        之后便是红烧肉,还有野菜炒鸡蛋,以及用汤家汤父自己做的腌萝卜干,搭配上剩下的一些鸡肉,炒了一个萝卜干鸡丁。

        最后则是用买回来的鱼,给大家做了一锅鱼汤,并且在汤里煮上了豆腐。

        冯若若一直在旁边看着爸爸忙碌,小姑娘有时候在爸爸烧火的时候,还会凑近爸爸的身边,用爸爸的手帕给爸爸擦擦汗。

        冯一帆被女儿擦汗,看到女儿脸上的汗珠,也是接过手帕给女儿擦一擦。

        “你看,这里这么热,你出去陪着姥爷和妈妈好不好?”

        冯若若虽然觉得热,小脸也是被热得通红,并且小脸上也都是汗珠,但依旧是不愿意离开爸爸身边。

        “不要呀,若若要陪爸爸的。”

        冯一帆认真给女儿擦了擦汗珠,又用土灶旁边的扇子给女儿扇扇。

        被爸爸用扇子扇了风,小姑娘马上笑起来:“嘻嘻嘻,爸爸好凉快呀。”

        冯一帆也是一脸无奈,只能是这么给女儿扇风。

        好在菜终于在一阵忙碌过后做好了,此时苏若曦也才想起来女儿一直在厨房里,赶紧跑来厨房里找女儿。

        看到女儿小脸通红,还是满脸的汗珠,苏若曦也是非常心疼。

        “哎呦,我的小宝贝,你看看你,身上都是汗了吧?都怪妈妈,在外面跟你小婶婶聊天,把你给忘记啦,对不起宝贝。”

        汤琴也跟进来,见状又转身出去,很快拿着一个干净的毛巾回来。

        “嫂子,这个毛巾是新的,你给若若用吧。”

        苏若曦接过去有些不好意思:“谢谢啊,其实不用拿新的,用你的也一样的。”

        汤琴笑着摆摆手:“没关系的嫂子,你们用吧。”

        冯若若也是赶紧大声说:“谢谢小婶婶。”

        汤琴微笑回应:“不客气。”

        说完汤琴离开厨房,她知道厨房里这一家三口需要独处一下。

        汤琴离开后,苏若曦一边给女儿擦汗,一边对丈夫说:“你也是,女儿跑来厨房里,你不知道叫我一声,把女儿带出去吗?你看看这身上都是汗,她是个傻丫头,你也就由着她。”

        冯一帆微笑伸出手,和妻子一起给女儿擦汗:“你又不是不知道,冯若若这个小丫头,我让她出去,她能乐意吗?”

        冯若若小姑娘赶紧说:“妈妈,你不要说爸爸呀,是若若自己要留在这呀。”

        苏若曦无奈说:“好好,不说你爸爸了,你以后不许这样,天气这么热,你还呆在厨房里,万一要是热坏了怎么办?”

        冯若若笑嘻嘻说:“不会呀,若若才不会热坏呢。”

        说起来也是有趣,明明厨房里有土灶烧火,温度是比外面还要高,可是冯若若却好像是能经受住一样,也没有表现出丝毫不适应。

        不过苏若曦还是把女儿带出去,让女儿去多喝点水,并且在外面稍微凉一凉。

        冯一帆则是最后进行准备,几乎是把汤家的各种容器都用上了。

        勉强算是把他做的丰盛午餐都给盛出来,在汤家的一张老桌子上摆满。

        汤父看到桌上各式各样的容器,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家里实在是没有像样的碗盘,所以只能是这样将就一下,大家,大家不要介意啊。”

        汤琴则说:“爸,你早说没有,我出去买一套回来啊。”

        苏锦荣开口说:“没关系没关系,这样其实挺好的,这么各式各样的餐具,也算是体现出了特色,每一道菜也都有它们独特的餐具,不是看着很有趣吗?如果都是一样了,岂不是不美了?”

        被苏锦荣这样一说,大家看了看桌上的各种容器,突然觉得确实很有趣。

        鱼汤用瓦罐盛放,炒青菜是放在了小盘子里。

        炒鸡丁放在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里,还有红烧肉是放在了一个粗陶的大碗里。

        这么仔细一看,大家发现这一桌子还真是挺有趣。

        牛大娘笑着说:“好了好了,大家来吃吧。”

        汤父也说:“对对,大家吃饭吧。”

        这个时候,冯一帆则是举起手中的杯子说:“来,我们大家先一起喝一杯,一是祝愿汤叔叔身体早日康复,二是祝愿岳义柏和汤琴能感情越来越好,三是祝愿我们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冯若若听到爸爸的话,也是举起自己的小杯子喊道:“要开开心心呀。”

        被冯若若这样一说,大家全部都笑起来,然后一起碰杯喝下了第一杯酒。

        喝过了第一杯后,大家也就开始动筷子,品尝冯一帆做的这顿饭。

        开始品尝后,汤琴悄悄对岳义柏说:“这个菜,真是一帆哥在我家厨房里做出来的啊?”

        岳义柏点头:“当然了,你不是也看到了?”

        汤琴接着又说:“一帆哥手艺可真棒,在我家没有什么材料的情况下,都能把菜做的这么好吃呢。”

        岳义柏笑着说:“当然了,一帆哥可是特别厉害的顶级大厨。”

        汤父品尝了冯一帆的菜,也是竖起大拇指说:“一帆的这个菜,做的可真好,没想到这个炒青菜也能这么好吃。”

        冯一帆微笑回应:“叔叔,这些不算什么,主要是家里调料太少,所以我这基本上就是还原菜本身的味道,还是我们家乡的这些菜好,所以味道更好吃,如果是外面的菜,可能没有这味道。”

        汤琴忍不住问:“一帆哥,你是不是那个很厉害的三星厨师啊?”

        不等冯一帆回答,冯若若骄傲地说:“我爸爸有五颗星的。”

        汤琴有些惊讶和好奇:“五颗星?那是不是比三星更厉害啊?”

        冯一帆笑了笑说:“其实是这样的,三星呢,是世界上对餐馆的最高评级,我的这五颗星呢,是我获得过五次的星级,所以累计在一起就是五颗星,这是两个概念,所以不能放在一起。”

        岳义柏马上问:“一帆哥,那五颗星是不是最厉害的厨师?”

        冯一帆摇头继续解释:“不能这样判断,五颗星是我获得过五次星,不能就说我最厉害,我知道还有获得过七次星的厨师呢。”

        苏锦荣开口说:“不用太在意那个星,那毕竟是国外的一个评级,不能说不看重那个星,但也不能完全用那个星来评判我们国内厨子的好坏。”

        冯一帆也点点头:“对,不能一概而论,有着不一样的评判标准。”

        虽说岳义柏和汤琴听得不是太明白,但他们依旧是认为冯一帆是个很厉害的厨师。

        而且事实摆在他们面前,眼前这样一桌子菜,已经说明了冯一帆的实力。

        一顿午饭吃完了,汤琴主动把碗筷盘子都给收拾一番,然后她也是独自一个人去洗,没有让苏若曦去帮忙,而是让大家都坐在院子里休息。

        等到汤琴洗刷完毕,她回来又跟大家聊了一阵。

        时间也是过得很快,眼见冯若若已经开始打哈欠犯困了,冯一帆他们一行人起身告别。

        离开的时候,岳青松对弟弟说:“有时间,你带汤琴一起回家去,总要给老妈一个台阶下的,老妈今天都主动过来了,你们两个也要做些事情,至于帮你们一帆哥采购的事情,等你们一帆哥的消息吧。”

        冯一帆此时恰好过来,笑着说:“你们两个也别急,我们餐馆还在装修呢,等装修好了,需要开始采购的时候,我会通知你们两个,到时候你们可没有现在这样轻松,要做好辛苦准备啊。”

        岳义柏和汤琴异口同声说:“一帆哥放心。”

        冯一帆最后又给了两人一些钱。

        “这钱你们拿着,算是给叔叔治病的钱,也算是给你们预支的工资,还有什么需要的话,直接跟我说,或者是跟你们大哥说也是一样的,千万不要再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超出能力的事情不要自作主张。”

        看到冯一帆拿出来的钱,两个小年轻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有些不敢去接。

        还是岳青松又拿出一份钱,和冯一帆的钱一起塞给两个人。

        “钱都拿着,这些钱是给叔治病的,你们两个可别乱花,治病要紧,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你们一帆哥说得对,有什么事情跟我们两个哥哥说,不要再自作主张,不要以为什么你们两个都能自己扛下来。”

        岳义柏捧着两分钱,最终也是认真说:“谢谢哥哥们。”

        告别岳义柏和汤琴以及汤父,冯一帆他们一行人便返程回去。回去的路上冯若若在车上就睡着了,所以是跟妈妈坐在了后面,睡在妈妈的怀里。

        牛大娘在车上对前边的岳青松和冯一帆说:“你们哥俩都是好哥哥,谢谢你们。”

        岳青松赶紧说:“妈,你这是什么话?我可是你儿子》”

        冯一帆也说:“大娘,您这样说太客气了,我和青松都是您儿子,不用这么客气的,我们作为哥哥帮着弟弟是应该。”

        牛大娘最后点头:“嗯,行,有你们兄弟帮着,我也放心。”

        
    听书大全免费听小说软件叶辰夏若雪小说500篇短篇合50大完结小说禁区小说免费下载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小说者免费阅网第1922章・7小时前更新新珠圆玉润 小说书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