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龙象 > 正文 第一卷 人间有风霜 第六十八章 女魔头?
        朝歌与商。

        对于如今的武阳朝而言都是近乎禁忌的字眼。

        商。

        是前朝的名讳。

        一个被世人唾弃的王朝。

        关于它的一切早已被掩埋在百年的历史尘嚣之中。

        世人对它所知甚少,只知道那个王朝最后一位皇帝,昏庸无道,以至于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

        于是乎武阳太祖起兵伐商,天下无不从者。

        一座王朝覆灭,连同着与他有关的任何点点滴滴都从那时起,归于寂灭。

        或许民间还存在着一些关于它的传说,但大都讳莫如深,哪怕是百年后的今天,朝廷对于谈论前朝的言论依然奉行着严惩不贷的雷霆手段。

        这其中当然有着古怪。

        毕竟无论前朝的那位亡国 之君如何昏庸,毕竟已是百年前的事情,是非功过终究只能流于字面,何必畏之如虎。

        以李丹青的性子,自然也没有去为百年前的事情追根溯源的心思,更没有坐下来研究前朝往事的耐心。

        只是那些发生在他身上的古怪却让他不得不去尝试着了解那百年前的故事……

        天下武者,无论修以何道,终归跳不出离尘、星罗、神河三重境界,而离尘又分三境,依次为金刚、紫阳、盘虬。

        其中金刚境,以体内脉门多少划分实力强弱。

        金刚境以洞开一道脉门视为踏入金刚境,以冲开九道脉门视为此境大成。

        这当然也并非定数,但就算有变数也不应该出现在他李丹青的身上……

        世上确有体内有超过九道脉门之人,但这绝非靠着所谓的天赋资质亦或者后天努力所能达到的。

        那些在金刚境拥有超过九道脉门之人,在出生时便已经注定,这样的幸运儿被称为上古血脉!

        他们生来便开有数量不等的脉门,而这些家伙也注定修行速度极快,常人难以想象的境界对于他们而言却如饮水吃饭一般简单,当世所存的武君,有半数皆是这样的上古血脉。

        他们的家族流传渊源,动辄便以千年计数,并且由于上古血脉存在的缘故,虽然不可能每个后裔都拥有这样的天赋,但比起大多数凡人而言,他们已经是不可撼动的存在。

        而就武阳朝而言,拥有上古血脉士族之中,最出名的自然是君临天下的姬姓皇族。

        那位圣皇姬齐的长姐姬师妃,民间早有传闻,她生来便开有七道脉门,如今方才二十八岁,已经神河境大成,极有可能在三十岁之前问鼎武君之境。

        这些当然都只是后话,李丹青出身显赫,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李牧林起于微末,早年是追随先帝南征北战,这才有了今日的地位,他的家中族谱往上再数个三代,莫说士族,就连豪绅都算不上,祖爷爷那辈可是名副其实的庄稼人,祖上更是没有出过什么大人物,这上古血脉自然更是无从说起。

        更何况那第十道脉门是在朝歌剑力量的灌注下而被打开的,跟传闻中上古血脉的先天觉醒有着本质的区别,这样的事情李丹青从未听闻,自然不可能不放在心上。

        一切根源都来自于朝歌重剑,而朝歌二字与前朝又有着极深联系,李丹青思来想去,也只有从前朝入手调查此事。

        故而方才让青竹寻来了一本已经被朝廷列为禁书的前朝历史,想要从中寻到些许端倪。

        此刻李丹青耐着性子,将古籍上有些生涩的文字一一读来。

        相传当年大商立国九百于年,历经十七位帝王,其中兴衰往复,自然不会是一本书就能说得明白的,但如今记载前朝历史的古籍大都被武阳朝廷销毁,能招到这么一本简史已是不易,李丹青也没有挑剔的资格。

        就这样一直从午晌到傍晚,再从傍晚到第二天清晨,李丹青终于将这书的记载看了个大概。

        他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自己朦胧的睡眼,从书桌前站起了身子。

        这一日一夜下来,李丹青倒是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前朝的事情,可有关朝歌重剑的事情却依然毫无头绪,至少这本不知道是谁写的前朝历史中丝毫没有提及此事。

        李丹青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道莫不是铸造此剑之人只是心血来潮,给它取了个这样的名字,还是说恰好这本古籍的作者并不知晓此事。

        自从那日之后,这朝歌剑除了又重了几分外,便再无其他变化,李丹青尝试过各种办法,譬如滴血、假装生气怒斥、又或者像个神经病一样大喊它的名字,朝歌剑都并无反应。而体内虽然冲开了十道脉门,可身子半个多月下来也并无什么古怪。

        李丹青也明白这样查下去无异大海捞针,他摇了摇头,打算暂时放下此事,就在这时院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声。

        “叫他们出来!”

        “对!出来!躲在院门里算什么英雄好汉!”

        “实在不行我们就告到阳山去!”

        “再不行咱们就去应水郡!一定要讨个公道!”

        听着门外传来的喝骂声,睡意盎然的李丹青有些不悦。

        这大清早的谁这么不长眼,敢来我大风院闹事?李院长眉头一挑,怒火滔天。

        自从“破获”了永生殿邪宗的大案后,李丹青在这阳山那可谓是好好的扬眉吐气了一把!不仅收回了那个混蛋山主用白菜价买出去的各种大风院权利,更是将整个永安武馆都收回了囊中,只是因为如今大风院人手不够,李丹青还未来得及让众弟子去打理。

        当初对李丹青百般不满的春柳学院的杨通不管心底作何想,可表面上却得是和和气气,不敢有半点怠慢。

        满腔怒火的李丹青推开房门大大咧咧的走了出去,众多学院的弟子也被这般响动所吸引围拢了过来,李丹青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树立自己院长威信的好机会,当下面色一沉,嘴里言道:“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在我大风院外闹事!”

        院门被李丹青推开,李丹青摆好了架势正要说些什么,却被院外那乌泱泱的人群吓了个够呛。

        他缩了缩脖子,看着院门外数量庞大的百姓,气势顿时弱了不少。

        “你们这是干什么?”但身后齐刷刷好多双眼睛落在他的身上,李丹青也只能硬着头皮朝着人群吼道。

        这不吼不要紧,一吼人群怒火好像被点燃了一般愈发躁动起来。

        “你纵容门下弟子,燃放爆竹,伤了我们这么多百姓,难道就不应该给我们一个说法吗?”

        “就因为你是李牧林的儿子,就可以逍遥法外?”为首一位穿着还算得体的中年男子率先发难,指着李丹青的面门便骂道。

        李丹青一愣,瞬息就回味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回头看了看身为始作俑者的刘言真,对方也意识到东窗事发。

        “啊!天气真好!我要去好好修行,发愤图强!将来将我们大风院发扬光大!”刘言真打着哈哈转身就跑入了院内。

        李丹青哪能依她,伸手去拦,却被那些百姓暗以为是要逃跑,反倒抓着他衣衫,嘴里言道:“不准走!今天不给我们一个说法,谁也不能走!”

        李丹青心里骂道:谁都不走了!那小妮子不是当着你们的面跑了吗?

        可他也知道此刻这群情激奋,显然不是讲得通道理的时候,只能将严惩刘言真的事情往后挪上一挪,耐着性子言道:“诸位又不是不知道,那永安武馆与邪魔勾结,本院长当时那么做,也是为了抓住那些邪魔外道,以防诸位再遭毒手!”

        “哼!说得冠冕堂皇,但上给朝廷的折子上可分明写着咱们大风城的百姓也掩护你的事情!为此朝廷还发了钱款奖励,这些钱呢?不都被你独吞了去!?”那中年男子却根本不理会李丹青说了些什么,又再次骂道。

        李丹青闻言心头一震,刘言真的鞭炮闹出的动静虽然大,可百姓们也只是受了些轻伤,都并无大碍。可在上报朝廷的折子里,李丹青大手一挥,直接写下了大风城百姓在追逐邪魔过程中有七十人死伤的事情,从朝廷那里骗来了一大批抚恤金。本想着中饱私囊,这事除了大风院的弟子,他可谁也没有说过。

        有内鬼!

        想到这里的李丹青回头看向众人,悲愤言道:“枉我李丹青还把你们当做自己人,却不想你们中竟然出了吃里扒外的东西!”

        “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

        “别感叹了,这事是我告诉他们的。”但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人群中传来,打断了李丹青即兴赋诗的表演。

        李丹青转头看去,却见一位穿着青袍的身影从百姓中走出,对方头上的兜帽压得极低,李丹青看不清他的模样,却从声音与身段中大抵可以猜到来者是为女子。

        “对对对!要不是这位大人前来告诉我们!我们还被你这个混蛋蒙在鼓里!今天这事咱们没完!”见那女子到来,为首的男人好像找到主心骨一般,气势又盛了一分,人群在他的吆喝声下,也愈发的躁动不安。

        李丹青眯着眼睛看着对方,对于对方坏了自己好事的事情自然是耿耿于怀。

        他咬牙切齿的言道:“大人?什么大人!这大风城还有比我李丹青更大的人吗?”

        “你少在那里叫嚣!这位大人是朝廷派来的命官!”那男人见李丹青如此,也有些心虚,只能将青衣女子推到台面上。

        “朝廷来的命官?”李丹青心底泛着嘀咕,这时那青衣女子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对方压低的兜帽挡住了李丹青的视线,李丹青暗暗想着:能在这时候派来应水郡的大抵是镇魔司亦或者天鉴司的人,前来调查永生殿的事情。虽说永生殿的事情牵扯甚广,但毕竟只是猜想,在没有实际证据之前,朝廷想来不会派来什么大人物,充其量也只能是个少司命级别的家伙。

        更何况,对方是来调查永生殿的,岂能越权管到他李丹青,更不提要查清邪魔之事,说不得还要李丹青出面帮忙。

        想到这里的李丹青稍稍心安,他趾高气扬的言道:“本世子岂是吓大的?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这大风城可没有旁人说话的份!你们说是不是!?”

        他看向身后的众弟子,众人对于李丹青这幅小人得志的嘴脸多少有些嫌弃,但毕竟那千两银子的“抚恤金”她们都分了不少,总不能在这个时候掉了李丹青的链子,故而也都纷纷硬着头皮,摆出架势。

        “什么朝廷命官!有我爹官大吗?”宁绣挑眉问道

        “就是!大风黑云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刘言真也在这时凑了上来,将功补过似的凶巴巴的言道,似乎是为了让自己的话更有说服力,小妮子还在肩上扛了一把与她本人看起来极为不搭的大刀。

        “俺爹可是大风院金牌护院!不怕你!”王小小也凑上前来言道。

        有了一群真正意义上二世祖的撑腰,李丹青的胆子也壮了几分。

        他双手叉腰,得意道:“看见了吧!小爷我这大风院可不是等闲之辈能够……”

        “小丹青,几年不见,你又长高了啊。”可就在这时,那青衣女子却忽然幽幽言道,然后伸出手缓缓摘下了头上的兜帽,笑盈盈的看着李丹青。

        那固然是一张风情万种的脸,漂亮白皙,还带着一丝寻常美人没有的英气。

        但号称阅女无数的李丹青却在看清那张脸后,脚下一软,脸色苍白,身子一个趔趄就跌坐在地,指着女人,瞳孔之中光芒涣散,身子颤抖的凄声呼道。

        “女……”

        “女魔头!”
    免费小说阅读1747王城陈蓉小说小说下载阅读器斗罗大陆小说张静雯张远赵三好小说我吃西红柿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一女四夫第九特区 伪戒小说录音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