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长夜行 > 正文 第二十七章:南方棋士
        杀人者已除,少女小听在深坑之中找到了自己父亲凄惨遗体,悲恸大哭。

        她丝毫不嫌坑中血污脏臭,连拖带抱的将猎户遗体抱出那片血腥之地,找了一张凉席将遗体包裹,寻了一块阴凉的槐树之下,默默挖坑。

        而猎户那只高举狰狞的枯瘦手掌,也在少女悲痛地哭泣声中缓缓垂下,怨气十足的脸色也随之柔和几分。

        在凄凉的月光映照之下,死不瞑目的眼睛也放心的缓缓合上。

        埋葬了猎户遗体的少女,默不作声地拦在尹白霜前方下山的路,叩首跪下。

        “这是做什么?”尹白霜目光平静地看着少女,那种冷情的不耐烦神色浮现。

        百里安立在她身后,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经过短暂的相处,他知晓,这姑娘性格虽古怪孤僻,却是个嘴硬心软的脾气。

        若她当真不耐烦了,一个普通少女可拦不住她的去路。

        大可御剑飞走,不加以理会便是。

        少女深深叩首,语气悲痛且沉道:“还望仙人收我为徒,为父报仇!”

        尹白霜眸光微动,低头看着这名少女,说道:“报仇?你连自己的仇人是谁都不知道,如何报仇,找谁报仇?”

        少女身体微微颤抖,过了片刻,她道:“方才仙人说了,是魔宗!”

        尹白霜嗤笑:“魔宗门下,信徒弟子千千万,你又怎知你的仇人是哪一个?”

        “我……”

        少女缓缓抬首,目光茫然地看着身前这位倾城美丽的红衣女子,心中一时空白。

        尹白霜看了她办响,道:“极悲极痛做下的决定不过是一时冲动,复仇两字看似简单,却沉重如山。

        一旦身上背负这二字便再难摘下,你如今年纪尚幼,未来的路还很长,自己想好该如何抉择。”

        少女清泪再次流下,她哽咽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为人子女岂能放下,还望仙人收我为徒。”

        尹白霜微微挑眉,道:“为何选我收你为徒?救你的分明是我身后那人吧。”

        少女目光犹豫迟疑。

        百里安心中顿觉好笑,这少女倒也是个聪明的姑娘。

        她看得出来尹白霜比他厉害太多,既然要拜师自然会选择她了。

        随即笑道:“尹姑娘身边缺一个陪酒的,倒不如收了她,日后想找人喝酒倒也方便了许多。”

        少女顿时面露感激地看着百里安。

        尹白霜道:“弟子是弟子,陪我喝酒的,只能是朋友,她还没有那个资格。”

        她神色矜傲,非但不会让人觉得反感,反而给人一种理应如此的感觉。

        少女神色一下子黯淡了下来,目光空洞地看着自家茅草屋,心中一时沉悲迷茫。

        “我独来独往几百年惯了,不习惯身边突然多一个人,你也不必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并非神灵,也非你口中的仙人,没有义务对这苍生每一个遭遇不测的人尽职尽责。”

        尹白霜的语气很无情,可她仍是从怀中取了一块宫玉出来,递给少女淡淡道:“路既然是自己选的,就不该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帮得了你一时,帮不了你一世,你若执意要报仇,我也不拦着你。

        你执此宫玉,去往南方的大卫国,国内有山名为苍梧,明年开春,那座山会广收门徒弟子,你执此物去寻一位名叫程盘的男人,可拜他为师,至于能否通过他的试炼,成为仙门子弟,那便是你自己的事了。”

        柳暗花明又一村。

        少女诚惶诚恐地接过那块宫玉,虽不知程盘为何等人物

        但大卫国为诸国之中鼎盛强国之一,纵然她为山野中的猎户之女也深知此点。

        而苍梧之名更是令人震撼非常。

        大卫如此鼎盛之国,若要论因何而如此鼎盛,世人给出的结论怕是只有‘苍梧’二字。

        如此修仙宫门势力,放在以往那都是活在少女不可望即的传奇故事之中。

        她捧着宫玉的手微微发抖,心中顿时明了眼前这位女子怕是比她想象中的来历还要可怕。

        “是,多谢仙人指路。”少女连叩三首,目送百里安与尹白霜离去的背影,目光复杂迷茫。

        今日种种,宛若一场变数颇多的大梦一般。

        山间荒幽小道,百里安前方是那道纤长瘦美的红衣绝美背影,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灵动小鹿。

        苍梧宫这三个字他曾在锦生的口中听到过,虽具体不知此宗门势力到底有多强大。

        但既然能够成为一方大国之国宗,光凭此点,怕是足以横行一方。

        他忽然开口问道:“姑娘也是来自苍梧宫吗?”

        尹白霜没有转身,声音从前方悠悠飘来:“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比起受到宗门的诸多责任限制,她更喜欢一个人漂泊流浪,完成当初那个未完成的约定。

        百里安又问道:“那个程盘,是个很厉害的大人物吧?”

        前方传来一阵轻笑,此刻看不到她的脸,也不知晓她是发自内心的在笑还是一如既往的萧瑟假笑。

        “你很关心那个小姑娘啊?”

        百里安笑了笑:“我不过就是这么一问。”

        他丢失了生前的记忆,如今的这个世界可谓对他而言是极为陌生的。

        故而对于那些厉害的人物,他很感兴趣。

        多了解一分,也就距离这个陌生的世界更近一分了。

        “也没什么。”她的语气轻飘飘地,甚至有些不以为然的轻蔑意味。

        “程盘不过是个喜欢下棋且棋品极差的棋士罢了。”

        百里安失笑道:“棋士?”

        尹白霜忽然顿住脚步,转身看着百里安,宛若上等象牙玉般莹白的侧颜肌肤在月光折射下,散发出淡淡地、却绝美的光晕之色。

        “其实你说得对,身边能多一个陪我喝酒的人,那种感觉十分不错,至于我不收她为徒,真正的原因你可知是为何?”

        看着月光下的少女,百里安亦是停下脚步,很认真的回应道:“因为她给的答案不对。”

        尹白霜微怔,显然是没有想到一个过客小尸魔竟然能够在那一瞬将她内心看穿。

        修长的指尖下意识的轻抚腰间黑玉,她淡淡道:“当时我说,魔宗门徒千千万,她无法知晓谁才是她的杀父仇人,她迷茫了。”
    言情小说免费读小说入骨缠舅舅女主经常把男主撩硬的年代文沈蓓一宁少辰小说免费阅读趣笔阁小说网站排行榜前10名飞卢小说网含苞待宠师叔个个不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