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长夜行 > 正文 第两百四十四章:当年故友已陌路
        他回首看着从小巷阴影黑暗中走出的少年,面容复杂道:“想必司尘兄是听过中幽皇朝这个存在的。”

        百里安目光微动,神情不变,点了点头。

        孟子非将臂间的拂尘换了一个方向搭放,百里安发现他的手腕微微有些颤抖。

        孟子非说:“那只老鸦,正是中幽皇朝的产物,阴鸦。”

        “阴鸦?”

        “嗯。”孟子非神情沉重:“中幽皇朝,阴鸦无数,是其中鬼修最爱圈养的一种阴宠,十分常见,可是今日我们遇见的这只阴鸦,却是有些不同的。”

        “有何不同?”百里安问道。

        不知为何,他的心绪隐隐有些不平静起来。

        孟子非深深看了他一眼道:“寻常阴鸦,通体漆黑,眼珠冥蓝,而这一只阴鸦,双眸血红,尾羽烧出一根烈焰之羽,这是被中幽皇朝以朱雀圣血喂养过的阴鸦,是……”

        他语气微顿,慢慢垂下了眼去,那张明朗清正的面容间,也染上了几分晦暗之色:“是中幽嬴姬之子,鬼剑公子嬴袖的护心阴鸦。”

        百里安看着他,道:“孟兄似乎很怕这位鬼剑公子?”

        孟子非摇了摇首,苦笑道:“倒不是怕,而是心中有愧,当年,我还是广梦城的人间公子时,便与少年时初次下山扶道的鬼剑公子有过一场初逢之缘。

        因为我一时之私,行下错事,导致这位鬼剑公子遭生父所疑所弃。

        几百年间,他与其父剑主羽之间的关系越演越裂,孟某人有着必不可失的罪责。”

        他的言语很轻,却饱含着强烈的痛楚与悔恨,手掌轻抚拂尘。

        他摇了摇首道:“我修行两百余载,拒绝加入各方仙门势力,嘴上说是为了潇洒不为名利所缚,实则,我是一个胆小怕事之人,有意逃避当年故人罢了。”

        百里安敛了敛眸子,道:“做错事情,逃避岂不是更显可笑,虽说孟公子的道歉,他不一定要接受,但是你若不去道歉,那便只会一直错下去,如今恰好此人也在仙陵城中,若有机会,何不当面邀他喝上一场酒。”

        暮雪明灯正浓,老鸦振翼飞过这片大雪连夜天,盘旋于深沉的夜幕之中,荒凉可见。

        孟子非目光含混地看着那尾老鸦消失在暮色中。

        他摇了摇头,神色悲楚:“当年只需我一句辩解之言,便可还他清白,可是我因己私而选择了沉默,让他食遍炎凉,受苦凄惶……司尘兄,若是你,你会受邀而来吗?”

        说至最后,孟子非用一种小心卑微又有些期许的目光看着他。

        百里安目光定定,看着华城之上悬浮的明灯之海,洒然一笑道:“如果是我是鬼剑公子且无法放下当年事的话,必然会借助我那中幽女帝之子的身份,好好欺压你一番,驱使恶鬼缠你心身,哪里还容得了孟兄你一剑一拂尘潇洒至今。”

        残月未尽,明灯照影,百里安的五官轮廓在灯影之下幽浓浅淡,面容显得愈发深邃而柔和。

        孟子非面上闪过瞬间的恍惚。

        他的眸子闪烁片刻后,一切隐晦的情绪都遮蔽在了双眸之中,再也看不出一丝端倪来。

        孟子非笑了笑,道:“司尘兄说得在理,不过孟某人觉得,鬼剑公子并未在这些年头来寻我麻烦,怕是因为另一层原因。”

        百里安问道:“什么原因?”

        孟子非扬起眉角,唇角弯弯,哪里还见得方才那半分的颓然之态。

        “鬼剑公子是中幽皇城的皇太子,日理万机,如何记挂得了我这样的小人物。”

        百里安恍然地点了点头:“那如此说来,便是孟兄在庸人自扰了。”

        那眼神就差没说‘人家压根就没当回事儿,你在这伤春悲秋,自怨自艾的当一个忧郁青年,有意思?别有事没事地犯病好吗。’

        孟公子面上摆出来的潇洒笑容顿时凝固。

        陈小兰躲在两人身后,捧腹捂嘴偷笑。

        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好讨厌。

        安慰人就非得找这种最直接伤人的方式吗?

        回到客栈之中,暂且与孟子非师徒二人分道扬镳。

        百里安发现,季三儿并不是单单只害怕孟子非一个人。

        街道上人来人往,客栈中人马繁荣,她似是怕极了那些陌生人。

        身子抖得仿佛骨头架子都要颤抖散架了,恨不得将自己枯瘦小小的身子全塞百里安的怀里。

        这种对于生人的恐惧,甚至都凌驾于了阿伏兔之上。

        原本安安稳稳窝在百里安怀中睡觉的兔子被挤了出来,只能委屈巴巴地趴在百里安的脑袋上,四肢软趴趴地垂着,两只大耳朵无力折垂,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方歌渔正在客房中吃着一碗热腾腾的元宵,强角落不见林归垣的身影,想来是被黎悲风带至万道仙盟之中,尚未回归。

        不知为何,林苑今夜换了一身素色的衣裙,褪下了那华美的七彩纱衣,衣裙长曳,被她系在纤细的腰间,绾了一个活结。

        盈盈一握的细腰下,是一只耀目光泽的漂亮鱼尾,随意的浸泡在浴桶之中,映着窗外的一线天光,鱼鳞的光泽愈显动人璀璨。

        平日里穿的七彩纱衣散落一地,美丽的鲛人女子正侧坐于水中,无数晶莹的水珠宛若富有某种灵力生命一般,自她周身悬浮飘起,鱼尾在水面上铺散如纱。

        她便在这万千水珠的应衬下,懒散舒适地眯起眼睛,任由那些冰冷的水珠浸染至她湿漉的墨发间。

        百里安倒是神色如常的步入客栈之中。

        对待林苑姐姐这种清洁洗澡的方式,似乎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倒是他怀中的小姑娘看呆了眼去。

        她从未见过这般美丽的生灵,美得让她震撼,甚至让她一时忘记了恐惧。

        百里安蹲下身子,拾起散在地上的纱衣,入手甚是湿润,提起来的时候尚且还在滴水。

        他单手拧干,正欲挂好,便听到林苑说道:“不用麻烦了,衣服脏了,要洗的。”

        “脏了?”百里安不解,忽然眉头蹙起,将手中的纱衣凑近鼻尖,细细轻嗅,却是捕捉到了尸气与鲜血的味道。

        尸魔对于人间百味难以识别,可唯有对于鲜血是阴尸之气,格外敏感。

        
    不大不小 小说书荒推荐有肉言情入夜,润物细无声全文阅读成人睡前听书肉写得生动带感的现代言情肉很多很细致的糙汉文推荐你知我情深(1V1.)甜,限值得熬夜看的小说诡秘之主医生,给我开点药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