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长夜行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
        “红妆?”魔君皱了皱眉,似是微微有些不喜这种时候听他谈及其她女人,但许是觉得红妆对她的威胁性并不大,也并未发作什么:“一个举无轻重的魅魔杀手罢了,你若想留她性命倒也无妨。”

        庭园细雨洒青竹,潺潺微声淅沥,好似润雨入掌来,又好似小鱼入海去,衍生出浩然沛沛之意。

        百里安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手掌压住的细腰肌肤间覆满了薄汗,入手格外湿滑柔软,他几乎快要压不住这个女人惊悸颤抖的起伏动作。

        他有些死板地转动眼眸,看向榻侧的魔君陛下,嗓音之中压着一丝难抑的颤音:“天色不早了,陛下还是早些回殿睡觉休息吧?”

        被窝中,一只胳膊被宁非烟抱得紧紧的,冰凉的胳膊陷入温暖柔软的体温里,那种感觉很是舒服,但百里安根本无心去体会这份舒适感,他只知道,若是这女魔头还不走,他也不知自己还能撑到什么时候去。

        这一会儿,女魔君倒是并未继续胡搅蛮缠,而是陷入短暂的沉默。

        半晌,她如一只懒散的猫儿似地,在榻上翻了一个身,两手撑床,跪趴在百里安的身侧,一张妖冶无双的玉颜凑近过来,莹莹的目光直直地落在百里安的唇上

        “你亲我一口。”

        百里安一口气岔在喉咙里,以为自己幻听了:“什……什么?”

        女魔君侧过半张脸来:“你亲我一口,我今夜便回去睡觉了。”

        似是惟恐百里安不答应,她忙又用眼神指了指床案上的精致鸟笼:“我都送你鸟了。”

        若换做往日,拧折百里安的骨头他也断不会轻易做出此等轻佻风流之事来,更何况对象还是堂堂魔界至君。

        只是此刻形势,哪里容得了他继续傲骨铮铮,被这两个女魔折磨的七上八下的百里安只求快点将她给打发走,脑袋从被子下头抬起探出,百里安十分干脆地一口亲在了女魔君的脸颊上。

        还担心她不够满意,亲得分外瓷实,吧唧一口,动作许是重了些,雪白的粉腮都被嘬红了。

        许是完全没有料到百里安痛快,女魔君捧着侧脸,神情呆愣,耳垂那处莹白的肌肤很快烫红了一片。

        百里安见她还不挪窝,捂着脸颊慢慢垂下头去,肩侧的青丝慢慢泻落,将她面容掩藏,观不清任何神色。

        莫不是觉得亲脸太敷衍?

        正值纠结时,身下的那只小野猫几乎快要压制不住,百里安凝神静气,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只手从被子里探出来,捏住女魔君温暖细腻的下巴,强硬的抬起她的脸,拇指指腹轻轻抚过她微启的唇畔,身子撑起,根本不容女魔君有任何反应,就将她急促的呼吸一下封住。

        隔着夜色,女魔君宝石般深邃的幽瞳由浅转浓,眸中的景物仿佛一下子定格住了,白皙的雪腮间还残留着红润,带着不敢置信的小小欢愉。

        百里安忧心这种小家子气的吻不能让魔君陛下满意,凉凉的獠牙从唇中轻轻探出来,似有似无的诱引,尖齿厮磨将她唇瓣咬开,带着凉意侵入齿间,本是小心试探的一个吻陡然就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半跪在床榻上的女魔君骤失神志,整个身子都要软成一滩水了,双手攀着她的肩膀,眼尾掐着一抹胭脂色的红痕,这般的娇软模样惹人无端生怜。

        唇良久而分,二人嘴唇俱是透着暧昧薄红,对着女魔君那双直勾勾的湿润眼眸,百里安略显不自然的偏开头:“回去睡觉?”

        女魔君摸了摸下巴被他手指捏过的地方。

        怎么感觉润润湿湿的?

        脑子早已成了一团浆糊,让她失去了思考能力,女魔君失魂落魄,含含糊糊的声音里却压抑着难以掩饰的羞涩与喜悦的惊颤:“唔,回去睡觉……回去睡觉……”

        说罢,就手忙脚乱地翻身摔下床去,连鞋子小袜都顾不上穿了,黑灯瞎火里,就像是个偷香窃玉,满载而归的小贼,跨国殿门时,还被那甚矮的门阶绊了一跟头,一界之君差点就毫无形象地摔个狗吃屎。

        百里安紧绷着神志,以神识极为专注地感应着魔君的气息,直至完全确认她是真的离开,百里安才猛地掀开被子。

        宁非烟就蜷在凌乱皱巴的床榻里,两只纤细的玉臂紧紧搂着百里安的腰,身上宽大的紫衣不知何时滑落,露出她的雪肩玉臂,她细细喘息的模样分外的妖娆媚人,恍若露水梨花,半合半张的眸中勾着迷离的水波。

        百里安黑着脸低头一看,自己的腰间残留着像斑驳的伤一样的齿痕,连片成串的爬了满腰。

        他用力摇了摇脑袋,右手无意识地在床榻上蹭了蹭,他飞快取过衣衫套好,想要去案上倒一杯凉茶来泼在宁非烟的脸上。

        可还未等他起身,百里安的尾指便被宁非烟的伸递过来的一根纤细尾指轻轻勾缠住,只听她喘息了阵,轻轻勾着,像勾着唯一的救命稻草。

        那无意时的轻喘声如今细细听来,倒还真是有几分向猫儿的软音调调。

        百里白被她这举动惹得一怔,不由低头朝她张望过去。

        魅魔发乱素来都是难以控制自己的自尊与情绪的,此刻宁非烟那双湿漉漉的眼睛里藏着几分狼狈与不堪,染着汗水的脸颊深深埋在柔软的榻上,可她却仿佛仍旧在死死地咬着最后的一丝倔强与尊严,并非出声求助。

        那勾着百里安小指的尾指轻轻颤颤,仿佛轻轻一挣就能松开。

        百里安看着桌案上的茶盏静默了许久,终于轻叹了一口气,蜷起小指勾紧了她的手指,轻轻拉了拉,声音清浅:“你过来些。”

        宁非烟水汽模糊的眼眸微微一怔,似是诧异于他那温柔的语音,她缓缓抬起那张带着几分隐忍的俏脸,晕着情动时分的勾人,她牙齿咬得磕磕颤响,缓缓地朝他爬了过去。

        整个人温顺得像是一只嗲着毛的小猫,安安静静地趴在百里安的大腿上,眼眶晕红。

        凉风入室,吹拂着床帷轻纱。

        百里安伸手轻轻抚过覆落在她背间的柔软青丝,动作好似安抚受惊的小猫儿一般。

        宁非烟从来不喜被旁人触碰,可属于魅魔的身体却是极为喜欢那只手掌的抚摸,她眯起眼睛低哼一声,模样显得愈发温顺乖巧。

        她脸颊不由轻轻蹭了蹭百里安的大腿,背脊微弓,不经意间便傲然地展示出了优雅灵秀的腰背曲线。

        渐渐地,光是触摸发丝仿佛不足以让她满足,宁非烟俏脸高抬,雪白的喉头滑动,发出轻软的不安声音。

        百里安有些无措,他收回落在她发丝间的手掌,动作轻柔地抹了抹她滚烫的两颊,冰凉的体温似是让她瞬间抓住了什么慰藉一般。

        宁非烟将下巴搁放在他的掌心里蹭啊蹭。

        从未见过她这般模样的百里安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忽然间,在他掌心里撒娇的女子忽然低头咬住他的一根手指,妩媚抬眸间,眼神里熏满了桃色的渴望。

        或许这也是魅魔一族天生而来的一种本事,那目光太具有引导性以及暗示性,即便是对风月之事不甚涉猎的的百里安,冥冥之中也仿佛明白了什么。

        他缓缓抽出修长的食指,在她白皙如玉的鼻尖上轻轻一点,带着几分试探的问道:“这个?”

        宁非烟半撑起身子,整个人往他怀中软软腻了过去,脸颊埋在他的胸膛里,两只颤抖的小手抓着他两边散开的衣襟,声音闷闷地‘嗯’了一声。

        那声音媚得几乎快要滴出水来。

        百里安听得有些脸热,他手掌穿过她的肩头,沿着她的纤薄优美的背脊慢慢滑落下去……

        宁非烟身体骤然微弓,紧紧扣住了他,声音如哭似泣。

        天际将白的世界里雨打重檐,青竹泣泪,绯窗朦胧,长夜与黎明交替的时节里,花木格外幽深。

        雨势起伏,漓落,终究越下越大,直至淹没远山里的千峰叠嶂,涌起无尽烟云,与千山万水蔚然相映,一朵长夜里幽然紫蝶花缓缓吐蕊绽放,终至灼目耀眼。

        云收雨散,晨雾朦胧。

        夜雨收揽而过的天际并未放晴,天光惨淡,难透纱窗。

        殿内昏光浮游,安静极了。

        宁非烟怀中所抱着的物事从百里安变成了枕头,他坐在离她稍远之处,看似有着避嫌的嫌疑,可是二人两根相互勾缠的尾指,由始至终却依然牢牢地连在一起。

        宁非烟身上的紫衣凌乱陈铺在身,她似累极了,额间沁出些许暖汗,濡湿了发丝,贴在腮边,风情且格外诱人。

        面上的晕红未退,眼底的潮意未失,但那双眼睛里却是不再含有迷乱无助之色。

        百里安静静地看了她一眼,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两根手指慢慢分开后,他这才起身燃炉温茶,添杯入盏,端来一杯热雾淼淼的清茶放在床头。

        宁非烟本欲想要装睡敷衍了事,可是听着床榻下细微的脚步声又忍不住抬眸去看,好死不死地正对上百里安的那双乌黑眸子。

        心曲微乱,自知装睡无用,宁非烟分外纠结地抱紧了怀中柔软的枕头,咬着手指指甲,凝重沉眉。

        本以为性子腼腆的少年郎会就此离去,谁曾想他从衣柜中取来新的一根衣带细上,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便端着一副衣冠楚楚地模样坐在了床边上,端过一碗温好的清茶,递到她的面前,道:“喝口热茶顺顺气吧?”

        宁非烟下意识地抵触他这种温情的举动,下意识蹙眉道:“我不渴。”

        话音出口,却是沙哑得不像个东西。

        百里安眉头一沉,声音难得严肃:“喝掉。”

        这小子还蹬鼻子上脸了,宁非烟正欲出言教训,目光却陡然凝在了他端茶的指尖上。

        他茶水端得极稳,那么指尖上的湿意又是从何而来。

        宁非烟面色一红,什么气势都没了,她别别扭扭地抱紧枕头,就一只脑袋就过去,去吸他手中的那盏茶水。

        连她自己都未曾发现自己此刻的行为像极了一只被人养乖的宠物。

        很快,一杯茶见了底。

        干热的喉咙温温而热,的确舒服了不少。

        宁非烟舔了舔嘴唇,正欲说话。

        那头,百里安稳稳当当地放下空盏,手肘撑膝,手掌托腮地看着宁非烟,目光透着一抹难以捉摸的深意:“在这般重要的日子里,你不回殿好好待着,跑到我这儿来吃蚕豆嗑瓜子儿,可是玩得开心尽兴了?”

        话语之中倒是听不出嘲讽的意味,多是调侃,但即便如此也足够让宁非烟无颜以对了。

        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因为羞耻而像个小女人似地窃窃不胜娇羞,压根不是她的行事风格。

        她宁非烟,即便是一败涂地,也要不失从容的完美应对一切。

        “尽兴?司尘小公子不知是太过于自信还是瞧不起妾身。”她潮意未散的妩媚眸子低低一滑,落在他的手上,似嘲似笑道:“这就能够让人尽兴了?”

        百里安气笑了,这种穿上裙子就不认人的狗模样真是讨打,他抬手作势欲要拍她脑袋惩罚,宁非烟全然不惧,却做出一副害怕怯怯的模样,缩了缩脑袋。

        百里安手掌的用力落下的动作却忽然放轻了下来,改变了一个方向,手掌收起,小指轻勾,勾住了宁非烟抱着枕头的那只手掌小指。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问:“是吗?”

        语声轻缓,恍若鸿羽勾心而过,宁非烟听闻此言,感觉自己的心微微抖了一下,又痒,却仿佛挠不到痒处。

        大意了。

        这家伙长着一张书生般温润干净的脸,怎么说起话来,反倒更像是一只刚下山化作书生皮囊的小妖精,勾人的紧。

        宁非烟不屑得紧,心说这都是她玩剩下不要了的边角料,也敢在她面前班门弄斧。

        心中鄙夷屑视了一把后,她却未曾发现自己的小手指不知何时也发力勾了回去,她脸颊偏开,轻哼了:“你手艺虽是差了些,但那茶却是挺好喝的。”

        百里安低笑出声。

        宁非烟微恼地瞪了他一眼:“今日之事,不许说出去!”

        (ps:好多人不知道群号,北北在这再发一次吧,长夜行书友群:917572815)

        
    入夜,润物细无声全文阅读成人睡前听书不大不小 小说书荒推荐有肉言情你知我情深(1V1.)甜,限值得熬夜看的小说肉写得生动带感的现代言情肉很多很细致的糙汉文推荐说好的禁欲系呢 姜凌青春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