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长姐她富甲一方 > 正文 第362章 欺人太甚
        “雪云,雪云!”齐王惊慌失措,抱起杭雪云便往外走,“大夫,去找大夫,快去医馆,若是雪云出了什么事儿,我要了你们的脑袋!”

        眼看齐王就要走,罗氏心中一慌,急忙追了上去,“王爷,妾身……”

        今天可是她的生辰!

        齐王就这样带着一个女人离开,她这个齐王妃的脸面,要往哪里搁?

        “毒妇!”不等罗氏一句话说出口,齐王便是一声喝骂,“枉你平日看着贤良淑德,竟然恶毒至此!”

        “雪云若是无恙到还无妨,若是有什么事,我定不轻饶你!”

        齐王说罢,抱着脸色苍白,昏迷不醒的杭雪云大步离去。

        “王爷……”满脸泪痕的罗氏追了两步,在发觉齐王根本对他不理不睬后,无助地瘫坐在了地上,失声痛哭,而后紧紧咬住了牙关。

        齐王竟是带了一个女人回来,在她的生辰当日,还让她蒙受不白之冤,这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莫大的耻辱!

        罗氏眼中的泪无声落下,最终是掩面嚎啕大哭。

        楚瑾卓早已傻了眼,

        这戏,真的是看的差不多了。

        楚瑾年把杯中的茶喝了个干净,放下茶杯,站起身来,抬脚往外走,路过罗氏身旁时,停了脚步,睨了一眼此时痛哭流涕的罗氏。

        慢条斯理,“今日是齐王妃的生辰,还不曾恭贺王妃,现在就祝王妃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我还有事,便不叨扰齐王妃了,告辞。”

        这话,就如同一把刀子一般,刺进了罗氏的心中,痛得浑身发抖。

        方才还嚎啕大哭的罗氏,顿时止了哭泣,腾地站了起来,指着楚瑾年厉声喝道,“楚瑾年,你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楚瑾年略顿了顿脚步,嘴角满满都是嗤笑,“这些,比着你曾做过的那些,不过是九牛之一毛而已。”

        “这也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往后日子还长,齐王妃还是好自为之吧。”

        罗氏脸色惨白,嘴唇有些发抖。

        这只是刚开始?

        那以后,楚瑾年还要做什么?

        要置他母子于死地?

        “楚瑾年!”罗氏快走几步追上楚瑾年,眼中泛着猩红之色,嘴角满都是讥讽,“你因为你母妃之事如此怨怼我们母子,可你别忘了,始作俑者到底是你父王,你若是有能耐便去寻你父王,拿我们母子撒气,算什么本事?”

        “你以为,他躲得掉吗?”楚瑾年嗤笑,“这事儿,不必齐王妃催促,我早已安排妥当。”

        不过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楚瑾年着实不想再跟罗氏过多废话,甩了袖子,大步流星而去。

        留下罗氏母子二人,神色颓然,浑身冰冷。

        尤其是楚瑾卓,浑身发抖,攥着罗氏的袖子低低询问,“母妃,我们……”

        他的外祖家,不过是穷门小户,也是仰仗着罗氏在齐王跟前得宠,齐王才给他外祖父和舅舅寻了差事的,若是罗氏往后失宠,而且被楚瑾年针对的话,那他往后怎么办?

        楚瑾卓想到方才楚瑾年那冷如寒冰一般的眼神,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不必害怕。”罗氏咬牙切齿,“这么多年他楚瑾年都没能将咱们如何,还怕了他不成?”

        见楚瑾卓仍旧是满脸惊恐,罗氏一阵心疼,轻声抚慰,“卓儿乖,你且记住,母妃是这齐王妃,你的福王是齐王,谁也不能拿你怎么样,任他是楚瑾年也无用!”

        罗氏说的掷地有声,神色更是十分坚韧。

        可楚瑾卓心里头仍然十分慌乱,仿佛是置身在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小舟,没有方向,也时刻面临着各种危险。

        真的会吗?

        可这楚瑾年是世子,姨母是当今仅次于皇后的慧贵妃,外祖家更是连皇上都礼让三分的世家,说句不客气的话,楚瑾年即便真将他母子置于死地,只怕皇上也不会拿他怎样。

        罗氏平日里总教导他,即便对这楚瑾年再如何不满,面上却也要表现的恭敬一些,也好让旁人知晓,是谁委曲求全,而又是谁嚣张跋扈。

        楚瑾卓一直做得很好,面上对楚瑾年既恭敬又带些讨好的意味。

        不是因为他城府够深,足够隐忍,而是因为发自内心的胆怯,尤其是看到楚瑾年那冰冷的眸光时,便不寒而栗。

        楚瑾卓觉得,今日对楚瑾年的恐惧感,比从前更甚。

        往后,大约真的是没有他的活路了。

        至少,绝对没有罗氏口中的那些前程。

        “卓儿放心,母妃一定会想方设法对付楚瑾年的。”罗氏忿忿道。

        但是现在,母妃需要对付的,应该是那位杭雪云吧,毕竟有她在,他们母子的恩宠便会少一些,而没了恩宠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

        对付楚瑾年,真的可以吗?

        会成功吗?

        楚瑾卓满眼都是茫然。

        楚瑾年一路往自己的宅院而去。

        自成年后从宫中搬出来,慧贵妃特地为他在京城之中安置了一处院落。

        虽不及齐王府富丽堂皇,却是胜在宽敞雅致,楚瑾年在京中之时,便一直住在此处。

        一路上,楚瑾年面无表情,到是井昭,兴奋不已。

        井昭是自小跟在楚瑾年身边的,可以说楚瑾年自小遇到的事情,他皆是看到眼中,对这罗氏母子的种种行径可谓恨之入骨,对齐王的偏袒亦是忿忿不平。

        井昭打心眼里,是对楚瑾年抱不平,同时亦是替楚瑾年觉得委屈。

        尽管楚瑾年并不将齐王和罗氏放在眼中,也从未因为他们的从中作梗而动怒,甚至每次都能给予十分漂亮的反击,但齐王对罗氏和楚瑾卓的袒护,对楚瑾年的呵斥却也是真。

        眼瞧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去袒护一个百般刁难甚至残害自己的人,任是谁心里都不舒服的。

        所以井昭在楚瑾年每次出手反击之后心中痛快之余,多少都替楚瑾年难过,但今天却是不同,罗氏和楚瑾卓吃了足够的瘪,且那齐王根本也不曾为她们说上半句话,反而因为一位清倌儿与罗氏反目。

        不得不说,这是最令人痛快的事了,没有之一。

        井昭兴奋的,眉梢扬的老高,若不是脸皮挡着,只怕是要飞出去了。

        
    52000免费小说阅读网伪装学渣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师姐还要吗继女小说免费阅读我的小说网经典小说全本小说txt免费下载冀女小说免费阅读苏雅雯陈蓉小说能看到让你流水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