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 正文 第八七四章 白太傅又㕛叒叕晕了(第二更求月票)
        祝馨宁确实给荆哲提了醒,他也想到苏墨尘在听说化仙丹之后的表情以及欲言又止的模样。

        或许,在她心里,同样也希望,她父皇能够得到一颗吧?

        荆哲前世是个孤儿,并不能体会到这种父子之情,不过这具身体里残留的记忆告诉他,若是当初荆氏夫妇生病时,若是有化仙丹的话,自己会义无反顾的给他们。

        随即释然,因为他知道了答案。

        ……

        随后两天,因为没了事情,他每天都跟他的四个女人腻歪在一起,享受着安逸和快乐。

        大年二十九,大清早,隋守仁就过来了,安帝让他去上朝。

        几天不进宫,荆哲倒是有种怀念的感觉。

        刚来到宫门口,恰好是各路大臣都刚过来的时候,所以荆哲热情打着招呼。

        “郝太师,几天不见,风采更胜往昔啊!”

        “杨国公满面春风,最近有什么喜事啊?”

        “咦,白太傅?怎么脸色发白、双目无神,这大过年的,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

        他来了他来了,他果然又来了!

        站在宫门口的众多大臣此时都屏气凝神,连宫门都舍不得进了,站在外面,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要知道荆哲不在的这几天,朝堂上顿时少了好多乐趣,尤其是这种跟白清源互怼、喜闻乐见的场面,众臣们可十分怀念啊!

        而荆哲也果然没让他们失望,这连宫门都没进呢,就问候上白清源了。

        刺激啊!

        你家里才出事了,你全家都有事!

        白清源心里想着,但嘴上却冷哼哼道:“多谢荆社长挂念,老夫家里好着呢,不过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罢了,就不劳烦荆社长记挂了!”

        “原来如此啊!”

        荆哲一脸了然,“那我就放心了!不过白太傅也要注意了,我看你脸色发白,最近怕是有祸事临头,你可要多留心!毕竟这上了岁数嘛,摔一跤都可能把人摔没!”

        “……”

        这话怎么听怎么像咒人,若不是白清源还站在这里,其他大臣怕是能笑出声来。

        “哼!”

        白清源脸都气白了,冷哼一声,决定不再搭理荆哲,然后快速往皇宫里走去。

        而荆哲也笑着跟其他人都打了声招呼,紧随其后,也往宫里走。

        或许真是年纪大了,眼神花了,又或者是被荆哲给气的,往宫殿台阶上走的时候,白清源一不留神,直接踩空,“砰”的一声摔到地上,然后就“咕噜咕噜”滚了下来。

        若不是几个台阶后面有人的话,白清源怕是滚的更远。

        “白太傅,你没事吧?”

        众臣把白清源扶起来,关心道。

        “你看白太傅都被摔的鼻青脸肿了,像是没事的样子吗?以我的经验推断,白太傅多半摔成了内伤,干脆也别上朝了,还是赶紧让太医去检查检查吧,别去晚了,人再不行了。”

        荆哲在一旁关心说道。

        “荆社长…说的对!”

        荆哲现在可是正二品大员,一众大臣里没有几个比他官职高了,这个时候,都附和道。

        “你——”

        刚刚被人搀扶起来的白清源本来就被摔的七荤八素,心里火气大着他,因为他觉得自己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就是遇到荆哲这个扫把星,被他说了那么多丧气话,自己才踩空的!

        心里憋了一肚子火没处发,而荆哲还在旁边添油加醋,这更让他急火攻心,头脑发涨。

        指着荆哲刚说了一句,就感觉眼前一花,然后就没了直觉。

        旁边的大臣们一愣,然后喊道:

        “白太傅…又又又晕过去了!”

        “……”

        似乎自从荆哲回到京州之后,上朝的次数加起来也没有多少,可白清源却已经晕了三次,朝中众臣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白太傅的晕性…还真大!”

        “来人,把白太傅抬给太医吧!”

        “得了,之前两次也抬到太医那里,没用!”

        “是呀,不如把白太傅抬回家,躺躺就好!”

        “……”

        众臣你一嘴我一语,不多会,就找来皇宫守卫把白清源抬出宫去了。

        而荆哲则神清气爽,好不快活,欣然上朝。

        ……

        进了金銮殿,众臣就绪。

        今天来上朝的人很齐,而且大家脸上的表情都颇为轻松,因为今天上朝跟平时不太一样,并不会商议什么大事。

        毕竟已经到了年关,明天就是除夕,今天上朝多是为了总结和展望,就像是他那个时代公司的年会一样。

        所以朝堂氛围比之原来,显得和谐许多。

        “陛下驾到!”

        随着隋守仁那熟悉的声音传遍金銮殿,殿内的所有大臣都停止了交谈,笔直站着看向大殿前面的方向,异常虔诚。

        然后,一身烫金色龙袍的安帝走了进来。

        “陛下万岁!”

        殿里众臣躬身齐呼道。

        “诸位爱卿平身吧!”

        安帝挥手说道,脸上挂着笑容,看来他的心情也非常不错。

        安帝扫视一圈,第一个看到的就是荆哲,这么几天没见,安帝跟众臣一样,倒是有点想念荆哲了,见他过来,也更是高兴。

        于是笑道:“荆社长最近一段时间,带着月瑶女皇参观报社,学习报社的运行流程,前几天月瑶女皇临行之前,还特意跟朕说过,说朕交给你的任务,你完成的特别好。所以朕决定,之前的惩罚,到今天为止就结束了,荆社长以后就可以来上朝了!”

        “多谢陛下!”

        荆哲站了出来,满脸带笑,躬身感谢,心里却忍不住吐槽:看来我的好日子要结束喽!

        安帝点了点头,示意免礼,又看了一遍,忍不住好奇。

        因为明天就是除夕,按例不会再开早朝,让所有大臣也都歇息一天,在家安度除夕。

        所以今天是年前最后一次早朝,所有大臣没有一个请假的,来的人特别齐,但唯独不见太傅白清源的身影。

        “咦,白太傅呢?”

        “回陛下,白太傅刚才在大殿外摔了一跤,然后又晕了,就被皇宫守卫送回去了。”

        “……”

        安帝一愣,然后看了荆哲一眼。

        他不来,白清源好好的,他一来,白清源就再一次晕了,说跟他没关系,安帝才不信。

        不过也没再多问,开始早朝。

        ————

        
    她又软又甜全文阅读29诸天尽头踏星适宜夫妻看的小说拔萝卜全文免费阅读后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放纵的青春01染指之后(校园)好想吃掉你无删除全文大叔我好疼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