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活体战舰 > 正文 32 诡异再现
        卓青阳哑了一下,“你怎么能这样?别忘了你的身份。如此不安定的因素存在,你不担心?”

        方星航眨了一下眼,“我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份。我的学生遭遇袭击,我不关心袭击者是谁却去关心袭击者是怎么死的,我有病啊我?”

        看到方星航眨眼,卓青阳才醒悟除了他还有外人在,不好揪着不放了,“袭击者的身份查到了,已经传到你天讯里。你下班后我再找你。”说完匆匆走了。灯杆的诡异让他很是不安。

        任何国家都难以容允不受控制的力量存在。作为国家权力最大的特种部门,炎黄卫不就是专门管理这种事的吗?

        方星航扭头看向弥勒佛一样的冯寒峰,“校长,你找我有事?”

        冯寒峰笑眯眯地指了指门外,“刚才那个是······?”先前在办公室,不论他如何谦卑地示好,那人理都不理他,只当他不存在。

        方星航淡淡地说:“我一个同学,在特殊部门任职。两小时前,柏承诚放学回家,路上发生了一点意外。我请他调查一下。

        不说他了,说正题吧。你有事?”

        冯寒峰眯缝眼里精光一闪又迅即收敛,惊讶地说:“柏承诚遇到了刺杀?”

        方星航不愿多说,“那是校外。为了他的安全,高考前这段时间我准备亲自保护他。您还有事吗?”方星航的意思是校外的事跟你无关,你就别打听了。也顺便为他将和柏承诚同进同出打下伏笔。

        冯寒峰说话带笑,讨好的笑,一看就很假的笑,对谁都一样,像是大家族的仆役,又像是招揽生意的店小二,怎么都不像一个社会声誉和地位都应该很高的中学校长,“呵呵,我找您是为了杨雪梅的事。”

        方星航一摆手,“我只管学生纪律,人事方面的事不用跟我说。”方星航很不喜欢冯寒峰,认为这人太假太虚伪,也太没有骨气。

        冯寒峰之所以能当校长,据说是因为一个案子。四年前,始皇东洲洲长张剑锋就任,徐福市各界为其举办隆重的欢迎宴会。徐福第一美人冯寒峰之妻,冯茹蕾之母丰语嫣也被邀请出席了宴会。结果在举办宴会的徐福大酒店,丰语嫣跳楼身亡。

        后来社安局认定是自杀,但谁都知道这‘自杀’明显有问题。人家有个和睦幸福的家庭,有体面工作,怎么都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自杀。流言纷纷,说是被某权贵下药侮辱了这才愤而自尽。

        流言终究只是流言,起不了多大作用。不久之后,冯寒峰意外被提拔为徐福中学校长,此事慢慢不了了之。民不举官不究,家属都认了,别人吃饱了撑的去追究真相?不过从此冯寒峰在人们的映像中,形象就有点不堪了。

        因为公众形象,也因为冯寒峰给方星航的感觉确实不怎么光明,所以方星航很是不喜欢这位校长大人。

        面对方星航的冷脸,冯寒峰依然是一脸谦卑到近乎谄媚的笑,“是是,这点小事当然不能麻烦方校长。我的意思是撤销杨雪梅三一八班班主任的职务,调她去后勤处打杂。你说呢?”

        方星航虽然说他不干涉人事权,冯寒峰还是小心的征求他的意见。方星航可以不管,冯寒峰却不能不将程序走到。方星航毕竟是副校长,在校委会上有着分量很重的一票。

        方星航不耐烦了,“行行,我没意见。”

        冯寒峰,“呵呵,谢谢,谢谢方校长理解。那个,我还想请您暂时兼管一下三一八班。”

        方星航微微愣了一下,点头答应下来,“可以。哦,既然如此,那我去监考了。”说完赶紧走出办公室,他实在不想跟冯寒峰多呆。

        严雪梅突然被掉,当然跟她污蔑柏承诚作弊有关。严雪梅也并非是故意为之,纯粹是下意识的。考试系统没完备之前,老师怀疑学生作弊非常正常,也不会带来什么后果。但现在不行,这是对考试系统的质疑,是对教育部权威的挑衅,同时也让人怀疑她为人师表的品格。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在柏承诚揪着要个说法的前提下。还是那句话,民不举官不究。但方星航可以确信,柏承诚并未深究此事。冯寒峰在没接到柏承诚投诉的情况下,却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让方星航赶到疑惑。不过想起一个传闻,不屑的笑了笑,“严雪梅只故意的么?”摇了摇头,“管他呢。”

        下午语文考试,三人行继续创造奇迹。柏承诚以99分高居榜首。卓青青以98分紧随其后。冯茹蕾96。刘星叶、鲁有志和范恭明都在九十以上。

        同学们的疑心和敬佩兼具,包括卓青青和冯茹蕾,纷纷投以大惑不解的眼神。怎么可能嘛,长期以来的学渣,瞬变学霸,实在是匪夷所思。除非,柏承诚真的获得了那个什么系统。可问题是一个系统难道可以分配给三人使用?不对,据说战舰种子可以分裂,说不定真的是那么回事。不然无法解释三人消失一个月之后,发生的惊爆人们眼球的事实。

        其中缘由,只有方星航自认为知道,绝对不是外界所传说的什么系统导致的。

        柏承诚对着卓青青坏坏地笑,“嘿嘿,又近了一步。”

        卓青青冷哼,“走着瞧。”她不信柏承诚能在随后的武测中胜得过她。要知道高考成绩,总分一千,文武各占一半。而且这次特别的武测,使用的不是考试系统,而是实战,根据学生们在实战比试中的名次定成绩。

        方星航微微笑了笑,柏承诚如今是他弟弟了,若是真的能追上卓青青,方星航倒是乐见其成。但随即又苦笑起来,坏了。

        徐福轰动了,始皇轰动了。不,这还远远不止,可以说整个华龙联邦都轰动了。柏承诚这次的文测成绩实在太过分了,五百一十九分。

        若是平时的普通测验,哪怕是他考出理论上最高的五百四十分,人们都没那么震惊。学校测试嘛,存在一个题目难易问题。可这次测试不一样,说不定比高考的意义更重大,消息灵通人士都知道其特殊性,所以关注的人不少,还尽是权威人士。     一个偏僻星球普通中学的学子居然拿下全国第一,如果是高考的话,已经可以算是本届文试的状元了,不引人注目是不可能的。

        然而,对于柏承诚来说,带来的却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不,已经是兵临城下。柏承诚的表现,基本‘证实’他获得活体战舰种子。

        方星航头痛无比,叮嘱鲁有志和范恭明绝对不要离校,然后喊上柏承诚一起回家。

        柏承诚倒是兴奋无比,“走,回家。”兴奋嘛,还是小孩心性,回家去跟父母炫耀讨赏。

        两人走在大街上,柏承诚的脑袋还在兴奋中,噼里啪啦地跟方星航叙说着考试题和自己的当时的思路。

        方星航不时宠溺地看着柏承诚,心道有个弟弟的感觉好像还不错。以前嘛,肯定是没有耐心听学生跟他将这些简单的中学题,学生们也不敢耽误他过长的时间。

        心态的改变,让方星航也感觉徐福市的景色比以前更美了。沉溺与仇恨中四五年了,生活里始终只有灰暗。今日,方星航又一次体会到生活的多姿多彩。

        蓦地,方星航汗毛倒竖,猛地一拉柏承诚,快速地一闪身,然后再朝使他警兆大作的方位看去。

        再然后,他愣了。头顶低空飞车航线上,一辆飞车忽然失控,重重地砸向一栋楼房的房顶。那处房顶,正有一个狙击手从狙击镜中抬起头。

        狙击手抬头是因为方星航刚才天生的警兆而突然闪身,让他狙击镜视野里瞬间失去了方星航和柏承诚的踪迹。狙击手看到方星航呆呆地看着他,还以为方星航吓傻了,冷酷而轻蔑的朝方星航一笑,“吹得厉害,什么狗屁武王?”然后俯身用狙击枪瞄准柏承诚。他太专注,没注意到头顶上失控的飞车。

        轰,爆炸惊天,火光四溅。

        柏承诚先前没看到楼顶上的狙击手,正奇怪方星航为什么突然带着他闪过一大截距离。这是被爆炸声惊动,也呆呆地看向楼顶。

        方星航的惊讶更甚,因为飞车即使失控,也几乎没有坠落的可能,不然国家不会允许飞车长期在人们头顶上穿梭。地面磁道和飞车的底盘的磁性是相同的,也就是飞车即使失控,一般也不会坠落,只会像气球一样向上飘飞。所以方星航的第一反应是怎么可能?

        晃了晃脑袋,想起义母在中午时给他那一瞬的施压,猜想这多半是义母所为,包括上午拿起路灯杆砸死武师事件。

        方星航点开天讯,正想给卓青阳通话,忽然有忍住了。手上微微一用力,拉着还想看热闹的柏承诚快步回家。

        回到文轩阁,方星航轻车熟路地上楼,让柏承诚感觉很是怪异。这楼上,除了他一家,只有鲁有志和范恭明上来过,方哥怎么会如此熟悉了?

        二楼,柏母和老李都在,正坐在古董躺椅上看书。

        方星航还未说话,柏承诚已兴奋地喊起来,“妖精,老爸,我的语文又是第一了。哈哈,九十九,怎么样?”

        老李抬眼,鼓励地点点头,没说什么。这已经是对柏承诚很大的赞许了。

        柏母笑嘻嘻地说:“好啦好啦,你还没回来我们就查到了。可还有武测哦,你能保证自己超得过那姑娘?去修炼吧,饭菜会给你送去修炼室。”

        柏承诚对柏母知道他跟卓青青之事一点都不奇怪,要不怎么喊妖精呢?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的一举一动,不管柏母在不在场她都一清二楚。

        炫耀不成,柏承诚有点小扫兴,哦了一声,闷闷地走向后面的里间。

        柏承诚进去之后,柏母笑着对方星航道:“星航,坐。你好像有话要说?”

        方星航想了一下,“妈,外界的事,可以跟橙子说吗?”

        老李无动于衷,专心地看自己的书。

        柏母道:“你想知道的,其实是上午和刚才那两件事吧?嗯,让炎黄卫查去吧。至于橙子面临的现实,随便你跟橙子说不说,你是他哥嘛,反正他交给你了。我说了,我们在徐福的时间只剩不到一个月。走吧,跟我去修炼。”

        “等等。”老李忽然起身,“还是我来吧。”

        “咯咯。”柏母笑得有点欢,“行行,你去。”

        方星航不懂义父义母的对话,也说了声:“稍等。”然后拿出天讯拨通一个号码,下令道:“抓人,所有改变身份进入始皇星的人。”

        对方回答:“这个不太好吧,没有他们在始皇星犯罪的证据,这样做会影响很大。”

        方星航斩钉截铁,“抓!所有后果我一力承担。”

        方星航的冷硬和气魄吓了对方一跳,大声回应,“遵命!”
    肉多高质量甜宠评分9.5以上的小说污文啊别顶污污污独家婚宠:老公,别玩火很甜又很污的现代言情 小说捞月亮的人h全文阅读小说肉糜np小说言情甜宠有肉禁区小说免费看乡野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