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冠上珠华 > 正文 十六章·袒护
        苏邀看了看自己至今为止还算是干净柔软的手,语气里带了哽咽:“我不明白,我没有做错什么事,可为什么我要面临这些?”

        黄嬷嬷抿了抿唇,不知道为什么被苏邀这个语气弄的有些心酸,忍不住就在心里叹了口气。

        “我不是没有忍,我一直都在很努力的忍着。”苏邀的眼泪啪嗒一声掉在手背上,语气里带着绝望和不忿:“桑嬷嬷贪得无厌,珍珠贪财好强,我都知道,我也都在忍,我知道她们是母亲身边来的人,我盼望着她们能回去说我一两句好话,让母亲对我这个没有见过面的女儿可以印象好一点,再好一点......”

        是这样的,黄嬷嬷不自觉的在心里点了点头,苏邀的努力,她都看在眼里。

        “可是她们越来越变本加厉,我发觉原来我的忍让低头是没有用的......”她眼里的热泪涌出来,如同决堤的河水:“可是为什么呢?我并不求什么,现在养大我的父母不是我的父母了,难道连生我的父母我也不配拥有吗?”

        谁看得到她的为难她的苦衷?

        上一世苏邀不喜欢哭。

        苏三太太说最厌恶哭哭啼啼的人。

        苏桉说没用的人才只会用眼泪来作为武器。

        苏邀也就真的以为是这样,她以为眼泪惹人厌烦。

        可是原来只是区分谁是那个掉泪的人,因为苏杏璇哭的时候,苏三太太搂着她喊心肝儿肉,苏桉恨不得要杀人。

        她从一开始的彷徨失措,到后来终于真的哭不出来,连到死的那一天,她都没有再掉过眼泪。

        想哭的,可是谁在意呢?

        这一世却不同了。

        她的眼泪是有用的,因为现在还有真正在乎她的人。

        苏邀跪在地上,膝行几步抱住贺太太的腿,像是要把前世今生的委屈都宣泄殆尽。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却还是止不住的想要问个明白:“外祖母,是不是我哪里不好?是不是我不该回来?为什么哥哥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让桑嬷嬷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上一世很少麻烦别人,总觉得情分这东西,用一点就少一点,所以她在京城过的再不好,也不想劳烦贺太太担心。

        直到贺太太的死讯传来。

        她那时候刚生下程礼,已经彻底跟程定安相看两厌,程定安把她拘在后院,她收到消息的时候,苏三太太已经自己去太原奔丧。

        贺太太是对她最好的人,她一死,这个世界对她的爱就完全消失了,只剩下了无尽的苦难。

        重新来过了,那所有人的命运都该被改写。

        上一世就在她走后不久,贺二爷从京城回了太原就被牵扯进了漕运案,被下了大狱,贺太太又气又急之下病倒了,虽然后来贺二爷被查清了无罪,但是到底在牢里被关的坏了身子,出来不久之后就去世了,贺太太也因此一蹶不振。

        这一世这些事当然都不能发生。

        所以她要让贺太太跟贺二爷一道都进京去。

        贺太太叹息一声,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苏邀给泡软了。

        她扶着苏邀站起来,把她揽在怀里,像是安抚小孩子那样轻轻拍她的背,只低声安慰她:“会好起来的,外祖母陪着你一起进京,你母亲会看到你的好处,会知道你是个多好的孩子。”

        她摸了摸苏邀的头,郑重的说:“不要担心,一切都有外祖母在。”

        苏邀终于控制不住的大哭。

        她并不记得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再醒来的时候,是在贺太太的碧纱厨里头,隔着一道屏风,她听见黄嬷嬷在那边问贺太太:“太太真的要上京去?您愿意出门走动是好事,可是京城那边,到底是......您就算担心表姑娘,其实也不必这样勉强,叮嘱二爷用心些也就是了。”

        苏邀攥紧拳头,就听见贺太太坚定的道:“不行,我一定要亲自去一趟。”

        “她是我生下来的,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的脾气,她自己养出来的孩子若是十分没有出息,只会给她添乱,她尚且都会厌烦,何况幺幺九年未曾在家?就像当初的太子.....被圣上亲手养大,高高捧起,极尽尊荣,当觉得手中之玉雕刻得并不如心意,还不是随手就摔碎了?”

        黄嬷嬷有些焦急的喊了一声:“太太慎言!”

        贺太太声音淡淡:“小孩子这种东西,成家立业独自远行之前都算不得真正的人,不能护她安康便是一座小小的坟头,不能护她成长就是一座稍大的坟头。你看见了吗?我还在这里,那个鸠占鹊巢的东西就敢借着她兄弟的手如此打压排挤幺幺,我若是不在,她去了京城,也不过就是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罢了。”

        苏邀紧紧抿唇,牙齿咬得紧紧地。

        她从不知道原来外祖母看的这样通透。

        “何况我一直以为幺幺学到的这些东西就够用了,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贺太太紧跟着道:“教不会她如何分辨是非黑白识理明心,落进那个地方,到最后只怕连尸骨都捞不着。”

        苏邀不喜欢说话,陪伴她的时间也并不是很长,满打满算也才三四年。

        但是一个人的品行如何,有没有缘分,这些时间已经足够下定论了。

        苏邀是她自丈夫死后唯一一个满心满眼都只有她的人,哪怕是她的亲孙女都没有这份孝顺体贴。

        人心肉长,她总希望能够让苏邀少走一点弯路,过的轻松一些。

        苏邀却有些震惊。

        贺太太说的那个地方指的是什么地方?

        算一算时间,苏桉差不多也该闹出麻烦来了,难道消息已经传到这里了吗?

        不......不会的,时间对不上,何况贺太太若是知道这件事,恐怕都不会松口让她去京城的。

        那那个地方,跟之前贺姨母说起的什么婚事,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苏杏璇这么早开始就恨不得要她死,撺掇着苏桉来对付她,巴不得她失去苏三老爷和苏三太太的欢心,是不是也跟这件事有关系?

        啊,有点意思....

        苏邀牵了牵嘴角,想起了一桩很有趣的事。
    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这么写小说好想吃掉你无删除全文大叔我好疼小说肥肉 小说男女主学霸文带肉拔萝卜全文免费阅读后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